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3章 有气不敢撒

   更有趣的是,一会儿待电梯到了五楼时,唐逸下了电梯,没想到刘福宽和那女子也下了电梯。

  唐逸回头瞧着刘福宽和那女子也下了电梯,他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不会这么巧吧?难道他们也住在五楼么?

  此刻,咱们刘福宽局长更是囧了,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只是心里甚是郁闷,心想,妈儿个巴子的,不会是唐逸这兔小子刻意跟踪我的,想让我出糗吧?

  跟着刘福宽的那位女子则是娇羞的红了双颊,同时也倍感囧囧的,一时不知所云?

  唐逸又是微皱了一下眉头,想了想,然后冲刘福宽说句:“刘局长,还是您先请吧!”

  咱们的刘福宽局长一时囧得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便是扭头冲身旁的那女子说了句:“好了,我就送你到这儿吧。”

  一边说着,咱们的刘福宽局长一边将房间钥匙递给了那女子,又是言道:“508房间,你自己去吧。”

  完了之后,咱们的刘福宽局长扭身回到了电梯内……

  那女子自然是明白刘福宽局长的意思,所以她拿着钥匙也就扭身朝走廊走去了,去找房间去了。

  唐逸瞧着,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看来刘福宽这老东西是想玩偷鸡呀?

  事实上,刘福宽也就是为了避嫌,暂时假装下楼,然后等一会儿,等唐逸那小子进了房间后,他再上楼来去508找那女子。

  一会儿,唐逸站在电梯口那儿瞧着那女子进了508房间,然后他小子也就奔507房间走去了,一边心想,娘西皮的,今日个晚上还真是你妈有意思哦,居然住隔壁?

  想着这事,唐逸这货总觉得有些搞笑似的。

  待他到了507房间门口,便是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咔’的一声打开了,只见刘晓静那丫头有些嗔怒探头出来白眼瞪了唐逸一眼,意思是说他来晚了。

  瞧着刘晓静那样,唐逸没有怎么理会,只是惶急闪身溜进了房间,然后扭头冲刘晓静说了句:“快关门。”

  刘晓静听着,心里仍是一肚子的怨气,像个典型的常年守空房的怨妇似的,嘟嚷着嘴,一边关上门,一边嗔怒道:“你还记得来呀?你知道人家都等你多久了么?”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有些郁闷的皱了一下眉头,心说,你娘西皮的,要是老子告诉你,你老爸今晚上和一个女的就在隔壁,你这丫头准会啥感觉都没有了,真是的!

  刘晓静关上门后,扭身瞧着唐逸还愣在洗手间门口这儿,她不由得又是幽怨的嗔怒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去洗洗呀?”

  正在这时候,刘福宽正好打507房间门口经过,忽听507房间里面好像是他女儿刘晓静在说话,他不由得一怔,心说,娘的,这……咋回事呀?咋……好像是晓静那丫头呀?娘的,唐逸那兔小子不会是和我家晓静……

  咱们的刘福宽局长正在这么的心说着,忽然,只听见他女儿刘晓静又是在房间里冲唐逸嗔怒了句:“快点儿啦,死笨蛋!”

  这回,咱们的刘福宽局长听清了,就是他女儿刘晓静的声音,一时间,咱们的刘局长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只是咱们刘局长心里这个气和怒呀,真想扭身去敲门,但想着他自己和那女子上楼时已经被唐逸那小子发现了,所以他又愣住了,不敢去敲门了……

  正在咱们刘局长发愣的时候,忽听唐逸那小子在507房间里说了句:“你咋就这么猴急呢?”

  “废话,人家好久没有和你那个了好不?能不急吗?”他女儿刘晓静回道。

  “那你也不能这么急嘛,慢慢来嘛,真是的!”

  “哎呀,你哪有那么多废话嘛!快点儿脱啦!人家都快脱完了!”

  “……”

  听着507房间内的对话声,咱们的刘福宽局长一时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心里又气又怒的,很不是个滋味!

  最后没辙,咱们的刘局长也只好气恼的扭身到了隔壁508房间的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这会儿,507房间,只见刘晓静那丫头猴急的将唐逸给推倒在了床上。

  唐逸有些郁闷的躺在床上仰视着刘晓静朝他俯身而来,不由得皱眉道:“咋也得整点儿前奏吧?”

