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9章 啥好消息

   但,周长青又没辙,既然是自己跑来帮忙的,那么唐逸他那么的说了,他也只好老老实实的上前去将那张办公桌给扛走。

  只不过,咱们周县令心里这个郁闷这个气呀,心说,唐逸呀唐逸,你个小兔崽子就等着吧,现在我他妈忍着还不成么?总有时候你个小兔崽子会犯在我周长青的手上的,哼!

  折腾了一个上午,这回咱们唐主任的办公室总算是更换了。

  现在,县招商办的办公室的大门终于不再冲着洗手间的大门了。

  更换后,现在的县招商办办公室位于县委办公大楼的五楼,挨近电梯口右边的第二间,就是咱们唐主任的办公室。

  但,关于县招商办还是只有咱们唐主任一个光杆司令。

  不过这回,咱们的唐主任坐在新的办公室内,总算是感觉有那么一点儿舒心了,不再像个受气包似的混在县委办公大院了。

  不由得,咱们的唐主任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这换了办公室,心气就是不一样了呀,嘿嘿……

  只是,咱们的周县令郁闷了,这会儿坐在办公桌前,吧嗒着闷烟,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不由得心想,娘的,我周长青堂堂的一位平江县县长居然拿唐逸那个小兔崽子没辙,这……要是传出去,也太有损我周长青的面子了吧?

  想着这事,咱们的周县令被气得有点儿哆嗦,不由得挤眉瞪眼的,恨得咬牙切齿的心说,等西苑湖景区项目结束后,看我周长青怎么收拾你唐逸这个小兔崽子,哼……

  这天下午,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给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来了一个电话,说了句:“老江呀,你看……能不能安排一下,将安华调来县招商办这边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江中华暗自一怔,也只好忙是回道:“成。那我尽力安排。”

  “那成,也没有别的事情,就这事。”

  “……”

  待电话一挂,江中华不由得皱眉心想,这……啥意思呀?安永年要将他儿子安华从县财政局调来县招商办,这是不是想让安华来接替唐逸的位置呀?可是……目前……也不能将唐逸那小子踢出县招商办呀?要是安排安华来担任县招商办主任的话,那唐逸那小子岂不是非得急眼不可呀?

  想着,江中华又是转念一想,呃?唐逸那小子不是安永年的世侄么?要是这么着的话……估计安永年不是那个意思?应该是……安永年想将安华调来县招商办这边来锻炼锻炼吧?因为就能力上来说,安华那小子可是不及唐逸的一半……

  当差不多琢磨透了安永年的意思后,江中华给唐逸去了个电话,叫他来一趟他办公室。

  当唐逸来到了江中华的办公室后,江中华忙是微笑道:“有个好消息告诉你小子。”

  唐逸皱眉一怔,瞧着江中华,忍不住猜测了一句:“是不是要给我发奖金呀?”

  “瞧你小子这觉悟!”江中华忙道,“动不动就是钱不钱的!这儿是什么地方呀,这儿可是县政府,你以为像企业呀,动不动就是金钱奖励呀?”

  见得江中华那么的说着,唐逸有些懵怔的瞧着他:“那还有啥好消息呀?”

  “壮大县招商办,对你小子来说,算不算一个好消息呀?”

  忽听这个,唐逸那货忍不住欢喜的一乐,忙道:“是不是打算给我安排个漂亮的女秘书呀?”

  气得江中华瞥了他小子一眼:“你一个招商办主任还想配秘书?”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说,唐逸这货忍不住郁闷的心说,既不是金钱,又不是美女,那还会有啥他妈好消息呀?

  江中华瞧着他那小子郁闷的样儿,便是言道:“那个啥……我打算给你招商办新增一名办事员。”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又是欢喜道:“您打算给我安排一名手下让我管管?”

  “对。”

  “那……”唐逸那货又是嘿嘿的一乐,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男同志。”

  听说是男同志,咱们唐主任的脸上立马就没了任何惊喜的私彩,闷闷的问了句:“他啥时候来招商办呀?”

  “如果顺利的话……应该很快?”江中华回道,“但这名同志,你小子应该认识?他就是你世伯安永年的儿子安华。”

  “啥?!!”唐逸甚是郁闷的皱眉一怔,“安、安华?!!”

