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7章 敢动老子的女人

   这晚,咱们的唐主任想着明天上午还得去县纪委‘喝茶’,本来想约刘晓静那丫头出来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可是奈何事先跟胡斯怡有约。

  晚上,唐逸也就约胡斯怡在江云之家见的面。

  现在,江云之家已经成为了咱们唐主任常去之地。

  在唐逸到了江云之家时,周晓强给他来了一个电话,问他明天西苑湖景区项目恢复开工的事情,不过咱们的唐主任很是郁闷的告诉他,要他明天先别去了,说是杨庆丰要请他明天上午去县纪委喝茶了。

  周晓强忽听这个,也是气恼,不由得骂道:“我草,不是吧?杨庆丰那个狗日的这就开始报复行动了呀?”

  咱们的唐主任回道:“没辙呀,人家毕竟是县纪委书记呀,报复就报复吧,不过老子似乎也没啥问题可查的?”

  周晓强忙道:“要不要哥们帮你想想办法,给活动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还是算球了吧。”咱们的唐主任回道,“反正老子目前也没啥问题让他查的,怕个毛呀?”

  说着,咱们的唐主任话锋一转:“成了,周哥,先不跟你聊了,我还有事呢。回头再聊哈。”

  一会儿,等胡斯怡来了后,为了谈事方便,于是咱们的唐主任也就去找老板江鹤年要了一个包间。

  现在,咱们的唐主任也跟江鹤年混熟了,所以安排个包间啥的,还是没啥问题的。

  完了之后,待跟胡斯怡围着包间的餐桌面对面的坐下后,咱们的唐主任也就点了几个菜。

  打自这次,胡斯怡跟随她爸来到平江后,潜移默化的,她这丫头对唐逸也开始有些仇恨了。

  毕竟他们一家子还是一家子,所以看着她爸在官场上浮浮沉沉的,她这心里也是颇感悲凉似的。

  所以,胡斯怡也就将这种怨恨的目标人物锁定在了唐逸身上。

  不过对于胡斯怡来说,她也是不愿这样的,因为她内心中对唐逸一直颇有好感。

  从初次见唐逸,再到慢慢的了解唐逸,胡斯怡的心里也是经历了一些变化,所以她是不愿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跟她爸的关系一直僵持下去。

  待饭菜等上来后,胡斯怡一直没有动筷子,一直在打量着唐逸,想看看唐逸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总是一次次的跟她爸过不去?

  不由得,胡斯怡那丫头终于开口说话了:“唐逸哥哥,我只听你说……这次关于我爸被下降到平江来当县委书记这事,你是不是事先早已知道?”

  忽听胡斯怡那丫头这么的问着,唐逸瞧了瞧她:“这事我真不知道。”

  “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绝对没有!”

  “若是你骗了我,你就是小狗,不是人?”

  “嗯。”唐逸点了点头,“成。”

  见得唐逸那样,胡斯怡仍是有些狐疑的打量着他:“唐逸哥哥,你为什么情愿当小狗都不承认呢?”

  唐逸苦闷的皱了皱眉头:“要咋样,你才会相信我呢?”

  “我也不知道?”胡斯怡有些迷惘的回道。

  “我也不想说太多,跟不想解释啥。”唐逸言道,“反正我知道,你姐姐胡斯淇要是知道这事了,也会这样问我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我还没敢跟我姐姐说这事呢。”

  “说了也没啥。”唐逸回了句。

  “你就不怕我姐姐……她会恨你?”

  “嘿……”唐逸忍不住一声苦笑,“恨就恨呗,无所谓了。反正你姐姐……也不可能跟我在一起了。”

  “唐逸哥哥,你怎么就知道不可能了呢?你知道我姐姐有多爱你吗?”

  听得胡斯怡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算球了吧,咱们还是不谈这个了吧。因为……也没有啥意义。”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因为现在说啥,你和你姐姐都是不会相信我了。”

  “不。唐逸哥哥,我还是相信你的。”

  “算球了吧,你相不相信我,我心里清楚。”

  “那……”胡斯怡若有所思的瞧着唐逸,“唐逸哥哥,要是我……求你,求你放过我爸,你会答应我吗?”

  唐逸不由得冷笑道:“你为啥要求我?而不去求朱延平呢?”

  “唐逸哥哥,你的意思是……这次……是省委朱书记的意思?”

  “不是。”唐逸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在湖川省能做主的人是朱延平,而不是我唐逸,明白?”

