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8章 到县纪委喝茶

   第二天本是西苑湖景区项目恢复开工的日子,但是由于县纪委有请,所以咱们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唐逸同志也只好一早就去了县纪委。

  这样一来,这恢复开工的日期也就延误了。

  原本咱们香港园林设计团队的董大队长和周晓强商量好了,就选择在这天恢复开工,好图个吉利,忽听咱们的总指挥那儿出了问题,不能到场,董大队长心里这个气郁呀,但又无处发泄,所以她也只好给远在香港的周思远老先生去了个电话。

  因为这天是正月十八,取谐音,也就是‘要发’的意思,想想多么吉利的时间。

  原本咱们香港那边就很注重这些东西的,都是喜欢讨个吉利的,所以闹得这天不能按时恢复开工,自然的,董大队长肯定是很气郁的。

  在咱们县招商办的唐主任挤公交车前往县纪委的途中,忽然,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由于昨晚上远在香港的周思远老先生给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来了一个电话后,朱延平想着周老先生说的那话,是气得整晚未眠,所以这天一早,朱延平也就给安永年来了个电话,要他调查一下,平江县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气得咱们朱书记也发话了,那就是谁想刻意刁难唐逸就拿下谁!

  想想,咱们的唐逸同志毕竟是省委下的特任书,所以要是谁还想要故意刁难唐逸同志的话,这不就等于存心要跟省委作对么?这不简直就将省委的话当做了耳边风么?

  也不知道是谁吃了这豹子胆?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想着朱延平在电话里暴跳如雷的问责声,所以他也就直接冲唐逸问了句:“唐逸呀,你们县招商办的那辆金杯车是谁说要收回去的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问着,唐逸皱眉一怔:“呃?安伯,您……怎么晓得这事了呀?”

  安永年焦急道:“你先别管我是怎么知道这事的,你就告诉我,是谁收回你的车钥匙的?”

  “周县长呀。”唐逸有些懵怔的回道。

  “周长青是吧?”

  “对呀。”

  “成,我知道了。”然后,安永年话锋一转,又是问道,“对了,还有县纪委那边究竟怎么回事呀?”

  唐逸听着,又是懵怔的皱眉怔了怔,然后回道:“我也不晓得是咋回事呀?反正就是县纪委杨庆丰书记昨天临近下班的时候,给我来一个电话,要我今天上午去县纪委呀,所以我这会儿正在去县纪委的途中呢。”

  “他没说是因为什么事情么?”

  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道:“他就说……说是有人举报我,说我在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时候,有啥违纪的行为?”

  “那你到底有没有呀?”

  唐逸则是回道:“反正我是没有从中捞啥好处费咯。”

  “那是谁举报的?”

  “这个我不知道。他也没说。”

  “成了,我知道了。”安永年言道,“如果你没有贪腐行为的话,那么你就先去一趟县纪委吧,回头这事我再来处理。”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也就回了一声:“好的。”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皱眉想了想,也大致明白了安永年的意思,那就是县里毕竟有县里的机制,所以县纪委既然有请,那么也就别违抗了,先给足他县纪委的面子再说。

  只是,唐逸在想,安永年这么就知道了这些事情?

  忽然,他想明白了,那可能是周思远老先生去市委去电了?

  一会儿,当唐逸到了县纪委后,也就直接到了杨庆丰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的杨庆丰见得唐逸来了,他忙是言道:“来,唐主任,进来吧,坐吧!”

  由于杨庆丰办公室的门也没关,所以唐逸也就直接走了进去,有些懵怔的走到了杨庆丰的办公桌前,然后拉了拉椅子,侧步到椅子前,缓缓的坐了下来,与杨庆丰隔着办公桌面对面的坐着。

  杨庆丰见得唐逸坐下了,他忙是拿起桌上的电话来,给秘书去了个内线电话,说是要秘书给沏杯茶进来。

  过了一会儿,待杨庆丰的秘书将一杯热茶在唐逸跟前的桌面上搁下时,唐逸不由得暗自心想,娘西皮的,这还真是来他妈县纪委喝茶来了么?

