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1章 唐逸是谁的世侄

   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八号。

  这天,节后,各部门正式上班。

  这天上午,周长青主持完县工商局的工作例会后,回到办公室,在办公桌前坐下来,就点燃了一根烟来,愁眉不展的吧嗒了一口闷烟,然后神情恍惚的呼出了一口烟雾来:“呼……”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一直不定,只觉惶惶不安的。

  因为关于五一前在平江宾馆门口发生的那起事件,目前还没有正式宣判。

  周长青所知道的,就是坤哥落网了。

  但,关于审讯工作有没有结束?坤哥有没有供出他周长青来?

  这对他来说,一切都还未知。

  若是坤哥供出他周长青来的话,那么这次就不是乌纱帽不保的事情了,而是他周长青也将要被关进局子的事情了。

  想着这事,周长青这心里一直是惶惶不安的。

  这几天来,他一直在后悔!

  后悔自己太过于记仇了!

  其实,当这事发生后,他周长青才意识到自己跟唐逸并没有那么大仇恨,何必又要置唐逸于死地呢?

  想着这事,周长青的心里一直觉得挺不是个滋味的!

  但,想着唐逸那小子曾经那么的踩着他,他这心里也挺不是个滋味的!

  想来想去的,周长青只是觉得……没想到唐逸那小子竟是那般的棘手,那般的难以对付?

  这天上午,县委的工作例会结束后,代县长李爱民回到办公室,就给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李爱民皱眉愣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言道:“志明呀,关于五一前的那事……就是平江宾馆门口发生的那起事件,上头的意思就是……要严查到底,一定要揪出那个幕后人来。”

  夏志明听着,甚是犯难的皱了皱眉头:“问题是……坤哥已经咬定了,就是他派人去要唐逸的命的,这……还怎么揪幕后人呀?”

  李爱民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可上头的意思……怀疑是坤哥想扛事,所以上头就发话了,既然坤哥想要扛事,那就是往死里整,也得要逼他说出幕后人来。”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夏志明苦闷的皱了皱眉头:“你说的上头……是市委,还是……”

  李爱民则是回道:“你应该知道唐逸是谁的世侄。”

  忽听这话,夏志明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我明白了。”

  “……”

  这会儿,平江县县委书记胡国华给周长青去了个电话。

  听着电话接通了,胡国华也不好意思直截了当的问平江宾馆门口所发生的那起事件是不是周长青在幕后指使的,所以他便是婉转的问了句:“长青呀,就五一前在平江宾馆门口发生的那起事件,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忽听胡国华这么的问着,周长青的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有些慌张的回道:“你说的是……唐逸遭遇谋杀的那事?”

  “不就是那件事么?”

  “那……那件事……”周长青谨慎的愣了愣眼神,“那件事我听说了,但……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你真不知道?”胡国华问道。

  “真不知道。”

  胡国华听着,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长青呀,你跟我说话……还有什么可顾虑的么?”

  “我真没顾虑啥。”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说,胡国华又是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你真不知道那是是谁在幕后指使的?”

  “不知道。”

  “那成吧。既然不是你,那我就放心了。”胡国华言道,“五一期间,我和潘省长通过一次电话,因为潘省长也在关注那事,所以他的意思就是要我问问你,看跟你有没有关系,若是真有关系的话,他的意思……就是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反正也不是你,那就没事了。挂了吧。”

  说完,胡国华就挂断了电话。

  周长青听着胡国华就这么的挂断了电话,他的心里又是咯咚了一下,胆颤不已,浑身有些颤抖……

  不由得,周长青后悔了,后悔刚刚没有跟胡国华说实话。

  可他又怕说了实话,会死得更惨?

  因为当时关于收回唐逸的车那事,也是胡国华的意思,后来闹得他周长青从县长降为了县工商局局长……

  所以想着这事,周长青也是不敢轻信胡国华了。

  这天上午,咱们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唐逸同志,则是在西苑湖景区开发现场主持节后恢复开工工作。

  关于五一前在平江宾馆门口发生的那事,咱们的唐总指挥已经差不多淡忘了。

  因为他想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深究了,反正他当时也没啥事,再说他当时也弄死了两个家伙,也算是解气了,所以他也就不想再去深究究竟是他妈怎么一回事了。

  况且,咱们的唐总指挥心里也有数,他所得罪的无非就那么几个人,所以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无非也就是那几个人当中其中的一个罢了。

  不过,咱们的唐总指挥也不怕,反正他心里想的是,娘西皮的,有种就放马过来好了,老子不惧!

