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4章 背着安雅下楼

   在唐逸背着安雅下楼的时候,安雅甚是欢心的伏在他的后背上,嘴角一直留着一丝甜甜的微笑,倍觉甜美、幸福的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忽然,她这丫头坏声的一笑,扭头对着唐逸的耳朵吹着气:“呼……”

  忽觉耳朵被安雅那丫头吹得痒痒的,钻心的痒,那个难受呀,唐逸不由得浑身一抖,慌是摇晃着脑袋,心说,娘西皮的,你这丫头太坏了吧?妹妹没有你这样的哦,你这岂不是在挑战哥哥的定力么?

  见得唐逸如此,安雅那丫头则是一阵咯咯的乐,然后又是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呼……”

  “喂!”唐逸那货又是被闹的浑身一抖,“丫头,不要闹了!”

  唐逸这货的内心潜台词是,哥哥本来就有些歪念了,你这丫头还这么闹,哥哥难受不难受呀?

  安雅那丫头又是咯咯的乐了乐,然后在唐逸的耳畔欢喜道:“是不是很痒呀?”

  “嗯。”唐逸有些郁闷的应了一声,一边强制的控制着自己的歪念……

  安雅那丫头听着,又是欢喜的乐着:“嘻嘻……对啦,唐逸哥哥,你这样背着我,有什么感觉呀?”

  忽听安雅那丫头这么的问着,唐逸不由得只觉两颊烫烫的,回了句:“就是哥哥背着妹妹的感觉呗。”

  “咦?唐逸哥哥,你的脸……怎么跟猴子p股似的,火红火红的呀?”

  这话问得,闹得咱们的唐主任又是一阵脸红,忙是解释道:“热嘛。”

  “很热吗?我不觉得呀?”

  “你这丫头当然不觉得了,因为你伏在哥哥的背上,又不用走路。可是哥哥背着你,还得下楼,能不热么?”

  “嘻……”安雅又是一笑,“那你就快把我的腿治好呀,这样的话,你就不用背我了呀。”

  说着,安雅这丫头又是忽然微皱了一下眉宇:“哎呀,还是算啦,唐逸哥哥,你还是别治好我的腿了吧,因为我的腿要是好了的话,你就不会背我啦。”

  唐逸那货听着,郁闷的皱眉道:“我还是赶紧治好你的腿吧。”

  因为他这货心说,娘西皮的,这样背着你这丫头,感觉是不错,但是哥哥可真是浑身难受呀,你不知道你已经是一个发育成熟的丫头了么?你说你这样的跟哥哥的身体接触,哥哥能没有歪念么?

  安雅却是在唐逸的耳畔道:“还是不要那么快治好我的腿吧,因为我还想要哥哥一直背着我下楼呢,嘻。这样趴在哥哥的背上,感觉真幸福,嘻!”

  听着安雅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心说,但是哥哥难受呀!

  想想,这安雅又不是唐逸的亲妹妹,所以他这样背着她,两手掌握着她那娇翘的肉呼呼的臀,感受着她粉颈下那对丰硕鼓荡之物被挤压在他的背上,嗅着她身上的那股清幽的雅香之气,闻着她在耳畔的呼吸声,他能不歪想么?

  过了一会儿,总算是背着安雅这丫头下楼了。

  安雅她妈忙是搬着轮椅跟了下来。

  待她妈将轮椅在花坛前打开,弄好后,又忙是上前搭了把手,将安雅给放在轮椅上坐好。

  安雅那丫头在轮椅上坐好后,忙是扭头笑嘻嘻的冲她妈说道:“妈,您回去吧。就让我唐逸哥哥推着去院子里转转吧。”

  她妈听着,不由得扭头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那,小唐呀,那就麻烦你了哦!”

  “没事!”唐逸忙是微笑道,“伯娘,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哦!”

  安太太忙是笑了笑,然后微皱了一下眉宇,忽然说道:“对啦,小唐呀,你……你到楼道里来一下,我想……单独问你个事。”

  忽听安太太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心想,啥事呀?

  这么的想着,他便是回了句:“成。”

  待唐逸跟着安太太回到楼道里后,安太太忙是娇羞的小声道:“是这样的,小唐呀,你看……你医术那么高明,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帮我减减肥呀?”

  忽听安太太说的是这个,唐逸倍感棘手的皱眉一怔:“伯娘呀,这个……我真没辙。”

  “那你想想看……有什么药可以用于瘦身、减肥呢?”

