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9章 再次遭遇谋杀事件

   由于被那个陌生男子一脚踢着了要害部位,痛得秦妍惶是惨叫:“啊——”

  然后就只见秦妍整个痛得都痉挛了,都出不了声了似的……

  此刻,正从楼梯间上来的唐逸忽听秦妍房间内动静不对,不由得,他皱眉一怔,愣了一下,然后慌是加快步伐,蹭蹭的跑上了楼梯……

  待唐逸跑到秦妍家的客厅门口时,忽见一个男子将秦妍放倒在地,正企图着要弄死她……

  当即,只见唐逸怒眼一瞪,霍地腾空而起,与空中一个大摆腿,一脚踹在那男子的后背后……

  ‘嗵!’

  这一脚踹得那男子从秦妍的身上越过,像个球似的,一下滚向了茶几那方,然后只见那男子的头一下撞击在了茶几的腿上……

  ‘蓬!’

  这一撞,那男子的额角就溢出了鲜红的血液来……

  一怒之下,唐逸追上前去,又是一脚照着那男子的胸口踢去……

  ‘蓬!’

  随着这一踢,只见那男子气喘的‘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估计,应该是被踹断了肋骨,伤着了内脏?

  就这么两下,那男子已经是萎靡不振了,蔫吧了下去。

  之前他还凶悍的吓人,现在彻底的跟个霜打的蔫茄子似的了。

  但,唐逸防止那男子阴沟里翻船,他忙是朝四周看了看,见得沙发的一旁搁着一条围巾,于是他忙是跨步过去,拿过那条围巾,然后就用那条围巾将那男子给捆绑了起来。

  完了之后,唐逸这才惶急扭身朝躺在地面上的、一时还昏迷不醒的秦妍迈步过去。

  到了秦妍的跟前,唐逸忙是蹲下来,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后翻开一只眼,检查了一下她的瞳孔,接着又探了探秦妍的脉……

  由此,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在心里怒骂道,麻痹的,他娘西皮的,这也太狠了吧?居然如此下作?居然踢女人的下阴?草……

  唐逸心里这个怒呀,回头向后,又是瞪了那个男子一眼,真想这就过去切了他的那个多余的部分。

  但是想着还是先救人要紧,于是唐逸忙是点了一下秦妍的几个重要穴位,然后想急着用针灸治疗法,可是他这才想起自个身上没有带上银针盒。

  情急之下,唐逸想了想,他本想是切除那个男子的那个多余的部分的,可是想着秦妍危在旦夕,于是他也只好先报警,直接给平江县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这正是春节期间,又是大晚上的,夏志明趁着休假在家,正跟老婆在亲热着呢,忽听自个的大哥大响了,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谁呀?不知道这是啥时候呀?

  夏志明他老婆更是郁闷,本来在被窝里已将前戏工作都做足了,她正迫切的想伸手把持着老公的那个硬朗的东东往里弄呢,可是一个电话,闹得夏志明忽然一下推开了她,慌是伸手去拿过了搁在床头柜上的大哥大来,接通:“喂,哪位?”

  “新年好,夏局长!那个啥……我是唐逸。现在……发生了一起重大的入室谋杀案件,所以我也不得不打扰你休息了。真是不好意思哦。”

  忽听是唐逸,又听说是入室谋杀案,夏志明不由得一怔,忙是问道:“地点?”

  “江河社区16栋3单元401门。”

  “成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夏志明他老婆瞧着他挂断了电话,气得她抄起一个枕头就朝他背后狠砸下去:“下回要跟老娘办事的时候,你最好是把你的那个破玩意关掉!”

  夏志明坐在床沿,一边急急忙忙的穿着衣衫,一边扭头歉意的冲老婆囧笑道:“瞧你急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他老婆娇嗔的白眼一瞪:“废话,老娘能不急吗?都被你弄得湿嗒嗒了,难受不难受呀?要不整嘛,这半途而废的,多难受呀?下回等你弄一半的时候,老娘不让你弄了,愣是让你憋着,看你难受不难受?”

  “好了。”夏志明又是囧笑道,“我很快就回来了。”

  “……”

  随后,夏志明一边出门,一边去电到公安局叫上了几名值班的干警,然后就直奔江河社区赶去了。

  待夏志明赶到江河社区,赶到秦妍的家时,忽见这一幕,夏志明愣了又愣的。

  因为夏志明曾听到了一些风声,听说这位秦妍跟潘省长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居然有人来谋杀秦妍?

