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7章 还是找方乐乐吧

   开车送胡斯淇到了市委家属大院这儿后,这会儿,唐逸坐在车里瞧着车外天色已晚,于是他这货在是回平江呢,还是呼方乐乐那丫头出来玩玩呢?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忽然心想,没准趁着这春节喜庆的气氛,方乐乐那丫头一激动,也就同意今晚和他在宾馆住了,要是那样的话……嘿嘿……

  想起这事来,唐逸这货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方乐乐那丫头看似嘻嘻呵呵好似很随意似的,可是每到关键时刻,她那丫头就找借口闪人了,真是郁闷!真没想到方乐乐那丫头居然还挺保守的……

  想着想着,唐逸这货觉得现在回平江也没啥鸟事,无非就是找刘晓静那丫头玩玩,可是刘晓静那丫头现在太猛了,每次都来个反向的霸王硬上弓,一晚上都别想安心睡觉,竟是被刘晓静那丫头给折腾了,感觉都有点儿招架不住了似的。

  想到刘晓静那位猛女,唐逸不由得浑身一个哆嗦,然后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是给方乐乐打个传呼吧。

  于是,他掏出手机来,给方乐乐打了个传呼。

  等了一会儿,方乐乐那丫头忙是欢喜的给唐逸回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方乐乐那丫头就乐呵呵的说了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呵……”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回道:“想要拿红包,你也得过来呀。”

  “过哪里呀?平江呀?”

  “不用呀,我现在就在江阳市呀。”

  方乐乐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我晕!你个大笨蛋为什么每次都是喜欢到天黑了的时候找人家呀?”

  “咋了?”

  “哼!”方乐乐哼了一声,“还问咋了?本姑娘现在严重怀疑……你个大笨蛋有什么企图?”

  唐逸这货嘿嘿一乐,回道:“能企图啥呀?怕我劫财呀?”

  “不是。是……劫色。”

  “嘿……”唐逸这货又是嘿嘿的一乐,“这个问题……暂时回避吧。”

  “嚎!被我猜中了吧?”

  趁机,唐逸这货干脆笑嘿嘿的说了句:“有些事情都是早晚的事情嘛。”

  “去你个大头鬼!本姑娘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那你出不出来玩呀?”唐逸则是问了句。

  方乐乐则是回道:“去找你个大头鬼玩可以,但是,我先说好,不要到了夜深了,你又跟人家说什么鬼的,说什么要去宾馆住,做什么的。你不知道人家还是个女孩子吗?你老是跟人家说那些流氓话,人家现在都怕了你啦,知道吗?”

  “没有那么严重吧?”

  “怎么就没有呀?”

  “好好好,我再也不跟你说那些了,还不成吗?”没辙,唐逸只好忙道。

  方乐乐这才开心的一乐:“呵……这还差不多。好啦,说吧,你在哪儿吧?我去找你。要不这样,你去江中区的老妈子火锅店等我也可以。”

  “……”

  跟方乐乐约好后,唐逸也就驱车奔江中区而去了。

  一路上,唐逸这货有些郁闷的心想,格老子的,没想到方乐乐这丫头现在居然还跟老子来了个约法三章了哦?看来……想探探方乐乐这丫头是不是处,有点儿困难呀?

  想着这事,唐逸忽地皱眉心想,呃?好像……老子认识的女孩子当中,就胡斯淇和方乐乐这两个丫头一直都很矜持哦?

  靠,也不知道老子啥时候可以探探这个两个丫头都是不是处?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忽然心想,娘西皮的,现在过了年,老子就二十一岁了,再等过个年,老子就二十二岁了,到了明年,陆文婷那婆娘肯定会吵吵嚷嚷的要跟老子结婚了,所以……老子还有一年时间玩了,要是这样的话,老子是不是该趁机好好的玩玩呀……

  这次跟陆文婷和她大伯一起过了一个年后,唐逸这货忽然觉得,既然是坑爹定了亲,那老子就任其被坑了吧。

  之所以这么的想,那是他小子突然觉得,这次的年,是他过得最开心的一个年。

  其实,陆文婷也好,她大伯也好,着实都是善良人家,所以他们给人的感觉,总是觉得很舒心、很温暖、很温馨。

  然而,在唐逸这小子的心里,冥冥中,他总觉得他自个跟胡斯淇之间不会就这么结束了?

  这好像……还只是一个开始似的?

