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5章 又遇朱心

   待杨庆丰听儿子杨绍说他的胳膊真的好了,他也瞧着真的能活动了,他心里不由得一阵欢喜,忙是一阵感激唐逸。

  唐逸那货依旧那么装着,说没啥的,不用谢。

  完了之后,杨庆丰又忙是言道:“小唐呀,那个啥……走吧,咱们一起去吃点儿饭吧。这不……已经下班了么?”

  咱们的唐主任忙是回道:“不用了不用了!心领了!我一会儿还得去一趟江阳市!”

  忽听唐逸说要去一趟江阳市,杨庆丰这心里不由得咯咚了一下,心想,这兔小子要去江阳市干啥呀?不会……是去找他世伯那个啥吧……

  但是,杨庆丰也不好意思说啥,只好婉转的说了句:“你还这么忙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这不西苑湖景区项目还两天就要恢复开工了么,所以我得抽空去江阳市办点儿事。”

  “哦。”杨庆丰应了一声,然后言道,“那你忙。”

  之后,当杨庆丰领着儿子杨绍出了唐逸的办公室,到了走廊,他就立马扭头凶了儿子一眼:“兔崽子,都是你惹的好事!”

  杨绍那b小子也是脸涩涩的,小声的回道:“我哪晓得他这么厉害呀?”

  “哼!还不知悔改是吧?”

  “我知道了,爸!我不是说了么,我要进政府机关上班,将来我一定要混得比唐逸好,我一定要踩在他的头上!”

  杨庆丰不由得不屑道:“还等你?黄花菜都凉了!回头,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事,我就调查他唐逸那个兔小子!我就不信这么大个项目,没有啥猫腻,哼!”

  “……”

  等杨庆丰领着儿子走了后,唐逸那货将那2000块钱收好,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暗自乐道,嘿嘿,娘西皮的,没想到咱们的县纪委书记也会对老子这么客气,还给老子送了个大红包,哈……

  一会儿,下楼后,唐逸这货也就上了他那辆金杯车,一边坐好,一边伸手带上车门,‘碰’的一声撞上了。

  在启动车时,他这货又是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就杨绍那个b小子也敢跑到老子面前来装b,真是活腻了不是?也不想想老子是何等人物……

  待倒车出停车位后,他这货一把轮,驱车就驶出了县委大院,然后直奔江阳市的方向驶去了……

  想着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江秘书了,唐逸这货的心里还真是觉得有点儿怪想念她的。

  当唐逸刚驱车上了平江高速,忽然,李爱民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

  等唐逸接通电话,李爱民就忙道:“小唐呀,晚上过来喝酒吧,还在江云之家。”

  唐逸皱眉一愣:“啥?现在?”

  “对呀。”

  “不早说。现在我都上了平江高速了。”

  “你小子要去江阳市么?”

  “对呀。”

  李爱民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成吧,等你小子回来再说吧。”

  “……”

  待电话挂了后,李爱民冲正一同围坐在桌前的夏志明、王长贵、周晓强他们三个说道:“唐逸那小子去江阳市了。”

  夏志明听着,皱眉一怔:“那……也没事。这样吧,我们几个先商量一下对策吧。”

  “对对对。”王长贵忙道,“我觉得还是对策最重要。因为唐逸那边基本上是没啥问题的。”

  周晓强则是言道:“想要搞掉杨庆丰还不简单呀?咱们就写封匿名信,要唐逸递到安永年的手中,不就好了么?再说了,杨庆丰那个老东西他本事自己就有问题。你们以为杨庆丰自个就没有问题呀。这么跟你们说吧,作为县纪委书记,他的问题是最大,油水也是最多的。平常没啥事的时候,杨庆丰就老去各乡镇转悠,查这问题查那问题的,实际上咋回事,咱们还不清楚呀?”

  听得周晓强这么的说,夏志明忙道:“问题要有实质的证据。”

  周晓强忙是回道:“我知道一个。前年我在扬武镇搞那个水利工程的时候,扬武镇的镇委书记就跟我说了,说杨庆丰来镇里一趟,他就得损失好几万。我问他都怎么损失的,他说按照惯例,首先得给杨庆丰一万,然后还有招待费啥的。”

  王长贵忙是问道:“确有其事?”

