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37章 与县长交锋

   第二天早上,唐逸和于秋香一同乘坐电梯下楼的时候,在电梯里,于秋香仍是有些娇羞的看了看他小子,然后有所顾虑的小声道:“一会儿自己开车回去吧,我打车回去。”

  忽听于秋香这么的说着,唐逸也不是傻子,心里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他小子也就笑微微的点了点头:“嗯。”

  瞧着他小子那小有得意的样儿,于秋香不由得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这回你小子满足了吧?”

  唐逸那货则是笑嘿嘿的回道:“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吧?”

  听得唐逸那家伙这么的说着,于秋香羞得两颊通红通红的,不吱声了,因为她心里自然明白,后来可是她向他小子发动霸王式的进攻的。

  出了电梯后,于秋香直径穿过大堂,出了宾馆。

  唐逸则是跑去前台退房去了。

  完了之后,当他小子自个驾车回县委大院的时候,在途中他小子一直显得得意的乐着,心说,于姐这婆娘果然不一般,果然是水泱泱的,弄起来还真是超爽,哈哈……

  待唐逸回到县委办公大院,刚进办公室,县长周长青就亲自给他小子的办公室来了个内线电话。

  听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唐逸紧忙跑过去,抄起电话来:“喂,哪位?”

  “我。周长青。”

  “周县长,您……有啥指示呀?”

  “那个啥……小唐,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吧。”

  “嗯,好的。”

  当唐逸来到周长青的办公室后,周长青就直截了当的问道:“小唐呀,你对招商办新的办公地点还满意吧?”

  “不满意。”唐逸直接回了这么一句。

  忽听唐逸直接这么回着,周长青的面色一沉,立马就显得有些不大高兴了,问了句:“你对哪方面不太满意呀?”

  唐逸则是回道:“周县长,您觉得将招商办搬去一幢正要拆迁的楼里,这合适么?”

  “这不是临时这么安排的么?以后还得搬不是?”周长青忙是回道。

  “那我暂时还是不搬了吧。”唐逸干脆来了这么一句。

  见得唐逸这小子压根就不将他这位县令大人放在眼里,周长青心里有些窝火了,便是言道:“不搬也得搬!这是县委的决定!”

  唐逸最不喜欢的就是这套强硬的说词,所以他小子也来了一套强硬的:“我不管啥县委决定不决定的,总之,我是不会搬去那幢打算要拆迁的楼里办公的!”

  周长青见得这小子愣是跟他对着干,于是周长青更是强硬了:“你不搬那是你的事情,总之,县委决定了,你就得搬!反正搬迁也不用你亲自搬,县委会安排人给搬过去的!明天就搬,后天,你必须得在招商办新的办公楼内办公!”

  见得周长青还真强硬上了,唐逸便是回道:“那你就搬吧,反正我唐逸是不会去那里办公的!”

  “你爱去不去!”周长青回道,“你别以为你自己是个人物,今日个我周长青还就告诉你唐逸:你要是违抗县委的决议,我这就解除你这个招商办主任!”

  听得周长青这话都说上了,唐逸则是回道:“那你这就解除我吧,没所谓呀!今日个我唐逸也告诉你周长青个狗东西,你若是今日个不解除老子招商办主任这个职务的话,你就他妈不是东西,没种的货色!”

  这话说得周长青真急眼了:“唐逸,你说什么东西?!!有种,你再重复一遍!!!”

  “草!”唐逸回道,“重复就重复,你以为老子真怕你周长青个狗东西呀?那你听好了:你若是今日个不解除老子招商办主任这个职务的话,你就他妈不是东西,没种的货色!”

  “你……”气得周长青一阵气喘,差点儿就犯高血压了,“好,唐逸,这话可是你说的,那……你这就走人吧!”

  现在的唐逸可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他也不跟周长青急了,而是说了句:“先给我解任书,口说无凭。”

  听唐逸说要解任书,周长青抄起电话,就给江中华去了个电话……

  江中华忽听周长青要县委的章,给唐逸下解任书,不由得,江中华皱眉一怔:“长青呀,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呀?咋还要下啥解任书了呢?”

  周长青气呼呼的回道:“我今日个就代表平江县县委解任唐逸这小子在平江县的一切职务!”

