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2章 盯紧唐逸

   一会儿,等李爱民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后,夏志明对他说了句:“有结果了,果然是另有其人呀。”

  李爱民听着,瞧了一眼此刻趴在审讯桌上的坤哥,只见他这会儿像是个霜打的蔫茄子似的,彻底被征服了。

  原本一直很嚣张、很拽的坤哥,没想到这次也被征服了,彻底服气了。

  此时此刻,坤哥的心里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没辙的心说,我草,麻痹的,周长青呀周长青,都是你妈害的老子呀,要不然的话,就我坤哥的菊谁敢爆呀?没想到这次居然被……呜呜……

  坤哥哭了!

  忽然,夏志明冲那两名干警一声令下:“将他带回拘留室!”

  完了之后,夏志明也就和李爱民一同出了审讯室。

  到了外面的走廊,李爱民扭头冲夏志明问了句:“那个人是谁?”

  “周长青。”夏志明回道。

  听着这个,李爱民愣了一下,然后言道:“果然是他。”

  夏志明则是说了句:“我这就去抓人。”

  “嗯。”李爱民应了一声,然后言道,“这事一定要严办。”

  “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就成。”

  “……”

  之后,李爱民在驱车回县委的时候,给安永年去了个电话。

  安永年听到李爱民的汇报后,只说了一句话:“尽快审判吧。”

  李爱民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回道:“我知道了,安书记。”

  “……”

  这天傍晚的时候,唐逸才得知,关于五一前在平江宾馆那事的幕后指使人是周长青。

  在得知周长青已经被抓后,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这又何必呢?老子跟你周长青真的就有那么大仇么?

  其实,关于这事,唐逸真的是没有打算再深究了。

  只是他不知道是安永年要深究这事。

  或许对于唐逸来说,深究不深究,都无所谓的事情。

  但是对于安永年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毕竟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唐逸是他安永年的世侄,所以在唐逸遭遇谋杀事件后,若是不对此案深究的话,显然是显得他安永年的官威不够。

  说白了,就一点儿老虎嘴里拔牙的耻辱感,老虎能不发威么?

  所以,就为了这一点,安永年也是要深究到底的!

  由于一开始就将五一前平江宾馆门前事件定调为了蓄意谋杀案件,所以在坤哥和周长青相继落网后,立马就通过法院进行了审判。

  显然,关于审判的结果早就出来了,只是形式宣判一下而已。

  作为蓄意谋杀的两名主犯周长青和坤哥,自然是判为了死刑。

  只是,当周长青和坤哥被执行死刑后,有人在议论判得过重了。

  但,此案已经做出了了断,事后再议论,也是没啥作用了。

  显然大家也明白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最好不好动他,否则谁动谁倒霉。

  说白了,通过此次事件,告诉了大家,他安永年罩着的人,谁也别想动。

  在西苑湖景区预计全面落成的前一周,胡国华给潘金林去了个电话。

  待潘金林听了胡国华的汇报后,得知下周四西苑湖景区就将全面落成了,潘金林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这段时间,你可得盯紧了唐逸那小子!”

  胡国华听着,一时也有些云里雾里的,不明白潘金林究竟啥意思,于是他也就问了句:“您的意思是……最近要办那小子?”

  潘金林则是回道:“你盯紧了他就行了。”

  听得潘金林这么的说着,胡国华也不敢再问啥了,便是回了句:“好的。”

  五月十八号的晚上,唐逸那小子正跟周晓强在商议他们俩的那个建筑公司一事,忽然,江阳市市长方清平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方市长,他小子不由得一愣,懵怔的问了句:“方市长,您……有啥指示呀?”

  “那个啥……”方清平回道,“明天上午,你来一趟江阳市吧。直接来市委找我就好了。”

  唐逸听着,一时也是倍觉懵然,只好回了句:“好的。”

  “那就先这样吧。明天见。”

  “……”

  周晓强瞧着唐逸挂断了电话,他忙是问了句:“谁来的电话呀?”

  “方市长。”

  “方清平?”

  “对。”

  “那是啥事呀?”周晓强又是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唐逸懵懵的摇了摇头,然后猜测道,“可能是……关于西苑湖景区工程验收的事情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周晓强忙道:“这事没啥的呀。就工程质量问题,你小子放心好了,绝对过得硬。”

  说着,周晓强话锋一转:“得得得,咱们哥俩还是说说咱们的建筑公司的事情吧。”

  唐逸听着,不由得打量了周晓强一眼:“这事咱们不是都说好了么?还说个鸡儿呀?”

