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8章 秦妍忽然来电

   待开车送方乐乐回家后,这会儿已经快夜里十一点了,唐逸皱眉想了想,想着江倩这几天也没在江阳市,所以他也只好去附近找了家宾馆住了一晚。

  第二天上午,他想着自个留在江阳市也不怎么好玩,于是便驱车回平江了。

  在他回平江的途中,胡斯怡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胡斯怡那丫头忙是在电话里郁闷道:“死唐逸哥哥、臭唐逸哥哥!”

  唐逸皱眉一怔:“我咋了?”

  “哼!还说?都是你!昨天我姐姐去见你,你干吗要在大街上扛着我姐姐呀?害得我姐姐回来,就被我爸给打了一巴掌!”

  忽听这个,唐逸更是郁闷的皱眉一怔:“这……跟我有啥关系么?”

  “怎么就没有关系了呀?你不知道我姐姐是偷偷去见你的吗?你还那么张扬,居然还在大街上将我姐姐扛在肩上,后来也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看见了,就打电话告诉了我爸,所以我姐姐回来,就被我爸给打了一巴掌,哼!”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你爸怎么就那个草行呀?”

  “臭唐逸哥哥,你还说?要不是你把我爸从市委书记拉到市常委书记的位置上来的话,我爸也不会那么生气好不好呀?”

  “这?”唐逸真是郁闷了,“这又管老子啥事呀?就我这个跳梁小丑的角色,能起到啥作用呀?这是人家省委的决定,干我屁事呀?”

  “哼!你还说?”

  “草!别没事老是将气撒在老子身上好不好呀?你怎么就不去问问你爸,他都干了他妈啥?”

  忽听唐逸生气了,胡斯怡也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宇:“哎呀,好啦好啦,我不跟你说这个啦。反正……唉……我也管不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听得胡斯怡这么的说着,唐逸闷闷的问了句:“那你还有啥事没?”

  “当然还有事情啦。”

  “还有啥事呀?”

  “我姐姐要我告诉你,她是正月初八上午的飞机,她说……你要是想来送她的话,就要你上午9点钟前赶到机场,要你在机场南边的洗手间那儿等着她。”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心想,格老子的,胡斯淇究竟是啥意思呀?老是整这事,真是搞球不懂?上回老子那样的说,她又说老子自作多情,既然都是老子自作多情了,那么她……这又还要老子去送她做啥呀?

  娘西皮的,等到初八那天再说吧。

  回到平江后,由于还是春节休假期间,所以唐逸这货也就直接回单身宿舍楼了。

  目前,他住在单身宿舍楼,自个住一个小一居室。

  房间的布局跟江倩目前在江阳市所住的房子格局差不多,要说有区别,那也只是大同小异。

  这个单身宿舍楼属于县政府的,自然也就是安排那些政府机关单位的单身人员住在这儿。

  显然,跟西苑乡比起来,唐逸的待遇又进了一步。

  不管咋说,现在好歹也是县招商办的主任不是?

  这两天没啥事,唐逸这货总算是安静了两天,自个一直闷在宿舍里看书,还在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官场修养。

  因为现在他小子也懂事了,知道想要在仕途上走得更远,还得不断的提高自己的自身修养才是。

  毕竟安永年也只能帮他一时,不能帮他一世。

  所以现在,唐逸愈来愈懂得了这些道理。

  当然了,李爱民对他的教导也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李爱民一直都混在西苑乡,但是对于官场上的这些事情,他还是看得明的。

  所以时不时的,李爱民也会教给他小子一些东西。

  最开始,唐逸这小子也不是很喜欢李爱民,动不动就是李爱民那个狗东西,但是现在,彼此的关系早已有了潜移默化的变化。

  自然,李爱民一开始也不是很喜欢唐逸,他当时就是想通过唐逸为跳板而已。

  但是,潜移默化的,两人的关系竟是亲密到了如同挚友的关系。

  现在,说实在的,唐逸这小子还是打心里的感激李爱民。

  因为是他领着他进入官场的,也是他教会了他很多官场上的东西。

  这次,年前,李爱民被安排到了江阳市党校学习,基本上也就意味着他的仕途在望了,很快就将进入平江了。

  在此,李爱民也是在心里默默的感激唐逸,因为要不是唐逸,他也不可能接触上安永年。

  关于他这次被安排进江阳市党校学习,他心里很清楚,安永年一定是在背后给说了话的,要不然可能还轮不到他李爱民?

