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8章 秦妍忽然来电

   这天上午,省委。

  当潘金林从省长办公室搬到副省长办公室后,心情甚是低落,闷闷的坐在办公桌前,吧嗒了一口闷烟,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不由得,潘金林回想着他这次被拉下来,心里暗生一股极恶的报复念头来……

  但是想着自个刚刚受到了组织上的处分,一时间,他心里也是有些胆寒,所以他也只好气郁的攥紧自个的拳头,都捏出了火来……

  最终,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一拳捶在了办公桌上……

  ‘蓬!’

  随着这声响声,潘金林咬牙切齿的心想,娘的,没想秦妍这个小婊子为了唐逸那个小兔崽子,竟是愿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来?哼,唐逸?又是这个唐逸?江阳市原来市委书记胡国华就是栽在这个唐逸的手里,没想到……我潘金林也会栽在这个唐逸的手里,哼……

  下午,唐逸刚送廖珍丽医生到平江汽车站坐中巴车回西苑乡,忽然,秦妍就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秦妍忙是欢喜的问了句:“你个家伙现在在哪儿呢?”

  忽听是秦妍的声音,唐逸皱眉一怔:“是……妍姐么?”

  “对呀。”秦妍欢喜的回道,“你小子以为会是谁呀,嘻……”

  唐逸又是皱眉愣了愣,然后问了句:“妍姐,你……回平江了么?”

  “对呀。我刚刚回来呀。你在哪儿呢?”

  “我在汽车站。”

  “汽车站?你要回西苑乡么?”

  “没有。”唐逸回道,“刚刚送了个朋友来这儿坐车。现在没事了,我已经从汽车站出来了。”

  听说没事了,秦妍忙是欢喜的说了句:“那你现在过来找姐吧。”

  唐逸愣了一下,问了句:“方便么?”

  “方便呀。”秦妍忙是回道,“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呀?姐又还没嫁人。”

  “可是……”

  “可是什么呀?”说着,秦妍话锋一转,“你个家伙没有看到昨晚的电视新闻吗?现在……没事了呀。”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说了句:“可他还是副省长不是么?”

  “那又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愣了愣,然后问了句:“我去哪里找你呢?”

  “江河社区,16栋3单元401门。”

  “……”

  随后,唐逸也就打车奔江河社区而去了。

  江河社区是平江县城的一个老社区了,那儿的房子外墙啥的都已经陈旧不堪了。

  好像这次城市规划,江河社区也快要拆迁了。

  当唐逸来到江河社区时,忽然,县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周晓强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听着唐逸接通电话后,周晓强忙是乐嘿嘿的问道:“喂,哥们,听说你这次从市党校学习回来了?”

  “对。”唐逸忙是回道,然后忙是问了句,“周哥,啥事呀?”

  “没啥事呀。”周晓强回道,“就是好久没见你小子了,想约你出来喝酒呀。”

  唐逸忙是乐着回道:“周哥呀,这两天恐怕没有啥时间哦。”

  “没时间没事,年后咱们再喝也一样。对了,这次从市党校学习完了,是不是……又该被提干了呀?”

  忽听周晓强这么的问着,唐逸迷惘的愣了愣,回了句:“还不知道呢?”

  “我可是听说了哦,年后,李爱民要来县税务局当局长了哦。”

  “草!”唐逸猛的一怔,“他怎么没跟我呀?”

  周晓强忙是笑嘿嘿的回道:“我估计他自个还不知道呢?这个……我也是小道消息听来的。就是……关于哥们你……我好像还没听到啥消息?”

  唐逸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忙是问了句:“你是怎么通过小道消息听来的呀?”

  “嘿……”周晓强乐了乐,“这个就……暂时不告诉你小子了。”

  “那,周哥,你再去帮我打听打听呗?”

  “成。回头有消息我给你小子电话吧。”

  “……”

  之后,待唐逸在江河社区找到16栋3单元401门后,他站在门前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抬起手来,敲了敲门:“咚咚咚……”

  过了一会儿,‘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随即,唐逸只见秦妍站在门口正在冲他微笑……

  瞧着秦妍,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只好微微的一笑:“嘿……”

  秦妍瞧着唐逸,又是微微的笑了笑,然后说了句:“进来呀,还愣着做什么呀?”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一笑,然后迈动了步子。

  待唐逸进得客厅后,秦妍忙是欢喜的招呼道:“坐吧。我去给你个家伙沏茶。”

  当唐逸扭身在客厅的沙发前坐下后,不由得,他皱眉一怔,忽然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似的?