  刘晓静那丫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只顾一股脑的朝唐逸俯身而去,一边伸手去把持住了唐逸的那个东东……

  没辙,唐逸也只好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每次她都这么猴急,真是要命!

  事实上,刘晓静这丫头也是等不急了,因为她早就焦渴得浑身难受了,那儿早已是湿嗒嗒的了……

  咱们的刘福宽局长进了508房间后,也就将心中的怒气全都撒在那女子身上,一把将那女子给扛到床上,就展开了他那猛兽般的攻击……

  这会儿,纵观全局,真叫一个热闹呀。

  因为两间房挨着的,各自的房间内都在热火朝天的。

  所以唐逸之前就觉得今晚上这事有点儿搞笑了。

  第二天上午,当唐逸驱车奔江阳市而去时,忽然,刘福宽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财政局局长刘福宽,他小子不由得一愣:“刘局长,您……找我有啥事呀?”

  忽听唐逸那小子这么的问着,咱们刘局长心里这个气怒呀,心说,妈儿个巴子的,你小子都偷偷的将我女儿给睡了,还问我找你有啥事?真是尼玛!

  事实上,刘福宽给唐逸去这个电话,也就是想约个时间跟唐逸那小子见面聊聊,说说他小子和他女儿刘晓静的事情。

  气归气,但咱们的刘局长也只好尽量心平气和的言道:“也没有啥事,我就是想……看你小子啥时候有空,我想跟你见面聊聊。”

  听得刘福宽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想了想,然后心想,娘西皮的,难道昨晚上刘福宽那老东西知道了老子睡的是他的女儿刘晓静了?

  想到这儿,唐逸回道:“那个啥……刘局长,我上午要去趟江阳市,可能要下午才能回来?”

  刘福宽听着,皱眉想了一下,然后言道:“那……没事,这样吧,等你从江阳市回来后,你给来个电话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看来……刘福宽那老东西找老子应该就是……为了谈谈老子跟他女儿刘晓静的事情?

  想到这儿,唐逸这小子不由得倍觉烦心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想到了,若是刘福宽真知道了他睡了他女儿刘晓静的话,恐怕是要逼婚?

  但,对于他小子来说,压根也没有想过要跟刘晓静结婚,再说了,刘晓静那丫头每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跟他提及婚事,只是为了寻求一时的欢愉罢了。

  正在他想着这事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唐逸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减缓车速,一边拿起手机来,接通电话:“喂,哪位?”

  随之,只听见传来了方乐乐那丫头欢喜的笑声:“呵呵……听我爸说,你个大头鬼今天要来江阳市,是不是真的呀?”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是真的呀,咋了?”

  “哼!”方乐乐不由得故作娇嗔的一哼,“你说咋了?死大头鬼,人家当然是想见见你啰,还能咋了呀?”

  听得方乐乐这么的说着,唐逸忙道:“那成,一会儿我去市委找你爸办完事,我就给你电话吧。”

  “这可是你个大头鬼说的哦?我可等你电话哦!”

  “……”

  等挂了电话后,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心想,娘西皮的,之前方乐乐这丫头还只是卫生局局长的女儿的时候,老子就没能睡上她,现在她爸摇身一变,成了江阳市市长,现在这丫头可是市长家的大千金了,恐怕老子再想睡她就更难了吧……

  不过,这丫头看似乐乐呵呵的,蛮开朗的,但是没想到每次面对那事的时候,她总是那么矜持,真是郁闷!

  也不知道她丫头还是不是处?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不由得又是心想,娘西皮的,现在西苑湖景区也快落成了,老子也不忙了,是不是也该好好的放松一下了呀?娘的,这几个月忙的,老子都好久没有去找过江秘书了,不成的话,今日个晚上老子就留在江阳市好了,好去找江秘书温馨一晚……

  想起江倩来,唐逸总是难忘她给他的那种温馨感。

  一路上,胡思乱想的想着这些事情,不知不觉的,也就驱车进了江阳市市区。

  进到市区后,唐逸驱车直奔市府大道而去了。

  因为昨晚上,方市长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要他小子今日个去市委找他一趟,说是有事。

  但,唐逸也不知道方市长究竟是啥事找他?

  只是他觉得应该是为了西苑湖景区那事?

  因为,基本上,关于西苑湖景区项目那事,市委一直都在插手直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