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3章 想起了秦妍来

   这天上午,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则是在做安华的思想工作,因为安华那小子不愿离开县财政局。

  实际上,是安华那小子不想跟在唐逸的手下工作,所以他死活都不愿意被调去县招商办。

  所以,刘福宽也只好亲自来做安华的思想工作。

  毕竟安华可是安永年的儿子,要是他实在不愿离开县财政局的话,那么他刘福宽也是不能赶走他的。

  再说,这事,若是安华死活不愿意的话,他刘福宽也只能去征求安永年的意思,若是安永年说安华不愿意去县招商办那就算了,那么这事也就算是完了,继续将安华留在县财政局好了。

  上午,唐逸那货坐在办公室没啥事,也就给秦妍去了个电话,但是发现秦妍的那个手机号已经打不通了。

  由此,唐逸不得不想秦妍现在在上海究竟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潘金林的人找到?她会不会出事了?

  他唐逸在平江县可以混得风起水生的,但是面对潘金林那尊佛,他也是倍感难以对付。

  毕竟人家可是省部级干部,他唐逸目前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所以这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按照唐逸的想法,他是真想弄死潘金林那尊佛,但他小子也不傻,知道要是真弄死了潘金林的话,恐怕他也就完了?

  想着他自个还这么年轻,一命抵一命不值当,所以他小子也就打消那等坏念头。

  不过想想,他小子也整得潘金林吃了两会哑巴亏,他小子觉得也算是牛X了。

  事实上,从半夜的死鸡事件到鞭炮事件,确实是也将潘金林整怕了。

  至今,潘金林的心里都还有点儿惶惶不安的,生怕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潘金林心里也大致明白,那等事件,应该就是唐逸那个兔崽子搞出来的?

  但都是捕风捉影的事情,他潘金林也不好挑明了说。

  再说,若是真挑明了说的话,恐怕他潘金林那点儿糗事就全被抖露了?

  想着因为秦妍而引起的这一系列的事情,唐逸这心里也是有些郁闷,但是,现在,唐逸更多的还是同情秦妍。

  事实上,唐逸这小子也隐约的看明白了,秦妍的确是官场上的牺牲品。

  作为一名弱小的女子,她也是无法左右啥的,只能是被人家左右。

  现在,唐逸只祈求秦妍在上海平安无事。

  想完了秦妍,唐逸又想起了胡斯淇来……

  想起胡斯淇这丫头来,唐逸这货的心里甚是郁闷,因为她这丫头带给他的快乐并不多。

  但是不知道为啥,他就是对胡斯淇一直都念念不忘的。

  不过,现在,唐逸这货的心里非常清楚,他跟胡斯淇恐怕是很难走到一起了?

  然而,冥冥中,他小子的心里又是总觉得他和胡斯淇之间还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似的?他总觉得……他和胡斯淇应该不会只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想着这些,唐逸又忽然想起了董卓妍来……

  因为还有几天,西苑湖景区项目就要恢复开工了,估计……董卓妍也快要来平江了?

  这名香港的女子,留给唐逸的印象就是率真。

  只是他小子自个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跟这名香港女子发生关系。

  董卓妍在香港可是园林设计界的大姐大级别的人物,没想到面对爱情的时候,她依旧率真像个小女孩一般,那般的可爱。

  但,唐逸心里很清楚,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事后,董卓妍终究是会回到香港的,所以他们俩之间……就像是一场儿戏。

  就在唐逸想着这些感情上的事情时,忽然,江倩给他个家伙来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江倩欢喜的问道:“你个家伙在做什么呢?”

  唐逸倍觉无聊的回了句:“发呆呗。”

  江倩听着,呵呵的一乐,问了句:“不用工作呀?”

  “工作个毛呀?西苑湖景区项目还没恢复开工,我能有啥事呀?再说了,县招商办就我这么一个光杆司令,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似的,郁闷!”

  “我听安书记说……他不是要把儿子安排去你县招商办吗?”

  “说是这么说了,但是安华还没来我这儿报到呀。”

  江倩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那你个家伙还郁闷什么呀?想想,人家安书记的儿子现在都将跟在你手下,多光荣的事情呀?”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终于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打趣道:“要是安排你来做我秘书的话,我就开心,嘿嘿……”

  “美吧,你!你个家伙还真能想哦,还想要我去给你当秘书哦,真是的!”

  “怎么了?不成呀?”

