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48章 看谁还敢过问

   幸好唐逸这小子不是啥菜鸟,鬼主意也是蛮多的,想着之前秦妍在他耳畔说的那些话,又想着那李厅长要找他问话,于是他小子也就在心想,娘西皮的,肯定是李厅长已经调查清楚了,也肯定是有人证明老子昨晚上外出市党校半夜才归来,那么……老子一会儿说跟谁在一起比较好呢?

  方乐乐?

  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别去玷污方乐乐那丫头的清白了吧。

  胡斯怡?

  貌似也不大好吧?这事要是传出去了,胡国华还不得恨死老子呀?再说了,多少也得顾及一下胡斯淇的感受不是?虽然老子的确是跟她妹妹胡斯怡睡过了,但是让她知道了的话,也不大好吧?再说,她过几天就要回国了呢……

  江秘书?

  想到这儿,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心想,娘的,这样也不大好吧?这要是让安永年知道了我跟他的秘书苟且在一起的话,岂不是……

  想来思去的,忽然,唐逸这小子想起了朱炎来。

  由此,他小子心想,麻痹的,朱炎可是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老子说跟他在一起,看还能有啥事?看谁还敢过问?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也就趁机溜去了党校的洗手间,给朱炎那小子去了个电话,跟朱炎说了一下情况,然后要朱炎别说漏了。

  朱炎那小子是何其聪明的人呀,忙是说道:“唐哥,你放心吧,你就说跟我在一起就好了。就说我俩昨晚上在一起喝酒。要是李福田那个傻X敢来问我的话,我骂死他!”

  有了朱炎这话,唐逸总算是放心了,忙是说了句:“谢谢哈!”

  “唐哥,你要还说说谢谢的话,就证明你心里没有我这个小弟了哦!”

  “好好好,那不谢了!”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我唐哥嘛!”

  “……”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曾校长的办公室时,只见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坐在曾校长的办公桌前等着。

  李福田瞧着唐逸进来了,他还算是蛮客气的,似笑非笑的说了句:“来,小唐,过来坐吧。”

  见得李福田还算是蛮客气的,唐逸忙是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李福田回道。

  之所以李福田会对唐逸这么客气,那是因为他知道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那事,省委给他小子下过特任书。

  并不是看在安永年的份上。

  毕竟他李福田可是省部级干部,所以关于安永年,他可是不放在眼里的,就算他安永年现在爬到了江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他李福田也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

  当唐逸在办公桌前缓缓的坐下后,李福田打量了他一眼,问了句:“小唐呀,你昨晚上是不是外出了呀?”

  “对。”唐逸点头回头。

  “那你……是自个外出的?”

  “对。”

  “那你昨晚上有没有去过竹园小区呢?”

  “没有。”

  听说没有,李福田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可是……你是不是开的你们平江县县委的金杯车?”

  “是。”

  “那……怎么有人说……昨晚上在竹园小区内看见了你们县委的那辆金杯车?”

  “谁看见了呀?”唐逸忙是反问了一句。

  “至于是谁……我们公安方面需要暂时保密。”说着,李福田话锋一转,“你就说说,你昨晚上究竟有没有去过竹园小区?”

  “没有。”

  “谁能证明你没有?”李福田问道。

  “朱炎。”

  “朱炎?!!”李福田不由得皱眉一怔。

  “对。”唐逸点了点头。

  “你认识朱炎?!!”

  “对。”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那你……都跟朱炎在一起做什么了?”

  “喝酒。”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李福田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李福田微皱一下眉头……

  随之,李福田不由得心想,看来这事……不太好办了呀?既然唐逸这小子认识朱延平的儿子朱炎,那么……这事……恐怕……

  想着,李福田这心里也是怪犯难的。

  但是李福田又怕唐逸这小子是胡编的,于是他经过一番斟酌之后,也就对唐逸说了句:“你能……给朱炎去个电话么?”

  “现在?”唐逸忙是问道。

  “对。”李福田点了点头,“就现在。”

  “好吧。”说着,唐逸就掏出了手机来……

  李福田瞧着唐逸那小子立马就掏出了手机来,他心里有些忐忑了,心想要是唐逸这小子真跟朱炎很熟的话,那么……恐怕……

  正在李福田犯难的时候,唐逸已经拨通了朱炎的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说道:“喂,朱炎呀,那个啥……也不晓得咋回事,省公安厅的李厅长今日个找我问话来着,问我昨晚上去哪里了,我说跟你在一起喝酒,他不信,非得要我给你打个电话。要不……你跟他说?”

