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6章 终于安全离开

   这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咱们的潘副省长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汇报道:“阿诚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只是……目前找不到秦妍。”

  “她没有在江河社区或者是竹园小区么?”潘副省长问道。

  “没有。都不在。”

  “那你等一下,我把她的手机号告诉你,你联系一下,骗骗她。”

  “……”

  这会儿,秦妍正和唐逸在江云之家吃饭。

  两人坐在餐厅一楼大厅的一角,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的坐着的。

  忽然,秦妍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秦妍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才掏出手机来,接通了电话:“喂。”

  “您好,请问是秦妍女士么?”对方一位男士言道。

  “我是。你是……”

  “我是供电局的,正在江河社区这儿收电费,您好像没在家?”

  “对。我没在家。”

  “那您能回来了一趟么?”

  “对不起,我现在回不去。”

  “那您……明天上午方面来一趟供电局么?”

  秦妍微皱了一下眉宇,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好的。那我明天上午去供电局交电费吧。”

  “……”

  待电话挂了后,秦妍又是微皱了一下眉宇,总感觉这个电话不太对劲似的。

  幸好那时候刚时兴手机,大家还不知道玩机主位置查询,所以也只能采取这种笨拙的办法来骗。

  否则的话,秦妍恐怕就出事了?

  唐逸瞧着秦妍的表情有些不大对劲,他便是问了句:“妍姐,你怎么了?”

  “没事。”秦妍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是不是刚刚那个电话有啥问题呀?”唐逸猜疑了一句。

  “没有。”秦妍若有所思的淡笑道,然后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你明天上午能送我去江北机场么?”

  “可以。没有问题。”

  “……”

  随后,咱们的潘副省长又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汇报道:“已经骗了秦妍明天上午来供电局。”

  潘副省长听着,皱眉一怔:“白天动手?”

  “没事的。您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

  “那就成。你看着办吧。”

  “嗯。好的。”

  “……”

  晚饭后,唐逸也就驱车领着秦妍一起回单身宿舍楼了,回到了他的住处。

  回来后,唐逸陪着秦妍坐在客厅里瞧了一会儿电视,彼此也没有说太多的话。

  只是秦妍老是时不时的扭头偷偷的看着他,像是想对他说句啥,但她又不大好意思开口似的,闹的自个羞红了双颊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秦妍终于忍不住冲唐逸问了句:“你还不去洗澡吗?”

  忽听秦妍这么的问着,唐逸这才扭头看了看她,然后回了句:“好吧,我洗澡去了。”

  等唐逸洗澡出来后,秦妍也没有吱声说啥,只是默默的起身,也扭身去了洗手间,打算冲澡去了。

  实际上,只是她羞于将内心的想法告诉唐逸而已,因为她心里在想,明天她就将离开平江了,这一别之后,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了,所以她想着唐逸这么的帮着她,她很想将自己好好的交给唐逸一晚,任凭他怎么折腾她,算是她对他的报答了。

  当然了,她内心也是很想要那事的。

  只是她羞于开口而已。

  因为打自年前的那次,她和唐逸有过一回那事后,体尝到他个家伙的厉害后,她是很想再跟他好好的睡一晚的。

  就一晚就够了,她就倍感自足了。

  至于别人说她是坏女人也好,还是臭不要脸的也好,她只求这么一晚。

  想着这些,秦妍头一回感觉人的内心想法是那么的矛盾,有时候为了一时的yu望竟是啥事都做得出来……

  她甚至看不清自己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怎么还有心想要和唐逸睡一回?

  此时此刻,正在淋浴的她,整个人有些木木的站在喷头下,任水点拍打着她的脸……

  此后,她自个有些神经质的站在镜子前,瞧着自个的身躯,竟是心说了一句,你这副身躯何时才能垮掉呀?

  这话的意思是,如果她这副身躯垮掉了的话,就不会再有那么多yu望了,也不会再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了。

  一当没有了对那事的渴望,那么她也就不会自觉那么累了。

  更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了。

  镜子中的她,一副白生生的娇躯实在是惹人冲动不已。

  一会儿,她一扭身,就这么伸手拽开了门,‘咔’的一声,唐逸忍不住扭头朝洗手间的门口这方瞧了过来,忽见秦妍竟是光着出来的,他被惊呆了眼……

  秦妍虽然倍觉娇羞,两颊绯红,但是她还是倍显镇定的走到了唐逸跟前,说了句:“今晚,我想要你和我一起睡卧室。”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哪里还忍得住呀?

