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1章 别样的报复

   听得安永年那么的说着,朱延平说了句:“明天一早,你送唐逸来我家吧。”

  忽听朱延平说了这么一句,安永年皱了皱眉头:“这合适么?”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特事特办嘛。”朱延平回道,“因为……你我都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没法拿在台面说的,那么我现在就要告诉大家,唐逸是我的侄儿,我就让他住在我家,我看谁还吃了豹子胆,敢动唐逸?”

  “问题是……”安永年倍感有些不大好意思,“朱书记,我还是怕他给您添麻烦呀!”

  “这麻烦添就添了吧。”朱延平回道,“因为周思远老先生那边……我也不好办呀。上回就因为胡国华派那个刘庆云去接管西苑湖景区项目,结果周思远老先生直接给我来了电话,跟我急了。现在……咱们不能不顾及西苑湖景区项目呀!因为你我心里都明白,实际上周思远老先生这次投资,是收不回资金的。他自己也明白,纯属做善事了。所以……既然周思远老先生死认唐逸为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接洽人,所以……这事……我也不能不管呀!要是唐逸那小子真出了意外的话,怕是周思远老先生会追究到底呀?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大家都不大好看?”

  “……”

  这晚,当唐逸回到市党校后,李爱民就忙是赶来了他的房间。

  李爱民见着唐逸,就忙是问道:“怎么样?江阳市公安局那边怎么说?”

  唐逸听着,心情低落瞧了李爱民一眼,没有吱声。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李爱民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唐逸冲李爱民问了句:“你知道潘金林那狗东西的家在哪儿么?”

  忽听唐逸问了句这么一句,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想干啥?”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你知不知道吧?”

  “不知道。”李爱民回道,“我就是他妈一个乡委书记,哪会接触到潘金林呀?”

  “那……”唐逸愣了一下,“那算球了吧。”

  见得唐逸那样,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小子究竟想干啥呀?”

  “没事。”随之,唐逸话锋一转,“那个啥……李书记,你赶紧去睡吧,很晚了。”

  “……”

  到了夜里十一点的时候,唐逸这货偷偷的溜出了市党校,翻围墙出去的。

  出了市党校后,他小子给朱炎去了个电话……

  朱炎那小子这会儿正跟几个哥们找了个几个妹子在KTV瞎吼呢,忽听大哥大响了,他忙是跑出了包厢,到了走廊,接通了电话:“喂,唐哥呀,什么事呀?”

  唐逸忙是问道:“你睡了么?”

  “才十一点呢,睡觉还早呢。对了,唐哥,要不要过来玩会儿呀?我们现在在沸点KTV呢。要不……你过来呀,我给你找个妹子玩玩,嘿嘿!”

  唐逸却是说道:“那个啥……你小子能不能过来一下,陪我去干点儿正事呀?”

  朱炎皱眉一怔:“唐哥,什么正事呀?”

  “你过来,我再跟你说。”

  “那需要弟兄帮忙吗?”

  “不用,你过来就好了。”

  “成。那,唐哥呀,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市党校东门。”

  “……”

  唐逸在市党校东门等了大约半小时的样子,朱炎那小子就开着他的宝马车过来了。

  唐逸瞧着朱炎的车缓缓的停稳了,他上前去,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就直接坐进了车内。

  待‘碰’的一声撞上车门后,唐逸扭头冲朱炎说了句:“你知道这会儿还能去哪儿搞到活鸡不?”

  朱炎皱眉一怔,不由得嘿嘿的乐道:“去KTV有的是鸡呀!”

  “草!老子说的不是那种鸡!”

  “那……唐哥,你说的是……”

  “咱们吃的那种鸡。”

  “啊?”朱炎皱眉一怔,“这会儿……都夜里十一点了,去哪儿买去呀?”

  唐逸忙道:“你好好想想,不成咱们哪儿偷一只?”

  “嗯?”朱炎皱眉想了想,然后忙是诡异的乐道,“有了。唐哥,我带你去我们学校后面的养鸡场偷一只。”

  “那成。”唐逸忙是回道,然后言道,“对了,你知道潘金林住在哪儿吧?”

  “知道呀。省委家属大院,2号别墅。”

  “那你知道潘金林住在啥位置不?”

  “二楼,主卧。”

  “那成了,我们走吧。”唐逸忙道,“先去偷只鸡。”

  朱炎听着,有些懵懵怔怔的,但听到唐逸那么的说了,他也只好一边启动车,一边问了句:“唐哥,你是不是……要送礼给潘金林呀?”

