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0章 接风宴

   这晚,在唐逸这货的张罗下,为李爱民搞一个接风宴,来的人也不多,就只有县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周晓强、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县教育局局长王长贵,他们这三位。

  加上唐逸、李爱民,一共五人来到了江云之家。

  江云之家的老板江鹤年见得有那么三四张熟悉的面孔,于是他忙是亲自前来招待,安排他们到了二楼的包间。

  原本这天预订满了,没有空余的包间了,但是后来有位客人来电退订了一个包间,所以正好,江鹤年就将这间包间派上了用场。

  相互嘘寒问暖了几句后,当江鹤年得知那张陌生的面孔就是新上任的平江县工商局局长,他心里这个胆寒呀,心说,幸好那位客人退订了包间,否则的话,今日个晚上真是没法安排了……

  想想,县工商局局长那是何等的人物呀,若是惹得他不爽了,三天两头的来江云之家捣乱的话,他江鹤年也是没辙的不是?

  所以在招待上,江鹤年更是热忱了起来。

  待他们这几位人物围着包间中间的那张大圆桌坐下后,江鹤年又是亲自给他们点菜。

  在点菜的时候,江鹤年纵观了一下在坐的几位人物,好似就唐逸那小子稍稍差点儿意思,不过江鹤年也听说了,唐逸那小子可是安永年的世侄。

  所以对于江鹤年来说,在坐的几位,他是谁也惹不起的。

  其实,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跟李爱民并不是很熟的,只是唐逸那小子去电邀请,他也不得不卖唐逸一个面子。

  毕竟夏志明早就得知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

  唐逸目前在平江县也就认识周晓强和夏志明这两位稍稍有点儿地位的人物,所以关于接风宴,他也只能邀请他们俩过来凑热闹。

  县教育局局长王长贵跟李爱民倒是认识,彼此的关系还算可以。

  周晓强则是一个活跃份子,老是跟谁都有话,都能聊到一块儿去。

  其实,唐逸跟他们这几位年龄比他大一轮以上的人物在一起,他小子自然是稍显稚嫩了一些。

  一会儿开席后,咱们县教育局局长王长贵显得有些孤陋寡闻的瞧了瞧对面坐着的唐逸,忍不住问了句:“这位年轻的小伙子是……”

  周晓强听着,忙是笑嘿嘿的回道:“王局长,您还不认识我哥们唐逸么?”

  “唐逸?”王局长皱眉一怔,“好像……听他们说过?”

  这时候,夏志明冲王长贵笑话道:“我说老王呀,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唐逸这小子现在在咱们平江这么赫赫有名的人物,你居然会不知道?”

  适时候,李爱民微笑道:“那个啥……唐逸这小子是江阳市市委安书记的世侄,以前安书记安排他小子在西苑乡跟着我,但是没想到他小子去年就混进了平江,担任了县招商办主任,我……这才混进平江呀。”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王长贵刚忙端起酒杯来:“失敬失敬!来来来,唐主任我敬你一杯!”

  唐逸这小子虽然稍显稚嫩,但是对于官场的这套礼仪礼节啥的,他已深知。见得人家王局长要敬他酒,他忙是笑嘿嘿的端起酒杯来:“不不不,王局长,这杯酒还是作为晚辈的我来敬您吧!”

  王局长也是挺会拽词的:“咱们主席不是早就说过了么,革命队伍里不分年龄大小,只论本事大小,所以没有晚辈和长辈之分,这杯酒还是我敬你吧!”

  李爱民担心唐逸不会拽词,于是他忙是替唐逸说道:“那个啥……你们俩就别分啥长辈晚辈了吧,咱们都是同志,相互撞一下酒杯,表示互敬不就好了么?”

  “对对对!”夏志明忙是赞同李爱民的话,“李局长说得对!”

  周晓强则是替唐逸说话道:“王局长,我哥们唐逸吧……跟我一样,是个粗人,肚子里没啥墨水,但我哥们绝对是个义气的人,所以您就别跟他们那么客套了。您就端起酒杯来,说干杯,我哥们指定会干的。”

  王局长听着,忙是嘿嘿的一乐,言道:“那成,那就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来,干杯!”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举过酒杯来:“来,王局长!”

  待两只酒杯‘当’的一碰,唐逸举起酒杯,一仰脖子,也就一干而尽了……

  然后,唐逸倒转着酒杯:“王局长,我就先干为敬了哦!”

  王局长见得唐逸那小子还蛮豪爽的,他也是一时兴起,忙是微笑的一口干了杯中酒……

  因为王局长看得出来,在坐的那三位都在向着唐逸说话,所以他岂敢跟唐逸过不去呢?

