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7章 竟是有些多愁善感

   听着秦妍‘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后,咱们的潘副省长更是被气得一阵浑身哆嗦,牙齿碰撞得咯咯的作响,眉毛直立……

  这就是秦妍设想好的,给咱们潘副省长最好的报复。

  她就是想这样活活的气死咱们的潘副省长。

  此时此刻,她完全可以想象出,咱们的潘副省长被气成了啥样。

  但,这时候,咱们的潘副省长对她秦妍也是没辙了。

  不仅仅是对秦妍没辙了,就是对唐逸,他也没辙了。

  因为秦妍知道咱们潘副省长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所以她就是不如他所愿。

  秦妍心里清楚,他就是想弄死她,然后再来慢慢的整死唐逸。

  只是她没有将这些告诉唐逸而已。

  她抉择离开,远去上海,实际上就是为了护着唐逸。

  因为只要她活着,咱们的潘副省长就不敢对唐逸怎么样,显然,很简单,那就是秦妍是唯一的知情之人,所以只要她活着,他潘金林就不敢怎么样。

  以这种方式来打击和报复是潘金林,是对他最好的惩罚,秦妍就是要令他每天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气得他吐血而亡。

  秦妍自然也甚至潘金林的脾气秉性,知道说他是废物,说他是个没用的秃老头,说他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之类的话,就好似比拿刀去杀他,还令他难受。

  想想,咱们的潘副省长那是何等风云人物,他可是政界的要员,所以当一个女人都这样的瞧不起他时,他心里会有多么的难受?

  实际上,咱们的潘副省长打如意算盘就是先弄死秦妍这位知情之人,只要她死了,那么他在慢慢的想办法去弄死唐逸的话,也查无实据了,无人知晓。

  况且,尽管唐逸目前有周思远老先生罩着,但是西苑湖景区项目总是会完的,所以等这个项目完了之后,他潘金林要是暗中弄死唐逸,也是不会有人追究啥的。

  毕竟,唐逸目前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角色而已。

  像唐逸这样的小人物,在咱们的潘副省长眼里,压根就算不得啥。

  秦妍也是深知这一点的,所以她抉择了离开,抉择去上海。

  只要她躲过了这片天地,那么她就是安全的了。

  他潘金林也只能是在湖川省牛X罢了,出了省内,估计他也不一定好使?

  再说,像秦妍这样的小人物,小女子,一当离开湖川省后,也是没有啥媒体去关注她的,所以她只要低调的存在,一时间,潘金林也是难以掌握到他的行踪的。

  唐逸这会儿早已回到了平江。

  想着秦妍的离去,他这货也不知道怎么了,竟是多愁善感的呆在自个的办公室发呆。

  尽管秦妍与他交往并不怎么密切,但是秦妍这一离去,却是给他留下了至深的印象。

  关于秦妍这位柔弱娇美的女子,可是真真切切的在他的视野中出现过。

  秦妍的一举一动,一撅嘴一瞥眉,在他的记忆中都是那般的真切。

  这位可怜的女子,她未来的命运究竟会如何?

  他很想知道。

  最开始,他这货想着秦妍跟咱们的潘副省长有染,他心里总是有那么的一点儿不大舒服。

  但是现在,当他真正的了解秦妍,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后,才发现这位女子是可怜的,是需要用一生去呵护的一位柔美女子。

  关于她此前的种种过去,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重要的是,只要她平安、开心、幸福,就好。

  想着这些,唐逸忍不住在心里开始愈发憎恨潘金林那个老东西,只可惜的是,他的官衔不够,还不能与人家抗衡。

  若是能的话,唐逸真想将潘金林那个老东西打入十八层地狱、万劫不复!

  所以,他小子也只好在心里骂道,麻痹的,你娘西皮的,潘金林那个老东西,狗日的,若是杀人不算违法的话,老子真想一刀宰了他!老子要一刀一刀的割他的肉,抽他的筋,哼……

  这天下班后,原本刘晓静那丫头又约了唐逸今晚一起去宾馆,但是唐逸却是婉言拒绝了。

  他只觉自个情绪甚是低落,回到了他的住处。

  回来后,看着自己的客厅和卧室,回想着秦妍曾在这儿出现过,他这心里又是一阵揪心和惆怅……

  不由得,唐逸这货暗自心说,格老子的,老子啥时候也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呀?难道……

  老子现在真的成熟了么?懂事了么?

