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5章 安雅忽然情绪化

   见得方乐乐那般惊异的问道,安雅则是倍是欢喜的一乐,高兴得像个小女孩似的,笑咯咯的歪着脑袋:“乐乐姐,你猜是谁唤醒了我,呵……”

  忽听安雅那丫头那么的说着,方乐乐一时有些懵然的皱眉一怔:“什么……意思呀?”

  “笨!当然是问你是谁将我这个植物人治好了啦?”安雅又是那般欢喜的言道。

  “嗯?”方乐乐微皱眉宇一怔,看了看安雅,然后看了看她身后站着的唐逸,“你不会告诉我……是他个大鬼头治好了你吧?”

  这回,安雅有些懵怔微皱了一下眉宇:“乐乐姐,你说的大鬼头……是谁呀?”

  方乐乐目光示意着安雅身后的唐逸:“那,就是你身后的那位呗。”

  “乐乐姐,你们……”安雅诧异的皱着眉宇,“你们……认识呀?”

  “认识呀。”方乐乐回道。

  听说认识,不由得,安雅莫名的愣了一下,貌似内心中有些说不出的失落感似的,然后她扭头向后,看了看身后的唐逸:“唐逸哥哥,你认识……乐乐姐呀?”

  “认识呀。”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忽听安雅问起了这么唐突的一个问题,唐逸皱眉一怔:“咋了,雅雅?”

  安雅若有所思的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道:“没有怎么了呀,我就是想知道呀。”

  女孩子面对这事,天生就有一颗敏感的心,所以方乐乐看出了端详来,闹得她内心有些尴尬,不过方乐乐那丫头则是不动声色的乐道:“安雅,你怎么会关心我和你唐逸哥哥是怎么认识的呀?”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问着,安雅的内心又是倍觉娇羞,于是她便是囧笑道:“怎么啦,乐乐姐?难道我关心一下你和唐逸哥哥都不行呀?”

  这时,唐逸也是感觉出了点儿啥来,于是他忙是嘿嘿的乐道:“我和你乐乐姐是在一个意外中认识的。具体咋认识的,唐逸哥哥也忘了。反正,你唐逸哥哥我……和你乐乐姐就是好朋友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方乐乐忙趁机道:“对,我和你唐逸哥哥就是好朋友啦。”

  随即,唐逸又是乐道:“对了,乐乐,雅雅她……好久没有下楼了,我们一起陪着她在院里转转吧。”

  “好呀。”方乐乐忙是欢喜道,“雅雅可是我的学妹哦。我和雅雅在大学里就好姐妹。不过,雅雅大一的时候,我就大三啦。”

  安雅听着他们将话题都扯开了,她也不好意思刻意说些什么,于是她便是尽量微笑道:“唐逸哥哥,我累了,我想回去啦。”

  忽听安雅这么的说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言道:“咱们不才出来没有一会儿么?”

  见得唐逸这么的说,方乐乐那丫头忙道:“哎呀,人家雅雅想回去了,咱们就一起送她回去呗。”

  “那……”唐逸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道,“那好吧。”

  安雅这丫头也是有些城府,便是微笑道:“那,乐乐姐,你和唐逸哥哥一起送我回家吧。”

  “……”

  之后,唐逸也就方乐乐一同送安雅回家了。

  原本安雅这次忽然碰见了方乐乐,她心里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的,但是因为她意识到了彼此可能是情敌,所以她什么话也不想说了。

  方乐乐也不傻,也知道安雅这小丫头蛮多小心眼的,所以她也没有勉强什么。

  但是,在大学时的那会儿,她们俩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

  那时候,安永年还没有进入市委,还是江阳市财政局局长,他跟方乐乐她爸方清平的关系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由于她俩的老爸关系很好,所以方乐乐和安雅的关系也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那时候,安永年还曾对方乐乐说过,要她在学校里好好的照顾雅雅。

  后来,由于安雅出了车祸,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安永年就不大喜欢方乐乐了?