  “送个毛呀?”唐逸回道,“麻痹的,老子今天差点儿被他给炸死了。所以老子今晚上也得给他一点儿颜色瞧瞧!”

  “什么?!!”朱炎诧异的一怔。

  “哎呀,这事跟你也说不清楚。”唐逸忙道,“总之,你记住,今晚上的事情,就我们俩知道就好了。一定保密。”

  “成成成!这你放心好了,唐哥!”

  “……”

  一会儿,待唐逸和朱炎去他们学校后边的养鸡场偷来了一只鸡后,他也就要朱炎开车送他去省委家属大院了。

  由于朱炎是朱延平的儿子,所以他的车牌号门岗的武警早已熟记在心,见得朱炎的车回来了,他忙是敬了个礼,直接放行。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一点多钟了。

  待朱炎驾车在2号别墅的大院门前停稳车后,唐逸扭头冲他说了句:“你在这儿等候着我。”

  “成。”朱炎忙是点了点头。

  待唐逸下车后,朱炎只见他竟是身轻如燕的飞过了院外的围墙……

  瞧着这一幕,朱炎傻眼了,心说,我靠,不是吧?原来唐哥这么牛X呀?还会轻功呀?这……太他妈不可思议了?怪不得……那一次,他在台球室出手就帮我摆平了那几个出卖我的傻X……

  此刻,别墅二楼的主卧内,潘金林正与太太在酣睡中。

  卧室内是黑着灯的,但是借助室外的灯光,朦胧可见屋内的情景。

  唐逸那货轻轻的推开门,拎着一只鸡进来了……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坐在车里的朱炎忽见唐逸从别墅的院内飞身出来了。

  唐逸拽开车门,惶急坐进车内,扭头冲朱炎说道:“快,送我到一个没人的院角。然后我下车,你回家。这样的话,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做了啥。”

  “哦。”朱炎懵怔的应了一声,然后就立马启动了车,送唐逸奔一个无人的院角而去了……

  到了那儿,唐逸那货下了车,就纵身飞了出去。

  朱炎则是立马驾车回家了。

  此后,院内一切沉静依旧,像是啥事都未曾发生过。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忽然从2号别墅二楼的主卧内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随着潘太太这声惊恐尖叫声,卧室内‘咔’的一声亮了灯。

  紧接着,是咱们潘省长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此时此刻,明亮的灯光下,只见咱们的潘省长和潘太太各自惊恐的缩在了一角,彼此都在一时间被吓傻了一般,呆了……

  被掀开的被窝里,一直血淋淋的死鸡,鲜红鸡血染红了大半张床单,满床的鸡毛,狼狈不堪……

  地板上用鲜红的鸡血写着几行大字:‘若是不想像这只死鸡一样,你个姓潘的老东西最好是老实点儿!车子虽然爆炸了,但是老子命大,没事!只是你的狗命保不保就看你老不老实了?’

  当潘太太再次往床上瞧去时,只见她两脸煞白的、忽然晕倒在地!

  忽见潘太太被吓得晕了过去,潘金林再次倍感恐慌不已,浑身哆嗦的厉害,颤颤抖抖的,貌似裆那儿湿了一大片……

  此时此刻,潘金林也是彻底被这午夜的一幕吓傻了!

  忽然,家里的佣人闻声惶急跑来,忽见卧室的一幕,被吓得‘啊’的一声就晕倒了……

  跟着,住在楼下的司机也匆匆的跑来了,忽见卧室的一幕,被吓得惊恐的一瞪眼:“啊?!!”

  过得有十来分钟的样子,司机才胆颤颤的朝潘金林走了过去:“潘省长,您……没事吧?”

  潘金林就那样傻呆着眼缩在一角,貌似还没回过神来。

  司机见得潘金林那样,他又是问了句:“潘省长,要不要报警呀?”

  “不用了!”潘金林终于惶急回了句。

  因为他心里明白,这事若是报警的话,事情恐怕会越闹越大,到时候,恐怕他自己也会被卷进去……

  事实上,他心里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由得,潘金林惊慌的冲司机问了句:“你们今晚就没有发现什么人进来么?”

  “没有。”司机忙是摇了摇头……

  见得司机那么的摇着头,潘金林的心里更是倍感惊恐不已,像是感觉自己的脑袋好似别在了别人的裤带上似的……

  因为这事太可怕了!

  竟是不知道对方什么时间进来的?

  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走的?

  这……想想,潘金林的再次浑身一个哆嗦,牙齿都磕得蹦蹦的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