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39章 赐教

   这周六上午,唐逸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开着县委的那辆金杯车出了县委大院,打算奔江阳市而去,去给安雅做复诊治疗。

  这天正好赶上了周长青值班,他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瞧着唐逸那小子依旧潇洒依旧,开着县委的那辆金杯车兜风去了,他心里这个不是滋味呀,心说,看你个小兔崽子还能得瑟多久?总有一天,我周长青要好好的治治你个小兔崽子,哼!

  打自这次因为招商办办公地点搬迁一事的风波闹的,虽然现在这场风波已经平息,但是周长青跟唐逸这小子之间的矛盾和仇恨却是愈加升级了。

  现在,周长青怎么看唐逸就怎么个不顺眼,心里就怎么个恨得慌,真恨不得直接将唐逸这小子赶回西苑乡去!

  可是奈何人家唐逸目前还是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这可是省里给下的特任书,所以一时间,周长青也是拿唐逸这小子没有办法。

  尤其是当周长青想起前天跟唐逸谈招商办办公地点搬迁时,唐逸那小子那牛气冲天的态度,跟他周长青反着干的架势,周长青的心里就愈加不是个滋味,窝着一肚子的火,只是又无从发泄,窝在这心里,还真是憋得周长青难受的要死,想引爆,却又爆不了,想想,周长青这个心里有多难受?

  唐逸这小子在官场上磨砺一段时间后,也不再是那个傻呵呵的、刚从乌溪村出来的小子了,所以关于很多事情,他心里还是看得明的。

  他也知道,周长青肯定是不会轻饶过他的,但是他小子也是早已设想好了对策,待到那时候,只要周长青再敢动他,他也是反过来咬周长青一口的。

  当唐逸驱车来到了江阳市,待到了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时,他给安永年去了个电话,待电话接通,他小子忙是言道:“安书记,我已经在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了。”

  电话那端的安永年听着,忙道:“那你小子就直接进来呗。”

  “不成。门口站岗的武警说,不是市委的车,不能随便进入。”

  “啥?你小子自己开车来的?”安永年不由得诧异的一怔。

  唐逸那货笑嘿嘿的回了句:“开的县委的车。”

  “那成。北门是吧?我给门岗去个电话吧,然后你小子就直接开车进来吧。”

  “……”

  一会儿,当唐逸驱车来到安永年他家的楼下,只见安永年早已站在楼道口那儿等着他了。

  唐逸那小子瞧着,心里欢心不已,一边缓缓的贴近花坛边停稳车,一边暗自心想,看来安永年对老子还真是不错哦,嘿……

  安永年瞧着唐逸那小子从车里下来时,他心里也是欢心不已,心说,这臭小子上道还真快哦,就这么短短的半年来时间,就混到了平江县里来了,现在连车也会开了,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呀,嘿……

  事实上,安永年自个心里很清楚,关于唐逸这小子如今在平江混得如鱼得水的,他其实没有帮过唐逸太多,只是关于他是唐逸世伯这事被传开后,他也就默认了而已,没有就此解释啥,但是安永年怎么也没有想到唐逸这小子混得如此之神速,竟是在短短的半年来时间里就混到了平江县里来了。

  再想想他自个的儿子安华那小子,安永年不由得一声哀叹,唉……看来安华那不争气的混账小子是白费了?有我安永年这个老爸给他做后盾,他都混得没啥起色,依旧还在平江县财政局是个小小的办事员……

  想着,安永年又是一声哀叹,然后心说,没想到唐逸这小子仅仅凭着捕风捉影的‘世伯’二字,就能混得如此得意,看来……往后我安永年是该多多帮衬帮衬唐逸这小子了呀?

  当安永年瞧着唐逸那小子笑嘿嘿的迎着他走来时,他忙是欢喜道:“你小子行呀!现在……连车也会开了?对了,有驾照没?”

  听得安永年那么的问着,唐逸乐嘿嘿的回道:“有。”

  “啥时候学的车呀?”

  “就一两个月前呀。”

  “是在驾校考的驾照?”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道:“不是。托人给办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安永年不由得用手指了指他小子:“成呀!你小子真成呀!看来你小子还真是天生混官场的料呀,嘿!”

