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8章 看谁比谁能装

   听得唐逸那小子那么的说着,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真想大骂一句话粗话,尼玛!

  这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原本咱们的潘副省长就最讨厌别人提起他降职这事了,可是唐逸这货还愣是这么的提起来,这不就是故意的么?

  事实上,就是故意的。

  唐逸心想,格老子的,别以为就你潘金林会装b,老子也他妈会装。

  但,咱们的潘副省长也没辙,也只好任唐逸这小子现学现卖的装b一回。

  潘金林也只好是囧笑道:“对,我现在是省里的副省长。”

  见得潘金林如此,唐逸问了句:“潘副省长,您……找我……有事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更是气得潘金林直冒火星子,这回真在心里大骂道,尼玛,你小子有必要将‘副’字加重音么?再说,就算我潘金林是副省长,那你小子也算不得什么吧?你应该问我有什么指示不是?居然还问找你有事?

  但,这话,咱们潘副省长也只能是在心里说说,毕竟要是说出来,未免显得他这位省部级干部太小心眼了?

  所以,潘金林也只好直奔主题,强作微笑的问道:“是这样的,小唐,我听说……你跟县人事局秦妍同志的关系不错,所以……我就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

  竟是亲自出面来打听秦妍的下落的?

  唐逸这货不由得心说,麻痹的,你潘金林个老东西也太低估了我唐逸的智商吧?

  于是,唐逸便是回道:“我跟妍姐也就是同志关系吧,也没啥特别的。那会儿,妍姐不是在西苑乡么?我也正好在西苑乡,所以我跟妍姐算是一般的同志关系,相互见个面,有招呼的那一种。”

  忽听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内心这个火呀,心说,真是尼玛的,这小子怎么就比我潘金林还会装b呀?

  没辙,潘金林也只好问道:“是这样的,秦妍同志突然辞去了人事局那边的工作,所以我就想来了解一下情况,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秦妍同志突然离开的?”

  “这个……”唐逸愣了一下,然后皱眉回道,“我也不大清楚。”

  “那你……知道她去哪里了么?”

  唐逸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回了句:“这个我也不大清楚。”

  “可是……”潘金林若有所思的皱眉打量了唐逸一眼,“我听说……秦妍同志在离开平江之前,跟你见过面,所以……小唐呀,你再好好想想,看看秦妍同志离开前都跟你说了什么?”

  听得潘金林这么的问着,唐逸又是皱眉愣了愣眼神,然后忽然灵机一动,心想,呃?对了,咱们这儿……离哪儿最远呀?要不还是折腾折腾潘金林这个老东西玩玩吧……

  想着,唐逸这货忽然言道:“哦,我想起来了。妍姐她在离开平江的时候,她这么对我说的,她说她先去一趟东北的大兴安岭,去那儿旅旅游,散散心。然后……她好像说……还要去一趟拉萨,去那儿拜拜神。因为她说她这些年一直不顺心,所以她想去拜拜神。完了之后,她好像说……要去西双版纳那边定居吧?她说那边环境不错,很好。”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咱们的潘副省长早已默默的将这一条路线牢记在心里了,于是他忙是说了句:“谢谢你了哈,小唐!”

  “不用。潘副省长,您客气了!”

  “……”

  之后,当咱们的潘副省长驱车秘密离开平江的时候,一边掏出了手机来,给打电话……

  等电话接通,他就忙是言道:“你,听好了,记住了:秦妍现在去了大兴安岭。如果,你在大兴安岭没有找到她的话,那么你就立马赶往拉萨。在拉萨没有找到她的话,最后,你就去西双版纳。她是打算在西双版纳定居的,所以在那儿……应该可以寻找到她的踪迹?”

  “可是……”电话那端的神秘人回道,“潘省长,去这么多地方,费用……可是很高的。”

  听得对方这么的说着,咱们的潘副省长忙道:“你就直说吧,首先付给你多少钱?”

  “起码也得20万吧?”

  “然后呢?”咱们的潘副省长又是问了句。

  “如果事情办妥了,您怎么也得再付20万酬劳费吧?”

  “成。就这么定了!”咱们的潘副省长忙道,“一会儿我就回去了,你过来拿钱吧。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大兴安岭!”

