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5章 胡斯淇回来了

   这天下午下课后,唐逸就忙是回到了自个的房间,给秦妍的手机拨去了一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后,唐逸急忙问了句:“妍姐,你去哪儿了?”

  “我没事。”秦妍只是这么的回了句。

  “不是,我是问你现在在哪儿?”

  “我现在很安全,你不用问啦。”

  “那……你是不是自个躲起来了?”

  “是的。”

  这时候,唐逸皱眉一怔,小声的言道:“实在不成的话,我偷偷去弄死潘金林那个老东西?”

  “别!不要!千万不要!”秦妍惶急道,“唐逸,你千万不要去做这种傻事!要是这样的话,你也完了,明白么?”

  说着,秦妍话锋一转:“你放心吧,姐自有办法对付他个猪狗不如的老不死的!姐现在就在想办法,所以……你不用管啦!”

  “你有啥办法?”唐逸忙是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啦!”

  “……”

  之后,秦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直到这期市党校的开班结束,都没有再见到过秦妍。

  由于这次在市党校学习期间,唐逸一直被汽车爆炸事件和谋杀事件所干扰,所以导致他的结业成绩惨不忍睹。

  不过,最终在李爱民的帮助下,曾校长还是以成绩优异准予了唐逸结业。

  当然了,曾校长也是看在市委书记安永年的份上。

  况且这种学习,成绩好与坏,并不是那么特重要,最终看的还是综合成绩,还有就是人际关系等等等。

  所以,曾校长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为难唐逸。

  阴历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这期来市党校的学习班也就圆满的结束了。

  这天上午,唐逸也就乘坐李爱民的车,一同离开了市党校。

  想着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李爱民不由得扭头冲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问了句:“你小子是打算在平江过年,还是打算回西苑乡过年呀?”

  面对这个问题,唐逸有些迷惘了,愣了好一会儿,然后回了句:“我不知道?”

  “那……”李爱民想了想,“要你小子不嫌弃的话,那就去我家过年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微微的一笑,言道:“好呀!”

  正在这话落音的时候,莫名的,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得兜里的手机响了,唐逸忙是掏出了手机来,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我。”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回了句。

  唐逸猛的皱眉一怔:“你……回来了?”

  “是的。”

  “那……”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竟是问了句,“还好吧?”

  “什么还好吧?”

  “啊?就是……回来还顺利吧?”

  “都到家了,还有什么顺利不顺利呀?”说着,胡斯淇话锋一转,“你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了吗?”

  “我……不知道说啥?”

  “那就算了吧,挂了吧。”胡斯淇言道。

  “好吧。”

  “你去死吧!”胡斯淇非常生气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淇这样的挂断了电话,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这龟婆娘……咋还脾气越来越大了呀?是不是在英国的时候……天天吃火药过来的呀?

  正在他在想着这事的时候,李爱民扭头瞧了他一眼:“谁给你小子来的电话呀?”

  唐逸继续愣了一会儿,然后愣过神来,回了句:“一个朋友。”

  “是秦妍么?”

  “不是。”

  “嗯?”李爱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那你小子知道秦妍后来究竟去了哪儿么?怎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她的消息呀?”

  “我也不知道。”唐逸回道。

  “她不会有事吧?”

  “不知道。”

  “那她的手机还能打通么?”李爱民又是问道。

  “不知道。”

  “你小子咋就啥都是不知道呀?”

  唐逸无奈的皱眉道:“我真的不知道。”

  之后,当李爱民驾车在平江下了高速后,他忙是扭头冲唐逸问了句:“我是送你小子去县委大院,还是你小子跟着我会西苑乡呀?”

  “我还是先回县委大院吧。”唐逸回道。

  “那好吧。”

  离开平江十来天后,突然回来,唐逸竟是感觉一切有些陌生了似的。

  待他小子在县委大院的门口下了车后,李爱民跟他招呼了一声,然后他也就驱车回西苑乡了。

  当唐逸走进县委大院的时候,忽见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从大楼内走了出来。

  于秋香从办公大楼的大堂里出来后,一眼瞧见唐逸那家伙正迎面朝办公大楼走来,她忍不住欢喜的一笑,忙是招呼了一声:“你小子这次从江阳市镀金回来了呀?”

