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9章 市委突然的通知

   一会儿,等杨庆丰安排了一下县纪委的工作后,然后他也就和唐逸一同出了办公室。

  待来到县纪委大院内,唐逸也就随同杨庆丰上了他的车。

  在车内坐好后,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扭头看了看坐在驾驶室的杨庆丰,言道:“没想到我唐逸的问题,还得麻烦您杨书记亲自出面调查,这实在是太受宠若惊了呀!”

  听得唐逸那兔小子这么的说着,杨庆丰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也对哦,我杨庆丰干吗要亲自出面调查他个兔小子呢?这事安排纪检监察室主任去处理不就好了么?

  可想着这事他已经负责了,所以他心想还是算了吧,于是他也就启动了车,一边心想,娘的,没想到唐逸这兔小子还真他妈挺明事的?竟然看出来了是我杨庆丰想报复他?不过……管他的呢,反正我是县纪委书记,他个兔小子又能拿我怎么样呀?

  一边想着,杨庆丰一边倒车出停车位,然后一把轮,驱车出了县纪委大院,然后往西苑乡的方向驶去了……

  这会儿,市委忽然给平江县县委下了一个通知,原平江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周长青同志不再在县委担任任何职务,具体安排,等市委通知。这期间,由平江县工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爱民同志代任平江县县长一职。

  在接到这个通知后,咱们的周长青周县令只觉眼前一片漆黑……

  此时此刻,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出咱们的周县令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好端端的一位县令,说拿下就拿下了,想想那是何等的滋味?

  咱们的周县令真想一时跳楼解脱!

  这种打击、这种痛苦,估计也只有他自身是最最清楚的?

  只是,咱们周县令一时煞是费解,他最近也没有犯啥事呀?再说,一直来,都是好好的,风平浪静的,怎么可能……市委就突然下了这么一个通知呢?是不是市委搞错了呀?

  想着这事,周长青很想去电只市委问问这事。

  由于一时难以承受这打击,所以最终,他还是抄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市委人事办主任去了个电话,问了问这事……

  市委人事办主任则是回道:“这是市委书记临时的决定,所以具体情况,你还是去电问问市委书记吧。”

  忽听这个,咱们的周县令终于顿悟了,心里这个后悔呀,心说,麻痹的,不带这么玩的吧?我周长青难道连收回县招商办的车的权力都没有么?就因为这事,至于撤我的职么?这不明摆着,谁要是敢惹唐逸那兔小子不顺心了,谁就倒霉了么?这……安永年他也没有罩着唐逸的吧?要是这样下去,咱们这县委还像个县委么?以后还不任唐逸那兔小子胡作非为了呀?

  新到平江县担任县委书记的胡国华接到市委的通知后,这会儿,他也在办公室吧嗒着闷烟,愁眉不展的……

  因为他心里立马就明白了这次市委是因为什么撤周长青的职的。

  事实上,他俩是臭味相投便称知己。

  所以在周长青决定收回县招商办的车时,他可是跟他胡国华商量过的,这事也是经过他胡国华同意的,目的就是想趁机给唐逸来一次小小的报复再说,毕竟大权还在手上,此时不用待到何时?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时候,这个决定之后,这么快,周长青就被撤职了!

  所以胡国华在担心他自个是不是也危险了?

  原本他就已经够郁闷了,从市委书记降到市常委书记,然后又到县委书记,要是再降的话,他胡国华岂不是要去乡镇上当乡镇书记了么?

  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步的话,他胡国华还不如直接跳楼解脱好了!

  毕竟,他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有限的。

  想着这事,胡国华不由得又是吧嗒了一口闷烟,然后随着烟雾呼出了一口浊气来:“呼……”

  完了之后,他忍不住抄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给省委潘副省长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胡国华愣了一下,在想这话该怎么说?

  电话那端的潘副省长有些气恼道:“喂,哪位?说话!”

  “是我。胡国华。”

  “什么事?”

  “那个……潘省长呀,这次……市委突然决定撤去了平江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周长青的职务,所以您看……您能给想想办法么?”

  咱们的潘副省长听着,也是苦闷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无限哀叹,心说,现在大势已去,我自身都难保了,还能给想什么办法呀?

