乡村小医生

第234章 去看新的办公地点

   这天上午,唐逸那货回到平江后,也就主动给周长青周县长去个内线电话,问周县长有没有空,说他想去看看那招商办新的办公地点。

  偏偏不赶巧似的,这天周长青要赶着去江阳市参加市委组织召开的一个会议,想着这会儿都快中午十二点了,市委组织的那个会议是下午两点开始,于是周长青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言道:“这样吧,小唐呀,我让我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同志先带你去看看招商办新的办公地点吧。”

  听得周县长这么的说着,唐逸回道:“那也成。”

  “那,小唐呀,那就这样吧,你和于秋香同志先去看看办公地点,然后等我回来后,明天咱们再商议具体事宜吧。”

  “……”

  午饭过后,唐逸也就给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去了个内线电话,想着这位县委办公大院的第一美人,言语中,唐逸这货自然也是少不了几分调侃之意,笑微微的说道:“于副主任呀,我是招商办主任唐逸,周县长说……要你今天下午陪着我去看看招商办新的办公地点,不知道你下午几点有空呀?”

  于秋香听是唐逸那个小子,她当即就撅起了个嘴来:“你不知道这会儿是午休时间么?”

  听着这于副主任有些气呼呼的,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的笑了笑,然后回道:“我知道这会儿是午休时间,这不……我这是在问你下午啥时候有空么?”

  “等有空了,我给你电话吧。”

  “那好吧。”

  “……”

  电话一挂,于秋香有些郁闷的撇了撇嘴,心说,这个死流氓胚子,看到他,我就心烦,哼!要不是他世伯是安永年的话,就他那样,也能混进平江,真是的!

  一会儿,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安永年就直截了当道:“小唐呀,市党校冬季有个学习班,我帮你小子争取了一个名额,回头我要江中华将通知书带给你小子吧。下周一来江阳市党校学习吧。”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忙是乐嘿嘿的回了句:“好的。”

  “那成了,就这事。哦,对了,你小子是不是该来江阳市给安雅做复诊治疗了呀?”

  唐逸忙是回了句:“我这周六去江阳市吧。”

  “那成,到时候给我电话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小子心里这个乐呀,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这回老子去江阳市党校学习,不知道还会不会碰着上回那好事?

  想着那回来平江党校学习时,跟严秀雅校长的那等好事,唐逸这小子心里忍不住又是美滋滋的乐了乐。

  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给咱们招商办唐主任来了个电话。

  听着唐逸接通了电话,于秋香就直截了当的说了句:“走呀,咱们去看看招商办新的办公地点吧。”

  听得这么一句话,唐逸忙是回了句:“那我在楼下等你,还是这就去办公室找你呀?”

  “你就在楼梯口等着我吧,我这就出来。”

  “成。”

  挂了电话,唐逸这货就忙是欢喜的起身离座,扭身出了办公室。

  瞧着对门就是洗手间,他小子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既然上洗手间这么方便,那老子还是先上一趟洗手间放放水吧。

  于是他小子也就去了一趟洗手间。

  等他从洗手间出来后,来到走廊,一眼就瞧见了于秋香在楼梯口那儿等着他了。

  于秋香扭头瞧着唐逸那小子走来了,她莫名不爽的瞥了他一眼……

  瞧着于秋香的那样,唐逸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这个龟婆娘啥个鸟意思呀?咋还有些不大情愿似的呀?

  瞅着唐逸走近了,于秋香也没有吱声,只是扭身就下楼了。

  唐逸瞧着,也就跟着她下楼了。

  下楼后,唐逸也就招呼于秋香上了他目前开的那辆金杯车。

  在车里坐好后,唐逸扭头瞧了瞧副驾座位上的于秋香,见得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唐逸心说,娘西皮的,这婆娘咋就给老子这脸色看呢?啥意思嘛?

