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36章 竟然会心跳

   听得唐逸那小子竟是那么的回答着,于秋香只觉得自个的心砰然一跳,像是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似的……

  于秋香也不知道自己为啥突然有这种心跳的感觉?

  按理说,她可是将近三十来岁的女人了,结婚也好些年了,啥也经历过了,早就不晓得啥叫心跳了,然而这次面对唐逸这小子的挑逗,她竟是感觉到了一阵心跳,一时有种窒息的感觉似的。

  这更是使得于秋香怪羞的,羞得两颊都明显的泛红了……

  忽然,于秋香两颊涨红的对唐逸那小子说了句:“你要是不怕吃亏的话,那下班后,你等着我吧。”

  忽听于秋香说了这么一句,唐逸那小子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好呀。”

  这天下午,当周长青从江阳市赶回平江县县委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他本想急着赶回来找唐逸谈招商办搬迁办公地点一事,可是一看这会儿都下班了,他也就没有给唐逸那小子去电话了,而是给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去了个电话。

  当他听着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他也只好撂下了电话,心想,估计这会儿办公室的人都下班走人了。

  一时倍感有些空落落的似的,于是周长青也就给江中华去了个内线电话。

  因为他知道江中华刚刚和他一起回县委的,估计他这会儿应该还在办公室。

  果然,听着电话响了两声后,江中华接通了电话:“哪位?”

  “我。周长青。”

  “哦,长青呀,啥事呀?”江中华问了句。

  周长青闷闷不乐的,忍不住怨气道:“你说……今天去江阳市开会,无缘无故的,安永年为啥就给臭骂我一顿呀?”

  江中华听着,心里直乐,当然,他表面上则是正儿八经的安慰道:“长青呀,这种事情……看开一点儿就好了。咱们挨骂又不是一回两回的,这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习惯了就好。再说……长青呀,关于平江县的各个方面的工作,你确实是抓得不到位呀。关于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心里也明白。对了,长青呀,你还是将精力集中在全县的工作上吧。”

  听得江中华这话,周长青心里更是郁闷了,一时也不知道该跟他江中华说啥是好了,于是他也就说了句:“那好了,没事了。”

  说完,周长青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在心里骂道,麻痹的,江中华呀江中华,你果然是他妈个老狐狸呀,每次平江县一有事,就是骂我,责任全是他妈我周长青的,你这个死老狐狸,就那么一句话,党政工作是分开的,可是每次出风头的,就全是你江中华个老狐狸了,草……

  这会儿,唐逸那家伙开车带着于秋香来到了平江的私家菜馆——江云之家。

  反正这阵子西苑湖景区项目冬季停工了,所以唐逸这货一时也没啥正事干了,不知道干啥是好了,所以也就没事跟这位县委的第一美人瞎扯蛋来了。

  因为就目前来说,平江县的招商办虽然是有了,但是也就咱们唐主任一个光杆司令,这一没事,他也不知道干啥是好,所以也只能是胡扯、瞎混了。

  当于秋香和唐逸在餐厅内围着一张小方桌坐下后,她仍是倍感娇羞不已的瞧了唐逸一眼,总觉得心里紧张不安的似的……

  这可是于秋香第一次在外背叛老公和别的男人厮混,竟然还是跟一个小自己将近十岁的小男孩厮混在一起,想着这个,于秋香总是倍觉这事怪见不得人的似的。

  虽然在县委工作的时候,曾多次被周长青那个老东西袭胸或者趁机摸臀的,但是她还真没背着老公跟别的男人动真格的做过那等对不起自个老公的事情。

  可是这次,她于秋香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鬼使神差的跟唐逸这臭小子厮混在了一起?

  她自个在心里暗暗的寻思了一下缘由,这才在心里怪羞的发现原来是她自己早就渴望那事了。

  原因是因为她的那病闹的,导致她一直不能生育,所以这时间一长,她老公跟她的感情也自然而然的疏远了,回想起来,因为去年那次最凶的一次吵架后,她和她老公已经分居一年多了,这一年多,她老公都没有碰过她了。

  反正她老公说了,碰了也是白碰,就她那块盐碱地也没指望种出个啥来了!

  虽然她的那块盐碱地确实是遇着了些故障,但是关于她对那事的yu望还是正常的,她毕竟还是个正常的女人,所以这都一年多了,她能不渴望那男女之事么?

  想明白这些事情后,于秋香不由得在心里暗自道,老娘这块盐碱地种不上啥玩意归种不上,但是你个死炮打的总不能就这样将老娘这块盐碱地给变成荒芜之地吧?你个死炮打的不心痛这块盐碱地,老娘自个还心痛自个的这块盐碱地呢,这都一年多了,今晚上老娘也该给自个的这块盐碱地施施肥了!

