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0章 半夜烟花

   一会儿,唐逸在驱车去江阳市前,他小子开车去烟花爆竹点买了两捆大地红,还要了两桶大礼花。

  完了之后,他小子也就驱车奔江阳市而去了。

  看来,今晚上,潘金林家是不得安宁了?

  估计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唐逸这小子这么狠,这么会玩。

  待唐逸这小子驱车到了江阳市的时候,正好天黑了,街道上的街灯正徐徐亮起。

  等找个地方靠边停稳车后,他掏出手机来,给朱炎那小子去了个电话。

  等朱炎接通电话后,听说是唐逸,他忙是乐道:“唐哥,新年快乐哈!我祝唐哥官运亨通!”

  听得朱炎这么的说着,唐逸嘿嘿的一乐,说了句:“没想到你小子还会说这好话?”

  朱炎听着,也是嘿嘿的乐道:“唐哥,我怎么也是个读书人嘛,大过节的,当然也会讨个吉利的嘛。”

  “草。得了,老子不跟你个这读书人拽词了。对了,你小子在江阳市吧?”

  “在呀。唐哥,是不是你找我有事呀?”

  “废话。没事我能找你小子么?”

  “那唐哥,你说,什么事?”

  “你一会儿到香满楼来吧。我请你吃饭。”

  “唐哥,来江阳市了,应该我请你吧?”

  “得得得,谁请都没所谓。你就说你啥时候能来香满楼?”

  “我这就可以过去呀。”

  “那你这就过来吧。”

  “……”

  之后,唐逸也就驱车在香满楼楼前的停车场停稳了车,搁这儿等着朱炎那小子来。

  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朱炎那小子就开着他的那辆宝马车过来了。

  最后,两人在停车场碰面后,朱炎就忙是问道:“唐哥,你……到底什么事找我呀?”

  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瞧了朱炎那小子一眼,然后言道:“一会儿再说吧,咱们先去吃饭。”

  “成。”朱炎忙是点了点头。

  待进了香满楼,一贯太子爷做派的朱炎,要餐厅经理给安排了一个雅间。

  之后,在雅间吃饭的时候,唐逸这货也就将他今晚上的计划告知了朱炎……

  朱炎听了之后,捧腹一乐:“哈……唐哥,你太牛X了!”

  乐着,朱炎话锋一转:“对了,唐哥,你上回在潘金林家搞那死鸡事件,吓得潘金林和他夫人俩都当即尿了裤子,哈哈哈……”

  “你怎么知道呀?”唐逸忙是问了句。

  朱炎这小子诡异的一乐,说了句:“我去找他们家佣人打听到的。”

  “然后呢?”

  “没有然后。就是那晚上吓得潘金林和他夫人一晚上没睡。之后,潘金林的司机说要报案,潘金林就说不用报案。说算了。然后那事就那么的隐瞒了。”

  唐逸听着,有些得意的乐了乐,然后又有些担心的冲朱炎问了句:“那你小子没有乱说吧?”

  “当然不会了!”朱炎忙道,“那事我能乱说吗?再说,唐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小弟我肯定不会乱说的!”

  “看来去年那次老子没有白救你小子?”

  “……”

  一会儿饭后,朱炎看时间还早,才夜里八点多钟,这时候还不适合行动,于是他忙是说道:“唐哥,走吧,我带你去唱K吧。”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一下:“老子不会唱。”

  朱炎那小子忙是诡异的笑嘿嘿的说道:“我也是瞎吼。但是,唐哥,关键不在于唱K,而是玩妹子。”

  “玩妹子?”唐逸皱眉一怔。

  “对呀。”朱炎那小子笑嘿嘿的说道,“唐哥,我常去的那家KTV的妹子特正点,我带你去玩玩你就知道了。”

  “好玩吗?”

  “当然好玩了。你想玩什么都成。”

  唐逸皱眉愣了愣:“很贵吧?”

  “哎呀,唐哥,反正我包了,一切费用都是小弟我的。”说着,朱炎又是主意道,“等我们从KTV玩完出来,不正好夜里一点来钟了吗?然后我们……嘿嘿……就去实施你的计划。”

  听得朱炎那小子那么的说着,唐逸有些心动的嘿嘿一乐,然后说了句:“拿走吧。”

  “……”

  之后,朱炎那小子也就领着唐逸来到了一家名为帝王的KTV。

  据说这家KTV目前是江阳市最豪华的,也是规模最大的,而且还是服务最牛X的。

  所谓的服务,也就那些隐晦的大家都懂的服务咯。

  据说是后台老板的关系很硬,只有他才能在江阳市开下来,要是换做其它老板,都不知道这家KTV被抄多少回了?

