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3章 不能让她活过今晚

   这天上午,市党校这期的学习班开课前,党校的校务工作人员将座位重新调整了一下,将唐逸调跟李爱民坐在了一起,秦妍跟余秀芬坐在了一起。

  开课后,秦妍发现唐逸那家伙依旧坐在教室内,只是座位被调换了,她的心里则是惶惶不安的,在担心唐逸还有生命安危的事件发生。

  事实上,自汽车爆炸事件后,秦妍心里一直在自责和内疚,她不该连累了唐逸。

  要不是因为她的话,也不会发生汽车爆炸事件。

  所幸的是,幸好唐逸还健在,否则的话,秦妍真有可能割腕自尽?

  秦妍心里很清楚,她只是一介柔弱女子罢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只是男人手中的玩物,事件不会因为她改变什么的。

  若是她真能改变什么的话,那就是她想摆脱自己与潘省长的关系!

  中午午休的时候,李爱民又来到了唐逸的房间。

  这次,李爱民瞧着唐逸,忍不住倍觉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我还心想这次跟你小子碰在了一起,咱俩能好好的喝喝酒呢,这……被这事情闹得,现在是人心惶惶的。”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那货竟是忽然一笑,说了句:“现在没事了,今晚上咱俩可以安安心心的喝酒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忙是问了句:“是不是安书记已经替你小子解决了?”

  唐逸皱眉一怔:“是不是你给安永年打的电话,说了这事?”

  “是。”李爱民点了点头。

  唐逸不由得感激道:“谢谢你了哈!”

  “草。”李爱民不屑道,“咱俩还说这些干啥呀?得了,没事就好了。”

  “……”

  此刻,秦妍呆在自个的房间里,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卷缩着身体,眼神有些愣愣的,像是在沉思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后,秦妍忽然扭身拿过一旁的手机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最近,摩托罗拉出产的手机已经在江阳市出现了,咱们的潘省长为了讨得秦妍的欢心,就给她买了一部手机。

  秦妍是给潘省长拨的电话。

  等了好一会儿,听着潘省长接通电话后,秦妍说了句:“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关系啦!”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猛的一怔:“我说……宝贝,怎么了?”

  “不要再叫我宝贝了,我不是你的什么宝贝!”秦妍有些气愤的说着,“就你那年纪,也是可以当我老爸了!我知道,你有权势,你是省长,面对您老的yin威,当时我一个小小的女子不得不屈从,但是现在……我想通了,也想明白了,我不会再屈辱自己了!”

  “你……我说……妍妍呀,你这是……”

  “不要叫得这么亲昵!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的关系了!您老还是收起您的那一套吧!我,秦妍,再也不会怕您老的yin威啦!”

  “不是。那个……妍妍,你听我说,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会开心呢?”

  “我一直都没有开心过!我一直都只是在努力的迎合您老的yin威!因为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介弱小的女子罢了,命运还掌握您老的yin威下!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命运还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总之,打自现在起,我和您老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啦!”

  “妍妍,你……不要逼我!你是知道的,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你的!若是没有你的话,我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您老也不要威胁我!我已经不再在那个胆小怕事的小女孩啦!您老说您很爱我,这话也就您老说得出口!您老也不想想,我都可以当您的女儿了,您老会对您的女儿这样么?再说,若是有谁对您的女儿这样的话,您老又会怎么想?还有,您老懂得什么爱么?如您老真的爱我,那么您老考虑我的将来么?我跟着您老,会幸福么?还有,您老要是真的爱我,您老又敢跟您的太太离婚么?您老又敢强迫您儿子接受我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后妈么?爱?什么是爱?爱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想您老那样,想起要发yin威了,就来糟蹋我!”

  潘金林忽然急眼了:“妍妍,你要是敢离开我,我这就做掉唐逸那小子!”

  “去吧!您老去吧!我等着呢!”

  “你真以为我不敢?”

  “我知道您老敢,但是您老别忘了,我秦妍会报警的!”

  “你……”

  “不要你呀你的了。”秦妍言道,“我已经受够了!我秦妍不会再活在您的yin威下了!关于我们的事情,我甚至可以公布出去,我要告诉大家,让他们看看您这位人面兽心的省长都干了些什么?”

