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4章 这小子太能装了吧

   这天下午,到了快五点钟要下班的时候,咱们县招商办的唐主任也就开始收拾了起来,打算一会儿前去江阳市找江秘书温馨一晚。

  正在咱们唐主任在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走人时,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这敲门声,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应该是刘晓静那丫头?要么就是于秋香?

  因为目前他在县委办公大院所熟悉的也就是这两位了。

  至于江中华或者是周长青是不会这么客气的敲门的,他们俩要么是一个电话说来一下我办公室,要么就是直接推门就进他办公室了。

  想着,唐逸也就随口说了一句:“进来吧。”

  然后,办公室的门被‘咔’的一声推开了……

  听着门被推开了,唐逸一边继续收拾办公桌,一边抬头瞧了一眼……

  忽见站在门口的是县纪委书记杨庆丰,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然后心里立马就明白了,估计是为他儿子杨绍的事情来的?

  想着,咱们的唐主任也没有动声色,只是故作欢喜的诧异道:“杨书记?您……有啥指示呢?”

  此刻,杨庆丰默默的站在门口,心里很是不爽的瞧了唐逸那个兔小子一眼,然后心想着现在是求人办事,没辙,咱们县纪委的杨书记也只好礼貌道:“那个……小唐呀,现在……方便打扰你一下么?”

  唐逸那货忙是一笑,回道:“瞧您杨书记说的,您这不是……在骂我么?啥方便不方便的呀?您来了,啥时候都方便不是?”

  听得唐逸那兔小子这么的说着,杨庆丰的心里微微一怔,心想,没想到这兔小子还挺能装的,看来还真是有点儿混官场的料呀?

  见得杨庆丰还愣在门口,咱们的唐主任又是微笑道:“杨书记,您……进来呀!”

  这时,杨庆丰扭头冲跟在身后侧的儿子说了句:“走吧,进去吧。”

  随后,唐逸瞧着杨庆丰领着儿子杨绍进了办公室来了,他小子暗自乐道,估计又是找老子给杨绍那个b小子复位的吧,嘿,妈的,杨绍那b小子昨晚上不是挺能装的么?

  当杨绍那b小子跟着他爸到了唐逸的办公桌前时,只见他脸涩涩的低沉着头,没敢正眼看唐逸。

  唐逸那货则是故作不知情的招呼道:“对了,杨书记,您坐呀!我去给您沏杯茶!”

  杨庆丰忙是摆了摆手:“不不不!小唐,你坐吧!不用沏茶了,不用那么客气了!”

  “那怎么能行呢?”

  “真不用沏茶了!”杨庆丰又是忙道,“小唐呀,我……我、我就是想麻烦你一点儿事情!”

  见得杨庆丰如此,唐逸那货故作不大好意思的微笑道:“那……我可就……真不去沏茶了哦?”

  “不用!真不用了!”

  “那,杨书记,您……能有啥事能麻烦我呀?”

  “那个……”这时候,杨庆丰也是没辙了,暗自咬了咬牙,然后也只好低三下四的致歉道,“那个啥……小唐呀,关于昨晚上的事情,我替我家这个不懂事的臭小子向你道歉了!真是对不起了!”

  忽听杨庆丰道歉了,也知道昨晚的事情是他儿子不对了,趁机,唐逸言道:“我还以为咱们杨书记家的家教不严呢,原来是您儿子天生就是个捣蛋的玩意呀?不过,杨书记,话说到这儿了,就昨晚上的事情,我还是想说两句,因为那事确实是太惹人恼火了。杨书记,您自个想想,若是您招待客人在餐厅包间吃饭,吃得正高兴着呢,要我唐逸突然推开包间的门,说要您别吃了,腾出包间来给我用餐,您会有啥想法呀?甚至,我还威胁您,说我爸会对您怎么怎么样,您又会有啥想法呢?在此,我也承认,我昨晚上是揍了您儿子杨绍,但,我也是给了您面子,要不是给您面子的话,恐怕就……”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杨庆丰心里也明白,这实际上就是绕着弯子骂他杨庆丰是护犊子的老爸……

  不由得,杨庆丰心里这个气呀,扭身就是一巴掌扇在杨绍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待杨绍那b小子反应过来,又是挨了一记耳巴子,他心里这个憋屈呀,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

  但这是他老爸打的,所以他个b小子也是没辙。

  杨庆丰给扇了儿子一巴掌后,又是训斥道:“兔崽子!你要是再去外面胡来,惹是生非的话,我就干脆揍死你个兔崽子得了屁!真是不省心的兔崽子!还愣着干吗?还不向人家唐逸道歉!”