  但,安永年表面上也没有说些啥,只是心里不大喜欢方乐乐了,觉得是人家没有照顾好他的女儿似的。

  自那以后,安永年跟方乐乐她爸方清平的关系也疏远了一些。

  反正,打自安雅出了车祸后,安永年跟很多人的关系都淡漠了。

  直到唐逸将安雅从植物人的状态中给唤醒后,安永年一时心情大好,也就开始渐渐修复了以前的那些关系。

  现在,大家都直到安永年要进入省委了,所以他们也是凑过来巴结着,这样一来,这关系也就修复得很快。

  待唐逸和方乐乐将安雅送回家后,安太太瞧着乐乐那丫头来了,忙是一阵热忱的招待。

  安雅那丫头则是突然情绪化,自个闷在了房间里,不愿意出来了。

  这时候,周长青给唐逸来了个电话,说是要他马上赶回县委。

  待接到这个电话后,唐逸也就忙是张罗着要走了。

  安太太听说唐逸有事要赶着回平江,她也就没有执意强留了。

  方乐乐见得唐逸要走,她忙是说要去送送他。

  安太太瞧着,也就说要乐乐去送送唐逸。

  完了之后,安太太想着安雅回来后突然就情绪化了,于是她就走进了女儿的房间。

  安雅见得妈妈进来了,又是一阵情绪化的大发雷霆,摔东西啥的,又说再也不吃药了,不治腿了,吓得安太太一时不知所措,面色惨白……

  没辙,安太太也只好给她家安永年去了个电话。

  因为她知道,对待女儿,安永年有一套,懂得怎么个去哄她。

  方乐乐送唐逸下楼后,她有些郁闷扭头看了看唐逸,心想自个本来是开开心心来找他这个家伙玩的,结果竟是遇见了这等尴尬事。

  令方乐乐郁闷的还有,那就是她觉得唐逸可能跟安雅有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

  不过,方乐乐这丫头没有啥心计,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于是她这丫头也就冲唐逸问道:“喂,大鬼头,你治好了安雅的病,安雅她爸是不是说要将安雅许配给你了呀?”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问着,唐逸这货则是扭头笑嘿嘿的冲方乐乐回了句:“咋了,你吃醋了呀?”

  “吃你个鬼呀?快回答本姑娘的问题?”

  唐逸也是知道方乐乐那丫头的性格,便是笑嘿嘿的回道:“我安伯确实有这意思,但是我没有同意呀,我们都说好了呀,我认安雅做我的妹妹呀。因为我本身就没有妹妹嘛。”

  “真是这样?”

  “对呀。”

  方乐乐听着,不由得开心的一乐:“呵……那你可就麻烦了哦,大鬼头。”

  “麻烦啥呀?”唐逸问了句。

  “难道你没有发现安雅那丫头有点儿恋哥的倾向么?”

  趁机,唐逸那货则是笑嘿嘿的打趣道:“哥只是一个传说。”

  “哈……”方乐乐扑哧一乐,“你个死大笨蛋,不要逗我笑了好不好呀?”

  见得方乐乐那么的乐着,唐逸也是乐了乐,然后一边上前去打开车门,一边说道:“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回平江了,我们的周县令可是呼我了呀。”

  方乐乐瞧着,便是乐呵呵的说了句:“滚吧,呵……”

  当唐逸刚驱车出了江阳市,莫名的,朱心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唐逸接通电话,听说是朱心那丫头,他心里这个郁闷呀:“你这丫头又想咋样呀?”

  “死乌龟!你再说草呀草的,姑奶奶我就要你好看!”

  “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呀?”

  “死乌龟,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是不是又想要我爸给你电话了呀?”

  “喂喂喂,我说,你这丫头别老是拿你爸来吓唬老子成不成呀?”

  “你管姑奶奶我拿谁来吓唬你呢?反正,姑奶奶我限你这死乌龟在半小时内,出现在阳江公园的东门!”

  听得朱心那丫头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拜托!我说,姑娘,你能不能玩点儿新鲜的呀?这招你都他妈玩过了好不好呀?你要是真的痒痒了,就自己想找根黄瓜或者茄子之类的东东给捅捅吧,老子这会儿没空呀!”

  “哼!死乌龟,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再说又咋了?老子这会儿没空呀!”

  “那好,你等着吧!”说着,朱心就气恼的挂断了电话。

  听着朱心那丫头挂断了电话,唐逸不由得郁闷的暗自骂道,草,麻痹的,娘西皮的,朱心这个死丫头是不是忒他妈无聊了呀?老是整那些没啥意义的东西,真是尼玛烦人!不知道老子工作很繁忙么?

  随即,唐逸忽然皱眉心想,娘西皮的,周长青那个狗东西又找老子啥事呀?还这么急,急着要老子赶回平江,究竟有他妈啥急事呀?难道是他女儿的那儿痒了,止不住了,非得要老子去给止痒?

  虽然心里这么的想着,但唐逸那货也知道,现在江中华没有在平江县坐阵了,恐怕……胡国华跟周长青是同穿一条裤子的,所以怕是没啥好事找他小子?

  当然,对策,咱们的唐主任早已在心里想好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