  尽管如此,但是唐逸那货还是忍不住瞧了瞧于秋香的胸口,虽然冬天穿的衣衫多,但是依旧清晰的可见于秋香胸口那儿的那对丰硕鼓荡之物胀鼓鼓的,很是明显,闹得唐逸那货郁闷的心说,格老子的,要是夏天该多好呀……

  待唐逸启动车,驱车出县委大院的时候,于秋香终于开口说了句:“沿着清河路往城西的方向走。”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在前方的路口拐向了清河路的方向。

  一会儿,等到了县工会之前办公的老楼时,坐在副驾座位上的于秋香忙是用手指了指:“就那儿,就那幢楼。”

  见得于秋香用手这么的指着,唐逸也就忙是打方盘,朝那幢破旧的楼前拐去了。

  待在楼前停稳车后,唐逸推开车门,忙是下了车。

  下车后,唐逸扭身朝眼前的这幢三层楼高的破旧不堪的旧楼上下打量了一眼,忽然,瞧见了一层的墙壁上圈一个大大的字:拆!

  在瞧见这个字的时候,唐逸心里这个郁闷这个气呀,心说,草尼玛隔壁哦,周长青那个狗东西也太欺负人了吧?就这儿……还要老子搬来这儿办公呀?真尼玛行!草,老子不干,就算是目前老子的办公室是在县委办公大楼的洗手间内,老子也不搬……

  于秋香下车后,默默的来到唐逸的身旁,扭头瞧着唐逸的脸上写满了愤怒,她忙是解释道:“是这样的,唐主任,这儿原本是打算要拆了的,但是县委那边跟有关部门沟通了一下,暂时在这一两年内都不会拆的。”

  说着,于秋香话锋一转:“要不……这样吧,唐主任,我领着你上楼去看看吧?这幢楼虽然旧了一点儿,但是里面的装修啥的依旧完好的。而且作为县招商办,也是应该有自己独立的办公楼的。”

  唐逸听着,扭头瞧了于秋香一眼:“这话是周长青那狗东西要你这么说的?”

  忽听唐逸来了这么一句,于秋香心里这个气呀,但她也不好意思说啥,只好提示道:“唐主任,你别忘了周长青可是咱们平江县的县长哦!”

  唐逸也不是傻子,这话意他自然是明白,不过他依旧气恼道:“他个狗东西就算是县长又他妈咋了?”

  见得唐逸如此,于秋香郁闷的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心想,我于秋香可是不想在这儿受气哦……

  于是,于秋香也就言道:“唐主任,你要是不想去楼里看了的话,那咱们这就回去吧?”

  唐逸立马回了句:“那就他妈回去吧。”

  回到车上后,坐在副驾座位上的于秋香扭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唐主任呀,其实……你这样没有必要,真的。你说你就这样在背后骂周县长几句也是没用的。因为这次县委为了规范各科室,也是决定了,招商办必须搬出县委办公大院的。所以……”

  唐逸听着,一边倒车出停车位,一边回道:“你以为我唐逸只敢在背后骂周长青那个狗东西么?就算是当着他的面,我照样骂丫的!麻痹的,这事就没有这么办的!要老子搬出县委办公大院,也是可以,但是总不能随便找个破旧的地方就算是老子的办公地方了吧?何况这儿还要拆迁了呢?这……这不就是明显的轻视招商办么?其真正的目的,不就是欺负我唐逸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于秋香的心里也是郁闷,闷闷不乐的撇了撇嘴:“反正我是奉命带你来这儿看看的,你要是不高兴、不满意,别冲着我来。你要啥想法和意见,你还是等周县长回来了,你自己去找他说吧。”

  忽听于秋香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忙是笑微微的说道:“于副主任,你多想了,我可是没有冲着你哦。”

  “那你就不要在我面前骂骂咧咧的!”

  “我有吗?”

  “哼!”于秋香白了他一眼,“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唐逸不由得苦笑道:“嘿……于副主任,我好像没有说你啥吧?你这是……”

  于秋香生气的撇了撇嘴:“好啦,没有就没有吧,咱们不说了,成吗?”

  见得于秋香这样,唐逸那货没皮没脸的嘿嘿一乐,说道:“于姐,其实……你生气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哦,像个小女孩似的,嘿……”

  忽听唐逸说了这么一句,于秋香便是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别叫我于姐,我不是你姐,哼!”

  这时,唐逸又是扭头笑嘿嘿的瞧了于秋香一眼:“于姐,你是不是有卵巢囊肿这个病呀?”

  忽听唐逸如此突兀的问了这么一句,于秋香惊异的愣了愣眼神,略显娇羞的羞红了双颊来,忍不住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有这个病呀?是不是……办公室文员小刘那个死丫头嘴多,跟他说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