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09章 再次气潘金林

   晚上,唐逸回到平江后,他也就给周晓强去了个电话,然后将车还给了周晓强。

  因为他这次去江北机场见秦妍,是从周晓强那儿借用的一辆桑塔纳2000。

  在唐逸还车给周晓强的时候,周晓强本来想和他去喝酒,但是他小子赶着回医院去照顾董卓妍,所以也就没喝了。

  当唐逸赶回公安医院时,忽然,刘晓静那丫头给他来了一个电话,意思想约他出去那个啥,但是唐逸想着要照顾董卓妍,也就婉言拒绝了。

  而且他下午的时候,本来就跟秦妍在一起腻味了一下午,所以这晚上他也想好好歇歇了。

  反正唐逸也知道,刘晓静那丫头也就是无聊而已,所以没事就老是爱给他电话约他一起去宾馆那个啥。

  当唐逸回到董卓妍的病房里,发现这会儿董卓妍正在熟睡,所以他也就没有吵醒她,只是站在病床前看了看她,然后他扭身出了病房,回医院招待所睡觉去了。

  待回到医院招待所的房间里后,唐逸回想着最近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他不由得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最近这都是你妈咋了,离奇的事件一桩接一桩的……

  正在唐逸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陆文婷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陆文婷言道:“我想你啦!”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想啥呀?”

  “废话,我是你女人,你说我想啥嘛?”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咱们的唐主任又是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有些烦心的说道:“成了,我知道了。等五一假过后,我不就回西苑乡了么?”

  “那你五一假都不回来陪陪人家呀?”

  “我这不在县城有事嘛?”

  “你有啥事嘛?是不是要跟那个小狐狸精在一起呀?”

  咱们的唐主任眉头一皱:“你咋又这样了呀?”

  “哼!人家哪样了嘛?人家就想你五一假回来陪陪人家都不成吗?”

  “那个啥……”咱们的唐主任又是眉头一皱,“成成成,回头我看看,抽空回去陪陪你吧。”

  “……”

  待电话挂了后,咱们的唐主任想着自个和陆文婷的关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郁闷……

  因为关于他和陆文婷这关系,恐怕是……不太好解决了?

  就算还埋怨那个坑爹的定亲仪式,但现在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份上,恐怕想甩掉陆文婷是有点儿难了?

  再说,咱们的唐主任也知道,这定亲容易,退亲就难了。

  因为在乡村,一般定了亲,若是再退亲的话,不仅仅赔偿一点点钱那么简单的事情,关键是毁坏了人家陆文婷的名声,怕是陆文婷死活也不会愿意退亲的?

  而且,大家也会说咱们的唐主任闲话,说他如何如何的不好。

  还有就是,现在一想到退亲这个问题,咱们的唐主任这心理也是犯难,一是想着李爱民曾经跟他说过陆文婷的身世,二是陆文婷她大伯那人挺好的,若是退亲的话,怕对不起她大伯,这其三嘛……陆文婷在西苑乡也是个本本分分的好姑娘,若是他唐逸提出退亲的话,恐怕是会遭遇群攻,当然了,也还有一些其它的因素。

  人嘛,毕竟还是有感情的,所以咱们的唐主任跟陆文婷相处也这么久了,觉得她确实也没啥不好的……

  想想,人家陆文婷可是将初次都给了他,还为了他去堕过胎,所以他唐逸就想这么甩了她,也不大合适……

  在他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潜意识中,他还是在想自己和胡斯淇有可能在一起?

  这天晚上,秦妍回到上海后,回到她临时在上海的住处,冲个澡,然后就给潘金林来了个电话。

  这会儿,咱们的潘副省长正准备睡了,忽听手机响起,他愣了一下,然后拿着手机跑去了书房内,才接通电话……

  秦妍听着电话接通了,便是言道:“我想……您老应该是一直在盼着我死,但是我依旧还坚强的活着,而且活得很好。”

  忽听是秦妍的声音,咱们的潘副省长立马就阴沉着脸,一脸灰黑,焦虑的愣了愣眼神,然后问了句:“你……现在在哪儿?”

