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44章 市党校相遇

   关于西凉乡这位副乡长余秀芬同志的那些狗血的事情,那并非传说,更并非谣传,而是事实。

  事实上吗,为了升官上位,余秀芬这位女将着实是不惜一切代价的,当然也包括不择手段的。

  而且作为一名胆大心细、肯出卖自个身体的女人来说,在官场上混着,也自由一番领地的。

  若是谁犯在了她的手上,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就是女人的毒辣之处。

  余秀芬就是这样一名女将,表面上看起来,她热情大方,实际上关于她在背地里所做的一切,是没人看得见的。

  不过唐逸倒是有所察觉了,感觉这个婆娘真是不一般。

  当然了,李爱民也是闻听了一些,所以他对余秀芬也是抱有几分敬畏之心。

  他们三个搁院内闲聊了一会儿,正准备一起前去校办报到,忽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咦?李书记?唐逸?”

  李爱民和唐逸俩忙是回头瞧去……

  只见秦妍姗姗而来。

  唐逸暗自一怔,呃?这么妍姐也来了呀?

  李爱民瞧着秦妍笑微微的走上前来,他也是倍感诧异:“你……这次也是来这儿学习的?”

  秦妍淡淡的一笑,回道:“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怎么还有我一个名额?所以我也就前来这儿学习来了。对啦,李书记,唐逸,你们……都是来这儿学习的?”

  “对呀。”唐逸回了句。

  李爱民不由得欢喜的言道:“看来这次……我们西苑乡走出了三员大将呀?”

  秦妍忙是笑微微的回道:“我可算不了什么大将哦。要说大将,还是您李书记。对啦,现在唐逸这小子也是一员大将了呀。”

  见得秦妍如此,李爱民淡淡的一笑,然后也就没有说啥了,只是他心里明白秦妍是怎么回事。

  由此,李爱民暗自感到了一阵胆寒,因为他想着提到平江后,将会面对余秀芬和秦妍这两位女将,他心里就有些胆寒了。

  关于这两位女将,或许唐逸目前还不是很了解,但是李爱民可是心里有数。

  若是犯在了这两位女将手里,那可是凶多吉少呀。

  秦妍不大认识余秀芬,所以她只是笑微微的冲李爱民和唐逸言道:“走呀,咱们一起去校办报到吧。”

  “……”

  这次,唐逸来江阳市党校学习,可是没有碰见上回在平江党校学习的那等好事,倒是遇见了这么几位熟悉的面孔。

  现在,唐逸也知道了,来党校学习就是镀金来了。

  这次学习之后,估计李爱民、秦妍、余秀芬这三位都将会出现在平江了?

  想着李爱民要来平江,唐逸这小子心里倒是蛮欢喜的,因为至少以后喝酒有伴了。

  总得来说,李爱民对唐逸还是蛮好的,现在两人相处久了,也是有了深厚的友情。

  对于唐逸这小子在西苑乡的后期表现,李爱民还是蛮满意的。

  至于前期的表现,他李爱民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

  毕竟那时候,唐逸这小子刚进乡政府,面对一切还懵懵懂懂的。

  后来,慢慢的,当唐逸熟悉了政府部门的政务之后,他小子的表现的确非凡。

  对于李爱民,唐逸一直有着一种感激之情。

  因为不管怎么说,都是李爱民将他领进官场的,最初的时候,李爱民可也是真真实实的教会了他不少的东西。

  其实,总得来说,李爱民这个还算是不错。

  虽然他在西苑乡担任乡委书记期间有一些争议,但是拥护他的也不少。

  就像某人说的,没有争议的领导,就不是一个出色的领导。

  按照这思路,李爱民也算是一位出色的领导了。

  这儿毕竟是市党校,所以自然是显得比平江党校严肃得多,一切也正规得多。

  党校的校长姓曾,是一位约莫五十来岁的老头。

  看上去,这位曾校长可是一脸的严肃,这令这次来江阳市学习的各位党政干部可是萧然起敬。

  李爱民跟曾校长好像认识,毕竟李爱民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尽管在一直在乡里混着,但是在县里和市里还是认识那么一两个人的。

  唐逸在一旁听着李爱民和曾校长的谈话,得知曾校长原来在平江担任过县纪委副书记。

  曾校长瞧着这次李爱民来市党校学习来了,他不由得感慨道:“老李呀,这次终于轮到你了呀!”

  李爱民也是有所感慨,叹了口气:“唉……总算是有点儿盼头了!”