  “对呀。”

  不由得,唐逸郁闷的皱起眉头来,心想,娘西皮的,老子去安永年家拜年的时候,他就说将安华安排来县招商办,没想到还动真格的了呀……

  跟唐逸谈完这事后,江中华给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去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后,江中华言道:“老刘呀,有个事跟你说一下,关于你们财政局的安华同志,将要被调来县招商办这边,所以回头你去做做安华的工作。”

  刘福宽忽听这个,忙是回道:“成成成!没问题!”

  因为刘福宽心想,真是谢天谢地了,总算是将安华那小子调走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安华是安永年的儿子,所以他在财政局那边天天混着,刘福宽也不太好管,就连安华上班迟到啥的,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而且因为安华在财政局,都快要带坏了财政局的风气。

  但对于这位******人员,他刘福宽又不好做管理。

  唐逸这会儿坐在自个的办公室,心想,娘西皮的,这要是安华那小子真来老子的招商办的话,老子咋个管他呀?再说了,老子可是跟他还有过过节,这……咋弄呀?

  想到这儿,唐逸忽然心想,不成的话,老子还是给安永年去个电话吧,来个约法三章好了?

  显然,现在咱们的唐主任也是有了政治觉悟的,所以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是有他的办法的。

  想着这事,唐逸给安永年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言道:“安伯呀,那个啥……您……真打算让安华来县招商办呀?”

  “对。”安永年回道。

  “可是……那个啥……那我咋个管他呀?”

  安永年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唐逸呀,现在我给你一个特权,那就是帮我治理好安华那个臭小子。在县招商办,你是主任,所以一切他就得服从你的管理。他若是不服从,你就收拾他。”

  听着这话,唐逸这货趁机来了一句:“我很暴力的哦。”

  “暴力就暴力吧。”安永年回道,“我自己打又下不了手,所以你小子要是想揍他就揍吧,总之,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将安华那个臭小子给收拾得利利索索的。再说了,现在你跟安华可是兄弟关系,所以作为兄弟,你也是为了他好不是?”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说道:“那成,安伯呀,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

  “……”

  一会儿,等挂了电话后,安永年忽然想着,怕江中华误解了他的意思,于是他忙又给江中华追来了一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了,安永年忙道:“老江呀,那个什么……关于安华来县招商办这边后,你就将他交给唐逸管就好了。至于唐逸咋个管法,你就不用过问了。”

  江中华听着,不由得暗自庆幸自己琢磨透了安永年的意思,幸好没有理解成为安华来接替唐逸的工作……

  于是,江中华忙是回道:“成。我明白了您的意思。”

  “……”

  这天临近下班的时候,忽然,李爱民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听着唐逸那小子接通了电话,李爱民乐道:“唐逸呀,今日个晚上……咱们一起喝酒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李书记,你……你在平江么?”

  “对呀。我今天上午就来平江了呀。上午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所以就没有给你小子电话了。”

  “忙着工作的事情?”唐逸又是皱眉一怔,“你的工作不是在西苑乡么?”

  李爱民忍不住嘿嘿的乐道:“现在我已经正式来平江工作了。”

  “可是……我在县委大院没有瞧见你呀?”

  李爱民又是乐道:“我不在县委大院办公。我现在是县工商局党委书记、局长。”

  忽听这个,唐逸忍不住一乐,忙道:“你咋这会儿才告诉我呀?现在都这会儿了,我咋个张罗接风宴呀?”

  李爱民忙是回道:“啥接风宴呀,咱们就不搞那一套了。对了,咱俩喝点儿小酒就成了。”

  “不成不成!”唐逸忙道,“怎么也得张罗一下,这样吧,我给周晓强去个电话,叫他过来,咱们也得意思一下,为你接接风不是?”

  听得唐逸那小子那么的说着,李爱民乐了乐,言道:“那成,那咱们就叫周晓强过来吧。正好,我跟县教育局局长王长贵关系很好,我一会儿给他去个电话。”

  唐逸又是忙道:“一会儿我把公安局局长夏志明也叫上,咱们得乐呵乐呵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