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6章 朱心的难缠

   待唐逸终于倒车出了巷子后,心里仍是郁闷至极,心想,娘西皮的,老子还说抄近道呢,早晓得这样的话,老子还不如不抄近道了,真尼玛郁闷!老子还说呢,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遇上朱心那丫头了,可是偏偏的,就老是阴差阳错的碰见她那个死丫头,真是太他妈郁闷了!

  不过,说实在的,回想朱心那丫头的那些疯狂的报复行动来,搁是谁,心里都倍感犯憷,因为朱心那丫头疯起来后,真是太他妈疯了。

  最疯狂的时候,朱心这丫头曾经领着百来十号人在街上围堵唐逸。

  幸好唐逸这货也不是啥善鸟,否则的话,还不被朱心那丫头给整惨了呀?

  唐逸曾在心里祈祷说,希望这辈子都不要遇见朱心那个死丫头了。

  可是偏偏就是冤家对头似的,老是时不时的碰见朱心那丫头。

  待倒车出了巷子后,唐逸这货忙是一把轮,驱车沿着解放路往回返了,打算从阳江路绕去江倩那儿。

  当唐逸驱车到了阳江路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听着手机响,他一边减缓车速,一边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

  “喂什么鬼呀?死乌龟!该死的死乌龟!”

  忽听是朱心那丫头的声音,唐逸皱眉一怔:“不是吧?老子都躲着你这丫头了,你还不忘电话sao扰老子呀?”

  “sao扰你个头呀?死乌龟!难道姑奶奶我就真的那么令人讨厌吗?”

  “不是讨厌,而是老子真的怕了你了!”

  “怕我什么呀?你功夫那么好,姑奶奶我领着一百多人都堵不住你,你还怕我什么呀?”

  “废话!当然是怕你又增加至两百多号人马了!”

  “你以为姑奶奶我真是疯子呀?”

  “草!你这丫头又不是没有疯过!”唐逸回道。

  “哼!死乌龟,你还说呢?你怎么你不想想,当初你害得姑奶奶我掉进下水井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呀?”

  唐逸倍觉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拜托,姑娘!你好好回想回想,当时是我推你进下水井的,还是你自己走着走着掉进下水井的?”

  提起那事来,朱心又急了:“你……哼……你个死乌龟!死王八蛋!要不是你当时在电话里侮辱我,说要破我的处,说人家急着找男人破处,我会跑去车站那儿见你吗?要是姑奶奶我不跑去车站那儿见你,又会掉进下水井吗?”

  “唉,得得得,老子懒得跟你个死丫头矫情!你就说吧,你到底想要咋样吧?想要咋个报复老子吧?你是想要强j老子,还是想要先j后杀呢?”

  “你去死吧!死乌龟!姑奶奶我才会去强j你!我对你没有兴趣好不好呀?”

  “既然没有兴趣,那你还打电话给老子干蛋呀?”

  “姑奶奶我找你陪我说会儿话,不行吗?”

  “拜托,我说,姑娘,我们好像不熟耶?再说,咱们好像是仇人哦?”

  “仇你个死乌龟呀?要是不熟的话,姑奶奶我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呀?”

  “草!这个我咋知道呀?或许是我长得太帅了,你个死丫头愣是偷偷的记下了老子的电话号码呗?”

  “帅个屁呀,你?蟋蟀吧?”

  “草!没品!老子懒得跟你个死丫头说了!没事就挂了吧!”

  “不许挂!”

  “为啥呀?老子真的跟你很熟吗?”

  “你再说不熟?”

  “会怎么样呀?”唐逸这货皱眉问了句。

  “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我哪晓得你个死丫头又想搞啥新花样呀?”

  “老是草呀草的,你去死吧!死乌龟!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呀?”

  唐逸那货则是回道:“废话,你要也是男的的话,那老子还草啥呀?也没地方草不是?”

  “你……”气得朱心那丫头心里这个气郁呀,“哼……好呀,那你个死乌龟过来吧,看你敢不敢草姑奶奶我?”

  唐逸那货则是回道:“你敢脱,老子就敢草。”

  “好呀,那你过来呗!”

  “不是吧?来真的呀?”

  “当然是来真的啦!你以为姑奶奶我跟你开玩笑呀?”

  “那先说好,事后不许缠上我哦!”

  朱心那丫头则是回道:“姑奶奶我才不会缠着你呢!只要你不怕我爸逼婚就好了呗!”

  “你这不是他妈坑爹么?那还是算球了吧,老子不去草你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好了,没事就挂了呗,老子真的还有事!”

  “胆小鬼!人家都说给你草了,又不敢来,真是胆小鬼!”