  “这个……”唐逸又是倍感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我想想吧。回头再告诉您吧,好么?”

  “那行。”

  之后,当唐逸推着安雅在市委家属大院里转悠时,忽然,安雅不由得好奇的冲唐逸问道:“唐逸哥哥,我妈刚刚跟你说了什么秘密呀?”

  忽听安雅这么的问着,唐逸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没啥呀。”

  “我才不信呢!快说,我妈究竟跟你说了什么秘密?”

  唐逸见得安雅这丫头愣是要追问着,唐逸这货忽然打趣道:“你妈说,她去市场里买菜有个年轻小伙老是对她抛媚眼,她问我该咋办?”

  谁料,安雅这丫头立马回道:“就我妈那个肥婆样,鬼才会看中她呢!”

  唐逸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就在这时候,忽然,唐逸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了,唐逸忙道:“雅雅,你等一下哈,唐逸哥哥接个电话。”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掏出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

  方乐乐在电话乐道:“死大鬼头,来江阳市了也不给人家打个传呼,你什么意思哦?”

  “呃?”唐逸皱眉一怔,“你咋知道了呀?”

  “废话!当然是我爸告诉我的啦!你来的时候,是不是碰见我爸了呀?”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想起来,上午来的时候,碰见了方乐乐她家正在搬进进市委家属大院……

  于是他忙是乐道:“对了,我现在正在市委家属大院内玩呢,你要不要过来呀?我现在在青竹路这儿。”

  “那你就在那儿等着我吧。”

  “……”

  电话刚挂,忽然,胡斯怡那丫头又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忽听胡斯怡那丫头冷嘲热讽道:“唐逸哥哥,你真行呀!你真厉害呀!现在你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呀?”

  忽听胡斯怡那丫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我又咋了呀?”

  “哼!你还装蒜呀?那我,我问你,这次我爸怎么又被降到你们平江县去了呀?”

  听胡斯怡那丫头说的是这事,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拜托,这事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好不好呀?”

  “切!我才不信呢!”胡斯怡那丫头甚是生气,“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就是安永年用来对付我爸的!要不然,好端端的,我爸怎么会从江阳市市委书记降到市常委书记,现在怎么可能又被降去了县里呢?”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唐逸回道,“反正,这事我的确不知道。”

  “唐逸哥哥,你知道吗?我现在才发现,你最大的特点就是会装傻充愣,哼!”

  “那?”唐逸郁闷至极的皱了皱眉头,“你想咋样,就说吧?”

  “我能咋样呀?我爸都不是你的对手,我还能是你的对手吗?但是,唐逸哥哥,我想告诉你,你也不要太过分啦!还有,唐逸哥哥,你可别忘了,我胡斯怡可是对得起你的!”

  听得胡斯怡愣是要这么的说,唐逸也没辙,只好皱眉道:“随你怎么想,怎么看待我吧。反正……关于这次领导班子的调整,我唐逸啥也不知道。再说了,我唐逸要是真有那本事的话,我还至于只是县招商办的一个破主任吗?还是他妈一个光杆司令!”

  胡斯怡听着,不由得皱眉愣了愣,然后言道:“唐逸哥哥,我们能……见个面,好好谈谈吗?因为……我不想对你有什么误会。”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想了一下,然后回道:“你约个时间吧?”

  “就今天晚上吧?”胡斯淇回道,“反正……我对平江也不熟,你定地点吧。”

  “你现在在平江么?”唐逸忙是问了句。

  “废话!我爸都来平江县了,当然是我们一家子都搬来县委家属大院了!”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忽然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官场也是尼玛浮浮沉沉的呀?不过关于胡国华这次会被降到咱们平江去当县委书记,这事……老子真他妈不知道是咋回事,为啥……胡斯怡那丫头就认为是老子搞事呢?老子真有那么大本事么?

  正在这时候,方乐乐那丫头欢喜朝青竹路奔跑而来了……

  坐在轮椅上的安雅忽见方乐乐跑来了,她不由得欢喜的一怔:“咦?乐乐姐?”

  方乐乐这才注意到轮椅上的那个丫头,不由得倍感惊异的一怔:“安雅?!!”

  站在轮椅后面的唐逸忽见她俩认识,他也就暂时没有吱声。

  安雅一时欢喜、激动的瞧着方乐乐:“乐乐姐,我可是好久好久都没有见着你了哦,嘻……”

  方乐乐一边走近安雅的跟前,一边倍是惊异的打量着安雅:“你……不是车祸后……成植物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