  “地球上。”

  “你……”咱们的潘副省长又是焦虑的皱了皱眉头,“你还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想提醒您老,我还活着。”秦妍回道,“而且,我最近还见过唐逸,今天下午,我还和唐逸在一起腻味了一个下午。他很强悍、很狂野,总是喜欢不停的要我,每次都要得我死去活来的,我很喜欢他那个粗大的硬朗的家伙弄在我的身体里,那感觉真好,每一下顶撞都好似捣到了我的活心尖子上去了似的,那感觉真好!我爱死他了,还有他的那个……”

  听得秦妍这么的说着,咱们的潘副省长被气得面部表情都扭曲了,变成了一种极端的憎恨,恨不得这就弄死他们这对狗男女……

  这就是秦妍想要达到的效果,就是想要活活的气死他个老东西!

  咱们的潘副省长着实是被气得牙齿都磕得嘎嘎作响……

  想想,秦妍曾经可是他潘金林的女人,可她如今却是跟唐逸那个兔崽子厮混在一起,而且还违背了他潘副省长的意愿,他俩在一起竟是啥都干了,这对他潘副省长来说,那就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秦妍听着潘老东西被气得牙齿磕的嘎嘎作响,她又是言道:“您老就算把牙齿嚼碎了,咽进肚子里,也是没用的!因为您老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没用的男人!一个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的男人,就是一个典型的废物男人!跟唐逸比起来,您老都比不上他一个脚趾头,懂吗?我就是爱死唐逸了!我就是喜欢他那个硬朗的家伙在我的身体里不停的顶撞,那感觉真好!每次,他给我的感觉都是切骨的……”

  咱们的潘副省长听到这儿,终于听不下去了,忽然咬切齿的骂了句:“荡妇!!!”

  秦妍立马来了一句:“那您老岂不是老银贼?!!”

  “你……”咱们的潘副省长被气得一阵语噎……

  秦妍得意的一笑,然后言道:“您老的那点儿手段,我秦妍可是完全了解的,所以您老最好还是不要打唐逸的主意了,没用的!我都知道您老最近会有什么动作了,所以唐逸也是知道的!好啦,老娘我也困了,晚安!”

  听着秦妍说完就挂了电话,咱们的潘副省长再次被气得牙齿磕得嘎嘎作响……

  此时此刻,咱们的潘副省长一脸铁青,紧咬着牙关!

  曾经的官威和霸气,还有那股王八之气,现在显得是那般的苍白无力!

  咱们的潘副省长也没有想到自己竟是奈何不了秦妍和唐逸这对狗男女?

  第二天早上,唐逸去医院的病房里去看董卓妍时,忽然发现董卓妍的精神和气色都很好。

  董卓妍瞧着唐逸来了,她有些按耐不住自个的喜悦心情,慌是仰身坐起,一边打算下床,一边笑微微的言道:“陪着我出去走走吧,OK?”

  忽见董卓妍如此,唐逸不由得欢喜的一怔,瞧着她,言道:“是不是感觉好很多了呀?”

  “嗯。”董卓妍忙是笑微微的应声道,“是的啦。”

  见得董卓妍好似也没啥事了,于是唐逸便是欢喜的言道:“那成,我陪你下楼去吃早餐吧。”

  “……”

  这天上午,平江县代县长李爱民给平江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李爱民问了句:“志明呀,你觉得……五一前……平江宾馆的谋杀事件,有没有周长青的幕后作用呢?”

  夏志明听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可能是周长青指使坤哥做的?”

  “那你觉得可以排除这种可能么?”李爱民问道。

  夏志明皱眉愣了愣:“4月30号当天,我不是已经电话向你汇报了么?坤哥一口咬定了,那事就是他干的。”

  李爱民皱了皱眉头:“可是据我了解……周长青和坤哥的关系……可是不一般。”

  “这个我也知道。但,问题是……坤哥一口咬定了那事就是他干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拿下周长青不是?”

  听得夏志明这么的说着,李爱民忙道:“我并不是那意思,并不是想拿下周长青,我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想要唐逸死?”

  夏志明听着,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这个……估计……对了,去年年底的时候,唐逸那小子去江阳市党校学习不就发生了一系列的离奇事件么?但,关于那一系列的离奇事件,我们不是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么?就连市公安局局长杨开福,我问他,他说他都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所以……关于……唐逸那小子的事情,也是蛮复杂的呀!”

  李爱民听着,不由得皱眉一怔,愣了愣,然后言道:“关于那些事情,我当时跟唐逸那小子在一起,一起在市党校学习,多少知道一些。但是……这次……我还是怀疑就是咱们平江有人想要唐逸那小子的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