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0章 又要了一辆车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陆文婷则是气呼呼的回道:“反正都定亲啦,姑奶奶我就是你的女人了,你个死混蛋还想怎么样呀?告诉你,别以为你现在在平江,姑奶奶我就管不着你啦!你也休想当陈世美,哼!”

  听着陆文婷这话,唐逸一个劲的皱着眉头,然后也懒得跟她矫情了,便是问了句:“你给老子打电话,是不是就是想问老子啥事回去过年呀?”

  “对呀。”说着,陆文婷又是言道,“反正大伯是将年货都办好了,就等着你个家伙回来过年啦!”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唐逸想了想,貌似又没辙似的,心想,反正坑爹的定亲仪式都搞了,老子这……不看鱼面也得看水面吧,怎么着也得想想她大伯吧……

  于是,唐逸也就决定道:“好了,老子今日个下午就回西苑乡了。”

  忽听唐逸回西苑乡了,陆文婷这才心花怒放,忙是说了句:“呃,那你个家伙记得帮我带一套护肤品回来哟!”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啥?护肤品?”

  “对呀。”

  “啥护肤品呀?”

  “笨蛋!就是抹脸的呀!要是姑奶奶我不保养的话,万一变老了,你个死混蛋不要我了,咋办呀?”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唐逸烦心道:“得得得,成了。老子知道了。”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想着他和陆文婷这门坑爹的亲事都定了,他这心里也甚是郁闷,不知道该咋办是好了?

  要是真退亲的话……貌似也不大好似的?

  因为想起李爱民曾经跟他说过关于陆文婷的身世,觉着……这陆文婷也是蛮值得同情的?

  其实,这陆文婷也没有啥不好的。

  她也是因为太爱他了,所以才在乎他跟别的女孩交往的。

  除了这个,她好像就是说话啥……越来越像个老娘了。

  其它的……还真挑不出陆文婷有啥毛病来。

  要说长相嘛,陆文婷在西苑乡那也算是一等一的美人了,平时对待他唐逸也是百依百顺的,还想要咋样呀?

  用他们西苑乡的一句俗话来说,有个这婆娘,你就美去吧,还得瑟啥呀?

  一会儿,唐逸跑去江中华办公室,跟江中华招呼了一声,说他下午就回西苑乡了,准备回去过年了。

  反正他小子现在就算留在县委也没他啥事,所以江中华就说:“那你回去吧,好好过年吧。那个啥……县委是过了正月初七后,正月初八正式上班。”

  听了江中华这么的说,唐逸这货诡异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言道:“江书记呀,那个啥……我看县委大院……还有一辆金杯车目前没怎么用,要不……先给我用用?”

  忽听唐逸这货这么的说着,江中华有些纠葛的瞧了瞧他小子,然后言道:“可是可以,但是……这辆金杯车,你小子可不能又给整爆了哦?”

  “不会!”唐逸忙道。

  江中华又是皱眉想了想,想着等年后西苑湖景区项目恢复开工后,也得重新分配一辆车给他小子,尽管他县招商办目前就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但是毕竟西苑湖景区项目在那儿,要是不给配车也是不成的……

  于是,江中华干脆言道:“这样吧,你去办公室找副主任于秋香办理一下手续吧,然后找她领车钥匙,这车就归你招商办所用了。”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忙是欢喜道:“谢谢、谢谢!谢谢江书记!”

  随后,唐逸这货也就忙是跑去办公室找于秋香办理手续去了。

  现在唐逸找于秋香办事,就算没有领导发话,于秋香也是会尽量开路灯的,何况还有江书记发话了呢,所以很快,登记手续啥的就办妥了,然后于秋香将车钥匙给他小子。

  在唐逸这货,拿到车钥匙后,忙是欢喜的冲于秋香说了句:“于姐,我发现你越来越美了!”

  于秋香像个小媳妇似的,心里美美的,却又是娇羞的白了唐逸一眼:“去去去,别跟姐这儿捣乱啦!赶紧开车回你西苑乡去过年去吧!”

  瞧着于秋香那样,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凑近她的耳畔小声的说了句:“于姐,我发现跟你做那事的时候,超爽。”

  说得于秋香两颊涨红,又是白了他小子一眼,然后在他耳畔小声的说了句:“死小子,别跟这儿胡说八道好不好呀?赶紧走啦!”

