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6章 霉运接二连三

   待唐逸驱车赶回平江时,已经下午快五点了。

  回到县委,在县委的大院内停稳车,唐逸就慌是推开了车门,下车就直奔办公大楼的大堂走去了。

  待他匆匆的赶到周长青办公室时,周长青稍显婉转的冲他言道:“小唐呀,那个……按照胡书记的意思,关于县招商办的那辆金杯车,县委要暂时收回,然后再统一作分配。”

  忽听原来是这么个事,唐逸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尼玛隔壁,没有这么他妈欺负人的吧?这换了个县委书记,就尼玛变了天了?连尼玛县招商办的车都不给配了?

  但是,现在咱们唐主任也没有那么的一时冲动了,想着这新官上任三把火,恐怕这第一把火烧的就是他唐逸?

  于是他也没有太情绪化,而是恭恭敬敬的将车钥匙掏出来,给搁在了周长青的办公桌上:“那成,周县长,这……是车钥匙,我就交给您了。车停在院里。”

  忽见这次唐逸这小子挺明智的,周长青不由得暗自得意道,哼,你小子不是挺爱得瑟的么?这次咋就不得瑟了呀?咋就这么老实了呀?是不是也知道没有江中华护着你了呀?草,之前要不是江中华那个老东西护着你小子,老子早就整死你了……

  周长青暗自一番得意之后,正想说要唐逸将车钥匙交给办公室就好了,可是咱们的唐主任则是说了句:“那成了,周县长,车钥匙也交给您了,没事我就回办公室了。”

  一边说着,唐逸就一边扭身往出走了……

  周长青瞧着,正想要叫住他小子,可是他小子则是已经带上了门,‘碰’的一声给撞上了。

  就在唐逸来到外边的走廊后,忽然,县纪委书记杨庆丰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杨庆丰那边言道:“小唐呀,根据群众举报,你在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中存在着一些问题,所以……我希望你明天上午来一趟县纪委。”

  忽听这个,咱们的唐主任猛的一怔,一时间,这个气郁呀,心说,老子就草尼玛隔壁哦!还真是尼玛风也来雨也来了呀?娘西皮的,看来李爱民的远虑是正确的呀?早知道这样,老子就应该早点儿想办法拿掉杨庆丰那个狗日的……

  但是没辙,咱们的唐主任也只好回了句:“好的,我明天上午一定去。”

  因为咱们的唐主任也知道,跟县纪委较劲,是没有啥好的,所以在态度上一定要表现积极配合。

  唐逸也没有想到,这换了胡国华来平江县担任县委书记后,各位的报复就接连而来了,看来……这次他们都是想要整死他呀?

  一时间,唐逸也不好意思给他世伯安永年去电话。

  因为他也知道,他自个在县里的这些工作上的事情,他也不好一桩桩一件件的都麻烦安永年。

  要是他啥事都靠安永年的话,安永年肯定也会烦他的。

  再说了,这都是些工作上的琐事,他更是不好意思向安永年张嘴说啥。

  待咱们的唐主任回到办公室后,真想也点根烟学着他们那样的深虑。

  现在,咱们的唐主任终于明白那些领导们为啥一个个的都是大烟枪了。

  可是奈何咱们的唐主任是新时代的好男人,不抽烟。

  正在唐逸为这接连的两桩事倍觉苦闷的时候,远在香港的周思远老先生又给他来电话了……

  待电话接通后,周老先生有些不大高兴的言道:“小唐呀,你是怎么搞的呀?我昨天不是在电话里跟你强调了么?要你今天上午十点钟去江北机场接一下我孙女周婷,可是……你怎么就……没去呀?”

  本来咱们唐主任的心情就很低落了,忽然又听得周老先生来电问罪,他则是心烦的回道:“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连车都没有,我怎么去接周婷呀?再说了,今天上午,咱们平江县的周县长说了,谁都不能离开县委,要在县委迎接新县委书记到任,我去得了么?”

  电话那端的周老先生听着,不由得皱眉一怔:“新县委书记到任?江中华被换掉了么?”

  “对。不过江中华去市委担任市常委书记了。”

  “那是升了呀。”说着,周老先生话锋一转,“新县委书记是谁呀?”

