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2章 过大年

   忽见陆文婷哭了,还哭得很伤心,又是啜泣、又是哽噎的,唐逸不由得暗生怜悯的瞧着她,说了句:“好好的,你哭啥呀?”

  听得唐逸说了这么一句,陆文婷不由得眼泪吧嗒的瞧了他一眼,气郁的撇嘴道:“谁让你个死混蛋对人家老是那个态度呀?”

  “老子对你咋了?”唐逸回道,“老子又没打你又没骂你,上回你咬了老子一口,老都没说啥,你还想咋样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陆文婷心里的这个气又上来了,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哼!谁让你老是跟那个香港的狐狸精鬼混在一起呀?”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忙道:“又来了呀?”

  陆文婷则是气郁道:“你做都那样做了,还不许人家说呀?”

  不由得,唐逸这货皱眉一怔,想了想,忽然觉得……他自个也好像不是很对似的?

  因为他这货忽然心想他毕竟是跟陆文婷定亲了,所以他老是背着陆文婷去睡别的女人,还真是有点儿说不大过去似的?

  想到这儿,唐逸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陆文婷,然后言道:“成了,别哭了。你要我回来跟你大伯一起过年,我不是回来了么?你还哭啥呀?”

  听得唐逸的语气透着那么一丝丝的情意,陆文婷又是含着眼泪瞧了他一眼,故作嗔怒的骂了他一句:“死笨蛋!”

  “对。”唐逸点头回道,“我就是笨蛋一个,好心好意给你买了一套护肤品,你还嫌买贵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忍不住扑哧一乐:“哈……”

  由于陆文婷本身就哭得鼻子不是鼻子、眼泪不是眼泪的,所以她这扑哧一乐,一长串鼻涕就喷了出来,喷得唐逸一脸……

  闹得唐逸郁闷的紧皱眉头:“不是吧?你笑就笑嘛,干吗还喷我一脸鼻涕呀?”

  忽见自个喷了唐逸一脸的鼻涕,陆文婷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哈……”

  然后,她忙是上前来,抬手用自个的衣袖帮唐逸擦去了脸上的鼻涕,一边笑着骂道:“大笨蛋,你不会躲呀?”

  “那么突然,咋躲呀?”唐逸闷闷的回道。

  瞧着唐逸那样,陆文婷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好啦,笨蛋,我们回我大伯那儿吧。”

  唐逸忙是说了句:“那上车吧。”

  待上车后,唐逸一边启动车,一边不动声色的扭头看了看坐在副驾座位上的陆文婷,暗自心说,还别说,其实陆文婷这婆娘真的挺好看的,要是她像是城里女孩那样的打扮的话,一定会更加迷人的……

  想着,唐逸这货不由得说了句:“回头我去城里给你也买两条像董卓妍穿的那样的黑丝袜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心里一喜,可想着她也那样的穿着,心里又是泛起了一阵羞涩来,忍不住笑微微的撇嘴道:“我才不要那样穿呢!再说,现在这冬天的,那样的穿着,多冷呀?我才不要风度呢,我要温度!”

  听得陆文婷那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忍不住说了句:“没品!”

  “哼!”陆文婷呲鼻一哼,“就你个死混蛋有品呀?再说了,人家要是那样穿着的话,大腿天天被那些男的盯着看,你乐意呀?”

  “看就看呗。”唐逸回道,“有啥呀?”

  “我才不要呢!我的大腿才不要被别的男人盯着看呢!我的大腿只给你个笨蛋看!”

  “……”

  一路聊着,不知不觉的,唐逸也就驱车到了一锅鲜的门前,缓缓的停稳了车。

  陆文婷她大伯在店内透过玻璃窗忽见有辆车停在了他家店门口,于是她大伯也就忙是好奇的欢喜的跑了出来,以为是哪位大款食客来这儿尝鲜来了呢……

  当她大伯跑出来一瞧,见得是唐逸和陆文婷从车里下来了,她大伯不由得欢喜的一怔:“是你们俩回来了呀?”

  见得大伯那般欢喜,陆文婷忙是开心的笑嘻嘻的言道:“大伯,唐逸回来过年了。”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她大伯忙是开心的憨笑道:“好好好!回来了就好!反正年货啥的,大伯都办好了!”

  唐逸从车上拎出那对茅台来,扭身走到陆文婷她大伯的跟前:“大伯,这是给您喝的!”

  忽见唐逸这小子竟是给买了一对茅台,她大伯欢喜的诧异道:“你……咋还……买这么好的酒给大伯喝呀?”