  忽听周长青气呼呼的说着,江中华急了:“你是不是抽风了呀?现在特殊时期,我都江中华都不敢解任他,你周长青就敢说这话?你是不是看着西苑湖景区项目现在冬季停工了,你就想闹个不消停了呀?亏你还是平江县县长,你说你这县长怎么当的呀?这事能怎么办么?关于唐逸特任书那事,你不知道么?你要真想解任他,你这就直接给省委书记朱延平去个电话吧,他给我来电话了,说同意了,我这就给你县委的章!”

  忽听江中华的这么一番话后,周长青愣住了,一时囧了……

  没辙,他也只能是不甘的抬头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唐逸……

  唐逸瞧着他那样,也没有吱声。

  江中华听着电话那端的周长青没声了,他又是问了句:“究竟咋回事呀?”

  周长青听着,气郁的回了句:“他小子不愿搬出县委办公!”

  江中华立马回道:“他不愿搬就暂时不搬呗!你非得搁这事上较劲呀?”

  “可当时……我不是跟你说了这事么?”周长青忙道。

  “可我也没有说,要唐逸就必须搬出县委办公呀?”

  气得周长青一时气闷的说了句:“好人全让你江中华做了!”

  说完,周长青气得就‘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瞧着周长青撂断了电话,唐逸就忙是说了句:“解任书呢?”

  听得唐逸这小子还跟这儿要解任书,气得周长青这个窝火呀,忽的一掌拍在办公桌上……

  ‘啪!’

  这一掌拍下来,倒是没有吓着唐逸,反倒只见周长青自个眉头一皱,只觉手掌还真他妈痛,可当着唐逸的面,他又不好意思甩甩手,表示太痛了,所以他也只好气郁的心说,尼玛隔壁,这还真他妈痛呀!

  唐逸瞧着周长青恼怒的拍着桌子,他小子则是说了句:“有种你再拍一下试试?”

  “你……”气得周长青真想再拍一下,可是一想着手痛,他又犯憷的皱了皱眉头,气闷的瞪着唐逸,“出去!”

  “草!”唐逸这回开始急了,“尼玛,你说出去就出去呀?老子现在要的是解任书,明白?你解任书都没有给老子,老子出尼玛个蛋呀?”

  忽见唐逸这小子还骂上了,周长青被气得再次一瞪眼:“你……”

  “我咋了我?我他妈踩你周长青尾巴了呀?你别以为你是个县长就牛XX的!别忘了,在平江县你也只是个二当家的,瞧你那副二b的相!草,牛他妈啥呀?有种你倒是给老子解任书呀?你也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心里在想啥?你不就是想打击报复老子么?不就是那回老子将你儿子周皓的胳膊弄脱臼了的那点儿事情么?草,有啥你就明说好了,别想在背后玩那些没用的!你说要招商办搬出去,老子也不是不配合你的工作,但是你也总不能找一幢快要拆迁了的楼给老子吧?老子真不知道你这个县长是他妈怎么当的?你要是愣是将平江县给管好了也成!自己的工作都他妈没有做好,就成天知道呆在办公室想着怎么他妈算计人,你说你还配当这个县长么?配为父母官么?不成的话,你就干脆他妈下台,让老子来干得了!”

  被唐逸这么一顿臭骂,周长青心里这个郁闷呀,真是不知该向谁说?

  此时此刻,周长青是真想解除唐逸的一切职务,可是想着江中华刚刚的那一顿训斥,再想想西苑湖景区项目一事,再想想当时的刘庆云副市长去西苑乡后,没两天就直接被拿下了……

  周长青这心里又胆怯了!

  可是再想想唐逸这小子刚刚那一番话,貌似也是直戳他周长青的心里了,他好像着实也没有为平江县的百姓干过几件正事似的?

  但是唐逸那么直直白白的给说出来,这周长青的心里一时又是难以接受似的……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个小子,他周长青竟是拿着他没辙,此时此刻,周长青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了?

  随后,周长青自个仔仔细细的回想一下,貌似也是他自己的工作方法和方式有些问题似的……

  唐逸瞧着周长青没话了,他便是言道:“周县长,不是我唐逸不给你面子,而是这面子不是别人给不给的问题,而是你自己要不要面子的问题,我想您应该比我明白这个道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竟是反将军了,周长青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皱眉瞥了他小子一眼:“好了,今天的事情,着实是我的谈话态度不好,在此,我向你深表歉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