  “胡国华。”

  “哦。”周老先生应了一声,“胡国华的确没有什么能力,也就是县委书记的料,撑死了。对了,小唐,你刚刚说……你没有车?”

  “对呀。”

  “县委不是给招商办配车了么?”

  “配个毛呀?胡国华来县委后,周长青就把招商办的车给收回去了!”

  “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局势动荡么?”周老先生又是问道。

  “还有就是……”咱们的唐主任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妈的,咱们县纪委还请了老子明天去那儿喝茶!”

  “什么问题?”

  “当然是县纪委怀疑老子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有贪腐问题咯。”

  “照你们县政府这么的闹下去,是不是……西苑湖景区项目……又得停滞一段时间呀?”

  “我不知道。”咱们的唐主任郁闷道,“反正是个官都比我大呀,我这个工作也是没法搞下去了呀。”

  “……”

  待电话一挂,远在香港的周思远老先生直接给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拨去了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周思远老先生言道:“朱书记,您好!我是周思远。”

  “是周老先生呀!”朱延平忙是客气道,“咱们可是……好久没有通话了呀!”

  “是呀,咱们是有一阵子没有通话了。不过,我也知道,朱书记您公务繁忙,也不好意思打扰您呀!”

  “别别别,周老先生,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别人不许打扰,但是您老随时来电,我随时欢迎呀!”说着,朱延平话锋一转,“对了,周老先生,关于您上回跟我提起的那个……想在江阳市经济开发区投资一事,您那边是不是已经有所准备了呀?”

  “朱书记,关于那个投资……我还想考虑考虑!”

  “周老先生,您……有什么顾虑么?”

  “顾虑自然是有了。”周老先生回道,“第一次合作,就不是很愉快。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我想……您朱书记也知道了,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不愉快的事情。其实,朱书记,您也知道,关于对于西苑湖的投资,我可是纯属回报家乡,聊表心意。但,关于这样的投资,你们政府方面都一再闹出各种不愉快的事情,我着实是不敢再考虑对于江阳市的投资计划了呀!”

  忽听周老先生这么的说着,朱延平忙是问道:“周老先生,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问题了呀?”

  “这个……朱书记您不知道么?”周老先生回道,“其实,朱书记,我不管是省委也好,市委也好,还是县委也好,在我看来,你们政府就是一个整体。所以我认为,你们政府不应该破坏对我所做出的承诺!至于你们政府内部的矛盾,那跟我无关。”

  “是是是!”朱延平忙是点头回道,“周老先生,您说的极是!不过……关于您所说的问题……目前……我着实不知道,您……不妨直说?”

  “那好,那我就直说了。”周老先生言道,“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虽然西苑湖景区项目是我指定唐逸主管的,但是你们政府当时也同意了就有唐逸来主管这个项目,这就是对我的承诺!因为唯有唐逸,才是我所放心的人选!但是……这次,我不知道你们平江县委又想搞什么名堂,公然将配给唐逸所用的车给收回去了,这没有车,叫唐逸同志如何便于工作?再说了,我认为……平江县就算是再穷,也没有这么儿戏的吧?况且我那么大的投资都进去了,难道给唐逸同志配一辆车的钱都没有么?一辆金杯车才区区几万块而已,难道连几万都花不起,难道不觉得这是在丢政府的面子么?还有,我听说……平江县纪委又要调查唐逸同志了,这恐怕又得耽误工期呀?但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投资,设立的是专项资金账户,关于这个账户,我们集团有监管,所以在我们投资方都没有举报唐逸同志有问题的情况下,县纪委凭什么就怀疑唐逸同志有问题?”

  朱延平听着,皱眉怔了怔:“周老先生,这情况……我着实不知,但现在我知道了,您放心好了,我会尽量落实这两个问题的。”

  “不不不,朱书记,您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周老先生忙道,“我的目的不是打小报告之类的。关于这些问题,我也没有必要打小报告。我之所以向您省委书记反映这情况,那就是我希望你们政府别太闹了,别像是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像这种小问题,本来就是不应该发生的!所您作为省委书记,也不应该是老是去处理这种小问题的!我想这话您是明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