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4章 又闹谋杀事件

   随后,唐逸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的听了听秦妍房间内的动静……

  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劲,唐逸心想,娘西皮的,要是妍姐跟男人在房间里办那事的话,也不可能只有脚乱蹬床的声音,没有她的叫声吧,那天晚上老子可是亲身体验过,妍姐的叫声可是很大的呀……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嗵!’

  然后,忽听秦妍一声咳嗽……

  ‘咔!’

  随即又是一声咳嗽……

  ‘啊……咔……’

  “救……命……”

  忽听这动静,唐逸猛地一怔,瞪圆双眼,然后惶急退步向后,一脚照着门踹去……

  ‘蓬!’

  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

  由于秦妍的房间里黑着灯的,所以借助走廊的灯光,只能隐约的瞧见一个人影站在秦妍的床前,正在用枕头使劲的蒙住秦妍的面部……

  忽见门踹开了,那个人影慌是扭身朝门口这方望来,同时,一把飞刀飞了过来……

  ‘嘌!’

  飞刀扎进了唐逸的左胳膊!

  感觉到一阵剧痛后,唐逸猛的瞪圆愤怒的双眼,忍住痛,助跑两步,腾空而起,于空中一个摆腿,猛的一脚照着那个人影踹去……

  ‘嗵!’

  只见唐逸这一脚踹得那个人影猛的一下朝后窗倒去,一头撞在了后窗的玻璃上……

  ‘哐当!’

  后窗的玻璃被撞碎了!

  唐逸着地后,没敢怠慢,急忙上前去,一膝盖顶在了那人影的裆里……

  ‘嗵!’

  “啊——”那个人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这时候,秦妍已经在床上坐起了身来,正在一个劲的急喘着……

  随即,临近这几间房的这期的学员们则是闻声赶来了,纷纷的急匆匆的跑进了秦妍的房间来……

  其中一个人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咔’的一声,整个房间亮堂了起来……

  李爱民瞧着唐逸正在拽着一个男的狠揍,他忙是冲过来问道:“啥情况?”

  “报警!”唐逸立马回了这么一句。

  忽听报警,李爱民愣了愣,然后慌是掏出了兜里的大哥大来……

  大约十五分钟后,江阳市公安局的警务人员匆匆的赶来了。

  闻听又是市党校出事了,所以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也赶来了。

  当杨开福领着干警人员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唐逸那小子已经将一个身段魁梧的男子给揍得遍身鳞伤,嘴角上、眼角上、额角上等处,都是血印。

  至于有没有导致内伤?目前也不知道。

  反正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现在已经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了,萎靡不振的坐在后窗那儿的墙角处,低垂着头,偶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来……

  显然,那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是一时站不起身来了。

  当公安人员赶来后,秦妍终于缓过了起来,但仍是面色惨白的、愣愣的坐在床上。

  杨开福忽见唐逸的左胳膊上被扎着一把飞刀,还在溢着鲜红的血,他不由得皱眉一怔,问了句:“这……怎么回事呀?”

  唐逸冲杨开福回了句:“有人要谋杀她,所以我闻见动静就破门而入了。”

  听得唐逸回了句这么一句话,杨开福立马就明白咋回事了,忙是冲干警们下令道:“把坐在墙角的那个人给铐起来,带回警局。”

  第二天上午,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办公室。

  秦妍面色惨白的、抑郁的坐在杨开福的办公桌前,微微的低沉着头。

  杨开福打量着秦妍,问道:“他为什么要谋杀你?”

  “我不知道。”秦妍低沉着头,也没有看杨开福,小声的回了句。

  见得秦妍那样,杨开福愣了愣,然后又是问了句:“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么?”

  “没有。”

  “那……既然没有,那么他为什么要谋杀你呢?”

  “我怎么知道?”

  “你……”杨开福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秦妍,“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们也是很难破案的。因为昨晚上那名企图谋杀你的犯罪嫌疑人,被我们带回警局后,他在临时拘留室内自杀了。所以现在,若是想破案的话,唯有你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了。你提供信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你要是什么都不说的话,我们是很难破案的。还有,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若是有幕后主使人的话,恐怕你还有生命危险?”