  只是他不知道,还有人在深究那天的事情。

  下午,坤哥又被带到了审讯室。

  这次审讯坤哥的,是咱们的代县长李爱民亲自审讯。

  县公安局局长夏志明则在一旁做笔录。

  李爱民和夏志明与坤哥隔着审讯桌,面对面的坐着。

  李爱民目光锐利的打量着坤哥,不由得问道:“我再问你一遍:究竟是谁指使你派人去要唐逸的命的?”

  坤哥显得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瞧着李爱民,回道:“没有人指使我。再说了,我还需要人指使吗?”

  见得坤哥那样,夏志明有些气郁的瞪着他:“阿坤,你最好还是老实点儿!”

  见夏志明提出了警告,坤哥则是不以为然的瞧着夏志明:“我还不够老实么?当时我就讲事情的经过告诉你了,我就是看不惯唐逸那小子在平江得瑟,所以我就是想给他小子一点儿颜色瞧瞧!反正该交代的,我已经交代了,你们还想要问啥,就问呗!不就是耗时间么?现在我有的是时间!再说了,天天被关在黑屋里,也挺他妈闷得慌的,没事还能有你们陪我聊聊天,挺好的呀!”

  听得坤哥这么的说着,夏志明有些恼火了:“你是不是真想吃罚酒呀?”

  坤哥不屑的一笑,回道:“这年头不带暴力审讯的了吧?”

  见得坤哥愣是这么拽,不由得,李爱民扭头冲夏志明说了句:“反正他也是死罪难免的事情了,所以你想怎么弄死就弄吧。”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了,夏志明恼火的瞪了坤哥一眼,然后掏出大哥大来,给拨出去了一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夏志明说了句:“小王,叫上小刘,你们俩来一趟审讯室。”

  过了不一会儿,两名身段魁梧的干警走进了审讯室。

  夏志明扭头瞧着,便是说了句:“小王,把门关上,反锁!”

  坤哥忽见这阵势真有点儿不大对劲了,吓得他浑身一颤,惶急冲夏志明问了句:“喂喂喂,你想干啥?”

  夏志明则是回道:“你不是说你闷得慌么?所以我叫两个兄弟进来陪你搞点儿娱乐节目呀!”

  听得夏志明这么的说着,吓得坤哥惶急将目光转向了李爱民:“喂喂喂,李县长,您……不会看着他们……”

  李爱民则是回道:“我只是代县长。”

  瞧着坤哥终于倍感胆怯了,吓得浑身都冒汗了,夏志明则是冲那两名干警使了一个眼神,意思是要他们俩动手……

  那两名干警也不带含糊的,上前去,其中一个就将坤哥给按住在了审讯桌上,其中一个则是将坤哥所坐的那把椅子给撤开了,用一根警棍在坤哥两股之间那儿比划着……

  此刻,坤哥是急得脸红脖子粗的,满头大汗,焦急的嚷嚷道:“你们要干啥?!!我要告你们!!!”

  夏志明则是不急不慢的言道:“想告我们,那你也得有命去告才是。”

  “你们……我草!!!”坤哥急得扯着嗓子骂道。

  夏志明则是不恼不怒的问了句:“啥,要草是吧?”

  一边问着,夏志明一边冲那名干警使了个眼色……

  那名干警还真他妈不含糊,用力将手头的警棍给推进了坤哥的两股之间……

  “啊——”坤哥一声惨叫,急得是满头大汗淋漓的,脸红脖子粗的。

  这时,夏志明冲坤哥问了句:“爽吗?”

  “你……”坤哥气急的怒眼瞪着夏志明,“我草!!!”

  夏志明则仍是不恼不怒的问了句:“还要?”

  见得夏志明如此,坤哥没辙了,只好气怒的说了句:“有种就弄死我!!!”

  夏志明则是回道:“弄死你,那是早晚的事情,只是现在我们还想慢慢的玩玩。”

  这时,李爱民忍不住说了句:“老夏呀,你先慢慢玩着吧,我去趟卫生间。”

  “嗯。”夏志明点了点头,回道,“李县长,您先去吧,一会儿等您回来再看精彩的。我们先小打小闹的玩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