  每次公安部门大喊口号的扫什么打什么的,唯有帝王啥事没有,照常营业。

  据说警车都从后边的街道直接绕过。

  但,至于这老板究竟是谁?

  目前连在帝王工作了三年的老员工都没见过。

  当唐逸迷离模糊的跟着朱炎那小子进入了灯光奇幻而又迷离的世界后,他那货也是情不自禁被这里的一切所迷住了。

  由此,唐逸倍是好奇的在朱炎的耳畔问了句:“都有啥好玩的呀?”

  朱炎听着,笑眯眯的乐了乐,然后在唐逸的耳畔道:“这就看唐哥你的爱好了。反正我最爱玩的就是水晶之恋。”

  唐逸皱眉一怔:“啥叫水晶之恋呀?”

  朱炎忙是在唐逸的耳畔解释道:“就是把果冻弄到妹子的那里面,然后再搞她,超爽,哈。”

  唐逸听着,心都痒了,忍不住嘿嘿一乐,说了句:“那我一会儿就玩这个试试,嘿嘿。”

  “……”

  到了夜里将近一点钟的时候,当唐逸跟着朱炎那小子出来的时候,朱炎忍不住笑嘿嘿的冲唐逸问了句:“唐哥,怎么样?”

  唐逸这货听着,忍不住嘿嘿的一乐,回了句:“蛮好玩的。”

  “俄罗斯的妹子正点吧?”朱炎那小子又是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

  唐逸那货嘿嘿一乐,说了句:“娘西皮的,原来外国婆娘那毛还真是你妈金黄的哦。”

  “哈……”朱炎捧腹一乐,然后说道,“唐哥,你不会是第一回玩外国的吧?”

  唐逸这货没好意思说,便是说了句:“成了,接下来咱们该去办正事了。”

  “……”

  这晚上,大约夜里两点钟的时候,忽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然后只见咱们潘副省长那间主卧的窗户火光一闪一闪的……

  跟着又是大礼花被蒙在被窝里的闷声……

  ‘玖唔……’

  ‘蓬……’

  与此同时,大地红的响声不断……

  ‘噼噼……’

  ‘啪啪……’

  随之,一阵浓浓的烟雾从窗户冒出……

  里面的潘太太惊慌失措的嚷嚷道:“来人呀!救火呀!要出人命啦!啊——着火了——被子着了——啊——来人呀!”

  随即,潘金林在卧室里也惊慌失措的大嚷了一声:“来——人——”

  过了不到五分钟,整个省委大院的灯全部亮了起来……

  跟潘金林挨着住在一起的、暂时的代任省长吴奇光第一个赶到了潘金林所住的别墅前,听得潘金林卧室里乱糟糟的,鞭炮声、礼花声、哭声、嚷声、叫声……

  情急之下,吴奇光也只好给消防总队拨去了一个电话……

  在吴奇光给消防那边打电话的时候,朱延平也赶来了……

  接着,省常委书记,还有两位副省长,省委秘书处处长、省办公厅厅长等等等,这些大人物全都聚集在了潘金林的别墅外……

  大家伙一个个甚是纳闷,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这……潘金林同志怎么会在自家的卧室放鞭炮呀?还放礼花?”

  “想不到我们的潘副省长也跟太太半夜玩起了罗曼蒂克来?居然在卧室里放烟花?”

  “这玩的有点儿大了吧?都着火了!”

  “罗曼蒂克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老潘也太孩子气了吧?怎么想的,这就是……怎么还想起大半夜的在卧室放烟花呢?这老潘呀,真够邪性的!”

  “说的就是,烟花也没有这么放的呀?”

  “……”

  在这议论声中,消防车赶到了。

  跟着,省公安厅的人员也赶到了。

  待救火完事后,朱延平和吴奇光等人到潘金林的卧室门口一瞧……

  只见潘金林家的卧室一团糟,屋里的物品啥的,被烟熏得乌漆抹黑的,床上的被褥啥的,被烟花给烧了一大半,也是乌漆抹黑的,烟花的残渣碎屑等等等,满屋都是……

  更为狼狈的是,潘金林和太太被消防水枪给淋了个落汤鸡,这会儿正冻得哆嗦得厉害。

  此时此刻,潘金林的脑袋里是一片空白,但又在嗡嗡作响,像是随之要爆炸了似的。

  他太太也是如此,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这烟花是谁半夜给放的?

  更不知道谁进过她家?

  何时来的?

  何时走的?

  等等等,一切都是谜团。

  由于省里的这些大人物都被惊动了,所以公安那边也就立马展开了现场调查……

  现场调查的最终结果是,毫无任何的疑点。

  连外人进来的脚印都没有留下一个。

  最终闹得公安人员也怀疑是潘金林自己在家放烟花失误,只是他们不敢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