  “咱们说的只是个大概,现在得商议一下具体细节呀。”

  唐逸那小子则是回道:“细节你就别他妈跟我商量了吧,反正你也知道,我不懂建筑那一块儿。反正你看着办就好了。”

  周晓强有些郁闷皱了皱眉头:“我草,照你小子的意思……你小子到时候就负责划200万到账上就完事了呗?”

  “可不就这样么?”

  见得唐逸这小子如此,周晓强无奈的皱眉道:“得得得,那就这么定了吧。反正你小子说的,一切由我做主,到时候要是赔了,你小子可别找我哦!”

  “草!”唐逸无所谓道,“赔了就赔了呗,怕啥呀?反正这些钱也不算是我的,只是从西苑湖景区项目中划拉过来的而已,真是的!”

  “得得得!”周晓强烦心道,“既然你小子不怕赔,那么就这么地吧!”

  听得周晓强这么的说着,唐逸忽然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忙道:“对了,关于建筑公司这事……就你我俩知道哦!你可别说漏了哦!”

  “这事我还能给办砸了么?”周晓强忙道,“放心吧,关于你小子占有建筑公司股份这事,只有你我知道!”

  “那就成了。”

  “……”

  这晚,唐逸跟周晓强商议好他俩即将成立建筑公司一事后,然后他小子也就去平江宾馆找刘晓静去了。

  因为事先约好了,刘晓静在平江宾馆的507房间里等着他。

  也有一阵没有跟刘晓静那丫头在一起了,所以唐逸这小子也是有点儿想刘晓静了。

  所以之前刘晓静给他小子来电的时候,他小子就跟刘晓静说好了,要她先到平江宾馆去开间房等着他就好了。

  现在,咱们的唐主任可是以事业为主了,所以他得先跟周晓强商议好他俩的建筑公司那事,然后再去找刘晓静。

  按照咱们唐主任现在的设想,那就是官场和商场同步发展,权和钱全占。

  因为作为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总指挥,他小子在主管西苑湖景区项目期间,也是偷偷的划拉了一笔钱出来,正好他小子也不知道将这笔钱放在何处是好,所以也就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来,要和周晓强合伙搞一个建筑公司。

  目前,西苑湖景区项目也快完事了,所以周晓强已经向县建筑公司递交了辞职书,打算在西苑湖景区项目完成后,他就辞去县建筑公司总经理一职,然后自创自己的建筑公司。

  一会儿,当唐逸来到平江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

  这会儿,刘晓静那丫头早就在房间里等得心急了,都恨不得自个用手先自行解决一番了,所以她心里这个郁闷呀,忍不住心说,哼,死唐逸臭唐逸,害得人家等了他这么久了还不来,下回姑奶奶我也放他鸽子,也让他难受去,哼!

  在唐逸进入平江宾馆大堂,直奔电梯口走去时,莫名的,竟是意外的遇见了刘晓静她爸刘福宽。

  这会儿,刘福宽正与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女子站在电梯口那儿等电梯。

  看上去,那名女子生得够娇媚的,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原来刘晓静她爸也不是啥好鸟呀?怪不得他女儿也是那么瘾大……

  随即,唐逸这货又是心说,你娘西皮的,你刘福宽个老东西搞人家的女人,老子就去搞你的女儿,也算是替那位仁兄找了个心理平衡吧?

  待唐逸这货渐渐走近电梯口时,不由得,只见刘福宽的面上泛起了无限的囧色,囧笑的招呼了一声:“呃,小唐?”

  见得平江县的财神爷在向自己打招呼,唐逸也忙是微笑道:“刘局长,这么巧呀?您今晚上也来宾馆住呀?”

  刘福宽囧囧的瞄了一眼身旁的那位女子,然后囧笑的向唐逸解释道:“那个啥……我不住,我就是来这儿看看房间,看这儿的房间硬件设施咋样?”

  听得刘福宽这么的解释着,唐逸则是回道:“看来刘局长工作挺繁忙的嘛,这都夜里十一点了,您还来宾馆踩点呀?”

  那名女子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只见她慌是娇羞的用手捂住了嘴,一阵偷笑……

  咱们县财政局刘福宽局长则是囧得一阵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