  说着,唐逸有些气郁道:“妈的,老子要是真有那个能耐的话,老子也不至于只是个县招商办的破主任不是?也不至于被人家将老子的车收回去不是?更不至于被县纪委请去喝茶不是?”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怡有些懵怔的一怔:“唐逸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你听不明白就算球了吧。”

  “……”

  之后,唐逸见得胡斯怡没有心思吃啥,于是他也就很快结束今晚的饭局,去结了账。

  完了之后,唐逸冲胡斯怡说了句:“我送你回去吧。”

  忽见唐逸如此,胡斯怡愣了愣,然后回道:“好吧。”

  待从江云之家出来后,胡斯怡扭头看了看唐逸,问了句:“你开车送我回去吗?”

  唐逸则是闷闷的回道:“开毛呀?不是告诉你了么,车被县委收回去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怡愣了一下,然后她也没敢就此说太多,而是说了句:“那我们走着回去吧?”

  “不打车么?”唐逸问了句。

  “还是不了吧。”胡斯怡回道,“我就是想……走走。”

  因为父亲的遭遇,胡斯怡这心里也是不大好受,感觉郁郁不欢的。

  瞅着胡斯怡那样,唐逸便是说了句:“那好吧。”

  于是,唐逸也就陪着胡斯怡一路朝县委家属大院那方走去了……

  反正平江也不大,从这儿走路回县委家属大院也就半个来小时的样子。

  之后,两人就这样不远不近的往前走着,彼此也没有太多的话。

  在经过湖心路口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群流里流气的青年,他们一个个瞧着胡斯怡这位小美女,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亢奋,有的尖叫,有的吹口哨,有的甚至大胆的调戏道:“美女,多少钱一晚呀?”

  胡斯怡本来心情就不大好,张嘴就回了句:“回去问你妈去吧!”

  不由得,其中的一个红毛家伙恼怒的上前一步:“你说他妈啥呢?”

  胡斯怡也是不惧,瞪着怒眼:“姑奶奶我说,回去问你妈去!”

  这话刚落音,只见那个红毛家伙挥手就要给胡斯怡一巴掌……

  唐逸本来也是够郁闷的了,正无处发泄呢,忽见那个红毛家伙还尼玛想动手打胡斯怡,于是他忽地闪身上前,抬手一把攥住那个红毛家伙的手腕,二话没说,反手就是一拧……

  ‘咔啪!’的一声脆响。

  “啊——”那个红毛家伙顿时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六七个家伙忽见唐逸还手了,他们仗着人多,也就忽地群攻而上……

  唐逸见得他们还真不怕死,于是他也就恼火了,红了眼,大打出手……

  也就是三拳两腿的功夫,唐逸就将那六七个家伙给揍得七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随之,唐逸震怒道:“我草!麻痹的!一群臭鸟蛋烂番薯的,也想动老子的女人?”

  说者无心,听者倒是有意。

  忽听唐逸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敢动老子的女人,胡斯怡只觉自个的心砰然一跳,感觉都蹦到了嗓子眼上似的……

  随即,只见胡斯怡的小脸就红透了……

  敢动老子的女人!

  多么有气势、多么男人的一句话呀?

  刹那间,胡斯怡忽然觉得,唐逸跟她爸的那些争斗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唐逸哥哥已经将她看成了是自己的女人。

  随后,唐逸又是冲七八个家伙一声震怒:“滚!!!”

  这声震怒,吓得他们一个个忙不迭的摸爬滚打的起身,扭身就灰之溜溜了……

  只是其中有个家伙跑远后撂下了一句话:“你小子就等着吧,回头弄死你,哼!”

  随后,当唐逸和胡斯怡继续往前走时,不由得,只见胡斯怡老是时不时的扭头偷偷的打量着他,嘴角露着一丝丝甜甜的微笑……

  待快到了县委家属大院的东门时,胡斯怡忍不住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了吧,唐逸哥哥,你就送我到这儿吧。”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我看着你进院门吧。”

  听得这么一句话,胡斯怡更是暗自一阵欢喜不已,却又是倍觉娇羞,趁着唐逸没有注意的时候,她忽然扭身过去,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待唐逸反应过来,感觉胡斯怡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时,只见胡斯怡已经扭身朝东门的院门口走去了。

  胡斯怡一边娇羞的往院门走着,一边头也没回的言道:“唐逸哥哥,我相信你,永远都相信你!”

  闹得唐逸一时懵怔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是……啥意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