  唐逸一边走近于秋香,一边答非所问的乐道:“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去一趟县财政局办点儿事情。”说着,于秋香话锋一转,“那成了,你小子先回办公室吧,等一会儿回来了,你小子可得跟我讲讲在江阳市镀金的事情哦!”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竟是说了句:“不如晚上……咱们去宾馆开间房,慢慢的细说呀?”

  听得这话,于秋香的两颊噌的一下就涨红了起来,慌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得周围无他人,她这才稍稍的平静了一些,但还是娇嗔的瞪了唐逸一眼:“你个死家伙要死呀?你不知道这是哪儿呀?这话得分场合说,懂吗?你是不是想让整个县委大院的人都知道我和你个死家伙……那个啥了呀?”

  见得于秋香娇羞得面红耳赤的,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我早就看了没人,我才说的好不好呀?”

  “那也不能在这儿说呀?”说着,于秋香又是话锋一转,“好啦,你个死家伙还是赶紧回办公室吧。”

  “……”

  待唐逸回到他的办公室门前时,瞧着对面的洗手间,他小子又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次老子都从市党校镀金回来了,现在老子的这间办公室是不是也该换换了呀?

  正在这时候,他小子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待他掏出手机,接通电话后,只听见胡斯怡那丫头在电话里说道:“唐逸哥哥,你怎么回事呀?怎么我姐姐刚回来,你就把她给气哭了呀?”

  “啊?”唐逸皱眉一怔,“我……我有气她吗?”

  “反正我姐姐就说是被你气的啦!”

  “是么?”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老子没有气她吧?不对呀,老子好像还真没有说啥气人的话呀……

  “你还是么是么,真是的!”胡斯怡气恼道,然后叹了口气,“唉……算啦,你们俩的事情,我还是不管了吧!”

  说完,胡斯怡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怡就这样挂断了电话,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皱眉心说,格老子的,这……这两姐妹都啥德行呀?咋就……都是话都还没说完整,就他妈挂电话了呀?真是你妈郁闷!

  正在唐逸站在办公室门口为这事郁闷的时候,忽然,他办公室内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忽听办公桌的电话响了,唐逸忙是跑进去,抄起电话来:“喂!”

  “我。周长青。”

  忽听是周长青,唐逸心里甚是郁闷,心说,尼玛,老子刚他妈从江阳市回来,你个死狗东西就来电话了,啥意思呀?

  没辙,想着安永年曾经对他的教诲,唐逸便是好声的问了句:“周县长,您……有啥指示呢?”

  “也没有啥事。我就是想问你……我记得你去市党校学习的时候,好像是开着县委的那辆金杯车去的吧?”

  忽听周长青问起了这事来,唐逸这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因为就单单拿那汽车爆炸事件来说,就已经够他唐逸郁闷一阵子的了,现在刚回平江,周长青第一事情就是追问那辆金杯车的事情,想想,唐逸这心里有多么郁闷?

  可事实上,他小子的确是开着那辆金杯车走的,所以他也只好回了句:“是的。”

  听说是的,周长青紧忙追问道:“那……你好像没有开车回来了吧?”

  听得这追问,唐逸暗自骂道,草,尼玛,你周长青个狗东西究竟啥他妈意思呀?是不是真就跟老子过不去了呀?

  “是没有开车回来。”唐逸也只好如实的回道。

  “那,那车呢?”周长青又是追问道。

  “没了。”

  “没了?”周长青皱眉一怔,“那可是县委的公共财产!”

  “我知道。”

  “既然你知道,那你总不能说没就没了吧?”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追问着,唐逸言道:“放心吧,周县长,我会有一个交代的。不过……我这会儿刚刚回县里,您……能不能等明天再追问这事呀?”

  电话那端的周长青听着,微皱了一下眉头,想着上回跟唐逸交锋的事情,他周长青也没有占着上风,由此,周长青心里也还是有点儿犯憷,于是他便是言道:“那成。那这事……咱们明天再说吧。不过,那是县委的公共财产,要是车真没了的话,你……还是得给我个交代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