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9章 被耍了

   之后,唐逸这货也就驱车直奔江中区的江中公园而去了。

  一路上,唐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纠葛,又有些郁闷,原本他这货想着今日个晚上还能跟江秘书再度良宵呢,可是哪晓得朱心那丫头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竟是缠上他了……

  但想着朱心那丫头以前的那些疯狂报复,又想着她这丫头是江阳市黑势力大佬朱振天的女儿,所以他这货不得不心想,娘西皮的,怕是朱心那丫头又想玩啥花样吧?

  想着这事,唐逸不由得心说,麻痹的,他娘西皮的,也不晓得朱心那丫头今日个晚上又想咋个报复老子?看来……老子跟朱心这丫头的仇恨是没完了……

  随即,唐逸这货转念一想,格老子的,既然朱心那丫头都跟她爸说了老子睡了她,她爸也给老子来电话逼着老子跟他女儿好了,那么……老子一会儿看看情况,要是能日了她个丫头,老子就给日了算球了,反正都是这事了,也免得老子受这个冤枉不是?

  此刻,省委家属大院,潘金林家。

  晚饭后,潘金林就闷闷的来到了书房内,这会儿正在坐在书桌前吧嗒着闷烟,显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回想着年前的半夜死鸡事件,再到春节的鞭炮事件,只见潘金林夹烟的手有些颤抖了,嘴巴也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因为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半夜,而且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发生,且事后还有任何蛛丝马迹,不知道那个人是何时进了他的家,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何时离开的,所以想着这事,咱们的潘副省长的心里再次泛寒……

  只是他心里猜测着,应该就是唐逸那个兔小子干的?除了那个兔小子,应该就没有别人了?

  可是……那个兔小子究竟都是怎么潜入到我家的呢?

  想到这儿,咱们的潘副省长也是倍觉唐逸那个兔小子太不简单了,没想到他个跳梁小丑角色,竟是还这般的棘手?

  现在,秦妍还活着,这对咱们的潘副省长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他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整死唐逸那个兔小子,但是想着秦妍还活着,他这心里也是顾虑重重的。

  正在这时候,咱们潘副省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搁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咱们的潘副省长愣了一下,然后忙是拿起手机来,接通电话:“喂。”

  “潘、潘、潘省长,我们在、在、在大兴安岭没、没、没有遇见过秦妍。”对方那人说着,被冻得磕磕巴巴……

  因为这时候,大兴安岭那边可是零下一二十度,能不冷么?

  听到这消息,咱们的潘副省长面色一沉,拉黑着脸:“你能不能好好说呀?怎么还结巴了呀?”

  “那、那、那个……潘、潘、潘省长,这边实在是、是、是太冷了!您、您、您来了就知道,这、这、这都……零下一二十度呀!”

  “成了!别结巴了!那个什么……你再好好找找,不行的话,就立马去拉萨那边吧。”

  “好、好、好吧。”

  听到对方那个家伙结结巴巴的,气得咱们的潘副省长立马就挂断了电话,黑着脸,皱眉心想,难道……唐逸那个兔小子是骗我的?应该不会呀?他个兔小子应该不会骗我呀,他明明说了秦妍去大兴安岭了呀?然后还说秦妍要去拉萨呀,最后去西双版纳定居呀……

  其实,唐逸那货也没有去过东北那边,不知道东北那边天气这么寒冷,要是他小子知道的话,估计就会骗潘金林说秦妍在大兴安岭定居了?

  不过,拉萨那边,现在这季节,天气也是不怎么暖和的,貌似跟东北那边差不多,现在都还在零下一二十度的样子。

  一会儿,大约半个来小时的样子,唐逸终于驾车来到了江中公园的正门口。

  江中公园位于市中心位置,又是一个免费的开放式公园,所以到了晚上,有不少市民来这儿溜达溜达,有些老头老太太还经常组织在公园内扭秧歌啥的。

  所以这会儿才夜里七八点钟的样子,自然,江中公园还人来人往的。

  唐逸驱车到了这儿后,往门口瞧了瞧,瞧着这儿人影憧憧的,不由得,他忽然心想,娘西皮的,不会被朱心那丫头给耍了吧?这儿……哪儿找她个死丫头去呀?草,看来……老子是被朱心那个死丫头耍了?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

  忽听手机响,唐逸忙是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

  “死乌龟,你到了没?”

  听是朱心那丫头,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你个死丫头哪儿呢?”

