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1章 又跟胡斯淇机场有约

   第二天一早,在唐逸这小子驱车去江北机场的途中,他想着昨晚上由他一手策划的烟花事件,闹得省委大院鸡犬不宁的,他小子忍不住得意的乐了起来:“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朱炎那小子自个在卧室里笑醒了:“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昨晚上的那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太令人爆笑了!

  由此,朱炎这小子一边乐着,一边是愈来愈佩服唐逸了……

  这天就是正月初八,省委正式上班了,但是开年的第一天省委工作例会上,唯有副省长潘金林同志缺席。

  不过,事先,潘金林同志已经致电到省委书记朱延平那儿请假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关于昨晚的事情,朱延平一直也觉得蛮蹊跷的。

  但是究竟因为何事而起的,自然,朱延平是不知道的。

  但,朱延平知道,一定是有人想搞潘金林。

  想着这个,再想想昨晚的烟花事件,朱延平也是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心想,这位跟他多年的搭档,也暗地里斗了多年的搭档,貌似迎来无安宁日?

  当唐逸驱车到了江北机场的时候,刚在停车场停稳车,朱炎那小子就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朱炎忽然说了句:“唐哥,我想好了,等我毕业了,我就去你的那个招商办上班,做你的手下。”

  忽听朱炎那小子一早追来电话说了这么一件事,唐逸皱眉一怔:“这是……啥情况呀?”

  朱炎忙是回道:“没有什么情况呀,我就是想一直跟着唐哥你混呀。”

  “可是?”唐逸又是皱眉一怔,“你可是省委书记家的******人士,你跟着我混?”

  朱炎则是回道:“但是等我毕业了,也得工作呀。不可能我爸是省委书记,我就是省委书记吧?再说了,我爸的意思也是安排我去基层锻炼呀。”

  听得朱炎这么的说着,唐逸想了想,然后回了句:“这事咱们再说吧。”

  “喂喂喂!”朱炎急忙道,“唐哥,你什么意思呀?是不是不想带着小弟我混呀?”

  唐逸则是回答:“到时候,你还得听你爸的安排不是?”

  “没事的。这个我自己跟我爸说就好了。”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又是皱眉愣了愣,心说,娘西皮的,没有搞错吧?朱炎那小子毕业后要跟着老子混?

  不由得,唐逸转念一想,呃?有朱炎这小子加入我的招商办的话,那么老子的招商办岂不是就牛XX的了么?

  然而,唐逸突然又想了想,心说,娘西皮的,可惜朱炎这小子要明年才毕业呀!

  随后,唐逸也就按照事先的约定,来到机场南边的洗手间这儿。

  因为胡斯怡打电话给他说好了,说她姐姐胡斯淇要他这天九点钟前在机场南边的洗手间这儿等着她。

  到了这儿,唐逸这货看了看时间,见才八点钟,于是他顺便去上了一趟洗手间。

  在上洗手间的时候,他这货不由得回想起了昨晚上跟朱炎去帝王玩的事情来……

  想起昨晚上找的那位俄罗斯小婆娘,不由得再次在唐逸这货的脑海里闪出她那xing感的模样来……

  昨晚上,他这货找的那位俄罗斯小婆娘才十九岁,那白嫩嫩的肤色,热情大方而又倍显娇媚的微笑,真是太有味道了。

  尤其是粉颈下的那对白嫩嫩的鼓荡之物,更是令他这货记忆犹新。

  回想起那一抹金黄来,唐逸这货忍不住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外国小婆娘的那儿咋就稀稀落落的几根毛,不过倒是蛮好看的,跟咱们自己的国家的婆娘相比,就是有区别呀,睡起来感觉也不一样,外国那小婆娘好似很享受似的,一点儿也不扭捏,叫得还那么大声……

  更加令这货记忆犹新的是,弄果冻的那一幕。

  想着,唐逸这货嘿嘿的一乐,心说,回头没事了,老子自个再去帝王玩玩去,嘿嘿……

  待唐逸从洗手间出来后,朝四周看了看,见得没有胡斯淇的身影,他有些闷闷的皱了一下眉头,在想胡斯淇究竟啥时候能来?

