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49章 不能说的秘密

   关于秦妍跟潘省长的关系,只有为数不多的两三个人知道。这事,一直也没有人敢外出传,怕是一传出去,乌纱帽就不保了。

  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是最清楚秦妍跟潘省长的事情的。

  这事说起来,有点儿远了,那是前年的事情了。

  前年,湖川省省长潘金林来平江县视察工作,其中重点就是西苑湖。

  那时候省里就决定重点开发西苑湖景区了,只是一直没有资金,所以一直都想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来解决。

  当然了,重点还是说说咱们的潘省长是怎样看上秦妍的吧。

  秦妍原本就是西苑乡人,她是通过她爸进入西苑乡乡政府工作的。那时候,她爸在西苑乡乡政府是办公室主任。

  后来她爸退了,也就轮到了尤富民上任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

  秦妍最初进入西苑乡政府的时候,只是乡财务室的一名小小的办事员。

  那次咱们的潘省长来西苑乡视察的时候,无意中相中了秦妍,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小美人。

  后来回省里后,他通过多层渠道的关系,最终约秦妍来省里见了一面。

  就是在那次见面的时候,咱们的潘省长利用自个的权势加上点儿霸王式的手段,就将秦妍给拿下了。

  当时,秦妍还只是一个懵懂怕事的小女子一个,所以在咱们潘省长的yin威下,也只好屈身了。

  完了之后,秦妍就莫名的被提为了西苑乡人事科科长。

  后来,秦妍也就莫名的在平江县城有了一套房子。

  其实按照咱们潘省长的意思,是想直接将秦妍调去江阳市工作的,但是他又怕太过于明显了,引起怀疑。

  还有就是,咱们的潘省长也是怕后院起火,所以就没敢那么明目张胆。

  这样一来,咱们的潘省长也就采取了稳步的方式,一步一步的将秦妍弄进江阳市工作。

  这不,几个月前,咱们的潘省长又在江阳市竹园小区又给秦妍弄了一套房子。

  这套房子,就是方便日后他好与秦妍在一起苟且的。

  虽然咱们的潘省长已经年过半百,但是那颗yin心依旧。

  实际上,对于那男女的苟且之事,咱们的潘省长早就是力不从心了,但是他就是要霸着这么一位绝佳的女子。

  最开始,秦妍也是稀里糊涂的,当然也多少有些高攀之意,所以也就那么稀里糊涂的跟潘省长苟且在一起了。

  但随着秦妍的成长和成熟,慢慢的,她开始后悔了。

  不过,这种关系就好像是上贼船似的,一当上了,就很难下船了。

  然而令秦妍一直苦闷的,那就是潘省长面对那事实在是不行,每次他都想急着要,可是还没等上马,就差不多痿了,就算是勉勉强强的弄了进去,也就杵溜那么两下就完事了。

  老是这么折腾着,秦妍可就闹心了,因为这事不整就不整,一当整上了,又不能满足那点儿yu望,老是半途熄火,多闹心呀?

  时间一长,这秦妍也自然是想要找个男人给满足一下了,至少能过足一次瘾不是?

  关于秦妍这事,李爱民也是知道,曾经秦妍偷偷的跟乡里的一名干事苟且过,但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咱们的潘省长察觉了,后来那名干事就莫名的消失了,再也没见过人。

  所以当李爱民见得唐逸那小子跟秦妍的关系有些暧昧的时候,他就担心了。

  事实上,在李福田来找唐逸的时候,秦妍的心里也是揪了一把汗。

  她是清楚咱们潘省长的手段的。

  毕竟也是一省之长不是,所以谁要是敢动他的女人,岂不是找死么?

  再说了,就一般而言,像这等权势的政界要员、大领导,都有一点儿变态的感觉,那就是只要他碰过的女人,即便他不想再碰了,那他也是不愿看见有别的男人碰过那个女人的,这就是官威,绝对的霸气凛然!

  事实上,秦妍心里也清楚这个。

  但是奈何她好久没有得到过一次满足了,所以也就导致了她昨晚主动勾引唐逸那小子。

  现在,秦妍只要一闭上眼,回想的就是昨晚跟唐逸那小子苟且的那一回的滋味。

  不愧为年青力壮,唐逸那小子就是给力,就是够激情,就是够男人,在他的激烈之下,当时秦妍真是连在一刻死去都愿意了。

  回想着他小子那个粗长的家伙探入她的身体后,那是何等爽心切骨呀,尤其是他小子那一下下给力的顶撞,好似下下都直捣黄龙,都捣到了她的活心尖子上去了似的,真是令她舒服得要死。

  原本昨晚上,秦妍也是很想再跟唐逸那小子多弄几回合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老东西忽然闯来了。

  幸好没有让他逮着啥证据,目前也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罢了,否则的话,唐逸可能就惨了?