  听得杨开福这么的说着,秦妍仍是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回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自己也纳闷,昨晚上我一直呆在我的房间里,没有出过门,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我的命?”

  “……”

  这时候,江阳市公安医院。

  当唐逸那货从病房里走出来的时候,一名漂亮的小护士忙是急匆匆的追了出来:“喂,同志,等等,你必须得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唐逸听着,不由得止步了,回头冲那名小护士回道:“当然是出院咯。”

  “不行!你伤还没好!”

  唐逸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那名可爱的小护士:“没事的,不就是被飞刀扎了一下么?现在伤口包扎好了,就等着伤口愈合了而已,还能有啥事呀?”

  “可是……”那名小护士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美眉,撇了撇嘴,“反正你现在还不能出院啦!”

  见得那小护士那般的可爱,唐逸这货忍不住一笑,说了句:“你好可爱哦!”

  “可爱什么呀?”那小护士有些娇羞的白了唐逸一眼,“少跟我说好听的啦!反正……我现在就是不准你出院啦!”

  “你说不准就不准呀?”

  “当然啦!我是你的护理!现在你是我的病人,所以一切你得听我的!”

  “嘿……”唐逸忍不住一笑,“那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因为你自己说了呀,你是我的护理呀。”

  “我只是负责你在医院范围内的护理。”

  唐逸又是忍不住一笑,言道:“好了,小妹妹,你还是别跟我这儿较劲了吧。我若是想走,你是拦不住的。”

  “那你走了,我怎么向杨局长交代呀?”

  “没事呀。你告诉杨局长,我回市党校学习去了,不就好了么?”

  见得唐逸如此,那小护士觉着他也是不会听她的话,没辙了,她也只好说了句:“那你等一下,我给杨局长打个电话。”

  “好吧。”

  于是,那名小护士忙是扭身回病房去打电话去了。

  然而唐逸这小子见得那小护士去病房打电话去了,他小子扭头就走了。

  小护士到病房内,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就给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开福听了小护士汇报了情况后,便是说了句:“没事,那你就让他先回市党校学习吧。”

  “……”

  从市党校的汽车爆炸事件,到现在的谋杀事件,闹得江阳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甚是闹心。

  因为这两起事件,最终都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很难破案。

  由于秦妍也不配合,所以杨开福也是没辙。

  杨开福坐在办公桌前郁闷的吸了一根烟后,忽然抄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杨开福也只好实事求是的将事情向安永年汇报了一下……

  安永年听之后,则是回道:“开福呀,关于市党校发生的这两起事件……你们市公安那边……恐怕也解决不了,所以不要深究了吧。”

  杨开福不由得皱眉一怔:“安书记,您的意思是……这事有隐情?”

  “开福呀,这事……你也别猜了吧。因为这无凭无据的事情,谁也说不好不是?”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杨开福愣了愣:“那好吧。那……安书记,我就听您的了,不深究了?”

  “嗯。”安永年应了一声。

  “……”

  这天上午,唐逸和秦妍都分别回到了市党校,继续学习。

  但是,唐逸一直没有想明白,为啥会有人突然想要谋杀秦妍?

  关于这个,只有秦妍自个心里清楚。

  但,秦妍也不敢肯定,来谋杀她的人就是潘省长派来的。

  毕竟没有证据,那也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而已。

  只是,经过昨晚的谋杀事件之后,秦妍彻底的胆寒了,觉得潘金林那个老不死的真是太畜生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心狠手辣……

  午休的时候,秦妍给咱们的潘省长去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秦妍也没有说别的,只是说了句:“你个猪狗不如的老东西要是还想好好的话,最好也别太过分了!”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听着这句话,心里这个恼火呀,说了句:“是你不乖,不能怪我!”

  “那好吧,你就闹吧!”说完这句话后,秦妍就立马挂了电话。

  下午上课后,秦妍没来,也没有请假。

  唐逸见秦妍一个下午都没来,他小子心里有些担心了起来,担心她出事了?

  想到这儿,唐逸心里有些火了,那就是打算偷偷弄死潘金林那个死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