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15章 最好是确定关系

   方清平方市长跟唐逸这小子谈完正事后,不由得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似笑非笑的冲唐逸言道:“小唐呀,还有个事情……我跟你说说。”

  忽听方市长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睁圆双眼,怔怔的瞧着他:“您说,方市长。”

  “那个……就是……你跟我们家乐乐交往时间也不算短了吧?”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了句:“快一年了。”

  “那……”方清平方市长若有所思的瞧着唐逸,“你看……若是……你们俩觉得彼此合得来的话,不如就……确定一下关系吧?”

  忽听方市长这么的说,唐逸一下愣住了,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心里在想,他自个现在面对那些个女人都已经不知道该咋办了,这又添个方乐乐的话……恐怕是有点儿乱了?

  想着这事,唐逸默不作声的打量了方市长一眼,觉得方乐乐她爸着实是蛮不错的,挺通情达理的,打自一开始她爸知道了他和方乐乐在交往的时候起,就一直没有反对过,也没有瞧不起他唐逸是个乡下孩子,所以人家这么的说着,他也是不好意思说啥别的……

  方乐乐她爸,也就是方市长瞧着唐逸一时不知所云,他不由得又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然后言道:“小唐呀,你……是不是还不想跟我们家乐乐……”

  这时,唐逸急忙道:“不是不是不是!那个啥……嘿……方叔呀,您听我说……我和……我和乐乐就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忽听唐逸这么的解释着,方市长又是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说……你和我们家乐乐没有那意思?”

  “对。”唐逸囧笑的点了点头。

  “可是……”方市长皱了一下眉头,“要是没有那意思的话……我们家乐乐也不会老在家里提起你吧?”

  唐逸不由得一怔:“她……她老是提起我么?”

  “你都跟她交往那么长时间了,多少了解她一些吧?”

  “这个……”唐逸有些犯难的皱了皱眉头,“了解是了解一些,但是……我和她……真的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我们家乐乐?”

  “也不是!只是……”唐逸囧笑的瞧着方乐乐她爸,苦闷的皱着眉头,“方叔,这事……还是我自个去跟乐乐说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了,方清平方市长又是皱眉打量了他一眼:“那……好吧。不过……小唐呀,你若是真对我们家乐乐有那意思的话,那我的意思就是……你们俩最好还是确定一下关系。”

  “……”

  之后,待唐逸从方清平方市长的办公室出来后,他不由得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方乐乐……老子怕是睡不上了呀?娘的,老子还说等西苑湖景区那事忙完了,老子再好好想想办法将方乐乐那丫头给睡了呢……

  可这要是要正式定亲啥的的话,那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不睡了吧,免得最后闹得跟陆文婷那事一样,来个坑爹的定亲仪式,那老子可就真是麻烦了?

  一会儿,下楼后,出了市委办公大楼,唐逸也就奔院内走去了,来到了他的那辆金杯车前,掏出车钥匙来,打开车门,也就上了车,一边在驾驶室内坐好,一边伸手带上了车门,‘碰’的一声给撞上了。

  完了之后,唐逸坐在驾驶室内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掏出手机来,决定给方乐乐打了个传呼……

  毕竟之前方乐乐跟他说好了,说是他忙完了后给她电话的。

  过了一会儿,方乐乐那丫头给回了个电话,待电话接通,唐逸不由得玩笑道:“你爸都是江阳市市长了,你这丫头也应该买上一部手机了吧?”

  方乐乐则是笑呵呵的回道:“我爸是市长,我又不是市长。”

  “那你也是市长家的大千金不是么?”

  “晕!什么大千金呀?我还是方乐乐好不好呀?”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好啦,大鬼头,快说吧,你现在在哪儿吧?我过去找你呀,呵!”

  “我还在市委大院里呀。”

  “那……”方乐乐想了想,“那你就到……阳江公园那儿去等我吧。”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这回没有柳嫣那丫头吧?”

  “哈……”方乐乐忍不住扑哧一乐,“怎么啦?”

