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6章 江中华透露的信息

   待电话一挂,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心说,周长青呀周长青,你娘西皮的,老子发现你个狗东西就是盯上老子呀?看来……你个狗东西不报复老子一次,你周长青个狗东西是不会罢休呀?

  随之,唐逸转念一想,觉得周长青虽然好对付,但是这次面对潘金林那尊佛,他唐逸真是备受打击呀……

  想着就因为他唐逸跟秦妍睡了一回,潘金林就要置他于死地,唐逸这心里仍是闷闷不乐的。

  虽然他也给潘金林搞了一次半夜被窝里死鸡事件,但是面对潘金林那尊佛,他唐逸还是不敢正面与之交锋的。

  想到这儿,忽然,唐逸又是想起了秦妍来……

  不由得,唐逸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来,给秦妍的手机拨去了一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了,唐逸心里稍稍有些欢喜,忙是问了句:“妍姐,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呀?”

  “我明天会回平江的。”电话那端的秦妍回道。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妍姐,你这段时间……究竟去了哪里呀?”

  “你等着看今晚的电视新闻吧。完之后,你会明白的。”

  “今晚上的电视新闻?”唐逸皱眉一怔,懵怔的问了句,“啥意思呀?”

  “等你看到了今晚上的电视新闻,你就会明白了。”说着,秦妍话锋一转,“好啦,等姐明天回平江后,咱们再说吧。现在姐好累,想休息一会儿。”

  “……”

  听着秦妍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妍姐这是啥意思呀?咋还……整上电视新闻了呀?难道……

  下午,县委书记江中华从刘家镇视察完工作回县委后,得知唐逸回来了,于是他也就给唐逸去了个内线电话,叫他小子来一趟他办公室。

  听得江中华有请,唐逸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心想,江中华个老东西不会也会向老子提起那辆金杯车的事情吧?

  待唐逸到了江中华办公室后,江中华忙是笑微微的问道:“小唐呀,这次在市党校学习……感觉怎么样呀?”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问着,唐逸皱了皱眉头,回道:“感觉……对自己的政治觉悟有所提高吧?”

  江中华听着,微微的一笑,然后问了句:“那你有啥想法没有?”

  “想法就是……”唐逸这货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就是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呗。”

  见得唐逸这小子也说上来啥,江中华又是微微的一笑,心说,你小子要不是仗着安永年的话,估计你小子还真是狗屁都不是?

  当然了,这话也就是江中华在心里说说而已,表面上是不会说啥难听的话的。

  随后,江中华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预计在九七年上半年就落成了,所以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了之后,咱们县里的领导班子,还有各科室和各局的人员都会做一次调整,包括各乡镇的领导班子都会做一次调整,所以……小唐呀,你得好好想想,这次调整……你能胜任什么角色呀?目前……你我心里都有清楚,也就是因为西苑湖景区项目,你小子运气好,被周思远老先生相中了,被指定为了政府方面的直接接洽人,所以你小子也算是混得如鱼得水的。但是,你小子现在可得好好想想,运气不会一直伴随你的呀。还有,你得提高你自身的能力才是呀。这半年时间说过就过去了,一眨眼的工夫而已。所以现在,你小子也该好好想想了,提前做做准备,别等到时候,依旧要你小子回西苑乡,那可就不大好看了哦?”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一番话之后,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不过,唐逸这小子总喜欢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一句话——实在不成的话,那就算球了呗,老子不干了呗。

  但,他小子也不傻,也知道自己在官场上得罪过很多大人物,所以他心里隐隐约约的还是明白,若是这次大调整过后,人员上都做了大的调整,要是周长青那个狗东西当上了平江县县委书记了的话,恐怕……他唐逸的日子也就不大好过了?

  然而,唐逸又想了想,觉得还有半年时间,那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咯。

  江中华见得唐逸一时没话,他忙是笑微微的言道:“小唐呀,你也别多想,我只是透露这么一个信息给你而已。毕竟……我还是不希望看到你小子退回西苑乡去的。当然了,你有你安伯相助,估计……也应该不会将你退回西苑乡的?但九七年是大换届的一年,所以……现在一切都还不太好说?总之,你小子有心理准备就好了。”

  “……”

  一会儿,当唐逸从江中华的办公室出来后,也快下班了。

  他小子一边回他的办公室,一边想着江中华透露给他的信息,便是在琢磨着江中华那些话……究竟是啥意思?

