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47章 不明身份的老头

   “咚咚咚……”

  客厅那方再次传来一阵敲门声……

  听着那敲门声,秦妍的心里再次打紧,像是整颗心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揪紧了似的,一时不敢呼吸……

  唐逸怔怔的瞧着秦妍那紧张得面色惨白的神态,他忍不住在她耳畔极为小声的问了句:“是谁呀?”

  忽听唐逸在耳畔这么的问着,秦妍这才稍稍的呼吸了一下,然后扭头瞧着身旁躺着的唐逸,她愣了愣眼神,忙是小声的言道:“快,你快穿上衣衫吧。”

  “哦。”唐逸应了一声,有些懵怔的、动作迟缓的掀开被子来……

  秦妍扭头瞧着唐逸小心翼翼的起床了,她也小心翼翼的仰身坐起,一边不忘扯过被子捂住xiong口的那对白嫩鼓荡之物。

  唐逸动作轻便的拿过他的衣衫来,也就开始穿了起来……

  这时候,客厅那方再次传来了敲门声:“咚咚咚……”

  听着那敲门声,唐逸忙是快速的穿上了衣衫来。

  秦妍扭头瞧着唐逸已经搁在床前穿好了衣衫,只见她的双眼机灵的转悠了一下,然后忙是伸手拽过她的睡袍来,一边扭身打算下床,一边穿上了她的睡袍。

  完了之后,秦妍扭身冲床对面的唐逸手势示意了一下,意思要他过来。

  于是,唐逸忙是轻手轻脚的从床位绕到了秦妍跟前。

  秦妍忙是冲他小声道:“你跟我到客厅门口那儿,然后你先藏进门口边上的洗手间里。我一会儿开门后,会直接领着他进卧室的,然后你就趁着这时候溜走,明白?”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懵怔的看了看她,然后问了句:“是不是你家先生呀?”

  忽听唐逸问了这么一句,秦妍略显羞愧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回了句:“不是。”

  “那是……”

  “好啦。”秦妍忙道,“你别问那么多啦!”

  见得秦妍如此,唐逸也只好愣怔的看了看她,然后点头道:“好吧。”

  “那好了,你跟着我一起出卧室吧。脚步要轻点儿哦。”

  “嗯。”唐逸忙是应了一声。

  随后,唐逸也就跟着秦妍的身后,两人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来到了客厅。

  到了客厅时,忽然,客厅的门又被敲响了:“咚咚咚……”

  听着那敲门声,秦妍有些慌乱的扭头瞧了一眼客厅的门,仍是没有吱声。

  待她领着唐逸蹑手蹑脚的到了客厅门口时,她忙是扭身看了看唐逸,眼神示意他躲进旁边的洗手间去……

  唐逸领会到了她眼神的意图,也就忙是扭身溜进了旁边的洗手间,轻轻的关上了门……

  秦妍瞧着唐逸已经在洗手间内藏好了,她这才扭身去开门。

  此刻,唐逸藏在洗手间内,在竖耳细听门外的动静……

  忽然他听见客厅的门‘咔’的一声被拽开了,然后有个男人声音低沉的问了句:“怎么才开门呀?”

  随着这提问,唐逸忽然听见秦妍装困的打了个哈欠,然后近似撒娇的呢呢喃喃的说道:“我好困。刚刚睡着了。你……怎么突然来了呀?”

  “想你了。”那个男人回道。

  “哦。”秦妍故作犯困的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好啦,那去卧室吧。”

  听得秦妍那么的说,随后,唐逸听见那个男的银笑的说了句:“这次我托朋友帮我搞了几颗药丸,他说了吃了之后,保证能行了,嘿!”

  秦妍却是回了句:“就你嗑药也不行了,人老了就是老了,你就是不行了。”

  “谁说的呀?”那个男的忙是银笑的回道,“我一直都颗年轻的心好不好呀?放心吧,宝贝,今晚上我一定让你尝到什么叫欲死欲仙的感觉,嘿嘿!”

  “你每次都这么说,可是你每次都还没两下就不行了。”秦妍回道。

  “我说,宝贝,你不要老是打击我行不行呀?”

  “……”

  唐逸在洗手间听着他们的说话声渐远了,好似已经快走进卧室了,他终于喘了口气:“呼……”

  这时,秦妍刻意关上了卧室的门,还撞击的声音很响,然后听见门锁被锁上了。

  听得这动静后,唐逸又是大口的喘了一口气:“呼……”

  随之,他也就忙是轻轻的拽开了洗手间的门,轻步闪身了出来……

  然而就在唐逸想要扭身拽开客厅的门开溜时,忽然,他小子眉头一皱,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刚刚那个老东西究竟是他妈谁呀?

