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2章 各自都有忧虑

   初八的这天上午,潘金林闷在家中的书房中,在一个劲的吧嗒着闷烟,整个书房内是烟雾缭绕的。

  由于昨晚上的鞭炮事件闹的,此刻潘金林还心有余悸,夹烟的手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嘴唇也是颤微微的,有些干涩,显得一副惶惶不安的苦闷样儿……

  看上去,他的精神状态甚是不佳,甚是憔悴,两眼布满了血丝。

  由于昨晚的鞭炮事件闹的,一早,他太太还跟他大吵了一架,责怪他指定是在官场上得罪了什么人,否则的话,家里不会半夜闹完死鸡事件,接着又闹鞭炮事件,接下来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

  这个家,已经被搞得家不像家了,就连家里的佣人都倍感惶惶不可终日,像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了似的。

  由此,潘太太一早就跟咱们的潘副省长大吵了起来,骂他指定是在外干了什么缺德事,现在遭报应了。

  此刻,咱们的潘副省长想着半夜死鸡事件、鞭炮事件、太太的吵闹、自个从省长降到副省长……

  想着这一系列事件,他心里头是那个恨得慌呀,挤眉瞪眼又是咬牙的。

  事实上,他自个的心里很清楚,这些事件都是因何而起的……

  所以现在他在琢磨,接下来,他该怎么办?他该如何收拾这个因为自己酿成的残局?

  原本他想着对付一个像秦妍那样的弱小女子,易如反掌,就好像杀死一只鸡一般,不过如此。

  但是他没有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人在从中作梗,那个人就是唐逸那个小兔崽子!

  想着唐逸那个小兔崽子,一个跳梁小丑的玩意,居然搞得他潘金林惶惶不可终日的,他心里头这个窝火呀,无法形容!

  由此,咱们的潘副省长咬牙切齿的在心里说了句:唐逸那个小兔崽子必死!

  但是如何对付唐逸那个小兔崽子?

  这是一个问题。

  目前,省委书记朱延平已经知道了他潘金林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也想到了他潘金林可能会想辙弄死唐逸,所以要是现在他潘金林真弄死了唐逸的话,恐怕也不好交代?

  最终,他也怕将他自己这条老命给搭进去。

  因为他还想多活两年了,还盼着自己击垮朱延平,坐拥湖川省的第一把交椅,成为真正的大佬级人物。

  再说,潘金林自己心里也明白,年前的那次,他所策划的市党校汽车爆炸事件,唐逸没死,恐怕往后就难了?

  因为这事没有成功,慢慢的,关于他潘金林自个的那点儿秘密也就将慢慢的被牵扯出来……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还有,潘金林自个也知道朱延平为什么会护着唐逸?

  那就是唐逸是周思远老先生钦点的唯一政府方面的接洽人,要是唐逸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恐怕周思远老先生那边也会要求要个交代的?

  潘金林也知道,周思远老先生虽然只是一位港商,但是由于他在商界的影响力,很可能会将事件升级,闹到中央去?

  到时候,要是中央直接插手干涉此事的话,估计他潘金林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对他潘金林来说,不值!

  因为尽管唐逸那个小兔崽子如何如何,他目前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角色,而他潘金林就算是从省长降到了了副省长,那么他还是混在省委,还是省部级的一名党政干部,所以他觉得他自个的命要比唐逸那个小兔崽子的名珍贵、值钱。

  所以,潘金林要权衡一下代价和厉害关系。

  但是,想着唐逸那个小兔崽子,他潘金林心里又是恨得慌,若是不弄死那个小兔崽子的话,他这心里就像是比刀绞还要难受!

  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从半夜死鸡事件到鞭炮事件,一定是唐逸那个小兔崽子搞出来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小兔崽子居然如此神通广大,居然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疑点,居然搞得的查无实据,所以没有人对他唐逸怎么样。

  毕竟猜疑成不了法律依据。

  所以他潘金林也只好将这些猜疑藏在自个的心里,就算是打掉牙也得往肚子里吞,所以想想,咱们的潘副省长有多憋闷?多窝火?

  由此,他心里想的是一定要弄死唐逸那个小兔崽子的!

