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7章 秦妍突然来电

   第二天一早,唐逸从江倩这儿离去时,他小子不忘顺便开车送江倩到了市委大院去上班。

  途中,坐在副驾座位上的江倩扭头看着唐逸,她忍不住自我陶醉的欢喜一笑,嘻……

  因为唐逸每次一来她这儿,都会给她带来无穷的欢乐。

  这会儿,唐逸则是专注着前方的路况,认真的驾着车。

  江倩瞧着他那专注驾车的样子,又是忍不住欢心的一笑,然后回想着昨晚跟他个家伙在一起激战的情景来,她自个倍觉有些娇羞的红了双颊……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自个竟是跟这个比她小几岁的男的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温馨缠绵,那种肌肤之亲,切骨之感,真是令无限眷恋,她真怕有一天,这个男人会离开她。

  想着这些,江倩这心里有种患得患失的惆怅之感。

  其实,她也曾玩笑的向唐逸这家伙表白过,说她已经爱上了他。

  实际上,她自个的心里最清楚,她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比她小几岁的男人。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爱上了他?

  只知道,每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将自己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其中,恨不得不停的与他痴缠着,彼此热拥在一起,不再分开。

  江倩也知道,她一直在等待的男人不会再回来了。

  即便是他还能回来,那份情已经不再。

  现在的她,心境完全改变了。

  她的心,已经交给了唐逸。

  现在,对于唐逸这货来说,他跟江倩在一起已经不再是啥新鲜的事情了,好似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一般,所以彼此在一起很正常。

  彼此的那事,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是必不可少的。

  反正,每次跟江倩在一起的时候,唐逸这货可是没少要她。

  每次都折腾得人家浑身酥软。

  用江倩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都快被你个家伙折腾得散架了。

  待唐逸开车送江倩到了市委大院后,他也就驱车返回平江了。

  在返回平江的途中,忽然,秦妍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听是秦妍的声音,他不由得忙是问道:“妍姐,你现在在上海怎么样呀?”

  “挺好的。”秦妍回道。

  “那……你没事吧?没有什么人去上海找你吧?”

  “没有。只要你……替姐保密就好啦,没有人会知道姐在什么地方的。”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说着,唐逸忽然急忙道,“对了,潘金林那个老东西亲自来平江找过我。”

  “那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秦妍急忙担心的问道。

  “没有。”唐逸回道,“他个老东西能对老子咋样呀?”

  “那他找你做什么呀?”

  “打听妍姐你的下落。”

  “那你怎么跟他说的呀?”

  唐逸这货忍不住一乐,回道:“我说你想旅旅游,散散心,说你去大兴安岭了,然后要去一趟拉萨,最后去西双版纳那边定居,哈!”

  电话那端的秦妍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她忍不住扑哧一乐:“哈……你个家伙还真是挺坏的哦?”

  唐逸乐了乐,回道:“这也叫坏呀?”

  秦妍乐着回道:“不过对付他那种人,就得这样,不算坏。”

  唐逸听着,又是乐了乐,然后问道:“对了,妍姐,你现在在上海做啥呀?”

  “打工呗。”

  “那工资高不?”

  “还行吧,够养活自己咯。”

  唐逸听着,忽然想了想,然后言道:“对了,妍姐,回头……我去上海看你呗?”

  “那你什么时候能来呀?”秦妍忙是问了句。

  “我看看吧。估计……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事了,就有空了?”

  “……”

  一会儿,当唐逸回到平江后,李爱民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待电话一接通,李爱民就忙是问道:“你小子回来没?”

  “回来了。”

  “那你现在有空么?”

  “咋了?”唐逸忙是问道。

  “有事找你。”李爱民回道,“你小子要是有空的话,就直接来一趟县工商局吧,我在办公室。”

  “……”

  随后,唐逸也就直接驱车去县工商局了。

  待到了李爱民的办公室,李爱民就忙对唐逸说了句:“把门关上。”

  唐逸有些懵怔的一愣,然后回身关上门,完了之后,他转身一边朝李爱民走去,一边问道:“啥事呀?这么神神秘秘的?”