  这晚饭后,于秋香虽然内心倍感怪羞的,但是她还是小声的冲唐逸说了句:“你先去宾馆前台要间房吧,我在电梯口那儿等你。”

  于是唐逸那小子也就跑去宾馆前台要房间去了。

  自然,唐逸这小子也就抱着瞎玩的心态。

  在他进入县委办公后,打自发现县委这位第一美人起,他小子就想要睡睡她了,这晚终于盼来了这么个机会,所以这会儿,他小子心里可是乐滋滋的。

  待在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后,唐逸那货忙是拿着房间钥匙,笑嘿嘿的扭身朝电梯口走去了。

  于秋香面色泛羞的站在电梯口那儿等着,见得唐逸那小子笑嘿嘿的过来了,她再次倍感羞涩不已。

  待一同进入电梯后,于秋香一时羞得都不敢看唐逸了。

  唐逸那小子则是笑嘿嘿的瞧着她,见得她那怪羞的样子,他小子心说,娘西皮的,于姐这婆娘咋还会羞成这样呀?

  一会儿进入房间后,待门一关上,于秋香更是羞答答的,也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将手提包给搁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扭身就朝洗手间走去了,去冲澡去了。

  反正都一起进入房间了,她心里虽然倍觉娇羞,但是还是渴望快点儿发生点儿啥,毕竟她可是都一年没有那个啥了。

  在于秋香在洗手间冲澡的时候,莫名的,秦妍给唐逸这货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秦妍莫名的问了句:“你现在在平江吗?”

  “在呢。”唐逸忙是回了句。

  然后,电话那端的秦妍忙是笑微微的言道:“那你今晚有时间吗?如果有的话,姐请你吃饭呀?”

  听着这个,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回道:“妍姐呀,今晚上……不成哦。”

  听说不成,秦妍不由得打趣道:“怎么,现在你小子调来平江了,是不是下了班,也得忙着饭局了呀?”

  唐逸忙是嘿嘿的一乐,回道:“啥饭局呀?”

  “这都不懂呀?就下班了,利用饭局规划自个的圈子呗。”

  唐逸乐嘿嘿的回道:“我不晓得啥叫圈子呢?”

  “笨!圈子就是自个在官场混着的一个政治圈子呗,有帮好朋友啥的呗!”

  “嘿……”唐逸这货又是嘿嘿的一乐,玩笑了一句,“那我就把妍姐给圈进来吧。”

  秦妍则是回了句:“切,你圈得住我吗?我圈住你还差不多!”

  唐逸忽听这话蛮有内涵的,于是他小子笑嘿嘿的说道:“对,还是只能是妍姐圈住我呀,因为妍姐有圈,我没圈。”

  待秦妍回过味来,忍不住嗔骂道:“你个小混蛋!”

  “……”

  一会儿等挂了电话,唐逸这货忍不住心想,呃?对哦,妍姐这位西苑乡的第一美人,老子当时一直想睡她,到目前为止还没睡到她哦,既然如此,那老子是不是也得找个机会让她给圈圈一回呀,嘿……

  正在这时候,于秋香裹着浴巾从洗手间出来了,她也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走到床前,忙是展开被子,然后就忙是钻到被窝里去了。

  完了之后,她娇羞的小声的对唐逸那小子说了句:“你快去洗洗吧。”

  听得于秋香这么的说着,唐逸那货忙是扭身朝洗手间走去了,不到五分钟,他小子就惶急慌忙的出来了,像是生怕于秋香突然改变主意走掉似的。

  到了床前,唐逸那货就笑嘿嘿的钻到了被窝里去了……

  待扯开于秋香身上的浴巾,瞧着她的那对白嫩鼓荡之物,他小子埋头就啃了上去……

  由于于秋香也是渴望已久,早已按耐不住了,慌是迫切的将唐逸给拽到了她的身上来,然后伸手给帮扶了一把,也就直奔主题了……

  唐逸那小子感受着那等热湿滑腻之地,忍不住就折腾了起来。

  就这样,迫切的一番云雨过后,待累得唐逸那小子倒下时,于秋香竟是意犹未尽一把抱拥着他,在他耳畔呼哧呼哧的一阵余喘,然后欢心不已的呢喃了一句:“你小子真厉害哦,嘻!”

  待体尝到了唐逸那小子的金枪之功后,之后,这晚上,于秋香反过来对他小子来了三四回霸王式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