  “成是成……”说着,江倩呵呵一乐,“呵……不过要等你个家伙混进江阳市市委再说吧。”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则是乐道:“要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才不用你呢,我要请一个比你年轻的女孩子才是,嘿嘿……”

  “哼!臭家伙!这就嫌我老了呀?”

  唐逸则是乐嘿嘿的回道:“你吧……我承认你非常漂亮,但是……还是老了点儿。”

  “去你的!臭家伙!等你来江阳市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忽然说道:“对了,我今晚上去江阳市找你呗?”

  “哼!你不是嫌我老了吗?那你还来找我干嘛呀?”

  “嘿嘿……”唐逸这货乐了乐,然后说了句,“姐,我想喝奶了。”

  “……”

  跟江倩在电话里这么的聊了一会儿后,唐逸这才感觉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自个乐了乐,心想,娘西皮的,过几天西苑湖景区项目就恢复开工了,到时候肯定忙,趁着这时候没啥事,老子去找江秘书好好的温馨一下吧,嘿……

  这天上午,王长贵、夏志明、周晓强、李爱民,他们四个通了个气后,决定找唐逸那小子商议一下,看看怎样才能将杨庆丰给搞掉?

  事实上,王长贵和夏志明早就烦杨庆丰了,因为以前杨庆丰请他们俩到县纪委喝过茶,幸好当时没有调查出啥问题出来,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歇菜了。

  现在趁着这次机会,他们俩自然是想,若是能暗中搞掉杨庆丰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总算泄了一次心头之恨。

  显然,县纪委书记看似威风,但也是得罪人的一个岗位,若是拿捏不好的话,是最容易被暗中搞掉的。

  这天上午,杨庆丰则是领着儿子转遍了平江县,将几个大医院都跑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哪家医院能弄好他儿子的胳膊。

  折腾了一上午,杨庆丰也是恼火了,不由得冲他儿子骂骂咧咧的,又是训斥又是怒骂的。

  与此同时,杨庆丰这心里也是对唐逸愈来愈恨得慌。

  杨庆丰心说,妈的,唐逸呀唐逸,居然你小子这么狠,那么回头也别怪我杨庆丰不仁了!就西苑湖景区项目,这里我一定能查出点儿蛛丝马迹来的,到时候,看看你那世伯安永年怎么保你,哼!

  由于胳膊脱臼闹腾了这么久了,杨绍那b小子心里也是烦了,所以他个b小子也只好没皮没脸的冲他爸说道:“爸,不行的话……我们还是去找唐逸吧?”

  听得这话,杨庆丰心里这个怒呀:“草!好意思吗?难道你个兔崽子还想要我杨庆丰去向唐逸那个兔小子道歉,又是点头哈腰的求他么?”

  “可是……”杨绍那b小子也是无奈至极,“有两个医院的教授都说唐逸能给弄好,所以……”

  “废话!是他个兔小子给弄得脱臼的,他能给接不上么?”说着,杨庆丰又不得不心痛的扭头打量了儿子一眼,问了句,“很痛么?”

  “嗯。”杨绍那b小子脸涩涩的点了点头,“反正……虽然医院给止痛了,但是……偶尔还是有着一阵一阵的痛。而且……好难受。”

  瞧着儿子这样,杨庆丰又是疼爱又是气恼:“哼!这回,你个兔崽子总算是长了记性了吧?以后不会再出去惹是生非了吧?”

  “嗯。”杨绍那b小子又忙是脸涩涩的点了点头,然后意气风发的说道,“爸,我要进入政府机关工作,将来我一定要混得比唐逸好,我一定要踩在他的头上!我要好好的报复他!”

  忽听儿子这么的说,杨庆丰不由得瞪圆了双眼来,怔怔的瞧着儿子,像是终于看到了希望似的……

  于是,杨庆丰决定道:“那好吧,那我这就领着你去找唐逸那个兔小子吧。爸低一回头就低一回头吧!”

  “……”

  事实上,杨庆丰不愿直接去找唐逸,那就是他不想在唐逸面前低这个头。

  想想,他杨庆丰在平江那是何等的人物呀?好歹也是县纪委书记不是?

  然而唐逸那小子呢?

  他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所以,杨庆丰自然是不想在唐逸面前低头,或者是低三下四的。

  况且,杨庆丰一直认为,唐逸若是没有安永年做后盾的话,他是混不得如此风起水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