  见着两人都豪情的干了杯中酒,周晓强忙是击掌叫好……

  夏志明也是大声叫好,然后他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强子呀,我们就来共同祝贺爱民同志升来平江!”

  趁着这大好的机会,李爱民也是想规划自个在平江的圈子,于是他忙是举起酒杯来:“夏局长、周总,以后在平江,就还望两位多多予以工作上的支持和帮助哦!”

  夏志明忙道:“这,咱们还有啥说的呀?咱们都是同志,工作上当然是要相互支持和帮助了。再说,你又是唐逸那小子的老领导了,咱们这关系还有啥说的呀?”

  “对对对!”周晓强忙道,“李书记,哦不,李局长,您是我哥们唐逸的老领导也就是我周晓强的老领导,所以咱们这关系,还有啥说头呀?”

  “……”

  今晚上被唐逸那小子这么一张罗,李爱民不由得心有感触的想,这算是他来平江初步有了自个的一个小圈子了。

  正在他们几个在包间里乐乐呵呵的吃喝得正起兴时,忽然,只听见老板江鹤年包间门口阻拦道:“不不不!杨公子呀,这间包间真不成!真有客人在里头!我就求您了,您就高抬贵手,别闹了,成不?”

  “闹你妈个蛋呀?”随着这声嚣张的话语,忽然‘碰’的一声,包间的门被一个年轻的家伙给踹开了……

  忽见这动静,夏志明心里有些不大爽了,心想,妈的,谁呀?不知道我这位县公安局局长就坐这里吃饭么?

  王长贵心里也是很不爽,心说,平江县谁还敢这么嚣张呀?

  周晓强则是心说,我草,哪儿跑来的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傻X呀?不知道这里坐着的都是平江县有头有脸的人物么?

  李爱民则是一时没啥想法,只是静观其变。

  唐逸这货心里可是火大了,心说,尼玛隔壁,不知道今晚上的接风宴是老子张罗的呀?

  待夏志明瞧清门口站着的那个年轻人是县纪委书记杨庆丰的儿子杨绍时,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妈的,这小子啥时候回平江了呀?看来……平江县又不得安宁了?

  王长贵瞧清是杨庆丰的儿子杨绍时,他忙是囧笑的称呼了一声:“杨少!”

  因为王长贵怕被他爸叫去县纪委喝茶,这人物得罪不得。

  周晓强瞧着,则是皱了皱眉头,心想,看今晚上这出戏怎么唱?

  因为周晓强知道唐逸也不是啥怕事的主儿。

  杨绍瞧清在坐的几位后,不由得冷冷的一笑:“嘿……原来是你们几位占用了这包间呀?不过,本少爷今晚上也想用这间包间,不知道在坐的几位有意见没有?”

  这话落音,忽然,只见唐逸噌的一下就站起了身来:“我草!你是他妈谁呀?老子见过嚣张跋扈的多了,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外加嚣张跋扈的!”

  杨绍忽见那个年轻的小子居然敢站起来对话,他不由得眉头一皱:“小子,报个名号来?”

  “报你妈个蛋呀?”唐逸回道,“我看你也就是芝麻地里撒黄豆——杂种一枚!”

  “你说什么?”杨绍有些急眼的瞪着唐逸,“过来说!”

  唐逸岂会惧他?

  听得他那么的说着,唐逸扭身离座,就打算绕过餐桌,朝杨绍走来……

  在唐逸从夏志明的身侧经过时,夏志明忙是伸手一把拽住了唐逸的后:“小唐,这事还是我来处理吧!”

  忽见夏志明那动作,李爱民也忙是冲唐逸说了句:“小唐,还是让夏局长来处理吧!”

  唐逸知道,李爱民是不会害他的,所以他也就暂时没动步了。

  杨绍见得唐逸不敢上前了,他得意的得瑟道:“有种就放马过来呀!”

  见得杨绍那样,夏志明噌的一下站起了身来:“杨绍!你别他妈得寸进尺哦!在坐没有谁怕你!你算个什么他妈东西呀?我们也就是给你爸几分面子!别他妈蹬鼻子上脸的!”

  忽见夏志明火了,杨绍一声嘲笑:“哟呵?咱们公安局的夏局长火了呀?”

  这时,周晓强也是看不过眼了,忍不住说道:“杨绍,你可真别在这儿得瑟!你爸不就是县纪委书记么?有啥呀?牛尼玛啥呀?信不信我这儿有人让你爸明天就下课呀?”

  杨绍冷笑道:“就你们这几位?吹吧!你们敢说你们在坐的没有问题,不怕县纪委请你们去喝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