  “……”

  待潘金林离开平江县委后,县委书记江中华就忙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说了句:“你小子再来一趟我办公室。”

  “好吧。”唐逸回道,这回,他小子知道江中华找他是为何事了。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江中华办公室后,江中华就忙是冲他问道:“潘副省长都问你啥了呀?”

  趁机,唐逸这货皱眉一怔,回道:“他主要就是问了我,在我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县里有没有哪位领导为难我。”

  “那你怎么说?”

  “我就实话实说了呀。”唐逸这货回道,“我说县委给我安排一间办公室,还是冲着洗手间大门的,完了之后,咱们周县长还想将我赶出县委大院呀。还有,县委配一辆车给咱们招商办,周县长还老是看不顺眼,干涉这个干涉那个的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气得江中华直皱眉头,瞪着唐逸那小子:“你……你怎么……你怎么能说这些呢?!!你这不是将周长青给卖了么?!!”

  唐逸则是装作无辜的而又郁闷的回道:“我哪里晓得卖不卖谁的呀?再说,周县长本来就老是跟我过不去嘛,这您江书记也是知道的呀?再说了,咱们的原则不就是要实事求是么?我也没有夸大其词呀?再说,我那间办公室本来就是冲着洗手间大门的嘛!”

  听得唐逸那货这么的说着,江中华又是气恼的瞅了瞅他,然后暗自想了想,觉得卖周长青就卖了周长青吧,反正周长青跟他江中华也不搭调,于是,江中华忙是问了句:“那你小子没有说我啥坏话吧?”

  “那没有。”唐逸忙是回道,“您江书记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说您不好呢?”

  听唐逸这么的回答着,江中华的心里总算是放心了,听着这话心里也是倍感舒服,于是江中华忙是言道:“那这样吧,你那间办公室,明天就给你小子调换了。我看看,实在不成,你就搬去五楼办公吧。五楼那间办公室,应该会符合你小子的心意。至于……周县长那边,我去做工作吧,放心,他以后也是不敢再为难你了。”

  “……”

  之后,当唐逸这货从江中华的办公室出来后,心里这个乐呀,心说,娘西皮的,这回县委总该重视老子了吧,哈……

  因为唐逸这货心里清楚,关于这事,江中华和周长青都是不好意思去问潘金林的,所以他小子就趁机玩了一把。

  再说,就算是他们原话去问潘金林,潘金林也会闷着声说,就是这事。

  因为潘金林不可能告诉他们,他找唐逸是为了秦妍那事的。

  所以,唐逸这货也就趁机做文章。

  随后,江中华给周长青去了个内线电话,事实上,周长青也知道潘金林这次秘密来平江县委了,所以当江中华将唐逸说的那些告知了周长青后,周长青心里这个气呀,心说,尼玛,唐逸个你兔崽子,老子开年就给错了一个两万块的红包给你小子了,还不够么?你还要他妈出卖我,草……

  可是想着人家省委如此重视西苑湖景区项目那事,周长青也是怕掉乌纱帽,于是他也只好对江中华说道:“那个啥……江书记呀,以后关于唐逸那小子的工作啥的,我就再也不过问了吧,还是由你来负责吧。还有,江书记,你看……关于唐逸调换办公室这事……还是我去安排吧,我希望能通过这事,减少唐逸对我的误会,所以……还希望你给我这个机会呀。”

  可江中华说了:“关于调换办公室的决定,我已经告诉唐逸了。你要是想表现一下,就亲自去帮唐逸搬东西吧。”

  “……”周长青一阵无语,只是心说,尼玛,这不是他妈玩我么?好歹我也是平江县的一县之长不是?玩人也没有这么玩的吧?

  第二天上午,唐逸在搬办公室的时候,周长青愣是亲自跑来了,忙是冲唐逸问道:“小唐呀,你看……要我帮你搬啥不?”

  忽见周长青跑来讨好来了,怕是惹不起他唐逸,趁机,唐逸这货转悠了一下眼珠子,然后言道:“算了吧,周县长,这儿……也没啥搬的,您还是……”

  周长青却是忙道:“对了,这文件架子要不要拿上去呀?”

  这会儿,唐逸那货说了:“周县长,您要是真想帮我的话,您帮我将这张办公桌扛上去吧。楼上那张办公桌太旧了,我不想用,所以一会儿您就把楼上那张办公桌带下来,放这办公室就好了。”

  “……”咱们的周县令无语,顿了,心里大骂,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