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5章 见着胡斯淇

   中午,安永年跟他太太一起,给张罗了一桌好菜,这正逢春节,气氛也是喜庆。

  开餐时,安永年瞧着一家子围坐在桌前,也不觉着唐逸是外人,甚至在潜意识中将唐逸当做了自个的干儿子,所以瞧着这么一家子,他心里甚是欣然的欢喜。

  安太太也不觉着唐逸是啥外人,所以她心里同样的欢喜。

  在一边用餐时,忽然,安永年冲唐逸言道:“小唐呀,我打算……跟江中华说说,将平江县招商办扩大规模,成立一个正式的部门,不能再是你这么一个光杆司令的局面了。还有,我打算将安华调到招商办去,回头你们兄弟俩在一起,你可是得好好帮我管管安华这臭小子。”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一怔,不动声色的瞄了安华一眼,忙是微笑道:“安伯,这……不合适吧?我可是比安华年纪小哦!”

  “咱们现在论的是本事,不是年龄。”安永年忙道。

  安太太也忙是赞同道:“唐逸就是比安华厉害,安华这孩子太不成熟了。”

  趁机,安雅那丫头忙是笑嘻嘻的说了句:“我也喜欢唐逸哥哥,嘻!”

  安华心里可就不那么高兴了,暗自闷闷的心说,哼,都向着唐逸,他算个什么东西呀?合着我安华就不是您安永年亲生的似的?再说了,唐逸哪儿就厉害了呀?他也就是运气好一点儿而已,碰上了周思远而已……

  不由得,安华说了句:“我还喜欢呆在平江县财政局,我本身就是学财会专业的。”

  安永年听着,有些不大高兴的瞪了安华一眼:“招商办不是也得设立单独财务办公室么?你就负责财务那块,不一样么?”

  忽见老爸有些火了,安华没敢吱声了,只是闷闷的努力努嘴,偷偷的白了他老爸一眼……

  唐逸瞧着这局面,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所以他也就不吱声了。

  饭后,唐逸在安永年家休息了一会儿,陪着安雅在她房间里玩了一会儿,然后他小子也就要张罗着走人了。

  安永年听唐逸说他还有事,他也就没有强留了。

  只是安雅一直想要强留唐逸在她家住一晚。

  但见唐逸执意要走,她也没辙。

  安华那小子怕呆在家又挨训,所以饭后,他就溜出家门了,出去找哥们玩去了。

  安雅那丫头在门口一直盯着唐逸下了楼,她才自个用手转动轮椅回房间。

  唐逸下楼后,回到车上,就给胡斯怡打了个传呼。

  完了之后,他也就启动车,驾车从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出去了。

  然后,他将车停在北门门口的花坛边,等着胡斯怡回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胡斯怡才给唐逸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说了句:“我已经到江阳市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怡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想了想,然后言道:“唐逸哥哥,这样吧,你去南方大厦的楼下等着吧。”

  可唐逸忙是说道:“我现在就在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这儿呀。”

  “啊?”胡斯怡诧异的一怔,“你已经在哪儿了呀?”

  “对呀。”

  “那,我想想哈……”胡斯怡又是转溜了一下双眼珠子,“唐逸哥哥,你还是去南方大厦那儿等着吧。”

  唐逸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好吧。那我这就开车过去吧。”

  “唐逸哥哥,你开车来的吗?”

  “对。”

  “什么车呀?”

  “金杯车。”

  “车牌号多少呀?”

  “HC-5866。”

  “好的,我记住啦。唐逸哥哥,那就开车去南方大厦那楼下等着吧。”

  “……”

  随后,唐逸也就驱车奔南方大厦而去了。

  相对而言,南方大厦那儿算是比较僻静,人流量也少,所以选择在那儿见面是相对较为隐秘的地方。

  南方大厦的全称是南方工业大厦,所以大厦所坐落的位置也是比较偏的,没有在市中心。

  看来,胡斯怡这丫头还真会选地方。

  为了能安排她姐姐胡斯淇跟唐逸见上一面,她可是没少费心机。

  因为她们姐们俩都知道,老爸老妈都给下了死命令,那就是不许她们姐妹俩再见唐逸了,不许她们姐妹俩跟唐逸再有任何的瓜葛!

