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9章 这个年怎么过

   第二天,农历二十九日。

  这天上午,咱们县招商办的唐主任坐在办公室有些纠葛,因为他在想,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这个年三十去哪里过?是回乌溪村呢?还是留在平江呢?又或者是回西苑乡呢?

  回乌溪村嘛……爷爷又不在了,自个也很久不回去了,这突然回村去过个年,一个人咋过呀?

  若是留在平江的话……又怎么过呢?貌似还是一个人过?

  要是真回西苑乡去李爱民家过年的话……貌似也不大合适?

  在想起这个年怎么过的时候,咱们的唐主任自感有些悲催了,想想,别的不说,自个在平江县范围内还是混得风起水生的,但是没有想到快要过年了的时候,却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由此,唐逸在想,娘西皮的,看来混得再好也不过浮云呀?这无亲无故的,到了过节的时候,才知道孤单呀?

  虽然现在说的好听一点儿,他混进了县委办公大院,但是他自个心里清楚,县委的工作例会啥的,压根就不带他玩。

  他这位县招商办主任在这县委大院内,就好似边外人员似的,无人问津。

  也就是咱们周长青县长想着要报复他,才会三番五次的找他的茬。

  正在咱们的唐主任情绪低落的时候,忽然,周长青给他来了个内线电话……

  听着办公桌上的电话‘嘀嘀嘀’的响了起来,唐逸这才愣了愣神,然后伸手抄起电话:“喂,哪位?”

  “我。周长青。”

  听着这个,唐逸不由得一怔:“周县长,您……有啥指示?”

  “那个啥……唐逸呀,你来一趟我办公室吧。”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说道,唐逸愣了愣,然后也只好言道:“好的。”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了周长青办公室时,周长青直截了当的冲他小子问了句:“小唐呀,就是……咱们县委的那辆金杯车……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呀?”

  唐逸就知道是这事,所以听得周长青这么的问着,唐逸干脆的回了句:“多少钱,我赔。”

  忽听唐逸说他赔钱,周长青却是一时傻眼了,愣住了……

  因为原本周长青是想在这事上做做文章的,可是哪晓得唐逸这小子这么爽快,直接说赔钱。

  然而,听说唐逸要赔钱了,周长青却又一时有些心虚了,因为关于那辆金杯车的事情,安永年早就给县里来过电话了,已经跟江中华说清楚了,就那样了。

  关于这事,江中华也给他周长青透气了,所以他周长青是知道这事的。

  但是,他若是真要唐逸赔钱的话,万一唐逸这小子给说出去了,被安永年知道了的话,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要是安永年一急眼的话,没准直接就会摘了他周长青的乌纱帽?

  因为安永年肯定会心想,娘的,我安永年说句话竟是这般的没有力度?你周长青个狗东西居然还敢要唐逸赔偿金杯车的钱?是不是他妈将我安永年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呀?

  想到这儿,周长青胆怯了。

  唐逸也不想跟他多费口舌,见得他不言声了,他小子便是言道:“怎么了?周县长,还有啥问题么?”

  “啊?那个啥……”周长青一时不知所云了,忙是想了想,然后言道,“小唐呀,那个啥……关于金杯车……赔就不用你赔钱了,只是……”

  “只是啥?”唐逸忙是问道,“我赔钱还不行吗?”

  “不是不是!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啥问题呀?”唐逸有些不解的瞧着周长青。

  见得唐逸那样,周长青更是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愣了一会儿后,周长青笑微微的言道:“小唐呀,我跟你谈那金杯车的事情,也不是说钱不钱的事情,而是那金杯车属于咱们县委的公共财产,所以……我是希望你提高自我意识,不要将公共财产不当回事,明白?”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说,唐逸也没法解释那金杯车的事情,于是他小子忙是言道:“是是是!我知道!明白了!”

  忽见唐逸那小子态度还挺好,不像上回那样跟他周长青对着干,这周长青心里更是感觉有些怪怪的似的……

  因为他在想,以唐逸那小子的脾气,不会这么好说话的,怎么突然……这小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呀?