  因为关于唐逸在江阳市党校学习期间,所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暂时还没有被传出来,自然,夏志明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待夏志明了解情况后,得知那名男子想要谋杀秦妍,他心里这个窝火呀,一声令下:“带回局里!”

  由于唐逸已经将秦妍救醒了,所以关于秦妍的伤势问题,就没有告知夏志明了。

  因为唐逸本身就是神医一枚,再说,他也知道,就秦妍的那伤势,送去医院起码也得折腾个半来个月才能好,所以他不打算麻烦夏志明了。

  之后,等夏志明将那名凶犯带走后,唐逸想着秦妍的家不安全了,于是他也就背着秦妍下楼了。

  因为秦妍被踢着了下阴那儿,伤痛得她一时走路不便,所以唐逸就直接背着她下楼了。

  下楼后,唐逸将秦妍扶在车里坐好,随即,他也就开车回单身宿舍楼了,直接领着秦妍去了他的住处。

  到了他的住处,他也就忙是去拿出了银针盒等来,急忙帮秦妍展开了急救。

  秦妍也知道他这家伙懂医,所以她很放心他的医术。

  第二天上午,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本打算亲自审讯那名凶犯,但是一早,值班的干警人员就发现那名凶犯死在了临时拘留室。

  因此,线索就突然中断。

  没辙,夏志明也只好给当事人秦妍来了个电话,意思想请她去公安局协助调查。

  但是秦妍经过一阵深思过后,轻描淡写的对夏志明说了句:“算了吧,还是不麻烦你了吧。”

  忽听秦妍的这么一句话,夏志明也愣住了,不知道她这究竟是啥意思?

  只是,夏志明担心秦妍会直接跟潘金林说些什么,于是他只好绕着弯子的问了句:“你不想深究了?”

  “已经没有必要了。”秦妍回道,“因为答案在我心里。但,我不会告诉你夏局长的。所以……这事跟您夏局长无关。”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了,夏志明愣了愣,然后忙是言道:“那成。若是你再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给我电话吧。”

  “……”

  这天下午,也就是正月初七的这天下午,唐逸忽然对秦妍说着:“妍姐,你暂时就住在我这儿吧。我一会儿要去一趟江阳市,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秦妍忙是说了句:“那你顺便帮我买张机票回来吧,好吗?”

  唐逸愣了一下,忙是问了句:“几号的?”

  “初九或者初十的都可以。”说着,秦妍忙道,“你等一下,我把身份证给你。”

  “成。”唐逸点了点头。

  待秦妍将身份证给唐逸后,唐逸看了看身份证上的秦妍……

  瞧着那张似笑非笑的一寸照片,想象着秦妍青春时期的纯美带点儿幻想的模样,再看看现在现实中的秦妍,唐逸只觉得自个的心里好似有着无限的感慨似的。

  是谁推残了那个青春时期的美少女?

  现在又是谁想要置她于死地?

  其实,唐逸心里自然是清楚,这次秦妍又遭遇谋杀的事情,肯定就是那个老东西搞出来的事情?

  所以唐逸说他今天下午要去江阳市。

  此次他去江阳市,要办两件事,一是今晚要好好的整整潘金林那个老东西,二是明天上午去送胡斯淇离开江阳市。

  至于今晚上怎么整潘金林那个老东西,唐逸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依旧像上次一样,要朱炎开车领着他进省委家属大院。

  趁着夜深的时候,唐逸要在潘金林的被窝里燃放鞭炮,今晚要闹得整个省委家属大院不得安宁。

  他要让大家都来看看这位看似人模狗样的老东西是怎么出糗的。

  唐逸在心里愤愤的想,娘西皮的,你潘金林个老东西会玩阴的,老子也会,看谁玩得过谁?老子就要这样一次次的折磨死你!

  事实上,打自年前的那次半夜被窝里的死鸡事件后,潘金林的精神状态的确有些不佳。

  因为一想起那事来,他就浑身哆嗦。

  所以现在,他也不敢轻易动唐逸了。

  至于这次,秦妍为啥还会遭遇谋杀?

  那就是潘金林想着自己被秦妍给整了,将他从省长降为了副省长,他心里就恨得慌。

  原来他对秦妍的那种挚爱,已经变成了咬牙切齿的恨,恨不得秦妍死掉。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谋杀又失败了。

  早在昨晚上,潘金林就知道谋杀失败了,也知道是被唐逸那个兔崽子给救了。

  由此,潘金林对唐逸的恨有一次加深了。

  因为想着他个兔崽子公然还跟秦妍半夜厮混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