  唐逸站在这儿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忽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远处的人群中闪了出来,忙朝洗手间这方走来了……

  那就是胡斯淇。

  不管何时何地,胡斯淇一出现,总是那么的抢眼。

  没有办法,美女就是美女。到哪儿都是抢眼的。

  胡斯淇一边朝洗手间走来,一边抬头瞧了瞧,见得唐逸那家伙果真在那儿等着,她心里一阵激动、欢喜不已,不过,她表面上,没动声色,只顾镇定的朝他走近……

  待走近唐逸的跟前时,胡斯淇装作路人一样,对唐逸小声的说了句:“到洗手间的后面去啦。”

  忽听胡斯淇说了这么一句,唐逸立马知道是啥情况了,于是他小声的应了一声,然后贼溜溜的瞄了瞄人群那方,见得好似没见胡斯淇她爸妈的身影,于是他忙是机灵的扭身,跟着胡斯淇朝洗手间的侧旁走去了,绕去了洗手间的后面。

  待到了洗手间的后面,来一块绿茵草地中后,胡斯淇渐渐止步,回身来,面向唐逸。

  唐逸瞧着她止步了,他也缓缓的止步了,默默的瞧着她。

  胡斯淇的内心很复杂,但是表面上则是很平静。

  瞧着胡斯淇那平静的样子,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便是问了句:“是不是又要过年才回来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胡斯淇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问了句:“你想我什么时候回来呀?”

  “我不晓得你啥时候有空?”唐逸则是回了这么一句。

  听得唐逸这词不达意的,话语表达不明确,不知道他这家伙心里怎么想的,不由得,胡斯淇的心里有些失落,由此,她也就有些生气的白了他一眼,说了句气话:“那我走了?”

  忽听这句话,唐逸郁闷的皱了一下眉头:“你叫我来这儿,就想跟我说这个吧?”

  “你不是也没有什么话跟我说吗?”胡斯淇气郁的撇嘴道。

  “我不一直在说么?”

  “可是……”胡斯淇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你是真是大笨蛋一个!木头人!死木偶!”

  见得胡斯淇这么的骂着,唐逸皱眉一怔:“啥……意思呀?你骂我干啥?”

  瞧着唐逸这副木木的样子,胡斯淇心里这个急呀:“哎呀!本姑娘真不知道跟你个笨得跟猪似的家伙说什么是好?说你笨吧,你又能耐了,还把我爸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给拖了下来,哼!”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更是懵怔了:“你究竟想要说啥呀?”

  这更是急得胡斯淇脸红脖子粗的:“你真是笨猪呀?”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不是老子笨好不好呀?而是你想做什么,你又不说,老子咋会晓得呀?”

  “人家都这样了,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呀?”

  “不明白。”

  “笨猪!去年……”说着,胡斯淇羞红了双颊来,“去年人家……走的时候,都……都亲了你一下了,你还跟笨猪似的呀?”

  唐逸皱眉一怔:“可你上回……又说老子自作多情,老子哪晓得你究竟啥意思呀?”

  “真是跟你说不清楚!”胡斯淇郁闷的羞红着双颊,撇了撇嘴,白了唐逸一眼,然后瞧着他,鼓足勇气的问了句,“那你……喜欢……我吗?”

  不赶巧似的,待胡斯淇刚刚问完这话,唐逸正想要回答喜欢的时候,忽然,胡斯怡惶急慌忙的跑来了,一边急忙道:“姐姐,快走啦!爸妈都来啦!”

  忽听这个,胡斯淇就犹如那惊弓之鸟一般,转身就朝洗手间的另一侧跑去了……

  胡斯怡也跟着姐姐跑去了……

  待唐逸愣过神来,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真是你娘个西皮的哦!

  正在这时候,还真他妈见得胡国华和他太太绕到了洗手间后边来了……

  听着脚步声,唐逸回头向后一瞧,见得胡斯淇她爸妈还真他妈绕来了,他不动声色的愣了愣,爱答不理的瞧了胡斯淇她爸妈一眼,也没有吱声。

  这碰了面,胡国华总得说话啥吧?

  毕竟都是在官场上混着的。

  没辙,胡国华也只好装做若无其事的问了句:“呃,小唐,你怎么会这儿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机场不是公共场所么?”

  胡斯淇她妈听着这句话,心里这个气呀,恶狠狠的瞪了唐逸一眼,暗自骂道,这个小兔崽子愣是厉害呀?

  想着去年在机场大门口跟唐逸的对话,胡斯淇她妈心里仍是有些犯憷,所以只是在心里骂骂咧咧的,没有吱声跟唐逸说啥。

  胡国华见得女儿也没有跟唐逸出现在一起,所以他也不好意思说啥别的,只是冲唐逸说了句:“那成了,小唐,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唐逸应了一声,然后也没有说啥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