  “拜托,姑娘,别那么不矜持好不?你这不是贱买贱卖么?你要知道,老子从来都不要便宜货的!”

  “你……”气得朱心心里这个气呀,“哼……死乌龟,你等着!回头我非得告诉我爸,我就说你强j了我!”

  说完,朱心那丫头就挂断了电话。

  忽听这个,唐逸愣了……

  不由得,他这货有些胆怯的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这丫头不会这么闹吧?她爸……可是尼玛江阳市黑势力大佬朱振天……

  想着某月某日,朱心她爸亲自出动,领着一队人马拿枪逼着他跟朱心那丫头结婚的情景来,唐逸这货不由得胆颤得浑身一抖……

  随之,他这货胆怯的心说,娘西皮的,完了完了,要是真逼着老子娶朱心这个疯丫头的话,老子这辈子岂不是倒八辈子的大霉呀?

  一会儿,当唐逸驱车到了江倩这儿,想着朱心那丫头说的最后的那句话,他心里还有些心有余悸。

  想想,朱心她爸那是何等牛人?

  可是江阳市黑势力大佬!

  若是朱心她爸朱振天真的亲自出动了的话,恐怕也够唐逸这货受的?

  他自个也知道,功夫再好,也是没有子弹快的。

  想着这事,唐逸这货的心里真是倍觉泛寒……

  这会儿,江倩跟唐逸那家伙面对面的围坐在客厅的餐桌前,她瞧着唐逸那家伙好像无心吃饭的样子,她不由得若有所思的一笑,问了句:“怎么啦?”

  忽听江倩这么的问着,唐逸这货这才愣过神来,抬头瞧了瞧江倩,微微一笑,回道:“没怎么呀。”

  “那你个家伙好像有心事似的,不好好吃饭?”

  唐逸这货为了掩饰内心的胆怯,便是笑嘿嘿的回道:“姐,我想吃奶了。”

  忽听唐逸那么的说着,闹得江倩两颊羞红:“先好好吃饭!”

  瞧着江倩两颊羞红的样子,唐逸这货又是笑嘿嘿的说道:“姐,你害羞的样子真的好美哦!”

  听着这话,江倩不由得欢心的一笑,然后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嫌弃人家老了吗?还美什么呀?”

  “嘿……”唐逸这货囧囧的一乐,“那不是开玩笑的么?”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忽然问了句:“对了,姐,你知道朱振天这个人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只见江倩的面色忽变,慌是焦急、担心的问道:“你个家伙是不是惹了朱振天呀?”

  忽见江倩那样,唐逸忙是回道:“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他们都说朱振天在江阳市好牛X。”

  “反正你个家伙最好不要惹他咯。”江倩忙是言道,“他是道上的人,但表面上是生意人。但谁要是犯在他手上的话,那就完了,知道么?平常,就连安书记对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明白不?”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还好老子没有一时冲动的跑去草朱心那丫头,否则的话,那就尼玛完蛋球了?得了,老子最好还是少跟朱心那丫头来往吧!

  饭后,江倩笑微微的站起身来,冲唐逸说道:“好啦,你个家伙去沙发那儿坐会儿吧,看会儿电视吧,姐收拾碗筷。”

  “嗯。”唐逸应了一声,然后也就起身离座,扭身朝沙发那方走去了。

  待唐逸扭身坐在沙发前瞧了一会儿电视后,江倩终于收拾完碗筷,从厨房出来了。

  当江倩走过来,扭身挨着唐逸那家伙坐下后,唐逸那货就忍不住扭头笑嘿嘿的瞧着江倩,说了句:“姐,我想吃奶了。”

  江倩听着,羞得两颊泛红,扭头笑微微的娇羞的瞧着他,说了句:“先去洗洗吧。”

  “一起呀?”

  江倩略显娇羞的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的回道:“那你等一下吧,姐去给浴缸里放热水。”

  唐逸那货听着,又是嘿嘿的一乐,然后冲江倩小声的说了句:“一会儿咱们玩一回水晶之恋吧?”

  江倩微皱了一下眉宇,愣了一下:“什么叫水晶之恋呀?”

  “嘿嘿……”唐逸这货乐了乐,然后解释道,“就是用果冻先弄进你那里,然后我们再那个呗。”

  江倩不由得担心的说了句:“那要是果冻在里面出不来了怎么办呀?”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唐逸愣了一下,皱眉道:“应该能出来吧?”

  可江倩还是有些担心,她微皱着眉宇:“那家里也没有果冻呀。”

  “我下楼去买?”

  “还是……”江倩瘪了瘪嘴,“还是算了吧。下回再玩那个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