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6章 你去投江吧

   听得胡斯淇那么的问着,唐逸忙是囧笑道:“谢谢了!可惜我唐逸高攀不起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有些气郁的言道:“你都将我爸从市委书记拉下来了,你还有什么高攀不起的呀?”

  听着这话,唐逸有些不大好意思的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咱们不说那事好不?”

  “为什么不能说呀?”

  “因为……反正……官场上的事情太复杂了。”唐逸解释道。

  “复杂什么?”

  “反正就是……你爸也想整我了。”唐逸有些不满的回道,“我只算是反击,我没有啥不对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又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告诉我……你是安永年安排来对付我爸的吗?”

  唐逸倍觉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这跟安永年有啥关系呀?”

  “有没有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有些不爽的皱眉想了想:“你说你想见我,就是想跟我说这些么?”

  胡斯淇则是回了句:“你不是觉得你跟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吗?”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本来……鉴于我们俩的差距,还有……我和你爸妈的关系,我们……也不大可能不是?”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不由得好好的打量了唐逸一眼:“你好像……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有点儿傻傻的、但又很可爱的唐逸了?”

  唐逸则是回了句:“我现在也不聪明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胡斯淇瞧了瞧他,忍不住扑哧一乐:“呵……”

  “这好笑么?”

  瞧着唐逸那样,胡斯淇又是忍不住一乐,然后说了句:“你还是有点儿那傻傻的影子。”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咱们就……这么见面了么?”

  “那你还想怎么想呀?”

  “我不想怎么样呀。”唐逸回道,然后感觉有些闷闷的皱眉想了想,“如果……你要是没啥别的事情了的话,咱们就……”

  “你很讨厌我吗?”

  “不讨厌呀。”

  “那你为什么那么着急要走呀?”

  “因为……”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我看你都冻得发抖了,又不愿意上车来,所以……我怕你被冻感冒了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淇不由得倍觉有些感动,然后故作娇嗔的说了句:“傻瓜!”

  说完,胡斯淇扭身从车前绕了过去,然后伸手拽开了副驾座位的车门,上了车来……

  唐逸扭头瞧着胡斯淇终于肯上他的车了,他心里倍是欢喜,只是没好意思表白啥。

  胡斯淇伸手拽上车门,‘碰’的一声撞上了。

  然后,胡斯淇扭头似笑非笑的瞧着唐逸,说了句:“送我回去吧。”

  “好呀。”唐逸忙是点了点头,一边伸手就拧动了车钥匙,启动了车……

  见得唐逸启动了车,胡斯淇忙是言道:“开慢一点儿,我还想跟你个傻瓜多说几句话。”

  “哦。”唐逸应了一声。

  待唐逸驾车出了南方工业大厦楼前的停车场,胡斯淇扭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忽然问了句:“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呀?”

  唐逸听着,感觉有些迷茫的愣了愣眼神,回道:“我还能有啥打算呀?就这样呗。”

  “那……”胡斯淇微皱了一下眉宇,“如果……可以出国的话,你会出国吗?”

  “嗯?”唐逸皱眉一怔,“出国?还是算球了吧,外国人说的那鸟语,老子听球不懂。再说,我现在好好的,为啥要出国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胡斯淇又是问了句:“那就是说……你不想出国呗?”

  “想倒是想。”唐逸自觉有些矛盾的回道,“就是外国人说的那鸟语,我听球不懂。”

  “那你为什么想出国呢?”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问着,唐逸这货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竟是回了句:“他们都说外国女人很开放,所以我想去见识见识呗。”

  听得这么一句话,气得胡斯淇白眼一瞪:“你去死吧!”

  唐逸懵怔的、郁闷的瞧了胡斯淇一眼:“你为啥老要我去死呀?”

  “因为你该死呀!”

  “你这是啥话呀?”

  “哼!”胡斯淇又是白眼瞪了他这货一眼,“本姑娘不想跟你说话啦!”

  然而,唐逸这货竟是略显羞涩的、笑嘿嘿的问了句:“对了,外国那些女人头发金黄金黄的,下边那儿是不是也金黄金黄的呀?”

  气得胡斯淇又羞又恼的、脸红脖子粗的,一声嗔怒:“停车!!!”

  “啊?”唐逸那货诧异的一怔,忙是扭头看了看胡斯淇,“咋了?”

  “停车!!!”

