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2章 事件升级

   咱们的潘省长惊慌了一夜,关于半夜被窝里死鸡事件,最终他自己也只能是在恐慌中自我消化了,没敢将此事传出去。

  早上,在去省委上班的途中,坐在车后座的潘省长忽然拿起大哥大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咱们的潘省长只是低沉的说了一句话:“还是留那个小东西多活几天吧。”

  “……”

  这天一早,安永年自个亲自驾车赶来了市党校。

  到了市党校后,安永年就直接去了曾校长办公室。

  这会儿,曾校长正在办公室临时调整今天的课时,忽见安书记来了,他忙是站起身来:“安书记,您……有什么指示呀?”

  安永年一边带上办公室的门,一边冲曾校长说了句:“你去叫唐逸来一下办公室吧。”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曾校长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应声道:“好的。”

  过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曾校长领着唐逸那小子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当唐逸跟着曾校长进了办公室后,忽见安永年坐在曾校长的办公桌前,他小子不由得一怔,心说,呃?安书记怎么……一早赶来了这儿呀?

  安永年瞧了曾校长一眼:“那个……老曾呀,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成!”曾校长忙是点了点头。

  随后,等曾校长出了办公室,带上门后,安永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见得他小子还懵怔的在门口那儿,于是安永年说了句:“你过来吧。”

  “哦。”唐逸应了一声,懵怔的迈步走近了办公桌前……

  不过,唐逸这小子心里还是差不多明白,安永年大概是因为汽车爆炸那事来的?

  瞧着唐逸走近了,安永年又是打量了他一眼:“那个什么……这期的学习……你小子就暂且不学了吧。快去收拾一下吧,我带你离开这儿。”

  忽听安永年直接就说了这事,唐逸愣了愣,然后言道:“不用。没事的。我要留在这儿学习。”

  听得唐逸那小子固执的说着,安永年有些焦急的问了句:“你知道是谁要置你小子于死地么?”

  “知道。”唐逸回了句,“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因为我自己解决了。”

  “啥?!!”安永年猛的一怔,“你自己解决了?!!”

  “嗯。”唐逸点了点头。

  “你怎么解决的呀?”安永年忙是问了句。

  “这个……”唐逸愣了一下,然后言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那个大人物是不敢再轻易动我了。”

  “你小子就这么有把握?”

  “嗯。”唐逸又是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那胸有成竹的样儿,可是安永年还是不放心,忙是言道:“不行。我还是不放心你小子。这样吧,这期学习你就暂且不学了吧。我还是带你去省委朱书记家住几天吧。因为朱书记说了,要你小子暂时去他家住几天。”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愣了愣眼神,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都闹到省委朱书记那儿去了呀?看来……安书记……没少在背后为老子做工作呀……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倍是感激的看了看安永年,然后言道:“安书记,您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了!还是不去麻烦人家朱书记了吧!”

  见得唐逸那小子如此固执,安永年愣了愣眼神,若有所思的瞧了瞧他:“你就能确定你自己真的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

  安永年又是愣了一下,然后冲唐逸问了句:“是不是秦妍替你小子去求情了?”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问,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您……知道具体咋回事了?”

  “当然知道了。”安永年回道,然后有些气恼的瞧了唐逸一眼,“你说……你小子怎么就……就还跟秦妍勾搭上了呢?”

  唐逸有些无辜的愣了愣眼神:“是她主动勾引我的。”

  “啊?”安永年诧异的一怔,“她……她怎么就……就还盯上你小子了呢?”

  说着,安永年不由得叹了口气:“唉……这女人还真就是红颜祸水呀!”

  见得安永年如此,唐逸那小子忽然冒出了一句话来:“尽管如此,但是我睡了她,不后悔。”

  “你……”安永年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心里怪不是个滋味的,忍不住问了句,“这就是你小子……上次说要认雅雅当妹妹的原因?”