  对于方乐乐,唐逸一直都觉得跟她在一起,很开心,很自然,她总是嘻嘻呵呵,就算不开心也能被她的笑声所感染。

  但是就目前来说,唐逸自个也不知道自己对方乐乐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他只是很喜欢跟她在一起玩耍,很喜欢看她笑的样子。

  去年那一次,他忽然听陆文婷生气的说,说他在梦里还叫了方乐乐的名字很多次,他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他自个一直都不觉得爱上了方乐乐,只是偶尔想想,很想睡睡她,探探她个丫头是不是处而已。

  一会儿,当唐逸驱车到了江中区的老妈子火锅店的时候,正好,方乐乐那丫头也打车到了。

  当唐逸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方乐乐那丫头笑呵呵的朝他走了上来:“大鬼头!”

  唐逸听着,一边撞上车门,一边扭头瞧了方乐乐一眼,嘿嘿的一乐,说了句:“大过节的,不要叫鬼呀鬼成不?”

  “呵……”方乐乐开心的一乐,“那就大笨蛋吧。”

  “我很笨吗?”

  方乐乐嘻嘻呵呵的、略带娇羞的瞧了他一眼,回道:“反正看不出你有多聪明啦。”

  唐逸嘿嘿的一乐,回道:“反正你也好不到哪儿去,瞧你那胸大无脑的笑。”

  这话说得方乐乐噌的一下羞红了双颊,白眼的瞪着他:“谁说本姑娘胸大无脑了呀?”

  唐逸乐嘿嘿的回道:“我刚刚说的呀。”

  “哼!死大鬼头!”说着,方乐乐又是白了他一眼,然后话锋一转,“好啦,进餐厅啦,外面好冷。”

  “……”

  待进了老妈子火锅店内,唐逸跟方乐乐随意的挑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然后,方乐乐那丫头忙是欢喜的张罗着点菜了。

  待锅底上来,菜啥的也就全都上来了,等水开了,唐逸跟方乐乐一边涮着火锅,一边嬉笑的瞎聊着……

  不难看出,如今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的方乐乐也渐显成熟了一些,不过她那性格依旧没啥变化,只是话语上,给人一种感觉成熟的感觉。

  青春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你在成长我也成长,随着时间的变化,年龄的增长,个人的经历,每个人都在不断的成长。

  相对来说,唐逸这小子成长的比较快一些。毕竟经历也不一样。

  待到饭后,方乐乐那丫头看了看时间,见得已经快夜里十点了,于是她忙是略显歉意的冲唐逸说道:“大笨蛋,我……要回去了哦。”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很晚了么?”

  “当然啦,都快夜里十点了耶。”

  “那?”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那我今晚上咋过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略显娇羞的皱了皱眉宇,白了他一眼,然后言道:“死大鬼头,你又想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是吧?”

  “嘿……”唐逸忙是一乐,说了句,“你是不是心痒痒的了呀?”

  “痒你个鬼呀?本姑娘才不会像你呢!”

  “那你咋就晓得我想要说啥了呢?”

  “废话,人家都认识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呀?”

  唐逸笑嘿嘿的看了看方乐乐,然后言道:“其实……嘿……我看出来了,你心里也想,就是害羞,对吧?”

  “才没有呢!”方乐乐羞红着双颊回道,然后话锋一转,“好啦,你开车送我回去吧!”

  见得方乐乐如此,唐逸也是没辙,然后言道:“好吧。”

  “……”

  一会儿,待上了唐逸的车,坐在副驾座位上的方乐乐扭头若有所思的瞧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呃,大头鬼,我不想……不想在邮政局上班了,你能帮我想想办法不?”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唐逸皱眉一怔:“我能帮你想啥办法呀?”

  “你个死大笨蛋现在不是混得很好了吗?”

  “那我也只是在咱们平江那一块呀。江阳市……我哪行得通呀?”

  “哼!你不想帮我就不想帮我呗!”

  忽见方乐乐这样,唐逸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问道:“那你想到哪儿上班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了,方乐乐忙是呵呵的一乐,回道:“我想进工商局。”

  “江阳市工商局?”唐逸问道。

  “对呀。”

  唐逸皱眉想了想:“这样吧,等节后……我帮你想想办法吧,但不敢保证哦。”

  方乐乐忙是乐着回道:“我相信你个大笨蛋一定能搞得定的,呵……”

  “邮政局不是挺好的吗?”唐逸忽然说了句。

  “才不好呢,天天坐窗口那儿办理业务,烦死啦!”方乐乐郁闷的回道,“我早就想不在邮政局上班啦,可是是我爸托关系搞进去的,所以我也只好忍着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