  嘴上虽然这么的说着,但是她大伯已经笑嘿嘿的伸手接过了唐逸手头的那对茅台酒。

  随之,她大伯又是欢喜的问了句:“对了,小唐呀,这车……是你的呀?”

  唐逸则是不以为然的回了句:“算是我的吧,因为是县委给我配的车。”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陆文婷她大伯心里这个欢喜呀,一边嘿嘿的乐着,一边暗自心说,当初我陆三昆说啥来着,当初我就说嘛……唐逸这小子指定有出息,这不连车都给配上了,嘿嘿……看来,回头我这一锅鲜开去县城有指望了……

  一会儿进得一锅鲜店内后,陆文婷她大伯招呼着唐逸先坐,然后他拉着陆文婷去了其中一间雅间内。

  到了雅间内,她大伯忙是将门关上,笑嘿嘿的冲陆文婷小声道:“咋样?大伯的眼光不错吧?算是跟你这丫头物色上了一个好男人吧?”

  陆文婷听着,也是欢喜的乐着,又略显娇羞的说了句:“还没成亲呢,还不算是我的男人呢。”

  “你这丫头呀!”她大伯忙道,“这亲都定了,又是李爱民书记给保的媒,你还怕唐逸那小子跑了呀?”

  “可是……”陆文婷担心的愣了愣眼神,“他个死混蛋老是跟喜欢跟别的女的鬼混。”

  她大伯忙道:“你这丫头呀,别那么小心眼好不?人家唐逸那是为了工作不是?再说了,你得学做一个聪明的女人!”

  “啥叫聪明的女人呀?”陆文婷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她大伯。

  她大伯忙道:“笨丫头!聪明的女人就是凡是别太较真了!再说了,你这丫头想想,这自古以来,哪个有本事的男人不是有一堆女人喜欢呀?要是他唐逸没有别的女人喜欢了的话,就证明他是个没有本事的男人了,懂么?”

  听得大伯这么的说,陆文婷愣了愣眼神,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忽然觉得……她大伯说的好像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儿道理似的?

  所以,陆文婷就在想,她之前的神经过敏可能是她的不对?

  第二天,大年三十,陆文婷她大伯宣布一锅鲜店暂时打烊,不营业了。

  这天,唐逸也就在陆文婷她大伯的一锅鲜店过得大年。

  三个人欢欢喜喜的,一起在厨房搞吃的。

  趁机,唐逸跟陆文婷她大伯学了两手厨艺。

  这个大年对于他们三个来说,都是很不寻常的,意义非凡的。

  首先,对于唐逸这货来说,他好似找到了那么一点儿家的温馨感,这间一锅鲜店虽然规模不大,房子也破破烂烂的,但是面对陆文婷和她大伯的那份欢喜,发自内心的欢迎他,将他纳入了家庭中的一员,这种家庭的温馨和暖意,是他小子第一次所体会到的。

  忽然,他感觉,这种感觉是千金难买的!

  然而,对于陆文婷来说,第一次跟自个的男朋友在一起过年,这是何等开心、幸福、浪漫的事情呀?

  对于陆文婷她大伯来说,想着给自个的侄女物色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他好似感觉这生活有希望了,将来的日子会一天一天的好起来,苦日子即将过去,甜日子即将到来。

  总得来说,对于唐逸来说也好,还是对于陆文婷或者是她大伯来说也好,这个大年三十过得是开开心心的,非常满意。

  由于按照当地的习俗,正月初一要去拜山,所以一早,陆文婷她大伯就要陆文婷陪着唐逸一起回乌溪村了。

  由于这是大过年的,所以政府方面也给在西苑湖增加了几艘游艇,方便乌溪村和其它村落的村民们出行。

  唐逸拿着祭品和陆文婷渡船过西苑湖,回到乌溪村后,就直奔他爷爷的坟前而去了。

  待到了他爷爷的坟前,瞧着那墓碑,唐逸这心里不由得暗生愧疚,一边给爷爷烧着纸钱,一边念叨道:“爷爷,现在我混好了,有条件让您老过上好日子了,可是您……却不在了。爷爷,我记得您生前最爱吃苹果了,所以今天我给您买了一箱苹果来,您就慢慢吃吧。我知道您老牙齿不好,所以您别着急,慢慢吃。您放心吧,只要您想吃啥,我给您老买就是了……”

  陆文婷在一旁听着唐逸这么的念叨道,她一边虔诚作揖,一边被感动的哭了……

  随之,陆文婷忙是念叨道:“爷爷,您老可要记住了哦,我陆文婷就是您将来的孙媳妇了哦。您可得保佑我和您家孙子生一个胖小子哦。”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忙是说了句:“喂喂喂,咱俩还没成亲呢,你别这就说生啥胖小子了好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