  听得老爸这么的训斥着,没辙,杨绍那b小子也只好脸涩涩的、囧囧的抬头瞧了唐逸一眼:“昨晚上的事情……对不起哦!唐哥,您就原谅小弟那么一回吧!以后小弟再也不敢了!”

  这时,咱们的唐主任故作大度的一笑,言道:“好了好了,杨书记,您就别打孩子了吧。关于昨晚上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吧。”

  说着,咱们的唐主任话锋一转:“对了,杨书记,您刚刚说……有事也麻烦我?”

  见得唐逸那兔小子装得如此的出神入化的,杨庆丰心里都有些胆寒了,心说,妈的,还真没想到他个兔小子会有大人一般的城府,装的还真像他妈那么一回事,看来这兔小子在平江混得如鱼得水的,还是有点儿本事的?

  杨庆丰是真没想到唐逸这么一个臭小子说话办事啥的,还这么的有分寸,这真是令他感到了非常的意外。

  因为在他看来,唐逸这小子也就是一个轻狂少年罢了。

  可是想不到的是,咱们的唐主任在官场上几经磨砺之后,也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也是会装了。

  所以,这杨庆丰也不好意思说昨晚上是唐逸弄得他儿子的胳膊脱臼了,他只好婉转道:“那个啥……这不……昨晚上……我这不懂事的孩子闹得胳膊脱臼了么?今天呀,我领着他去县城的各大医院都瞧了,但是他们都说要手术复位,我这不是怕手术会那个啥……所以后来,听得有两位骨科教授说你小子懂得脱臼复位,所以我这也就侥幸的来找找你,看看你小子能不能有啥办法?”

  听得杨庆丰这么的说着,唐逸那货淡淡的一笑,回道:“关于这个……我倒是懂点儿。平常偶尔的时候,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病人莫名的找来。但是我吧……轻易不会帮人家治病的。因为……杨书记您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党政干部嘛,岂能有私心去做那兼职工作呢?”

  杨庆丰听着唐逸这兔崽子的话意,心里也明白了,那就是要点儿好处费,没有点儿好处费的话,他是不愿出手的……

  想着,杨庆丰也没有言语啥,只是忙将事先准备好给儿子瞧病的钱给掏了出来,恭恭敬敬的点出了2000元来,给双手递给唐逸:“小唐呀,你看……小小心意!”

  唐逸那货故作模样的瞧着那钱:“这……怎么好意思呢?不行不行,杨书记,您还是收回去吧!我哪能管您要这个钱呢?”

  “不不不!”杨庆丰忙道,“小唐,这就是一点儿心意罢了!你要不收的话,那就太见外了哦!”

  “不是,那个啥……”唐逸那货故作思虑的样子,“您可是咱们县纪委书记,我这哪敢……嘿……要是那个啥的话,岂不是老虎嘴里拔牙么?”

  杨庆丰忙道:“这可不算送礼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算是你酬劳费!没事,手下吧!你放心吧,这事就咱俩知道,也没有人会说啥的!”

  唐逸又是拒绝道:“不不不,杨书记,还是算了吧。这您……找我……就这么一点儿小事而已。”

  见得唐逸那兔小子如此,杨庆丰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尼玛,你个兔小子也太能装b了吧?

  没辙,杨庆丰想着儿子的胳膊还脱着臼呢,于是他就干脆强硬的将钱塞到了唐逸的上衣口袋里:“好了,小唐呀,你看……能帮我家杨绍胳膊复位么?”

  唐逸瞧着杨庆丰愣是将钱塞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他这货故作不好意思的微笑道:“这……嘿……您看……这多不好意思呀?”

  杨庆丰忙道:“好了好了,那事就不再提了哈!你还是看看,我家杨绍这胳膊怎么复位吧?”

  听得杨庆丰这么的说着,这时候,咱们的唐主任笑微微的站起了身来:“这事好办,没啥难度。”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扭身离座,绕过办公桌,来到杨绍身侧,伸手一把拽过杨绍的右手,用力一拽,然后猛的往回一推……

  ‘咔啪!’

  随着这声脆响,唐逸用手拍了拍杨绍的肩膀:“好了,没事了。”

  杨庆丰瞧着,眼神一愣一愣的,心说,不是吧?这么快呀?我草,那……那些狗屁的骨科专家还说有多难弄?

  杨绍那b小子听着,心里仍是犯憷,所以他极为谨慎的稍稍的尝试活动了一下右胳膊……

  咦?!!

  杨绍那b小子暗自一怔,好像……真的能活动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