  “你……”气得潘金林忽然一下挂断了电话。

  此时此刻,咱们的潘省长真是火冒三丈!

  这天晚上,咱们的潘省长又是拨出去了一个电话,等电话接通后,他仍旧只说了一句话:“不能让秦妍活过今晚!”

  “……”

  这晚,秦妍没有回竹园小区,而是留在了市党校,住党校给安排的宿舍。

  下午下课后,秦妍就回到了她自个的房间,一直将自己紧锁在房间里,没有出门。

  呆在房间的秦妍,想着自己终于摆脱了潘省长,她忽然感觉到了一身轻。

  但是,她自己心里清楚,摆脱了潘省长,也就意味着她自个的仕途无望了,不会再有人在背后帮助她提升了。

  不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做回了自己,不再受任何人摆布了。

  在她心里已经想好了,打算辞去自己的职务,下海经商。

  如今的秦妍已经不再是那个没有自个思想的、胆小怕事的小女孩了。

  现在的她成熟了,也懂得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了。

  由于来市党校学习的女同志人数不多,所以也就跟男同志混住了一幢楼里。

  反正都是各自有各自的房间,各自单住的,所以也是没啥大碍的。

  因为这批来市党校学习的学员们,很快就将是各部门的重要领导人了,所以在市党校的学习待遇各方面都比较优待的。

  这晚上,当唐逸和李爱民从外面喝酒回来,已经是夜里十点来钟了。

  当他们俩回市党校宿舍的时候,莫名的,忽见一个人影在走廊里闪现一下,然后就没影了。

  当时,李爱民还以为是闹鬼了呢,被吓得有些胆怯的扭头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你刚刚有没有看到那儿有个人影呀?”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没有立马回答李爱民,只是他小子的心里忽然敏感的想到了,他昨晚上跑去潘金林家里搞了死鸡事件,没准……今晚上……潘金林那狗东西派人来报复他了……

  想到这儿,唐逸在心里有了主意,忙是扭头在李爱民的耳畔回了句:“我没看见啥呀,你是不是眼花了呀?”

  “你真没有看见啥么?”

  “没有。”

  “那……”李爱民胆怯的愣了愣,忙道,“那成了,我回房间睡去了,你小子也赶紧回房间吧。”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完了之后,等李爱民回房间后,唐逸没有立马回自个的房间,而是皱眉想了好一阵子。

  此刻,唐逸在想,娘西皮的,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潘金林想搞你妈啥?

  想了又想之后,唐逸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走廊,见得那方的尽头有个公用的洗手间,于是他小子也就在想,先去那公用的洗手间看看,暂时不能回自个的房间。

  待他扭身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后,他来回看了看男女洗手间的门,见得两扇门都可以反锁,于是他小子想了想,觉得这会儿应该是没有谁来上洗手间了……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也就大胆的朝女洗手间走了进去。

  进了女洗手间后,唐逸谨慎的挨个方格内检查了一遍,见得女洗手间内无人,于是他忙是出了女洗手间,将女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锁死了。

  完了之后,他又是谨慎、警惕的进了男洗手间……

  待进了男洗手间后,他又是谨慎的挨个方格内检查了一遍,最后见得男洗手间内也无人,于是他又忙是出来,将男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上了,锁死了。

  这些排查工作都做完了后,唐逸也就猫在了洗手间正门口的位置,在默默的盯着走廊看着……

  然而就在这事,忽然,只听见从秦妍的房间内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响……

  唐逸惶急警觉的竖耳细听……

  ‘嗵嗵……’

  又是几声脚蹬床的声音。

  听这声音不对劲,唐逸也就忙是从洗手间走了出来,轻手轻脚的朝秦妍的那间房靠近而去了……

  ‘嗵嗵……’

  再次传来几声脚蹬床的声音,频率很急,像是人快要窒息了,两脚乱蹬的感觉。

  唐逸总感觉这迹象不太对劲似的,待他到了秦妍房间的门前,里面再次发出了‘嗵嗵嗵……’的声音来,像是秦妍的脚在乱蹬着床,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