  那种感觉,他自个也说不好。

  反正就是知道了秦妍和潘金林的关系后,唐逸总感觉心里不大得劲似的。

  尤其是当他小子想起当时一时气恼,说要娶秦妍时,他心里总是不得劲似的。

  当时,他小子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想愣是娶了秦妍,看他潘金林又能咋样?

  但是现在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所以他又觉得心里不得劲了。

  过了一会儿,秦妍给沏了一壶茶来,给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搁好,然后她又拿了两个茶杯过来。

  完了之后,秦妍缓缓的扭身在唐逸的身旁坐下,扭头看了看他小子,似笑非笑的说了句:“年后,姐就去上海了。”

  忽听秦妍说了这么一句,唐逸忙是问了句:“为啥呀?”

  “因为……”秦妍若有所思的微皱着眉宇,想了想,然后言道,“因为姐忽然看明白了,官场……不适合女人发展。它……还是属于你们男人的战场。女人在官场上混着,若是没有什么背景,又想要出头的话,基本上都是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姐,不想……再当那个傻傻的、无知的女子了。”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只是想着秦妍忽然决定要去上海,他心里又有着那么几分惆怅似的。

  但是,唐逸这货心里还是明白,鉴于他目前的状态,他还是起不到啥决定性作用的,也左右不了谁的。

  如果秦妍真的要决定去上海,那么他也只好由着她好了。

  再说,就年龄上来说,他比秦妍也小那么好几岁,他和她之间,终究还是有些尴尬的。

  秦妍瞧着唐逸不说话,她不由得微微的一笑,打趣道:“怎么啦?难道……你舍不得姐离开吗?”

  忽听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愣过神来,扭头看了看秦妍,勉强的一笑,言道:“就算我舍不得,但是……姐已经决定的事情,我也不能左右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秦妍微微的一笑,说了句:“如果你能左右,你会留下姐吗?”

  “会。”唐逸点了点头。

  见得唐逸点头了,秦妍倍觉开心的一笑:“嘻……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姐就很开心啦。”

  说着,秦妍话锋一转:“你放心吧,只要姐离开了,那个人……是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的。”

  说到这儿,秦妍又是忍不住歉意道:“对不起!这次……都是姐连累了你!像姐这样的女人,或许太可怜了?或许太悲哀了?总之,姐……不是什么好女人!”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说了句:“谁说你不是好女人了呀?”

  秦妍苦涩的一笑,回道:“即便没有人这么说,姐也知道,姐不是个好女人!”

  “我不觉得呀。”唐逸忙道。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秦妍若有所思的一笑,然后言道:“好啦,咱们……还是不说这个了吧?”

  “那……”唐逸打量了秦妍一眼,“你叫我来……是想跟我说啥呢?”

  “不说啥。”秦妍回道,“姐就是想这个时候,有人陪姐说说话、聊聊天。其实……姐一直都很孤单。由于姐之前的特殊身份,所以一直来……也没有谁敢靠近姐。有的时候,姐连一个想说话的朋友都没有,挺孤苦的。只是……这孤苦只有姐自己心里知道,别人看起来,姐好似很孤傲似的。”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怔怔的打量了她一眼,像是感觉到了她心里的那种孤苦似的……

  事实上,一直来,秦妍都是挺孤独的。

  毕竟唐逸还太年轻了,尽管他心里能够感觉到,但是他却是不会表达他对她的怜悯之意。

  愣了好一会后,唐逸只是问了句:“对了,妍姐,你去上海……打算做啥呀?”

  “姐也还不知道。”秦妍有些迷惘的回道,“等到了那里再说吧。”

  “那你……啥时候走呢?”

  “年后,过了正月初七吧。”

  “那……”唐逸若有所思的愣了一下,“那不没有几天了?”

  “你舍不得姐走么?”

  “嘿。”唐逸淡淡的一笑,回了句,“舍不得又能咋样?姐不是还得走么?”

  秦妍若有所思的一笑,说了句:“你要是舍不得,姐可以多留下来呆几天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