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2章 还能咋样

   听得他们几个那么的说着,唐逸这小子也不傻,心里也明白了,心想,娘西皮的,合着他们这几个就想把责任完全往老子身上推呗?

  想着这事,唐逸干脆做了顺手人情,忙是说道:“没事,你们都不用担心啥。关于今晚上揍杨绍这事,就往我身上推吧。毕竟今晚上的接风宴是我搞的,他杨绍那b小子跑来捣乱,我心里能不窝火么?能不揍他么?”

  夏志明见得唐逸那么的说着,他愣了愣眼神,忍不住囧笑道:“唐逸,你小子可别以为我们几个欺负你哦,都把责任往你身上推哦。事实上,你小子也明白,我也是想揍杨绍那个傻b小子的。但是……我这……不好出面呀。”

  听得夏志明那么的说着,唐逸忙是言道:“我理解的,没事的。好啦好啦,这事就我扛吧。现在咱们不提这事了,咱们继续喝酒。”

  见得唐逸那样,李爱民忙是趁机道:“对对对,我们继续喝酒。来来来,我们一起来为唐逸干一杯!”

  李爱民之所以趁机这么的说,那是因为他心里清楚,这种事情是最好拉拢彼此阶级关系的。

  对于他李爱民来说,刚调来平江,所以对于圈子的规划还是至关重要的。

  若是没有自个的圈子的话,那么往后是很难在平江混开的。

  虽然李爱民一直都在西苑乡混,但是关于他的政治觉悟和境界还是蛮高的,知道到了哪一步,该做一些什么动作。

  相对而言,唐逸就要显得稚嫩了许多。

  因为他小子还不懂得规划自己的圈子,只是目前官场上的一些事情看得比较明了。

  杨绍那b小子也没有想到他今晚上装b装大了,愣是碰上了一个硬角色。

  当然了,若是今晚上没有唐逸在场的话,恐怕杨绍那么的闹着,夏志明他们几个恐怕就散场了?

  因为他们几个可是不想因为一间餐厅包间来得罪县纪委书记的儿子的。

  再说了,他们更不想被请去县纪委喝茶。

  所以他们一定会很绅士的腾出包间来,让给杨绍。

  其实,杨绍这b小子也没有啥能耐,要说打架的话,他也挑不过几个。

  他也就是仗着他爸是县纪委书记,到处嚣张跋扈的。

  原来,他爸杨庆丰一直惯着他,但是现在对他小子也是有点儿想法了。

  因为中考的时候,杨绍这b小子的成绩超级烂,后来他爸托关系愣是将杨绍弄进了县一中。

  但他小子就是不好好读书,最后闹得辍学了。

  他爸瞧着他辍学了,不愿读书了,于是他爸也就想安排他进政府机关单位工作,但,他个b誓死不进政府机关工作,非得要跑去广东打工。

  然而去广东晃悠了几个月后,这不过年回来后,就再也不愿去广东打工了,嫌广东那地方天气太热了,热得闷死了。

  现在,杨庆丰拿着这么一个混账儿子,也是头痛。

  杨绍那b小子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当在外受委屈了,回家就会跟他爸说,要他爸去收拾人家。

  这不,这晚,杨绍那b小子自个跑去医院后,医院的值班医生见他右手脱臼的位置特殊,不敢给复位,说可能要动手术,他又跟人家医院吵吵了起来。

  最后医院没辙,也只好暂时给做了一下处理,止了止痛,完了之后,要他明天白天再来医院看看。

  受了这一晚上的闷气后,杨绍这b小子回到家里,就跟他爸说起来唐逸是如何如何欺负他的,又是如何如何把的右手给弄得脱臼了的,甚至将唐逸的原话都说给了他爸听……

  他爸杨庆丰听了之后,不由得怒眼一瞪,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去……

  ‘啪!’

  一声脆响,待杨绍反应过来挨打了,他心里这个憋屈呀,恨不得自己撞墙死掉算了,眼泪就吧嗒吧嗒的出来了……

  瞧着他那副憋屈的样儿,他爸则是怒斥道:“你惹谁不好呀?非得惹唐逸那小子!人家县委书记江中华都不敢惹他,我杨庆丰算个什么东西呀?你个兔崽子居然还说要我去对付人家唐逸?哼,早晚连老子都得被你这兔崽子给祸害的丢了差事!”

  忽听他爸这么的说着,杨绍那b小子这才问了句:“他是谁呀,那么牛b?”

  “市委书记的世侄!”