  “哈……”朱心那丫头在电话里捧腹一乐,然后就得意的乐开了,“哈哈哈……”

  听着朱心那丫头在电话里这么的乐着,唐逸就立马明白过来了,那就是上当了,被朱心那个死丫头耍了……

  于是,唐逸也就气恼的挂断了电话,暗自骂道,草,尼玛隔壁,你娘西皮的,你个死丫头成,居然敢耍老子,回头等老子逮着了你个死丫头,非得给强行了不可,我草!真尼玛气人!

  朱心听着唐逸气恼的挂断了电话,她个死丫头又给拨过来电话来……

  唐逸听着手机又响了,他皱眉一怔,心想怕又是朱心那个死丫头?

  于是他甚是恼火的接通电话:“还想干啥呀?”

  朱心那丫头则是得意的乐道:“死乌龟,上当了吧?哈哈……总算耍了你这只死乌龟一回,哈哈哈……”

  “无聊!”

  “喂喂喂,死乌龟,别这么生气嘛!姑奶奶我也没对你怎么样不是吗?不就是耍耍你玩玩而已嘛,哈哈哈……”

  “草!你这丫头就等着吧,回头看老子怎么草死你?”

  “做梦去吧,你!你以为姑奶奶就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那怎么就走着瞧!”

  “哼!走着瞧就走着瞧!你以为姑奶奶我怕你呀?”

  听着朱心那丫头这么的说着,唐逸觉得她这丫头太无聊了,于是他又是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往副驾座位上一扔,驱车就离开了江中公园这儿……

  随后,唐逸这货也就驾车返回了江倩这儿。

  不过想着被朱心那丫头给耍了,他心里仍是相当的气郁!

  不由得,唐逸心想,娘西皮的,要不是你个丫头的老爸是朱振天的话,你个丫头还能得瑟个啥呀?回头等老子将你个死丫头按在床上给日了后,看你还神气个啥?

  唐逸这货一边气郁的想着,一边上楼来到了江倩的房门前,抬手拍了拍门:“嘭嘭嘭……”

  听着拍门声这么急,江倩有些气恼来到门前:“谁呀?”

  “我。唐逸。”

  听说是唐逸,江倩这心里立马欢喜了起来,不由得故作娇嗔道:“死家伙,你急什么呀?”

  一边说着,江倩一边欢喜的打开了门。

  待门打开后,江倩忽见唐逸这家伙有些闷闷不乐的,她不由得一怔:“你怎么啦?”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唐逸这货也不好意思将他被耍的经过告知江倩,于是他这货也只好忙是嘿嘿的一笑,回了句:“我没事呀。”

  忽见唐逸那家伙乐开了,江倩欢喜的一乐,然后也就没有追问下去了。

  之后,江倩听说唐逸那家伙还没有吃饭,她忙是去厨房给他煮了一碗爱心面条,还不忘给煎了两个荷包蛋。

  等唐逸那家伙吃完面条后,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江倩也就起身去洗手间了,去给浴缸里放热水了,打算一会儿又来一个鸳鸯戏水。

  由于唐逸这货今晚上被朱心那丫头给耍了,所以他这会儿也是没啥心思想那事。

  不过在江倩的挑动下,慢慢的,唐逸也就来了感觉,不再去想那郁闷的事了。

  良宵过后,第二天一早,唐逸也就驱车回平江了。

  当唐逸那货刚刚回到平江,刚在县委大院内停稳车,忽然,董卓妍就给他来电话了。

  听着唐逸接通了电话,董卓妍就忙是欢喜道:“亲爱的,你能不能开车来江北机场接我的啦?”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这才想起来今天已经是正月十六了,西苑湖景区项目该恢复开工了。

  于是,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你个婆娘咋就不早点儿给老子来电话呢?

  但又没辙,唐逸这货也只好回道:“好吧,那你的机场等着吧,我马上就过去。”

  “好的,亲爱的,我等你。”董卓妍那声音甜腻腻的,略带几分撒娇的味道。

  听着董卓妍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不由得浑身一颤,心说,娘西皮的,这个香港的婆娘说话就是麻麻的……

  当唐逸驱车去江北机场时,周晓强给他来了一个电话,跟他磋商了一下能不能定在正月十八日正式恢复开工,因为他那边,节后,建筑工人还没到位。

  反正这事,咱们的唐主任大权在握,听得周晓强那么的说着,他也就一句话,说成,那就定在正月十八日正式恢复开工。

  事实上,是咱们的唐主任觉得这个春节太短了点儿,还没玩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