  杨庆丰瞧着秘书将一杯热茶在唐逸的跟前搁下后,他抬头冲秘书说了句:“出去的时候,把门给带上吧。”

  “好的。”秘书忙是点头道,然后也就扭身出去了,不忘带上了门。

  杨庆丰瞧着秘书带上门出去了,他这才似笑非笑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唐主任呀,你也别有啥心理负担,我们纪委……也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听得杨庆丰那么的说着,唐逸有些闷闷的瞧了他一眼:“只是……我不知道杨书记说的是哪方面的情况?”

  “那好,咱们长话短说吧。”杨庆丰言道,“首先,作为县招商办的一名主任,关于你的收入我们县纪委也了解,所以我想知道你现在所用的这部摩托罗拉手机是怎么来的?因为大家都知道,你目前所用的那部摩托罗拉手机可得一万多呀!”

  忽听杨庆丰这么的问着,咱们唐主任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心说,麻痹的,你娘西皮的,原来你杨庆丰个狗日的说人举报老子怕只是个幌子吧?实际上,就是你个狗东西看着老子用了一部摩托罗拉手机吧?

  想着这事,唐逸不由得不卑不亢的反问了一句:“杨书记,您不是说……有人举报老子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杨庆丰的面色明显有些囧色,因为他在想,唐逸可能看出了什么来?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没想到唐逸这兔小子居然还有这般的洞察力?

  当然,作为县纪委书记,他杨庆丰也不是盖的,所以他也是不露神色的言道:“的确是有人举报你用手机这事。”

  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然后回道:“既然杨书记这么好奇,那么我就告诉您吧,关于我目前所用的这部手机,的确不是我自己买的,而是我的女人送我的,这只是我个人情感所得,这不算违纪吧?”

  听得唐逸这么回答着,杨庆丰不由得面露囧色的一怔:“你的女人送你的?”

  “这有问题么?”唐逸则是这么的回道。

  杨庆丰忙是囧笑道:“若真是你的女人送你的,那么当然是没有问题的。”

  “怎么,杨书记,您还想调查我的个人感情问题么?您这儿不是电台的情感节目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杨庆丰心里这个气呀,心说,尼玛,兔小子,你这话啥意思呀?

  心里虽然很气,但表面上,杨庆丰也只好是和颜悦色的问了句:“方面的话……唐主任可否透露你的女人究竟是谁么?”

  “董卓妍。”

  “董卓妍?她是谁呀?”

  “她就是董卓妍呀。”

  “我知道,她是做啥的呀?”

  “杨书记,您没有那么八卦吧?”

  “你……”气得杨庆丰一阵语噎,甚是无奈的瞧着唐逸,“唐主任,你最好还是合作一点儿,因为关于你手机那事,就凭你一句话说是你的女人送的,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

  听得杨庆丰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言道:“要不这样,杨书记,我还是领着您亲自去见见我的女人吧?您当面问她,怎么样?”

  忽听唐逸都这么的说了,杨庆丰这心里有些打鼓了,因为他在想,可能唐逸这兔小子的那部手机真是他女人送的?要不然……他个兔小子不会如此淡定从容的?

  想着这个,杨庆丰心里也明白了,可能想利用这个问题为突破口是很难了?

  但除了这个问题外,目前他杨庆丰也找不出唐逸啥问题了……

  随之,杨庆丰又是转念一想,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恐怕下次再想调查唐逸也就难了?

  于是,杨庆丰也就在想,唐逸这兔小子所表现出来的淡定从容,是不是他故意装出来的?是不是想以此来掩饰他自己?

  想到这儿,杨庆丰决定还是去见见他个兔小子所说的他的女人……

  反正这算是他县纪委例行公事,不算为过。

  所以,杨庆丰忽然言道:“那也成,这事还是当面问清楚比较好。毕竟有人举报了这事,所以若是你唐主任真没有啥违纪行为的话,也免得受冤枉不是?”

  听得杨庆丰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言道:“那成,杨书记,咱们……这就走吧?”

  忽听这就走,杨庆丰愣了一下,忙是问了句:“你开车了吧?”

  “没有。”唐逸回道,“我还是坐县纪委的车吧。”

  实际上,唐逸的心里是在想,娘西皮的,正好老子的车被周长青那个狗东西给收回去了,老子没车开了,所以现在咱们县纪委书记这么有空,开车送老子回西苑乡也是蛮惬意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