  “成。唐哥,你把电话给李福田那个傻X吧。”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将手机递给了李福田:“给,李厅长,朱炎要跟您说话。”

  李福田瞧着,本想不接那电话了,但是见得唐逸将电话都递到了他的跟前了,没辙,他也只好伸手接过唐逸的手机来,然后搁于耳畔:“喂,朱炎吧?”

  “对,是我。”电话那端的朱炎回道。

  “你好!我是你李叔呀!”

  “李叔,咋了?我唐哥他怎么了?怎么还轮到你这厅长直接去找他问话了呀?”

  李福田忙是囧笑道:“没事。我就是找唐逸聊聊天。没有别的意思。”

  “草!你堂堂的一个省公安厅厅长去找我唐哥,只是为了聊天?”

  “真是聊天。”李福田忙是回道,“要是真有事的话,我也不会这样了不是?”

  “我不管有事没事。总之,我唐哥昨晚上跟我在一起喝酒。还有,若是我唐哥真有啥事的话,你也得跟我招呼一声!”

  “是是是!好的好的!”

  “那,李叔,还有事么?”

  “没了没了!”

  “那就成,挂了吧!”

  待电话挂断后,李福田忙是将手机递还给了唐逸:“来,小唐呀,拿回你的手机吧。”

  “那……”唐逸瞧着李福田,“李厅长,您还有啥事要问我么?”

  “没了。”李福田忙是微笑道,“那个什么……不好意思哦,耽误你学习了!”

  “没事。”

  “……”

  李福田回到省公安厅,回到他的办公室后,忙是关上了门,然后走到他的办公桌前坐下,不由得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然后,他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又是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完了之后,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伸手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拨去了一个电话……

  听着对方接通电话后,李福田犯难的皱眉道:“潘省长呀,关于您……说的那事……”

  李福田还没说完,省长潘金林就忙是问了句:“怎么样?”

  “那个……我问过唐逸了。他说他昨晚上跟朱炎在一起。朱炎也说了,确实是跟他在一起。”

  “你说的是……朱延平的小儿子朱炎?”

  “对。”

  潘金林听着,不由得有些不爽的皱了皱眉头,然后问了句:“唐逸跟朱炎什么关系呀?”

  “好像是……很好的朋友?”

  “好的,这事我知道了。”潘金林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那……潘省长,这事就……”

  “你暂时不用管了吧。”

  “好的。”

  待挂了电话后,李福田总算是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没有我李福田啥事了,接下来你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去吧。

  因为,李福田自然是知道,潘金林和朱延平一直都是面和心不合。

  然而朱延平毕竟是湖川省省委书记,省里的一把手,他潘金林只是二当家的而已,所以他们之间要是正面交锋的话,潘金林自然是在下风。

  但,李福田也知道,这位潘省长可是深深的爱着秦妍的,岂能容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

  要是那样的话,叫他这位省长情以何堪?

  所以接下来,这事该怎么整,那就由他潘金林自己去处理好了,他李福田可是不敢过问了。

  没想到的是,原来秦妍竟是潘金林的情妇,怪不得李爱民很谨慎,见着唐逸跟秦妍关系有些亲昵,他就赶忙提醒了唐逸。

  这要是真被潘省长逮着了什么把柄的话,估计也够唐逸受的?

  不管怎么说,潘金林好歹也是湖川省的省长,主管全省全面工作和政务工作的。

  而朱延平虽然是省委书记,但是他只是主管党务工作的。

  当然了,自然省党委书记才是大佬了,所以若是正面交锋的话,潘金林还是怕朱延平的。

  再说,对面秦妍这个问题,潘金林也是不敢闹大的,要是闹大了,大家都知道他潘金林养着秦妍这么一个情妇的话,那么可是违反了党风党纪,是要掉乌纱帽的。

  何况,目前,潘金林也没有真凭实据能证明唐逸睡了秦妍,所以关于这事他潘金林也得好好的斟酌斟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