  事实上,通过安永年的教诲后,唐逸这小子是变了。

  因为处理和对待事物上,他又有了新的境界,不再凭着自己的脾气说话了。

  人嘛,总是不断更新和进步的。

  瞧着唐逸这小子的变化,反而使得周长青心里更是没底了似的……

  于是,周长青想了想,然后言道:“那好了,小唐呀,关于那金杯车的事情……咱们就此算是过去了吧。”

  “……”

  一会儿,当唐逸从周长青的办公室出来后,他不由得皱眉心想,娘西皮的,这回……周长青个狗东西咋还变得有些莫名其妙了呀?老子都说赔偿金杯车的钱了,他还咋就不用老子赔钱了呢?这……究竟是他娘个咋回事呀?

  想来想去的,一时也想不明白,唐逸不由得心说,那就算球了吧,老子不去想了吧。

  正在这时候,江秘书给他个家伙来了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江倩忙是笑微微的问道:“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个家伙打算怎么过呀?”

  “还不知道呢。”唐逸有些闷闷的回道。

  “那……”江倩笑微微的想了想,“要不要去我家过呀?我明天一早回老家巫山县,你个家伙要是想去我家过年的话,那你今天下午就来江阳市吧,然后我们俩明天一早就回巫山县。”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这心情像是好了很多似的……

  然而,他又是皱眉道:“不成。我不能去你家过年。”

  “为什么呀?”

  “因为我正月初一要回乌溪村去拜山。”唐逸回道,“因为我们那儿的风俗就是,正月初一要去拜山。”

  “拜山?什么意思呀?”

  “就是……拜祖年呀。”唐逸解释道,因为他要去他爷爷的坟前拜祖年。

  “嗯?”江倩皱眉了一下眉宇,“我明白了,是不是去给死去的人拜年呀?”

  “对呀。”

  于是,江倩想了想,然后言道:“那我要过了正月初七才会回江阳市哦。”

  “……”

  一会儿,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有些欢喜的乐了乐,心想,娘西皮的,总算还有江姐记得我,嘿……

  回想着他和江倩在一起的那些温馨、浪漫的事情,他小子微皱了一下眉头,忽然发现江倩好似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似的?

  但是,他自个也分不清那是爱,还是一种超越的友情?

  正在这时候,秦妍又给他小子来电话了。

  待他小子接通电话,秦妍问道:“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你是不是要回西苑乡了呀?”

  “嗯。”唐逸应了一声。

  “不回去不成吗?”

  “怎么了,妍姐?”

  “没事。我就是想……不如……你跟姐一起过年呀?”

  “这?”唐逸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妍姐,这恐怕……不成?”

  秦妍听得唐逸的语气好似有些难为情,于是她忙是勉强自个一笑,言道:“没事。姐也就是随便跟你说说的而已。”

  “……”

  这回,待电话一挂,陆文婷给唐逸这货来电话了。

  当唐逸接通电话,听是陆文婷,他小子不由得犯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好不容易才摆脱她个婆娘,这……她个婆娘又想干啥呀?

  正在他这货犯憷的紧皱眉头的时候,电话那端的陆文婷说道:“你个混蛋不回西苑乡了呀?这个年打算不过了呀?”

  听着陆文婷这说话的语气,唐逸郁闷的心想,娘西皮的,老子只是跟你个婆娘定亲了而已,还没结婚呢,可是老子咋就听你个婆娘说话的语气……像是生活在一起很久的两口子似的呀?

  听着唐逸不出声,陆文婷有些气恼道:“你还真是个混蛋哦!跟姑奶奶我都没话说了是吧?”

  “谁说老子没话了呀?”唐逸终于回了这么一句。

  “那你个死混蛋一直都出声,啥意思呀?”

  唐逸皱了皱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跟老子打电话……有事呀?”

  “废话!明日个就过年啦,还不知道你个混蛋是死是活?姑奶奶我能不着急吗?快说吧,你啥时候回西苑乡来呀?反正大伯可是在等你个混蛋回来过年哦!”

  唐逸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我说……你说话……能不能不学着咱们乡里的那些老娘们那个味呀?你说……年轻轻的,就不能好好说话么?”

  可陆文婷则是回道:“姑奶奶我学谁了呀?”

  唐逸又是倍感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哎呀,反正……反正老子现在感觉你一说话,就像是个老娘们似的?好像老子跟你过了多少年夫妻似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和你只是定亲了而已,并不意味着就是正式的夫妻了好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