  听得他爸这么的说,杨绍那b小子这才忽地一怔:“啊?他……”

  “还他啥呀?就你这兔崽子,也是欠揍!人家唐逸好好的给李爱民搞个接风宴,你说你小子非得跑去倒啥乱呀?搁哪儿吃饭不是吃呀?你还非得想去强占人家用着用着的包间,能不挨揍么?告诉你,兔崽子,人家唐逸要不是看老子的面子上,恐怕今晚上弄死你都不一定?你以为他唐逸是好欺负的呀?就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刘永都没有奈何他!就去年,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领着那么一大长溜队伍去乌溪村收拾唐逸,结果都被唐逸那小子给赶出村来了,你说你个兔崽子算个什么东西呀?”

  这顿训斥,杨绍那b小子仍是问了句:“这么说……就不能拿唐逸怎么样了呗?”

  “还能咋样?你还想咋样?”

  “可是……我这右手还脱着臼呢!”

  “活该,你!”说着,杨庆丰又是怒斥道,“要不是看你个兔崽子胳膊脱着臼,我都想揍你了!我看呀……你就这兔崽子,再不好好被揍揍,恐怕你也是不得安生?”

  嘴上虽然这么的说着,但是杨庆丰的心里早就想好了,关于西苑湖景区那么的一个项目交给唐逸在掌管,这里一定会有些猫腻,到时候就查他唐逸这个问题,一竿子整死他小子。

  第二天早上,杨绍那b小子因为脱臼闹的,过了一夜麻药失效,所以他愣是被痛醒了,痛得是满头大汗的,悲痛声不断,时不时的从牙缝里挤出几声:“唉……哟……啊……呼……”

  杨庆丰见得儿子右手痛得厉害,一夜之间,儿子就瘦了一大圈似的,面色惨白,他心里这个痛心呀,没辙,只好给县纪委去了个电话,安排了一下工作,然后领着儿子去医院了。

  毕竟,这是他的亲生骨肉,就算杨绍再坏,再调皮,再不听话,但看着儿子的痛楚,他这心里也是痛的。

  由此,杨庆丰心里也是对唐逸产生一种强烈的恨!

  杨庆丰心想,不管怎么样,唐逸那小子也太狠了一点儿,就算杨绍不懂事胡闹,给揍他一顿也就得了呗,居然还给弄了个脱臼,哼,回头看我杨庆丰怎么整治你唐逸那个兔小子……

  经过一夜的思虑后,这天上午,教育局局长王长贵给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王长贵言道:“老夏呀,昨晚上的事情……我想了又想,不如……咱们几个约唐逸一起来商议一下?看看怎么让杨庆丰下课?因为呀……因为昨晚上的事情,若是杨庆丰还在县纪委书记的位置上的话,他一定会事后慢慢的想办法整治我们的?”

  忽听王长贵这么的说,夏志明皱眉一怔,觉得这王长贵的话也是不无道理的,觉得还是王长贵考虑得长远……

  事实上,昨晚上,夏志明也想了,尽管将责任推给了唐逸,但是杨庆丰那个人是个典型的小人,一定还会秋收算账的……

  但,夏志明皱眉想了想,则是回道:“老王呀,问题是……咱们没有啥把柄可以拿下杨庆丰不是?”

  “有没有把柄不要紧,重要的是……我们想想,如何利用唐逸跟安永年的关系?因为若是安永年心里不爽了的话,他说拿下谁,还不就拿下谁了呀?”

  “你这话倒是有道理。”夏志明回道,“那……这样,老王呀,我一会儿给李爱民去个电话,问问他啥意思?”

  “不用,老李那边我给去电话吧。”王长贵忙道。

  “那也成。那我就给强子去个电话吧。”

  “成成成。”

  “……”

  杨庆丰陪着儿子到了县人民医院后,结果经过骨科专家拍片研究,然后告诉杨庆丰:“杨书记呀,关于您儿子脱臼这病例……去年我们医院就见了好几例,脱臼位置完全一致,但都是需要通过手术复位的。当然了,也有个别的放弃了我们医院的治疗,去了市人民医院,或者是别的医院。我也听说……有个别的是去找现在县招商办的唐主任给弄好的。”

  听得骨科专家这么的说着,杨庆丰眉头紧皱:“吴教授,照您的意思……就是我儿子这脱臼……必须得手术治疗呗?”

  “对。”吴教授点了点头,然后建议道,“当然了,民间有些高医可以直接给复位。但我们医院目前还没有那等高医。反正我听他们说,就是现在县招商办的唐主任,好像就曾是民间的高医,所以您不妨去找找他,看他能不能行?”

  杨庆丰听着,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尼玛,别他妈老是跟我提唐逸那个兔小子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