  想到这儿,他小子也就愈来愈好奇了,心想这会儿那个老东西应该已经跟秦妍在卧室整上那事了,于是他这货也就突然回身,蹑手蹑脚的返回到了卧室的门前,顺耳细听了起来……

  果真听见了秦妍‘啊’的一声,由此,唐逸不由得心说,麻痹的,那个老东西还他妈挺急的!

  他正心说着呢,忽然只听见秦妍诧异的一声‘啊?’,随之,秦妍说了句:“又不行了呀?”

  那个老东西囧囧的笑了一声:“嘿……”

  秦妍怨声道:“都说你不行了,你还愣是要逞强,哼!你说你刚刚都磕了三颗药丸,仍旧是只有那么两下,你就不行了,你说……我这儿难受不难受呀?要么就不要老是来这儿烦老娘了嘛,你说你……这样一整,老娘这心里难受着呢,就跟那猫挠似的,唉……”

  随后,那个老东西又是囧囧的笑了笑,然后说了句:“要不我帮你舔舔吧。”

  “好吧。我看你这老不死的也就舌头还行。”

  “……”

  听着这对话声,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就说呢……这妍姐咋会那么饥渴呢?咋还会主动勾引老子睡她呢,原来……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一声震怒,我草,那老东西究竟是他妈谁呀?!!

  正在这时候,忽然听见那老东西说了句:“呃,你这被窝里怎么有股男人的气味似的呀?”

  “不就是你个老不死的味道么?”秦妍回道。

  “不对。不是我的味道。这个男人比我年轻,我闻得出来。”

  “……”

  听到这儿,唐逸那货忙是扭身朝客厅的门溜去了……

  到了门前,只见唐逸那货慌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客厅的门,然后溜身出去了。

  之后,等唐逸下楼后,回到他的车上,他小子不由得郁闷的心说,麻痹的,这秦妍究竟跟哪个老东西在一起苟且呀?真是郁闷!娘西皮的,老子还说今晚上要大战妍姐三回合呢,可是就他妈一回合之后,那个死老东西就来了,草……

  虽然郁闷,但是当唐逸回想着秦妍xiong口那对白哗哗的硕大的鼓荡之物时,他不由得心说,他娘的,妍姐的那两个大nai子真是太好看了,又大又白的,比廖珍丽医生的还要好看,还要白……

  回想之前他还埋头在秦妍的xiong口一阵乱啃乱咬的情景,他心里这个难受呀,不由得心说,麻痹的,老子刚刚就应该将那个老东西给轰出去!

  但是,当他回想起李爱民跟他说的,于是他小子忍不住心想,娘的,难道刚刚的那个老东西就是在背后给秦妍撑腰的那个人?

  要是这么说来的话……那个老东西岂不是很牛X?

  第二天下午,唐逸正在市党校的教室里听着课,忽然,莫名的,只见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出现在教室的门口,冲正在讲台上讲课的曾校长说了句:“曾校长,你出来一下。”

  曾校长正在激扬的讲着课呢,忽然有人叫他出去一下,他有些郁闷的扭头一看,见是李福田,他也就没敢气恼了,只好对这期的学员们说了句:“大家稍等一会儿哈!”

  大家伙眼睁睁的瞧着曾校长扭身出了教室的门后,不由得,他们一个个的都诧异的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意思是省公安厅厅长怎么会突然来这儿找曾校长……

  与唐逸同座的秦妍却是莫名的、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扭头来回看了看邻座,见他们都议论去了,她便是扭头在唐逸的耳畔极为小声的言道:“一会儿李厅长可能会找你问话?”

  唐逸皱眉一怔,忙是扭头在秦妍的耳畔说了句:“为啥呀?”

  “昨晚上的事情。”秦妍在唐逸的耳畔极为小声的回道。

  “……”

  果然,等曾校长回到教室的时候,就直接说了句:“唐逸同志,请你现在去一趟我的办公室,李厅长说是有事要问你。”

  忽听曾校长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一怔,心说,娘西皮的,还真他妈如此呀?

  秦妍虽然没有动声色,但是她的内心早已是忐忑不安……

  当秦妍瞧着唐逸出了教室后,她心里这个忐忑呀……

  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因为这情况太紧急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那个老东西还真会那么的在意那事。

  由此,秦妍心里也是郁闷,心想那个老东西自个都不成了,还不许她跟别的男人好,真是太霸道了,霸道得有些变态!

  尽管她只是那个老东西的情妇,但是那个老东西早已将她视为了他的女人,所以他的女人自然是不许别的男人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