  曾校长不由得同情的乐了乐,不由得打趣道:“不是要六十才能进中央么?你这才五十来岁,还早着呢!”

  “得得得!”李爱民忙道,“老领导呀,您就别搁这儿笑话我了吧!”

  曾校长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那好,咱们就言归正传吧。把你的介绍信和通知书拿来吧。”

  “……”

  待李爱民办理了报到手续后,接着轮到了唐逸。

  曾校长瞧着唐逸那副年少的面容,忍不住问了句:“你就是……唐逸?”

  “对。”唐逸点了点头。

  “看来还果然是名不虚传呀,英雄方少年呀!据说……这次咱们平江的西苑湖景区项目,你出了不少力呀?”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忙是谦逊道:“那只是我应尽的责任而已,您过奖了!”

  曾校长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好了,把通知书和介绍信拿来吧。”

  “……”

  等办理完报到手续后,从校办出来,秦妍想着这天上午还没有正式开课,于是秦妍忙是笑微微的建议道:“李书记,唐逸,我们三个去市区转转吧。”

  李爱民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成呀。”

  余秀芬忙是跟上来:“我跟你们一起吧。”

  李爱民扭头看了余秀芬一眼,忙道:“好呀,那我们就一起吧。我想……不久的将来……估计我们都得在平江见了?”

  唐逸则是说了句:“那就上我的车吧。”

  李爱民问了句:“你小子开着县委的那辆金杯车来的?”

  “对呀。”

  “……”

  几个一边说着,一边也就上了唐逸开来的那辆金杯车。

  在上车的时候,秦妍瞧着李爱民想要坐副驾座位,她忙是笑微微的言道:“李书记,我想坐副驾座位。”

  李爱民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大度的笑道:“好。那你就副驾座位吧。”

  瞧着李爱民表现的大度,余秀芬忍不住微笑道:“李书记果然是李书记呀!”

  李爱民只是笑了笑,然后心里在说,没辙呀,我李爱民惹不起呀,人家秦妍这婆娘可是有人在后撑腰呀。

  待上车后,李爱民和余秀芬一同坐在了前排座位上。

  唐逸一边启动车,一边问道:“咱们去哪里转转呀?”

  余秀芬忙是笑嘻嘻的回道:“那咱们就去阳江公园吧?”

  李爱民则是回道:“我去哪里都无所谓,这江阳市我也基本上转过了。就看她们两位女同志的意见是否统一了?”

  秦妍忙是微笑道:“那就去阳江公园吧。还是尊重余副乡长的意见吧。”

  唐逸一边驱车出校内,一边扭头看了看秦妍,不由得暗自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老子咋就感觉这妍姐……变了似的呀?

  可是要说秦妍具体哪儿变了,唐逸也是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她不再像是以前在西苑乡的那个妍姐了似的?

  事实上,只有李爱民心里清楚,那时候只是秦妍窝在西苑乡还没真正的行动起来而已。

  目前为止,也只好李爱民知道秦妍背后是谁在撑腰。

  只是这个秘密不能乱说,一当出来,就麻烦大了。

  所以李爱民一直守口如瓶。

  但,李爱民知道,秦妍其实还算是一位蛮心善的女子,一边不会多事的。只是别人也别想动她而已。

  所以当时秦妍在西苑乡的时候,李爱民对秦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一会儿到了阳江公园,等唐逸找个停车位停好车后,他们四个也就一起下了车,一同笑笑呵呵的奔阳江公园的正门而去了。

  秦妍扭头瞧着唐逸那小子穿得一身单薄的衣衫,被冻得有些哆哆嗦嗦的,她也没有言声,只是心里倍是心疼他,也就默默的脱下了她的外套来,朝唐逸靠近过去,将她的外套给披在了唐逸的身上,这时说了句:“穿上吧,姐身上穿了保暖内衣,外面还有一件小外套,所以姐不冷。”

  李爱民忽见秦妍竟是这般的关心唐逸,他不由得一怔,为唐逸那小子担忧了起来……

  因为秦妍对唐逸的这种关心,有点儿过于暧昧了,所以李爱民有些担心。

  余秀芬自是不知道内幕,所以她便是笑微微的言道:“唐逸呀,你这妍姐对你也太好了吧?自己穿着穿着的羽绒服都脱给了你穿,看你今天怎么感谢你妍姐?”

  唐逸不是傻子,听得这话,他自然明白啥意思,于是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言道:“没事,今日个中午我请客下馆子就是了。”

  见得唐逸那小子还傻呵呵的开心着呢,李爱民更是为他担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