  虽然托人给办个驾照没啥的,但是从这点儿小事上可以看出唐逸这小子在平江还是将关系网铺开了,这可是混官场的首要条件,关系网可是至关重要的。

  尽管安永年知道托人办驾照这事不符合常规,但是往往能干大事的人,走得都是不符合常规的路线。

  安永年他自个也是这么的走出来的,所以看着唐逸的成长,他好似就看到了年少时的他。

  嘘寒问暖一番之后,安永年忙是冲唐逸言道:“好了,走吧,我们上楼吧。这外面太冷了,你小子穿得也太单薄了一点儿吧。”

  一边说着,安永年就一边领着唐逸朝楼道里走去了。

  唐逸笑呵呵的跟着安永年的身后,暗自心想,格老子的,没想安永年会对老子这么好,嘿……

  在一边上楼的时候,安永年一边冲唐逸问了句:“对了,听说……前两天你小子跟周长青吵架了、对着干上了?”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问着,唐逸忽然感觉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回了句:“他明摆着要整我,我当然不干了。”

  安永年忙道:“唐逸呀,这事……虽然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小子呀,要想在官场上长久的混下去,你这直脾气还得改改呀。因为官场上……有些时间不是当时赢了,你就赢了。所以有些事情,你得权衡一下厉害关系,考虑长远,也要考虑周到。不要只图一时的痛快,明白?因为这官场上,一时的痛快,并不意味着你就永远踩着对方了,明白?想要永远踩着对方,那么在面对一切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考虑,不管是友人也好,还是敌对的也好,该忍的时候一定要忍着,学会忍,才能更好的爆发,永远将对方踩在脚下,让他永不翻身、也就是不给他翻身的机会。有些事情,不要一味的上前冲,能绕过的就绕过,能躲的就躲过,因为不是事事都能显示你的能力的。记住,枪打出头鸟。当然了,在该出头的时候就得出头了,但出头的时机一定要是最佳的,不要当出头鸟,要当出头的龙,明白?”

  听了安永年这么的一番教导后,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感觉懵懵怔怔的,像是懂了又像是没懂似的……

  但大体的意思,唐逸还是听明白了,只是一时还不知道该拿来怎么个派上用场而已。

  于是,唐逸也就冲安永年问道:“安书记呀,如果换做是你,周长青要你将招商办搬出县委办公大楼,搬去一幢已经决定要拆迁的危楼中,你会怎么对待这事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安永年微微的一笑,回道:“对待这种事情,有很多中解决办法,要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跟周长青大吵大闹的,一定会给足他这个县长面子的。但是我也不会搬去你所说的危楼中。依照我的方式,我会首先跟周长青好好的谈,说招商办要搬迁可以,但一定要找一所像样的办公地点,毕竟招商办是县里脸面部门,要对外招商的,要是搬去危楼中,岂不是在打自己县委的脸么?若他要执意一意孤行的话,我再去找江中华谈,若是江中华也是赞同周长青做法的话,那好,我现在就利用这次省里特任的权力,干脆一次踩死他们俩。”

  “怎么踩呀?”唐逸忙是好奇的问道。

  安永年忙是回道:“我觉得你小子没有那么笨呀?你小子应该知道省里的特任意味着什么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直接越过市委去找省委,去告诉他们县里是如何如何的不重视招商办,不重视我这位被省里特任为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

  安永年忍不住一笑,回道:“对呀。省里要是知道这情况,肯定会火的。那么……江中华和周长青的乌纱帽都不保了。而且这样一来,你借助的是省委的手,并没有直接跟江中华或者是周长青对着干,他们该给的面子,你给了,也没有得罪他们,是省里要搞他们,跟你无关不是?但其表面上看着又跟你有关,这样的话,这事被传出去,平江县谁还敢动你呀?除非他们一个个都吃了豹子胆?”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后悔呀,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还真是不能仗着脾气用事,那天还真是不该跟周长青吵起来、对着干,老子就应该搬去那危楼中,然后再去省委告他周长青一状,这样的话,周长青那个狗东西不就死翘翘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