  因为他早就感觉到自己那个多余的部位顶得生痛了。

  不由得,他冲动的站起身来,上前一把抱起秦妍,就朝卧室走去了。

  在被唐逸一把抱起的时候,秦妍的内心是惊喜的、开心的。

  待唐逸这货将秦妍往床上一撂下,就猴急的扑了上去……

  终于,秦妍唤起了唐逸的激烈之情,他就像是猛兽的一般的冲她进攻了。

  事后,待累得唐逸那货倒下后,秦妍意犹未尽的一把抱紧他。

  之后,这晚,翻过来,秦妍霸王硬上弓了唐逸四五回。

  直到凌晨五点来钟了,才累得睡去。

  这是秦妍倍觉幸福的一晚。因为唐逸这家伙着实是太给力了。

  第二天上午,唐逸驱车送秦妍去江北机场时,途中,秦妍回想着昨晚所发生的,她的嘴角一直流露着一丝甜美的笑意……

  不由得,她扭头笑微微的瞧着正在专注驾车的唐逸,说了句:“谢谢!”

  忽听这句谢谢,唐逸扭头倍觉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她,问了句:“谢啥呀?”

  “嘻……”秦妍自我陶醉的一笑,回了句,“你不会明白的,总之,谢谢你!”

  唐逸感觉她莫名其妙的,一时也搞不懂她,所以他也就干脆不问啥了。

  待送秦妍过了安检后,唐逸也就扭身往回走了,出了机场大厅,奔停车场那方走去了。

  之后,唐逸坐在车上,望着那架飞往上海的飞机沿着跑道缓缓的滑动起来时,莫名的,他这货忽觉心里有些惆怅似的。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感觉自己对秦妍还有着丝丝眷恋似的?

  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她?

  若是能,又会在什么时候呢?

  飞机沿着跑道滑行的速度愈来愈快,忽的一下脱离地面,升向了高空……

  唐逸坐在车里,望着那架飞机愈飞愈远,愈来愈小,直到消失在江阳市的天空后,他才愣过神来,开始拧动车钥匙,启动了车……

  两个小时后,咱们的潘副省长接到了秦妍打来的一个电话。

  已经安全抵达上海的秦妍,给潘金林打来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秦妍说道:“您老不用再白费心机了,我,秦妍,还活得好好的。我死不了的。”

  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窝火的问了句:“你个小婊子现在在哪儿?”

  “我已经不再平江了,也不在江阳市了。我一个……您老再也找不到的地方了。”说着,秦妍话锋一转,“您老也别以为我不知道您老在打什么算盘。现在,我明确的告诉您,如果唐逸有事的话,您老也离死不远了。因为只要我秦妍活着,您老是别想动唐逸的。现在,反正我秦妍是烂命一条,也不怕丢人了,所以……只要唐逸有事,我会直接去中央宣扬您老的yin威的!如果您老不信的话,咱们走着瞧!”

  “……”咱们的潘副省长一时无语了,顿了……

  听得潘金林无话可说了,秦妍又是言道:“别的话,我不想多说了。您老也是个聪明人。所以也别想干那些蠢事了。现在,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您,我和唐逸不止一次,昨晚上,我还和他在一起。他比您老厉害多了,他回回都能让我达到顶峰,那种感觉很好,好似飘入了云端一般。”

  这话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牙齿都咬得咯咯的作响……

  秦妍更是得意道:“您老就算是将牙齿嚼碎了,也没用的。唐逸就是比您老厉害。他那一下下的,好似每下都顶到了我的活心尖子上似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太舒服了,舒服死我了。唐逸留给我的是一种切骨的感觉,我永远也忘不掉。一辈子都忘不掉。好啦,还是不说了,您老就是个没用的秃老头。跟您老这个没用的废物说话,我感觉真是白费了口舌。”

  这话,再次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将牙齿咬得咯咯的作响,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秦妍本来不想说啥了,但是听着他被气得咬得牙齿咯咯作响,她又是言道:“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的男人,永远都是一个废物!您老就是那个废物!现在,您老也彻底的废了!所以您老还是不要去折腾了!只要我秦妍活着,唐逸就不能有事的!您老那如意算盘别打了,没用的!好啦,废物,我也不想废话了!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