  这晚,在上海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中,一间小旅馆内的一间小单人房里,躺着一个柔弱的女子,她正思绪万千的。

  这个柔弱的女子就是秦妍。

  初到上海,无心睡眠,所以就那样的瞪圆着双眼,愣愣的仰视着天花板发呆,脑海里却是思绪万千……

  回想着昨晚还跟唐逸在一起的情景来,她忍不住自个欢喜的笑了:“嘻……”

  然而想着她现在孤身独闯上海,她面上的那欣喜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消失了,变成了一种迷惘……

  突然一想,她觉得自己啥也不会,好似只会在政府机关里混日子。

  如今,要她一个弱小女子独闯一番,她感觉到了一阵阵胆寒。

  只是她心里清楚,她还算年轻,未来的路,还很漫长。

  在这一刻,她的心里愈来愈清晰,那就是女子终究不适合在官场那种地方混。

  因为女子总是容易成为官场上的牺牲品。

  曾经有一部电影里有句台词,说的就是,男人喜欢两个最肮脏的地方,第一个就是女儿的那个话儿,第二个就是官场。

  想起这句话来,秦妍忽然觉得,她就是肮脏的牺牲品。

  现在,她终于跳出那个圈子,终于可以做回自己了。

  即便是牺牲,她也不会牺牲在肮脏的地方了。

  想着这些,秦妍更是一时无眠……

  不知道为何,她竟是那般的思念着唐逸,突然她在想,若是能有唐逸在她身边的话,那该多好?

  第二天上午,唐逸这货正呆在自个的办公室里发呆,忽然,江中华给他来了一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只听见江中华莫名低沉的说了句:“小唐呀,你来一趟我办公室。”

  就这么一句话,江中华挂断了电话。

  唐逸听着,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老子咋就感觉有啥不对劲似的呀?又会是啥事呀?

  随后,当唐逸来到江中华的办公室门前时,他又是愣了愣眼神,在想究竟会是啥事?

  想着,他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进来。”江中华在里面说了句。

  于是,唐逸也就伸手‘咔’的一声,推开了门……

  当唐逸往里一瞧时,忽然,只见咱们的潘副省长坐在江中华的办公桌前,江中华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江中华见得唐逸进来了,他忙是笑微微的站起身来,冲潘金林言道:“那,潘省长,我就……先出去了?”

  “嗯。”潘金林点了点头。

  见得潘金林点头了,江中华也就扭身朝门口这方走来了,当他来到唐逸的身边时,他扭头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潘省长要找你小子谈话,机灵点儿哈。”

  因为江中华担心咱们的潘副省长是想跟唐逸谈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他的意思就是,不该说的别乱说。

  唐逸听着,也没有说啥,只是微微点头,应了一声:“嗯。”

  见得唐逸那小子应声了,江中华这才放心的出了办公室,顺便给带上了门。

  唐逸回头往后瞧了一眼,见得江中华带门出去了,他小子愣了愣眼神,然后才正转头去,若有所思的瞧了瞧潘金林。

  虽然这是两人第一次晤面,但是关于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早就开始了,也都在暗中交过手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位武林高手交手一样,已经在悄然无息中比试过内力了,外人是啥也没有感觉到,只有他们俩心里明白谁胜谁负。

  在瞧见唐逸的那一刹那,潘金林的心里就火花四射,但是他尽量压制住了自己,就当是彼此之间啥也没有发生过。

  事实上,潘金林也是不会蠢得将暗中发生的一切挑明了说的。

  一当挑明,那么他还有什么秘密呢?

  而唐逸这货的心里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他自然是想好了对策。

  潘金林在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活动后,最终和颜悦色的冲唐逸问了句:“小唐是吧?”

  “是。”唐逸点了点头,暗自心说,麻痹的,你个老东西还装他妈什么蒜呀?

  见得唐逸点头了,潘金林尽量微微的一笑,言道:“那个……小唐呀,过来坐嘛。”

  听得潘金林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愣了愣眼神,然后也就迈步走近了办公桌前,一边拉开椅子坐下,一边说了句:“谢谢!”

  见得唐逸坐下了,潘金林又是强作笑颜道:“小唐呀,至于我……你应该认识了吧?”

  唐逸这货也是故意装傻充愣:“您是……潘省长吧?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年前好像看到了一个新闻,说您降为了副省长,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