  李爱民小声道:“那个啥……我和夏志明、王长贵、周晓强他们三个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把县纪委书记杨庆丰给搞掉。因为就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们欺负他的儿子杨绍,虽然现在杨庆丰不会有啥动作,但,回头,杨庆丰一定会秋后算账的。因为他们三个都了解杨庆丰,杨庆丰就是那种小心眼的人,所以关于那晚上的事情,他一定会一步一步的搞我们的。尤其是你小子,因为你现在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杨庆丰若是真想搞你的话,他总是能查出一点儿问题来的,所以到时候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与其这样,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先将杨庆丰给搞掉。”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皱眉一怔:“咋个搞法呀?”

  “关于检举杨庆丰的匿名信,我们几个已经写好了,现在只需要你小子交到你大伯的手里就好了。”

  “这个……”唐逸皱眉想了想,“我觉得……要是我特意为了这封信跑一趟江阳市,不合适吧?”

  “有啥不合适的呀?”

  “嗯?”唐逸皱了皱眉头,“我也不晓得?反正……我觉得……不大合适似的?我觉得……还是应该通过一个人转交到我世伯的手里会比较好一些?因为……要是我直接交给他的话……怕我世伯说我啥?”

  一边说着,唐逸忽然两眼珠子一转溜:“有了。我知道该咋办了。成了,你把信给我吧。”

  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小子打算咋个给法呀?”

  这时,唐逸笑嘿嘿的回道:“我交给江秘书,要江秘书转交到我世伯手里,这样一来,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么?因为……要是我亲自交给我世伯的话,他肯定会说我参与这种斗争。”

  忽听唐逸那小子这么的说着,李爱民不由得倍是欣然的打量了他一眼:“行呀!没想你小子现在……也会玩这个了哦?”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回道:“这不都是被你们熏陶出来的么?”

  “……”

  这会儿,县纪委书记杨庆丰在跟咱们的周长青县令通电话。

  听得杨庆丰也有意想要搞唐逸了,于是,周长青忙是建议道:“老杨呀,我觉得……最好先缓一缓。”

  杨庆丰回道:“这我知道。目前因为西苑湖景区项目还是唐逸那个兔小子负责,所以还不能轻易动他。”

  “那就成,你知道就成。”

  “放心吧,周县长,这事我有分寸的。”

  “嗯。”周长青应了一声,然后忍不住又是郁闷的气郁道,“妈的,唐逸那小子早晚都要搞掉他才行的!因为他那小子太能得瑟了!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你说说他,他在平江县算个什么东西呀?也就是他妈跳梁小丑一个,居然还挺得瑟的!”

  “他那兔小子本来就没啥嘛,不就是靠安永年挺着么?等西苑湖景区项目完了后,我就不信调查不出问题来,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那个兔小子?”

  “……”

  下午,唐逸有些郁闷坐在自个的办公室,心想,娘西皮的,既然要交匿名信,那么为啥不早点儿呢?这老子上午刚从江阳市回来,又得跑去一趟江阳市,真是尼玛郁闷!

  想着,唐逸忽然转念一想,觉得自个现在反正也没啥事,那就再跑去一趟江阳市吧。

  正在这时候,他办公桌的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忽听电话响了,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可能是刘晓静,于是他忙是抄起电话来:“喂。”

  “唐主任,你好呀!我这儿……就给你拜个晚年了哈!”

  唐逸皱眉一怔:“你是……”

  “臭小子,我是你余姐呀!”

  “余姐?”唐逸皱眉一怔,“你是西凉乡的……余姐?”

  “对呀。”

  不由得,唐逸忙是欢喜道:“你好你好!余姐,我也给你拜个晚年了哈!”

  “你就甭拜了吧,晚上请我吃饭吧。”

  “啊?”唐逸诧异的一怔,“你也……来平江了么?”

  “对呀。”余秀芬欢喜道,“我就在县委办公大楼内呀。你原来在四楼,现在搬到五楼去了嘛。”

  “那你是……”

  余秀芬欢喜的乐了乐,回道:“我现在是县委办公室主任。”

  “啊?听他们说新换的余主任就是你呀?”

  “对呀,就是我呀。”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好像……李爱民跟老子说过,说要小心点儿余秀芬?老子也是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儿怪怪的似的……

  想着,唐逸也不只好不动声色的言道:“余姐,你看……请你吃饭……能不能明晚呀?因为一会儿下班了,我得去一趟江阳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