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7章 装什么装呀

   其实对于廖珍丽来说,吃啥都是没所谓的,因为她的目的就是特意赶来平江找唐逸这家伙的。

  打自唐逸这家伙在西苑乡混得风起水生之后,后来又混到平江了,所以他这家伙好似将乌溪村给忘记了似的,好久好久也不回乌溪村去看廖珍丽医生了。

  这时间一长,廖珍丽医生也是再也忍不住那份孤独与寂寞了,尤其是她对那等男女之事的渴望,更是已经到了焦渴的地步。

  毕竟,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所以这不,这次趁着到西苑乡医院办点儿事情,她就特例跑来平江找唐逸了。

  反正她跟唐逸这家伙也是早就有染了,所以现在一当她想要那事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唐逸这家伙。

  因为唐逸这家伙着实是太给力了,每次都让她有种欲死欲仙的感觉。

  对于她那位常年呆在部队的、有名无实的丈夫,差不多已经被她抛在了脑后。

  一会儿,就在这留园小吃街吃过晚饭后,从麻辣店出来,廖珍丽跟随着唐逸沿着路灯往前溜达了一小会儿后,她终于忍不住对唐逸说了句:“你这家伙不会一晚上就带着我在这儿压马路吧?”

  忽听廖珍丽这么的说着,唐逸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廖珍丽医生,见得好似略显几分娇羞的模样,他小子嘿嘿的问了句:“那你说……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廖珍丽不由得像个小媳妇似的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然后又是瞧了瞧廖珍丽医生那略显几分娇羞的模样,心里差不多明白了她的心意……

  因为他小子早已了解她,她就是这样,心里想要那事,就是羞于说出口来,等着对方主动表达出来。

  于是,唐逸那小子也就乐嘿嘿的说了句:“你的意思是……咱们去宾馆?”

  廖珍丽又是像个小媳妇似的白了他这家伙一眼:“废话!都晚上了,总得找个地方睡觉吧?”

  见得廖珍丽医生那样,唐逸那小子故意逗乐道:“那咋睡呀?是咱俩睡一起么?”

  羞得廖珍丽两颊涨红,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白眼斜视着他:“你去死吧!装什么装呀?”

  廖珍丽的潜台词是,想当初你个臭小子在乌溪村都抓不到女人睡,现在你还拽上了呀?早知道这样,老娘就不该跑来这儿找你个死家伙了,哼!

  见得廖珍丽医生都那样了,唐逸忙是微笑道:“那好吧,我们这就去找宾馆吧。”

  终于听了唐逸这么的说,廖珍丽的心里不由得一喜,但是表面上,仍是那样的白眼瞧着他。

  随后,唐逸领着廖珍丽医生往前走了走,发现前面就有一个宾馆,于是他也就领着她走了进去。

  由于廖珍丽害羞,也就说她在电梯口那儿等着他,要他小子去前台要房间。

  等唐逸要了房间后,也就忙是扭身朝电梯口走去了。

  廖珍丽站在电梯口那儿,见得唐逸那家伙终于走来了,不由得,她的心里甚是欢喜不已,同时也恨不得这就在身在房间了,跟唐逸那家伙整上了……

  因为毕竟她作为一位正常的成熟的女子,长时间没有了那男女之事的话,这心里自然也跟那猫挠似的难受。

  都是人嘛,还是能够理解的。

  待进了电梯后,唐逸瞧着面带娇羞的廖珍丽医生,忍不住问了句:“都快过年了,那个啥……姐夫应该快回来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廖珍丽甚是不满的撇了撇嘴,怨气道:“谁知道他?不知道他是不是死在部队了?”

  见得廖珍丽医生这么的回答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像是不好意思再往下问下去了,所以他小子也就不问了。

  一会儿,等进来房间后,唐逸那货想着秦妍跟他说了,要他看今晚的电视新闻,于是他小子一进房间,就急着走去打开了电视……

  廖珍丽瞧着他那家伙竟是不急,气得甚是闹心的冲唐逸白眼道:“你个死家伙没有瞧过电视呀?”

  唐逸忙是回头看了看她,回了句:“不是,那个啥……今晚上有重要新闻。”

  “新闻管你个死家伙啥事呀?”

  见得廖珍丽医生那样,唐逸皱眉一怔,又是打量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是等不急了,于是他小子便是说了句:“你先去洗洗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廖珍丽则是回了句:“我昨晚洗过了,这大冬天的,哪有天天洗澡的呀?”