  这天下午在市党校的课程结束后,秦妍没敢再主动靠近唐逸,因为她担心唐逸有事。

  唐逸那小子也是潜意识的疏离了秦妍。

  因为他小子目前还没有闹明白昨晚上的那个老东西究竟是谁?

  出了教室后,唐逸也就主动的靠近了李爱民。

  李爱民见得唐逸靠近了他,他小声的说了句:“你先回房间吧,我一会儿过去找你。”

  唐逸听着,忙是应了一声:“嗯。”

  完了之后,李爱民跑去曾校长办公室。

  曾校长见得李爱民来找他了,他忙是问了句:“有事呀,爱民?”

  李爱民走近曾校长的办公桌前,小声的问道:“老曾呀,你知道……下午李福田找唐逸究竟啥事不?”

  曾校长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感觉莫名其妙的。”

  回答着,曾校长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对了,爱民呀,唐逸那小子是不是昨晚上外出惹了啥事呀?”

  “我也不知道。”李爱民回道。

  曾校长不由得打量了李爱民一眼:“对了,爱民呀,你……咋那么担心唐逸那小子呀?”

  “咳!咋说呢?”李爱民皱了皱眉头,“唐逸那小子吧……开始我也不是很喜欢他,但是后来慢慢的相处久了吧……你突然一发现,他小子其实还不错,也蛮有本事的,人也蛮机灵的。这么跟你说吧,老曾,现在我和他小子就算是同穿一条裤子了似的。”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曾校长忙是言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帮你想想办法吧,打听打听,看看李福田究竟是因为啥事找唐逸吧?”

  “成。”李爱民忙是点了点头,“那谢谢你了哈,老曾!”

  “咳!爱民呀,你还跟我说这个就见外哦!”

  “……”

  之后,当李爱民从宿舍的走廊穿过去找唐逸时,隐隐约约的听见各宿舍都有人在热议下午李福田为啥回来找唐逸?

  其实,李爱民的心里还是有数的。

  当李爱民来到唐逸的房间后,就忙是关上了门,冲唐逸那小子小声的问了句:“你小子昨晚上……没有和秦妍发生啥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问着,唐逸那小子则是答非所问的问了句:“李书记,秦妍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撑腰呀?”

  李爱民忙道:“你小子还是跟我说说,你昨晚上究竟跟秦妍有没有发生啥关系?”

  唐逸愣愣的看了看李爱民,然后回了句:“发生了。”

  “我草!”李爱民心里这个急呀,“你……你小子……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不能跟秦妍有啥事!你说你……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不是?我这么跟你说吧,就你世伯安永年都保不住你!”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那秦妍的背后究竟是谁呀?”

  “你?这?我?”李爱民一时为唐逸焦急,没辙了,他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人家秦妍是潘省长的情妇,懂么?”

  “啊?!!”唐逸诧异的一怔,“那……昨晚上的那个老头就是……潘省长?!!”

  “你见着他了?”

  “没有。我就是听见了声音。”

  “那他发现你了么?”

  “没有。”

  “那……”李爱民又是焦急的瞧了瞧唐逸,“那今天下午李福田找你,是不是就是因为你昨晚上的事情呀?”

  “好像是。”

  “那你怎么说的?”李爱民又是问道。

  “我就说我昨晚上跟朱炎在一起。”

  “朱炎?他是谁呀?”

  “朱延平的儿子呀。”唐逸忙是回道。

  李爱民诧异的一怔:“你小子认识朱书记的儿子?”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李爱民缓了口气,终于不那么焦急了,“那这事……恐怕没有那么严重?”

  说到这儿,李爱民话锋一转:“对了,但是你小子记住,关于潘金林和秦妍的关系,你一定要保密,明白?”

  “嗯。”唐逸点了点头,“明白了。”

  “还有,你小子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要再跟秦妍有啥瓜葛了,明白?”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那好了。这事我们俩知道就好了。谁也不许外出说!”说完,李爱民又是话锋一转,“好了,那,走吧,我们出去喝酒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