  “没怎么,就是怕了那丫头呗。”唐逸回道。

  方乐乐又是扑哧一乐,然后言道:“好啦,你先去阳江公园那儿等我吧,我一会儿就到了啦。没有柳嫣啦,就我自己啦。”

  “……”

  想起那位曾经自称高手寂寞的姑娘来,唐逸这心里就觉得郁闷,也真是怕了她了,因为柳嫣那丫头跟朱心似的,太难缠了。

  而且,要说疯的话,柳嫣跟朱心那丫头也是有一拼的,反正那两个丫头都够疯的。

  唐逸最怕的就是她们那两个丫头。

  柳嫣那丫头曾经为了报复他,可是给他整整打了一个月的匿名传呼,每次的内容都是威胁之类的话,比如说‘小子,你死定了!’、‘小子,你的死期快到了!’……

  这些匿名传呼,可是曾经让唐逸郁闷好一阵子。

  最难缠的是,柳嫣那丫头每次见着唐逸,都想要给他打两巴掌。

  唐逸也是有一阵子没有上江阳市来了,忽然这次既然来江阳市了,那么他小子也是想在江阳市好好的玩玩。

  一会儿,等他小子到了阳江公园门口,找地停好车后,便给江倩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唐逸这货就笑嘿嘿的说了句:“姐,我想喝奶了。”

  电话那端的江倩听着,不由得羞红了双颊来,故作娇嗔道:“哼,喝屁呀?没得喝啦!”

  “为啥呀?”唐逸这货则是没皮没脸的、笑嘿嘿的问着。

  “你自个想去吧!”

  “想啥呀?”

  “废话!你都多久不来找人家了呀?”

  “我那不是一直忙着嘛。”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好了,江姐,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今天来江阳市了么?一会儿晚上我去找你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江倩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你晚上真来找我?”

  “对呀。”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江倩不由得一阵欢喜,然后说了句:“今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个小笨蛋,哼!”

  “……”

  刚挂了电话,唐逸正打算下车去阳江公园门口等方乐乐,忽然,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他接通电话后,对方说了句:“小子,你的死期到了,就在今天。”

  忽听这么一句话,唐逸心里这个窝火呀,心说,尼玛,谁呀?我草,又是你妈这种无聊的电话,真是你娘个西皮哦……

  不由得,唐逸恼火道:“我草尼玛!你究竟他妈谁呀?有种你就告诉老子!别你妈老是玩这种无聊的匿名电话!”

  “你不用知道我谁,你只要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就好了!”

  “草!你真以为老子是被吓唬大的呀?真是的!不知道是老子的死期,还是你个傻x的死期呢?”

  “那成,咱们就走着瞧!”

  “瞧就瞧!去尼玛的吧!”

  对方听着,没再说啥,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逸听着对方挂断了电话,他心里又是一阵窝火,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这事……指定是潘金林那个老东西搞出来的?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恼火的心说,麻痹的,看来老子又得给点儿颜色给潘金林那老东西瞧瞧才行?正好,老子今日个正好在江阳市,那么今晚上……该给点儿啥颜色给潘金林那个老东西瞧瞧呢?第一次老子给整了个被窝里死鸡事件,第二次老子是给潘金林那个老东西来了个半夜卧室烟花事件,那么这次……是给泼粪水好呢,还是给……半夜给弄只死狗搁进潘金林的卧房呢……

  麻辣隔壁的,你潘金林个老东西有你的一套,老子也有老子的一套,别以为老子不会玩这些把戏,真是的!

  在唐逸想到这儿的时候,忽然,方乐乐那丫头给他来了个电话,听着他接通了电话,方乐乐那丫头就急忙问道:“大鬼头,你在哪儿呢?我怎么没有在阳江公园门口看见你呀?”

  唐逸忙是回道:“我就在边上这停车场这儿呀。你呢?”

  “我在公园门口公用电话亭这儿呀。”

  “那成了,我这就过去,等着我哈。”

  “……”

  一会儿,待唐逸到了阳江公园门口这儿时,只见方乐乐那丫头站在公用电话亭前……

  远远的望去,方乐乐那丫头还是那样,没有啥变化。

  待方乐乐一眼扫见了唐逸在朝她走去时,她不由得欢喜的一乐:“呵……”

  只见她那丫头一笑起来,总是那般的可爱,露着两个浅浅的酒窝,可爱至极。

  瞧着方乐乐那很有特点的欢笑声,唐逸被感染了似的,也是忍不住欢喜的一乐:“嘿……”