  见得廖珍丽都猴急成了这样,唐逸心里想笑但又没笑出声来,只是说了句:“那也得洗洗那儿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廖珍丽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扭身去洗手间了。

  见廖珍丽医生终于去洗手间了,唐逸也就扭过头去,对着电视屏幕瞧了起来……

  然而这会儿,电视新闻还没开始,因为还差几分钟才夜里七点。

  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暗自骂道,娘西皮的,广告个毛呀?开始新闻呀!

  正在这时候,廖珍丽医生就从洗手间出来了,略显娇羞的冲唐逸说了句:“你个家伙不要看电视啦!”

  听着廖珍丽医生在耳畔说了这么一句,唐逸有些郁闷的扭头看了看她,心说,娘西皮的,廖姐这回还挺急……

  没辙,他小子也只好说了句:“成吧,等一下哈,我得去洗洗。”

  “那你个家伙快点儿吧。”

  随后,唐逸也就进洗手间去洗去了。

  这会儿,廖珍丽则是略显娇羞的默默的扭身坐在床沿,开始褪去衣衫了……

  由于着急,所以她也就干脆一下子将身上里里外外的衣衫褪了个干净,然后忙是展开床上的被子,钻到了被窝中,等着唐逸来了。

  唐逸那货这会儿一边在洗手间洗澡,一边在竖耳听着电视新闻……

  忽然,新闻播报道:“本台最新消息,由于湖川省省委副书记、省长潘金林同志存在个人作风等问题,所以经中央决定,对潘金林同志暂时留党察看,此期间潘金林同志将由湖川省省长降为湖川省副省长,不再担任省委副书记、省长职务,暂由吴奇光同志代任湖川省省委副书记、省长一职……”

  听到这则新闻播报后,唐逸并没有怎么惊喜,反而还是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副省长不还是他妈在省委么?草,看来这种处分也没啥鸟用……

  事实上,对于唐逸这货来说,只要潘金林还在省委,对他的威胁是仍旧存在的。

  就算被降为了副省长,但是他潘金林还是随时都能威胁到他唐逸的。

  当然了,对于潘金林来说,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处分对于他来说,可是一种严重的心理打击。

  一会儿,等唐逸那货从洗手间出来后,早已躺在被窝里等着他的廖珍丽医生忍不住急躁的冲他小子说了句:“你怎么就那么磨蹭呀?”

  唐逸忙是嬉皮笑脸的一乐,说了句:“好了,来了。”

  随即,廖珍丽忙是娇羞的说了一声:“把灯关了吧。”

  “啊?”唐逸郁闷的皱眉一怔,“关了灯……乌漆抹黑的,啥也瞧不见呀?”

  “都在一个被窝里,有啥瞧不见的嘛?不就是在那个位置么?”

  见得廖珍丽如此,没辙,唐逸也只好皱眉道:“好吧。”

  因为他也知道,之前跟她做那事的时候,都是关着灯的,黑灯瞎火的。

  于是,唐逸忙是打开了床头灯,然后将房间的大灯给关了。

  等唐逸也躺进了被窝时,廖珍丽忙是伸手去挂了床头灯,‘咔’的一声,房间里也就乌漆抹黑的了……

  待过了一会儿,隐隐约约的,才感觉房间里有着蒙蒙的亮光,那是室外的灯光透了进来。

  朦朦胧胧的,可见床上的那床白色的被子在动来动去的,像是被舞狮子一般……

  随着那动静,可听见廖珍丽在被窝里嘤嘤嗡嗡的哼唧着……

  由于廖珍丽早已焦渴不已,所以前戏很短,在唐逸摸索着爬到她身上后,她就迫切的伸手去帮扶了一把,随之,唐逸也就只觉进入那热湿滑腻的领地中……

  不由得,廖珍丽医生在唐逸的耳畔啊的一声……

  一阵云雨过后,终于回归于了夜晚的寂静。

  但,这晚上,廖珍丽一直睡得很惊醒,等她想起来了,就冲唐逸那家伙来一回霸王式的进攻。

  被廖珍丽医生这么一整,唐逸那货也是一直睡得不怎么踏实,老是迷迷瞪瞪的。

  到了第二天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醒来后,唐逸皱眉回想了,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昨晚上廖姐折腾了老子四回还是五回来着呀?

  正在他小子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只觉一只温热的手又揪住了他的那个东东……

  唐逸扭头瞧了一眼身旁的廖珍丽医生,不由得皱眉道:“还来呀?”

  廖珍丽羞红着双颊,极为小声的说了句:“你个家伙不行了呀?”

  唐逸犯憷的皱着眉头,回了句:“行是行,只怕是……一会儿得扶墙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