  “当然,我还能说瞎话么?”周晓强忙道。

  于是,李爱民言道:“那成,那咱们就拿这事做文章,写封匿名信,要唐逸那小子递上去。”

  “……”

  一会儿,当唐逸那货驱车到了江阳市时,天已经黑了,整个江阳市早已是一派夜景景象了,万家灯火的,街道上则是灯红酒绿的。

  这会儿,江倩正在家里做饭,等着唐逸那家伙来。

  唐逸这货也是急着赶到江倩那儿,因为有段时间没见了,他也是蛮想念的。

  于是,他小子也就驱车抄近道,拐向了解放路,然后从解放路这儿拐进了一条巷子当中……

  因为从这条巷子里穿过去,就离江倩那儿没有多远了。

  现在,唐逸对江阳市的路也基本熟悉了。

  然而不巧的是,当唐逸驱车拐进巷子里后,只见一辆吉普车停在前方的巷子中央,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去路。

  因为巷子里本来窄,只能容下一辆车通过。

  所以见得前方那辆吉普车堵在了巷子中央,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你娘西皮的,你倒是动动、挪挪车呀,麻痹的,这堵在巷子中间,这算尼玛咋回事呀?

  待唐逸减缓车速,缓缓的驱车到了那辆吉普车尾端时,见得车尾灯亮着的,于是他也就按了按喇叭:“嘀、嘀、嘀……”

  等车喇叭响了一阵后,唐逸见得那车还没动静,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又是按了按喇叭:“嘀嘀、嘀嘀、嘀——”

  随后,莫名的,只见吉普车的驾驶室门推开了,一个女孩气怒下车来,扭身就朝唐逸这方走来了:“按什么按呀?烦不烦呀?”

  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打量了那女孩一眼……

  瞧着那一头鸡窝似的金色头发,唐逸忽然认出来了,居然是朱心那丫头。

  于是,唐逸降下车窗,探头出去,冲她言道:“怎么又碰上了你这丫头呀?”

  朱心忽见是唐逸那家伙,她立马就瞪了他一眼:“怎么是你个死乌龟呀?”

  “喂喂喂,还没过正月十五呢,你这丫头别说尼玛死不死的好不好呀?”

  “我就说:死乌龟、死乌龟、死乌龟……”

  “草!真尼玛郁闷!就知道碰见你这死丫头准没好事!”

  “还说呢?死乌龟,咱俩的仇可是还没有完哦!”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说,姑娘,咱们俩真有那么大仇么?”

  “怎么就没有呀?死乌龟!”

  “得得得!我说,姑娘呀,麻烦你把车挪开好不好呀?”

  “挪个屁呀?你以为姑奶奶我想停车在这儿呀?要不是车抛锚了,姑奶奶也不会在这儿碰见你这只死乌龟呀!”

  “那你啥时候能修好呀?”

  “我哪知道呀?姑奶奶我不是在这儿等着人来么?”

  听着这话,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得,娘西皮的,算是老子今晚上倒霉,老子还是倒车出去吧,不跟她这丫头矫情了!

  然而,就在唐逸要倒车出巷子时,朱心那丫头急忙追上来了:“喂!停车!”

  见得朱心那丫头那样,没辙,唐逸也只好一脚踩住刹车,探头出去:“咋了?不会又想要报复老子吧?”

  “姑奶奶我倒是想呀,只可惜这会儿没有那心情!”

  “那你想干嘛呀?”

  “在这儿陪着我!”

  “啊?”唐逸诧异的一怔,“没有搞错吧?就你这丫头会有这好心?这不是尼玛黄鼠狼给鸡拜年么?”

  朱心气恼的白眼一瞪:“死乌龟,不要把本姑娘想的那么坏好不好呀?”

  “反正你这丫头也没啥好的。妈的,你这丫头可是没少带着人马在街头上堵着老子。”

  “哼!”朱心这个气郁呀,“那还不是让你这只死乌龟跑掉了呀?”

  “废话!老子能不跑么?你以为老子是傻b呀?”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得了,老子没工夫在这儿陪着你了,拜拜了,您呢!”

  “你……”朱心气恼的瞪着他。

  “我怎么了?”唐逸一边继续倒车,一边回道,“你以为老子很傻么?在这儿陪着你?一会儿指不定又会有多少人马围攻上来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心忙道:“这次不会啦!我朱心发誓:要是今晚上我会报复你的话,我就不是人!”

  “你本来就不是人!”

  “死乌龟,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得得得,老子啥也没说。”唐逸一边忙是倒车出去,“老子真是怕了你这丫头呀!”

  朱心瞧着唐逸那家伙毅然的倒车出去了,不由得,她这丫头竟是忽觉心里有些落寂,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像是全世界都抛下了她,不管她了似的……

  不觉的,她这丫头忍不住心说,哼,姑奶奶我就真的那么讨厌吗?我就真的那么不乖了吗?我就真的很邪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