  “……”

  又从县委领了一辆车后,唐逸这小子心里这个美呀,欢心不已。

  只是想起那辆金杯车在市党校爆炸的情景时,他小子还有些心有余悸,不由得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潘金林你个老东西等着吧,总有一天,我唐逸要了你个老东西的命!草,麻痹的,别以为就你潘金林会玩暗的,老子也会,总有一天,老子要你潘金林个老东西死无葬身之地……

  由此,唐逸又联想起了秦妍来……

  尽管他不知道秦妍都在背后做了些啥,但是在得知潘金林被降为副省长的时候,唐逸心里还是清楚的,一定是秦妍的功劳。

  想着这事,他又不得不在心里倍是感激秦妍为了他所做出的一切。

  一会儿,等小子出了县委办公大楼的大堂,来到县委大院内,上了那辆新领的金杯车后,他小子不由得掏出了手机来,给秦妍去了个电话……

  赶巧,在唐逸这货上车的时候,又被周长青在办公室的窗前给瞧见了,周长青顿时就恼火了,心说,谁他妈又给了唐逸那个兔崽子一辆新的金杯车呀?

  随即,周长青窝火的扭身来到办公桌前,抄起电话,就给办公室副主任于秋香去了个电话,问道:“小于呀,唐逸是不是又在你那儿领了一辆车呀?”

  忽听周长青这么的问着,于秋香感觉周县令好似很生气,于是她忙是婉转的回道:“这事……是江书记同意的。”

  于秋香的意思是,你要火别冲老娘这儿发火,老娘只是个办事员而已。

  周长青听着,一下就熄火了,因为想着是江中华同意的,他周长青也不好过问啥……

  毕竟人家江中华才是平江县的大佬。

  所以,周长青也只好说了句:“那好,我知道了。”

  待挂了电话后,周长青很想去电问问江中华,但是想着这事都已经这样了,问也没啥鸟用了……

  于是,周长青也只好闷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此时此刻,咱们的周县令只觉得唐逸那个兔崽子虽然只是个跳梁小丑的角色,但是他好像还真一时半会儿拿他个兔崽子没辙似的?

  一当他想起江阳市原市委书记胡国华就栽在唐逸那个兔崽子的手里时,他这心里也还是有些犯憷的。

  唐逸给秦妍拨通电话后,也没有说别的,只是心里倍是同情秦妍,所以他便是歉意道:“妍姐,不好意思哦,我……明天真的不能陪你一起过年,因为我下午就要回西苑乡了。”

  秦妍听着,心里倍是低沉,但是她还是勉强的一笑,言道:“没事的。我开始不就跟你个家伙说了么,我只是随便跟你那么一说而已。”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妍姐,那……我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挂了吧?”

  “好的。姐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谢谢妍姐!我也祝妍姐新年快乐!”

  “……”

  待挂断电话,唐逸这货也就启动了车,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驱车出了县委大院。

  想着陆文婷要他给带一套护肤品回去,于是他小子也就驱车奔平江百货大厦而去了。

  到了平江百货大厦,他这货也就随便找了家护肤品店,听店长的推荐,花了好几百块,给陆文婷买了一套护肤品。

  完了之后,他小子想着陆文婷她大伯,觉着这过年了,也应该买点儿啥意思一下,于是他小子要跑去给陆文婷她大伯买了一对茅台酒。

  完事后,唐逸这货也就驱车回西苑乡了。

  虽然车是县委的,但是想着自个现在能开着车回去过年,唐逸这货心里还是挺美的。

  这可惜,车开不过西苑湖,要不然的话,唐逸这小子准会开着车回乌溪村去显摆显摆、得瑟得瑟。

  估计要是被村长李厚生瞧见了的话,一定会嫉妒羡慕恨?

  在唐逸刚驱车出平江,忽然,刘晓静那丫头给他来了个电话,听说他个家伙回西苑乡了,刘晓静也就说没事了。

  事实上,刘晓静也没啥正事找唐逸,就是好久没有和他那个啥了,突然有些想了,想约唐逸和她睡睡而已。

  待唐逸快要驱车回到西苑乡的时候,忽然,胡斯淇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这回,唐逸接通电话,听说是胡斯淇,他的心情忽然又低落了下来……

  也不知道为啥,貌似他跟胡斯淇就没有怎么愉快过?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着唐逸也不说话,她心里这个郁闷呀,忍不住气恼道:“你究竟什么意思呀?话都不想跟我说了是吧?我跟你有那么大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