  正月初六的晚上,唐逸这货猫在宿舍看书看到夜里十点的样子,忽然,他小子觉得有些憋闷了似的,于是他这货也就想给刘晓静打传呼了。

  唐逸这货现在知道,只要一个传呼过去,刘晓静那丫头准会乐得屁颠屁颠的赶来。

  因为打自刘晓静体尝到了那男女之事是何等的快意了之后,她可是乐此不疲的。

  况且,现在刘晓静也工作了,渐渐的跟同学的关系也疏远了,一时又没有个男朋友,所以也是倍感寂寞的,所以只要唐逸一个传呼过去,她则是心花怒放的。

  至于将来不将来的,刘晓静这丫头目前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反正她觉得,她长得那么漂亮,又是平江县财神爷家的大千金一枚,还能愁嫁么?

  即便到时候唐逸不娶她,她也能随便找个不错的男人给嫁了。

  至于处不处的,估计人家也不会在意的,所以她也就趁着现在尽欢的去享受享受那男女之欢吧。

  只要她不说,唐逸不说,也没人知道她跟谁睡过。

  正在唐逸想要给刘晓静打传呼的时候,忽然,莫名的,秦妍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秦妍声音低柔的问了句:“睡了没?”

  听是秦妍的声音,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还没。”

  “那……能过来我这儿吗?”

  忽听秦妍这么的问着,唐逸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妍姐,你找我有事呀?”

  “没事。就是想……要个人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

  唐逸皱了皱眉头,然后回道:“好吧,我这就过去吧。”

  “……”

  待电话挂了后,秦妍想着唐逸那家伙一会儿就过来了,她心里甚是欢喜,同时也泛起了一阵涟漪来……

  不由得,只见她自个娇羞的红了双颊,因为她浮想那事了。

  想着年前的那晚跟唐逸做了一回那事,至今令她记忆犹新,因为唐逸那个家伙真是太厉害了。

  回想着那晚的情形,秦妍不由得自个陶醉的微闭上了双眼,反复感觉到了唐逸迫切的朝她扑来,将她死死的给压在了他的身体之下,然后她感觉到了唐逸的那个滚烫的粗大之物渐渐探入了,令她有一种窒息的愉悦之感,她忍不住想要呻吟。

  从开始对那男女之事还有些懵懂,到后来渐渐的懂得,再到轻车熟路,秦妍是愈来愈渴望那等激烈的快感。

  但是,她一直只是渴望,因为那个糟老头子每次都是弄得难受至极时,他就歇菜了,不行了,想着那等狗血的郁闷之事,她心里现在还在恨那个糟老头子!

  因为是她迫使她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现在她终于决定要跳出这条不归路了,要离开了,离开官场,离开平江,前去一个崭新的世界。

  她希望她的人生路还能尽可能的完美,希望还能遇见她梦中的那位刚毅有力的男人,真正的男人。

  其实那个男人已经出现了,那就是唐逸。

  只是,她觉得他还只是个男孩而已,毕竟小她好几岁。

  再说她也不敢开那个口,要唐逸娶她。

  毕竟唐逸知道了她的事情。

  所以,她怕一开口,就遭遇冷嘲热讽,说她这个死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勾三搭四祸害人家唐逸。

  这一切一切的想法,秦妍也只好将其深埋在心底的最深处。

  其实她所渴望的,不过是一副强有力的臂膀而已。

  由此,她渐渐的明白,想法越简单越是难以实现。

  秦妍就这样胡思乱想的坐在客厅的沙发前,默默等着唐逸来敲响客厅的门。

  终于,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门被敲响了,秦妍欢喜的噌地一下站起身来,扭身就朝门这方走来了……

  她笑微微的来到门前,伸手‘咔’的一声,打开了门……

  待瞧着那人的模样不对的时候,秦妍猛的一怔,傻张着嘴:“啊……”

  门口的那个陌生男人凶眼一瞪,上前就伸手捂住秦妍的口鼻,凶狠的将她推进了客厅……

  瞬息间,秦妍的心里忽的明白了过来,一定是那个死糟老头子派来的人!

  他居然还没有放过她?

  居然还不愿给她一条活路?

  想着,秦妍瞬间爆发,奋力予以反抗,试图将那个陌生男子推出门外……

  然而,显然,那个男人是训练有素的,一脚照着她的下阴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