  瞧着胡斯淇那嗔怒的模样,唐逸愣了一下,然后没辙,也只好忙是贴近道边停住了车……

  待车停稳后,胡斯淇推开车门就气呼呼的下了车,然后‘碰’的一声给撞上了车门。

  唐逸懵怔的愣了又愣的,心说,这是咋了?这小婆娘咋还那么大气性呀?老子说错啥了?就好奇的问一问也不成么?

  瞧着胡斯淇气呼呼的沿着行人道往前走着,不由得,唐逸又有些于心不忍的推开车门,下了车,忙是冲胡斯淇的背影嚷道:“喂!你等一下呀!”

  听着唐逸在背后嚷嚷着,胡斯淇暗自微怔,但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然后放缓了脚步来……

  瞧着胡斯淇放慢了步伐,唐逸忙是大声的问了句:“我说错啥了呀?”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胡斯淇头也不回的回道。

  “我想不明白呀?”

  “那你去死吧!”

  “你干啥老是这句台词呀?能不能换一句呀?”

  “那你就去阳江投江自尽吧!”

  “老子才没有那么傻呢!要是老子死了,这世上岂不是多了一个寡妇么?”

  听得唐逸那等无奈的话语,胡斯淇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忍不住回头瞧了他一眼:“就你那样,谁愿意嫁给你呀?”

  “你不愿意,总会有人愿意的嘛。瞎猫还能碰上死耗子不是?”

  听得这话,胡斯淇再也绷不住了,忍不住扑哧一乐:“呵……死笨蛋!”

  瞧着胡斯淇终于乐了,唐逸趁机忙道:“好了,上车了!”

  “才不呢!”

  “真不?”

  “嗯哄!”胡斯淇回了一声。

  谁料,趁着胡斯淇没有注意的工夫,唐逸这货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直接一把就将胡斯淇给扛到了肩上……

  待胡斯淇反应过来,见自己已经被唐逸给扛在肩上时,莫名的,她的心里竟是有着那么一丝丝欢喜,好似觉得蛮浪漫的似的……

  然而,嘴上,胡斯淇却又是嗔怒道:“死笨蛋!放我下来啦!”

  唐逸也不吱声,就那样的扛着胡斯淇回到了车上。

  就在这时候,莫名的,远处的道旁停着一辆车,车里的那个男的正在给胡斯淇她爸胡国华打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那个男的忙是汇报道:“胡书记,我刚刚看见了唐逸那小子在大街上扛着胡斯淇,他们俩好像在嬉闹着?”

  电话那端的胡国华听着,一声震怒:“什么?!!”

  吓得那男子缩了缩脖子,忙是将大哥大从耳畔给拿开了,眉头紧皱……

  待过了一会儿,那男子才将大哥大搁近耳畔,言道:“没什么。我就是无意中看见了,给您打电话说一声而已。”

  “成了,我知道了。”胡国华回了一声。

  “那……我就挂了哦。”

  “……”

  待电话一挂,胡国华立马就给女儿胡斯淇打传呼了。

  当唐逸开车送胡斯淇到了市委家属大院的北门,贴近花坛边停稳车时,胡斯淇的BP机响了两声:“哔哔……”

  忽听BP机响了,胡斯淇忙是掏出BP机出来看了看,只见显示屏上面显示着:“速回!胡国华!”

  胡斯淇不由得心虚的一怔,一阵胆怯,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言道:“好啦,我下车了。”

  “等等!”唐逸忙道。

  “还有什么事呀?快说吧!”胡斯淇忙道。

  见得胡斯淇着急下车,唐逸忙是问了句:“你啥时候再去英国呀?”

  “初八。”

  “……”

  待胡斯淇惶急慌忙的回到家时,只见她爸胡国华堵在门口,立马就是瞪眼质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

  胡斯淇尽量镇定着自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出去见我同学去了呀。”

  “我再问你一遍:究竟干什么去了?!!”

  “去见我同学了。”胡斯淇仍是那样的回道。

  这话刚落音,忽然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胡国华给他女儿胡斯淇扇了一个大嘴巴子……

  待胡斯淇反应过来,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时候,憋屈的眼泪就哗哗滚落而下,慌是抬手捂住脸颊,不屈的瞪了她爸一眼,扭身就朝她的房间跑去了……

  胡国华一回身,只见女儿胡斯淇‘碰’的一声就撞上了自个的房门,然后‘咔’的一声,将门给反锁上了……

  瞧得这一幕,不知道为啥,胡国华忽然又觉得自己太严厉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