  不由得,他又是点燃了一根烟来,狠狠的吧嗒了一口,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闷气来:“呼……”

  此刻,江北机场。

  之前因为唐逸那小子和胡斯淇在机场南边的洗手间后边话别时,被胡斯淇她爸妈怀疑的找来了,所以唐逸最后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胡斯淇就那么慌张的开溜了。

  完了之后,他小子也只好站在机场外,眼睁睁的瞧着一架飞机沿着跑道起飞,渐渐的升入高空……

  但是,他也不知道,胡斯淇是否就坐在那架飞机上?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很低落,情绪很压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不悦感……

  事实上,他小子只是装傻,因为他心里已经明白了,胡斯淇是喜欢他的,也知道此前胡斯淇想要他的一个表白,但是他就是不说,就是装傻。

  实际上,他小子自个的心里也清楚,打自见胡斯淇第一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偷的喜欢上了她。

  只是,这里的事情目前太复杂了。

  他考虑得也是很多。

  毕竟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少年了。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是想跟胡斯淇在一起的,但是他也知道没有这种可能了,所以他必须装傻。

  这其一,他小子心里很清楚,胡斯淇她爸妈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他俩在一起的。

  这其二,他小子想着自己现在已经跟陆文婷定了亲,虽然当时的定亲有些仓促,有些坑爹的感觉,但是毕竟还是定了亲。

  所以,唐逸这货心里清楚,自己跟胡斯淇恐怕只能是有缘无分了?

  但,他心里又是不甘的。

  因为他在想,娘西皮的,为啥老子就不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呢?

  之后,唐逸这货也只好暂且抛开一切的思绪,跑去机场帮秦妍买了一张正月初十去上海的机票。

  然后,他自个闷闷的回到机场停车场,上了车,一边启动车,一边在想胡斯淇是不是已经快到北京了?

  因为他知道胡斯淇是要去北京转机飞去英国的。

  随着这种思绪,他这货又在想,从北京飞去英国要多久?英国究竟是个啥样子……

  越是想着这些,他这货越是很难在心里遗忘胡斯淇。

  待他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驱车离开停车场时,他忽然想起了方乐乐来……

  因为每次当他不开心时,他心里想到的就是方乐乐。

  也不知道为啥,方乐乐那丫头总能让他一下子就开心起来?

  想着,他一边驾着车,一边给方乐乐打了个传呼。

  等过了一会儿,方乐乐那丫头欢喜的给他回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方乐乐那丫头笑嘻嘻的问道:“大鬼头,找本姑娘干什么呀?”

  听着方乐乐那丫头笑嘻嘻的问着,唐逸这货竟是说了句:“不干啥,就是想干……你。”

  “去死吧,你!”气得方乐乐那丫头嗔怒道,“告诉你,大鬼头,你不要以为我方乐乐好欺负哦?”

  忽听方乐乐那丫头真急眼了,这还是她头一次这么愤怒,不由得,唐逸这货也只好致歉道:“不好意思哦!我就是……玩笑嘛!”

  “哼!死大鬼头,玩笑有你这么开的吗?这种痞话,也就只有你个死大头鬼才说得出口,哼!”

  “好好好,我以后都不说了,成了不?”

  “这可是你说的?”

  “嗯嗯嗯。”唐逸忙是应声道,“我说的。”

  “那好,要是你下次再跟我说这样的痞话,我就……我罚你请客,或者是……背着我回家,从平江背着走路回到江阳市,累死你个死大鬼头!”说到这儿,方乐乐自个倍感有成就感的乐了,“哈哈……”

  听得方乐乐那丫头终于乐了,唐逸这货也是开心的一乐,说了句:“你那么胖,我背不动你呀。”

  “讨厌!人家很胖吗?哼!”

  唐逸这货嘿嘿的乐了乐,然后回道:“倒是也不胖,就是肥了点儿。”

  “死混蛋!人家哪里肥了呀?人家这叫……叫……肉感好不好呀?”

  “嘿……”唐逸这货一乐,回道,“其实我就是喜欢你那样有肉感的女孩子。”

  “切!去你的!你别又想拐着弯说痞话哦!”

  “……”

  事实上,方乐乐那丫头也不算胖,就是那种说胖不胖、说瘦不瘦的状态,给人一种肉呼呼的感觉,但又看不到她有多胖,很可爱。

  尤其是方乐乐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露着两个浅浅的酒窝,感觉她笑得是那般的快乐,毫无杂念。

  当然了,方乐乐那丫头的模样也是很漂亮了,所以才会使得她显得那般的可爱。

  这就是方乐乐那丫头的魅力所在,也是唐逸这货一直都想要睡睡她的原因所在。

  只可惜,没想到方乐乐那丫头竟是保守派的,不会轻易和男孩子夜出住宾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