  “不是。”唐逸回道,然后真切的看着安永年,“安伯,我跟您说实话吧,我看到安雅,真的就感觉她像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似的。还有就是……我……我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好。我也怕对不起安雅。”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安永年又是打量了他一眼:“那成了,这事就先不说了吧。既然……你说没事了,秦妍替你小子求情了,那么我想……也应该是没事了?那……你小子就先继续留在市党校学习吧。不过,有一点,你小子要记住,那就是再也不能跟秦妍那个啥了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但是,安永年仍是不怎么放心的瞧了唐逸一眼:“若是……还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的话,记住,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我会尽量保护你的。因为那个大人物我也惹不起,所以我也只能是尽量了。但,你小子也别在胡来了!”

  “……”

  一会儿,安永年驾车从市党校出来后,一边拿起大哥大来,给省委书记朱延平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言道:“朱书记,那个什么……唐逸那小子说事情他自己已经解决了,现在没事了,所以他小子还是要坚持留在市党校学习。”

  电话那端的朱延平皱眉愣了一下,然后言道:“他怎么解决的呀?”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

  “那……”朱延平想了想,“那成吧,先这样吧。不过……关于唐逸,你可是要看好了哦。至少要保护他在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他没事,明白?”

  “明白。”

  “……”

  这天上午,在省委工作例会上,朱延平不动声色的瞟了潘金林一眼,然后言道:“这两天,我听说……江阳市市党校发生一起怪事,居然有人公然进入了市党校搞汽车爆炸事件?这……江阳市可是咱们湖川省省会城市,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所以关于这事……我想还是动用省公安厅的警务人员去好好查查这事吧!关于这事,一定要查过水落石出!要不然咱们省委坐落在江阳市,岂不是被人藐视了么?还有,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这次江阳市市党校汽车爆炸事件,是因为我们某些党政干部吃了情妇的干醋引起的,关于这事……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在此,我想强调一下,身为党政干部,我们一定要加强自身的自律!至于在外养情妇,这是绝对不容许的!所以关于这事,回头我也打算开展一次调查,若是真查出了此事,一律开除党籍、解除在党政机关的一切职务!”

  显然,朱延平的这番话是说给潘金林听的。

  只是目前没有真凭实据,所以朱延平也只好绕着弯子说。

  潘金林听了之后,心里咯咚了一下,浑身冒了一身冷汗来……

  不由得,潘金林偷偷的瞄了朱延平一眼,暗自在琢磨,他该如何平息这场因自己闹起的汽车爆炸事件?

  既然朱延平在省委的工作例会上提出了这事来,那么关于江阳市市党校汽车爆炸事件,省公安厅肯定是会出面展开深入调查的。

  由此,潘金林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太冲动了。将这次事件闹得太大了。

  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那么的在乎秦妍,就是不愿看到秦妍跟别的男人勾搭在一起。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次事件竟是升级到了省委,显然,这种升级,也有********的硝烟味道。

  朱延平早就想要搞掉潘金林了,这也是潘金林自个心里清楚的。

  想着这事,潘金林的心里一直是惶惶不安的……

  朱延平瞧着潘金林竟是在例会上发愣了,他不由得言道:“老潘,现在该你讲话了。”

  忽听朱延平这么的说着,潘金林惊魂般的浑身一颤,这才愣过神来:“啊?朱书记,您……说什么?”

  朱延平若有所思的瞧着潘金林:“老潘,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发愣了呀?是不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呀?”

  “啊?我?”潘金林急忙调整了一下自个的状态,“那个什么……昨晚上的确没有怎么休息好。”

  “成了,这事回头会后咱们再说吧。你还是先讲话吧。大家伙都在等着呢。”

  “成。”潘金林忙是点了点头,“那个什么……今天在会上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说的是,关于我们省内的旅游开发工作现在进展得很顺利,但是依然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听得潘金林将话题引入了省内的旅游开发上,朱延平不由得又是不动声色的瞄了瞄潘金林,暗自心说,看来……还真是做贼心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