  现在,胡国华自然是恨唐逸恨得切齿入骨。

  至于他太太,那更是恨唐逸恨得入木三分。

  首先是唐逸破坏了他们夫妻俩的计划,导致了胡斯淇跟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朱青的婚事没成。

  然后是唐逸在江北机场的大门口公然数落了胡太太,糗得胡太太当时是面红耳赤的。

  接着是唐逸这个跳梁小丑的角色竟然将胡国华从江阳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给拽了下来。

  为此,他们夫妻俩都在琢磨着,唐逸是不是就是安永年用来对付胡国华的一步棋?

  因为现在都听说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

  现在,唐逸将胡国华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拽了下来,安永年上去了,一下成为了江阳市市委书记。

  所以这期间的微妙关系,不得不令胡国华夫妇多想了。

  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情。

  所以他们夫妻俩也就趁着胡斯淇这次回来过年了,召开了一个家庭会议,下令禁止胡斯淇和胡斯怡姐妹俩不许再跟唐逸有任何的往来!

  尽管如此,但是他们夫妻俩还是难以掌控女儿那颗为爱而生的心。

  至于胡斯怡就更不用说了,她这丫头都背着她姐姐跟唐逸睡过了,所以更是难以阻止她跟唐逸见面。

  至于胡斯淇的内心想法也是很倔强的,那就是你不许的,我偏偏就要那样。

  当唐逸驱车到了南方工业大厦楼前,找个停车位缓缓的停稳车后,不由得,他这货忽然想起了第一次去江倩的住处,也是在这儿跟江倩见面的。

  想起那晚跟江倩在天台上喝红酒的情景来,最后那激烈缠绵的一幕……

  唐逸这货又是忍不住有点儿想跟江倩好好的激情一回了。

  江倩身上的那股幽香之气,是最能激起他yu望的。

  每次跟江倩在一起的时候,他这货嗅着江倩身上那股幽香之气,他就亢奋不已。

  正在他小子回想着跟江倩在一起的激情场面时,忽然,车窗被敲响了:“蓬蓬蓬……”

  忽听车窗被敲响的声音,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忙是扭头瞧了瞧车窗外……

  忽然只见胡斯淇默默的站在车窗外。

  不由得,唐逸只觉心扑通一跳,一时有种难以言表的激动……

  待他默默的打量了胡斯淇一番后,发现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变化,她依旧还是那副天然的纯美模样。

  由于天冷,胡斯淇外穿一件紫色的羽绒服,下穿一条淡蓝的牛仔裤。

  不过美女就是美女,怎么穿都好看,都是那般的楚楚动人。

  愣了好一会儿后,唐逸忙是降下了车窗玻璃来,隐约中又嗅着了胡斯淇那股清香之气。

  那股久违的清香之气,不由得,使得唐逸回想起了当初跟胡斯淇在乌溪村小学见第一面的情景来……

  如今的她,依旧还是那副纯美的模样。

  那种纯美,真是令唐逸不敢有亵渎之念。

  胡斯淇见得唐逸就那样的、有些傻傻的看着她,她忍不住说了句:“不认识我了呀?”

  忽听胡斯淇那么的一说,唐逸忍不住囧囧的一笑:“嘿……”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有些气闷的撇了撇嘴:“你是不是跟我没话说呀?”

  “啊……那个……”唐逸皱眉愣了一下,忽然觉得他曾经那些在心里想要拒她于千里之外的话语,顿时变得那般的苍白无力……

  “你想说什么呀?”胡斯淇又是说了句。

  唐逸再次愣了一下,然后囧笑道:“外边很冷,要不……你还是上车来吧?”

  “才不呢!”胡斯淇撇嘴道,“万一你把我卖了怎么办呀?再说,我穿的衣服多,才不冷呢!”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囧囧的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英国那边冬天冷吗?”

  “想知道呀?”

  “对呀。”

  “那你自己去英国不就知道了吗?”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回答着,唐逸郁闷的皱眉道:“你这不是气我么?”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忍不住一声偷笑,然后故作娇嗔的回了句:“谁让你老是气我呀?”

  “我……”唐逸又是感觉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没有气过你吧?”

  “有没有,你自己知道!”

  “不是,那个啥……”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囧笑道,“可能是……咱俩文化差异太大了吧?你想想,我就是小农民一个,高中学历,你可是……书记家的大千金,以前是老师,现在又是出国留学生,所以……咱俩可能是没啥共同的语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又是生气了,瞪了他一眼:“又想气我了是吧?”

  “嘿……”唐逸囧囧的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你妹妹胡斯怡呢,她没来呀?”

  听唐逸这么的问,胡斯淇暗生醋意的白了他一眼:“你喜欢我妹妹呀?那好呀,我做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