  因为关于这次省委领导班子的调整已经完毕了,朱延平依旧稳坐湖川省省委书记的宝座,原代任省委副书记、省长的吴奇光这次正式抹去了‘代任’二字,成为了湖川省省委副书记、省长。

  就连第三把交椅,省常委书记兼副省长也被江阳市市委书记安永年夺得,一个月后,安永年就将正式进入省委,现在只是程序上和时间的问题了。

  而他潘金林打自被降为副省长后,这次依旧停留在副省长的位置上,毫无起色。

  但,咱们的潘副省长为了显示他官威依旧,好哄得这些人依旧列队站在他的政治圈子内,他便是言道:“国华呀,关于周长青这次……他是冒犯了省委,所以……我也很难想办法了!”

  胡国华听着,不由得一怔:“周长青是因为冒犯了省委?”

  “对!希望你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记住,关于唐逸那个兔小子,是省委下的特任书,所以在他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千万不要跟他对着干!国华呀,你要切记这一点!”

  “明白了。”

  “……”

  这会儿,县纪委书记杨庆丰刚驱车同唐逸一同抵达了西苑乡,忽然,县纪委办公室主任就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杨庆丰接通电话后,办公室主任的声音有些发颤的言道:“杨书记,市纪委和市检察院的人过来了,说是要找您。”

  忽听这个,杨庆丰的心里咯咚了一下,心里一阵泛寒,声音也是发颤的言道:“他们……有说因为啥事么?”

  “具体的没说。我说您去西苑乡处理一起检举事件去了,他们就说在县纪委等着您回来。”

  杨庆丰听着,握大哥大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忙是回了句:“好了,我知道了。”

  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扭头瞧着杨庆丰挂了电话,他忙道:“杨书记,您开过了,再往前开就是西苑湖码头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杨庆丰忽然一脚急刹……

  ‘嘎——’

  车胎摩擦地面的一声刺耳的响声!

  唐逸的身体猛的往前一倾,差点儿就磕到车挡风玻璃上了。

  杨庆丰自个则是猛的一下趴在了方向盘上。

  待唐逸愣过神来,坐正身体后,他扭头看了看杨庆丰:“杨书记,您这车技……也太烂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杨庆丰这才愣过神来,扭头看了看唐逸,然后言道:“你下车吧。”

  “啥?!!”唐逸诧异的一怔……

  “那个什么……”杨庆丰心有所思的看着唐逸,“关于你的问题……暂时就这样吧。我相信关于你手机那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唐逸一时有些懵然的瞧着杨庆丰:“喂喂喂,我说,杨书记,您……别这样呀!这都到了西苑乡了,您说……您还不去调查个水落石出,这……我多受冤枉呀?”

  杨庆丰听着,又是心有所思的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言道:“好了,唐主任,现在我宣布,县纪委证明你是清白的了!”

  “这就证明了?”

  “对!”

  见得杨庆丰如此,唐逸一时也闹不明白他究竟啥个鸟意思,只是他心想,娘西皮的,既然你个狗东西说老子没事了,那老子就下车吧。

  想着,他伸手推开车门,不忘回头冲杨庆丰致谢道:“杨书记,谢谢您亲自开车送我回西苑乡哈!”

  忽听这话,杨庆丰忽然醒悟过来,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尼玛,合着你这兔小子是耍我杨庆丰的呀?

  唐逸推开车门下车后,见得前面就是一锅鲜店了,于是他想了想,也就顺便前去一锅鲜店看了看陆文婷她大伯。

  这会儿,陆文婷她大伯正在外面晾晒拖布,忽见唐逸来了,她大伯忙是笑嘿嘿的招呼道:“小唐,你回来了呀?对了,你今日个咋没开车呀?”

  唐逸则是回道:“哦,那个啥……刚刚县纪委书记开车送我回来的。”

  忽听这个,陆文婷大伯不由得欢喜的一怔:“啥?人家县纪委书记都亲自开车送你回西苑乡?看来……你在平江县混得还真就不错呀?”

  说着,趁机,陆文婷她大伯话锋一转:“对了,小唐呀,既然你在平江县都混得这么好,那么你看看……能不能帮我在平江县找个地方,让大伯这一锅鲜餐厅也开去平江县呀?”

  忽听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怎么,大伯,您不想在这儿开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