  因为唐逸一直在想,凭着西苑湖景区项目这么大的一个政绩,要是组织上还不重用他的话,那就真是悲剧了?

  打自他小子进入官场以来,就是野心勃勃的,瞄准的可是湖川省省委书记的位置。

  要是正将他退回了西苑乡的话,那可就是真悲催了!

  等唐逸回到办公室后,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忽然给他小子来了一个内线电话。

  听着他小子接通电话后,于秋香有些娇羞的小声的问道:“对啦,唐逸呀,我吃你个家伙给开的那个药方后,怎么我……这次月事的时候,好多经血呀?还有很多乌血块,就跟那血豆腐似的。”

  忽听于秋香来电问的是这个问题,唐逸皱眉一怔,忙是回道:“于姐,这才是正常的现象。”

  “你的意思是……药见效了?”

  “对。”

  “那……”电话那端的于秋香不由得欣喜的问了句,“是不是……我现在要是和男人做那事的话……就有可能怀上孩子了呀?”

  “现在还不会。”唐逸回道,“还要等你下个月月事后,基本上没有啥问题了。”

  “真的?”于秋香欢喜的问道。

  “真的。”说着,唐逸这货不由得邪念的一乐,然后笑嘿嘿的言道,“对了,于姐,不如趁着现在……咱俩再去宾馆那个啥一下呀?”

  “去你的,臭小子!你还真上瘾了呀?”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道:“难道你没有上瘾么?”

  “去去去!”于秋香娇羞不已,然后说了句,“今晚上不行,明晚上再说吧。”

  “……”

  待到下班时,唐逸正想给刘晓静打传呼,想约她出来睡睡,忽然,莫名的,他的手机竟是响了起来……

  听着手机响,唐逸皱眉一怔,不会是刘晓静那个龟婆娘也想要了吧?

  然而当他小子接通电话后,听到的竟是廖珍丽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是唐逸吗?”

  忽听是廖珍丽的声音,唐逸欣喜的一怔:“廖姐?你……你不是在咱们乌溪村么?”

  听是唐逸,廖珍丽像个小媳妇似的娇嗔道:“我就不用休息了呀?我就活该一辈子窝在那个鸟不拉屎的村里呀?”

  唐逸听着,欢喜的乐了乐,问了句:“那,廖姐,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平江呀。听说,你小子不是被调来了平江么?”

  “你在平江?”

  “对呀。我现在在留园小吃街这儿呢。”

  “那,廖姐,你在那儿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吧。”

  “……”

  随后,出了县委大院后,唐逸这货打个车,就直奔留园小吃街而去了。

  想着好久没有见到过乌溪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了,唐逸心里这个欢喜呀。

  当他小子赶到留园小吃街,与廖珍丽见了面,忙是欢喜的上下的打量了廖珍丽一番,乐嘿道:“廖姐,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呀?”

  廖珍丽白了他一眼:“废话。上平江来,我要是邋里邋遢的,多糗呀?”

  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忙道:“好了,廖姐,我请你吃饭吧。”

  廖珍丽可是不跟他小子客气,立马就回道:“你小子当然得请我吃饭啦!”

  “那你想吃啥?说吧。”唐逸笑嘿嘿的问道。

  “嗯?我想想哈……”廖珍丽不由得歪着个脑袋,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想了想,“我要去平江最好的饭馆。”

  “嘿……”唐逸忍不住一乐,回道,“成,那我带你去江云之家吧。”

  “在哪儿呀?”

  “离这儿还很远哦。要打车过去。”

  听说要打车过去,廖珍丽愣了一下,然后说道:“那还是算了吧,我还是就在留园小吃街吃吧。”

  “怎么了?”

  “不想走呗。”廖珍丽回道。

  “那……”唐逸想了想,“那你想吃啥呀?”

  “麻辣烫。”

  唐逸嘿嘿的一乐,说了句:“那可花不了多少钱哦。”

  廖珍丽则是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看你这家伙表现还不错,我还是替你省省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